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 最后一夜!

第二百零一章 最后一夜!

        “此战唯一遗憾……不外就是没有看到云尊大人,更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傅报国深深叹息:“傅某现在就只希望,云尊大人吉人自有天相,安好就好……”

        “于我而言,不,该当是于玉唐所有臣民而言,只要云尊大人还在,那玉唐就还有希望!”傅报国的眼睛看着远方迷茫的天空,眼中竟然全是怀念与感激。

        云扬轻声道:“想不到傅帅你对云尊大人,竟然如此信任。”

        傅报国仍旧仰着头,声音淡漠异常:“云尊大人化身风尊的时候,曾令傅某醍醐灌顶,重获新生!若非云尊大人,此刻傅某早已经身败名裂,死无全尸!”

        云扬心中陡然震动了一下,万没有想到傅报国竟然会在除了云尊之外的人面前自曝己丑。

        因为云扬只是云扬,非是云尊,自然对于傅报国而言,是这样的!

        “当日,是云尊大人将我从深渊之中拉了一把!”

        傅报国崇敬的说道:“云尊大人乃是我傅报国毕生之中,最尊敬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位,则是我的授业恩师,方擎天!”

        云扬道:“方老太尉自然是德高望重,但云尊大人他……”

        他本想说云尊大人施恩不望报,也不希望你傅报国就此战死沙场云云的话,只是没有想到,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傅报国就是勃然色变,转头怒视着他,大声说道:“黄口小儿,虽然你也姓云,也是天外云侯之子,皇室后裔,更立过不小的功绩,但……在这人世间,有些话该说,有些话却是不该说!傅某在此生死分际之时,一时口快吐露心中往事,却听此悖逆之言,看来云侯的家教,还需要再加强才是。”

        云扬愣住。

        傅报国兀自余怒未消:“云少侯爷,念在彼此同袍一场,我在此奉劝你一句,自视过高非是大毛病,但也是毛病,以后还是闭住你的嘴巴,免得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至少在傅某面前,不要再妄自评说关于云尊大人任何的论断!”

        “关于云尊大人的好话坏话,都还轮不到你来说!”

        说完,一脸冷意,就此拂袖而去。

        尽是将云扬一个人留在了这里,干在了原地。

        云扬目瞪口呆,一脸无语:我……我说啥了我?

        我说的都是好话,是为你着想的话啊,你这人咋听不出来好坏话呢?!我说云尊怎么了,我就说他了,他能把我怎么滴吧?云尊本人都没说啥呢,要你出头拔份!?而且……这他么的叫什么事!我自己说自己两句,居然有别人为了我抱不平,真他么的别扭啊!

        这一顿骂可真是劈头盖脸……

        是夜。

        此际竟是开战以来,最平静的一夜。

        双方都知道,明天,就是决定胜负的时刻。

        玉唐方面知道,明天或者就是兵败的一日了;而东玄方面也清楚,明天一战,己方就会冲过天玄崖,从此玉唐帝国,东边万里沃土,就全都属于东玄,任吾肆虐了!

        这天晚上,东玄方面军队在养精蓄锐,各级将官都在训话,都在许诺,只要明天一战,怎么怎么……我等如何加官进爵,公侯万代也属可期,如何赏赐,如何……

        听得士兵们的眼睛里尽都在冒绿光。

        每个人都下意识的臆想到:明天一战之后,盖世军功在身,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若是多多的立些功劳,只怕真如长官所说,公侯万代,也属可期!

        而玉唐一边,则是一片沉默。

        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休息,尽力的调整,让自己明天能具备更强的体力,最后时刻,一定要多多的斩杀几个侵略者,一个两个勉强够本,三个五个才是有赚,若是杀个十个八个,那才是死也能瞑目的最后收获!

        无数人尽都在沉默着,低头不语。

        然而那一股悲愤压抑空前的气势,却自全军渐次蔓延开来。

        一直打到现在,坚持到现在,终于还是到了这最后时刻吗?!

        无数的牺牲,无数次的面对死亡,但,明日,就是到了末日。

        就是此生的尽头了吗?!

        有个浑身是伤的老兵,默默地擦拭着自己的随身长刀,低低地唱起了歌。

        “在家为兄弟,战场是同袍;

        一生为家国,鏖战沙场志气豪;

        当敌人来到,来到我们关桥;

        兄弟你抓起了刀,我也举起了矛;

        一起冲锋陷阵,一起纵马横刀;

        一起庆功有酒,一起关山路遥遥,一起黄泉漫迢迢;

        ……

        兄弟是战友,战友是同袍,

        你也不低头,我也不弯腰;

        生死我面对,荣华一手抛,

        我来我战场,你去你战壕;

        因为我们都是家乡父老的骄傲。

        ……

        你有老母亲,我有我家小;

        你有红颜在,我有女儿娇;

        当刀枪在手,当敌寇来到,

        你我的胸膛,血在烧!

        当我化为尘土,也是军人荣耀;

        当你焚身而去,化作天边虹桥,

        兄弟呀,我们还是骄傲的笑!

        因为我们都是,玉唐的骄傲!

        ……

        你有胸中血,我有手中刀;

        你我肩并肩,鏖战在今朝;

        若我百战死,爹娘应含笑。

        男儿不卫国,一生何足道?

        爹娘想儿了,且往东方瞧;

        看那烽烟四起的地方,我正骄傲的笑……

        一生一世都在骄傲的笑!

        生生死死都是骄傲的笑!

        ……”

        ……

        歌声音量压得极低,这一首歌叫做骄傲的笑,乃是一位士兵在一次战后所作;却渐渐风靡了整个玉唐军方,变成了一首脍炙人口,几乎人人能唱的军歌。

        此刻,这沙哑的声音,轻吟浅唱,却仿佛夹杂着某种奇异的韵律,在夜风中缓缓的飘荡。

        所有听到这歌声的将士,尽都随着低低地吟唱起来。

        有些士兵,一边唱歌,一边拿出自己的家信,看视那早已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一翻就会碎掉的信,纵使那信上面早已沾满了斑驳血迹,遮掩了原本的自己,观者却自贪婪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一遍遍的看,看完了,又自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放进最贴心的位置,眼中有泪,嘴角却自含笑。

        有些士兵,头枕着自己的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空闪烁的星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唯有嘴里低低地跟着吟唱……

        渐次遍布整个玉唐军营的歌声连绵不绝,渐渐令到大军所在的山上,如同柔风呼啸,缠绵来回……

        ……

        傅报国此际嘴里亦在哼着歌,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的巡视着己方的军队。

        在明天那一场注定到来的决战之前,他要将自己的兄弟们,每一个都看一遍,至少要看一眼。

        他要将每一个兄弟的形象,永生永世的记在心里,纵使魂走九泉,亦不敢忘,更不能忘!

        “怕死吗?”

        “原本怕,但是现在不怕了!”

        “这是怎么个说法,为什么现在不怕了?”

        “因为……反正现在就是不怕了!”

        傅报国想起自己刚才问那个小小的还不满二十岁的小兵,那小兵给予自己的回话,不由得笑了起来,笑中有泪,那个士兵虽然才满二十岁,但却已经是一个身经多次战役的老兵了。

        在他年轻的生命历程里,经历的大战,纵使不至于数不清,却也是为数众多的。

        “明天,我们就要战死了。”

        傅报国的声音在回响。

        “兄弟们,谁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赶紧的说!若是可以,我会尽我的能力,助他完成!”

        “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再不说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歌声仍自悠扬,却始终没有人应声回话。

        “跟着我傅报国去死,可有人后悔吗?”

        仍是没有人回话。

        歌声持续幽幽婉转。

        “那我就再多唠叨一句,大伙明朝若是战死了,英魂也当护卫在此,与东玄继续战斗!仍旧是我傅报国率领着你们,此去九泉共携手,仍聚英灵战敌寇!”

        傅报国的声音。

        一直没有回话的军营,突然震天的吼叫起来。

        “不错!明日若战死,英魂依然护卫在这里,与东玄继续战斗!”

        “此去九泉共携手,仍聚英灵战敌寇!”

        “在人间,不死不休!在幽冥,纵死亦不休!”

        “不后悔!”

        “我们不后悔!”

        震天的呼喊,宛如雷神降世一般的雷霆咆哮,在整片山上,震耳欲聋的响起,惊动九霄。

        到了最后。

        只有整齐的五个字:“我们不后悔!”

        “我们不后悔!”

        山顶上,俯瞰此情此景的上官灵秀捂住了嘴,哽咽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下来,滑过洁白如玉的香腮,只觉得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了……

        傅报国亦是喉结上下滚动,一时间竟至说不出话,呼吸粗重异常,如同破败了的风箱一般,蓦然雄狮一般怒吼起来:“战斗到底!”

        “战斗到底!”

        满耳尽是山呼海啸,天惊地动!

        傅报国忽而哈哈大笑:“兄弟们,咱们这里的所有人,记得明天一起走,谁也不准掉队!老子的军法,无论阴间阳世,都是可以砍人头,执行军纪的!”

        顿时一阵爆笑,士卒们一个个狂笑:“老子不会掉队!活着的时候不会,死了更不会,怕个鸟的军纪!”

        “咱们来唱歌!继续唱歌!”

        傅报国大吼一声:“你们一个个的都没见过老子唱歌吧,今天就由老子来起个头,让你们知道知道老子的歌。”

        随即傅报国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酝酿情绪,所有兵将尽都在这一刻站了起来,悉数挺起了胸膛,静候那从未与闻的歌声,来自傅帅的歌声。

        片刻之后,属于傅报国的声音激昂响起:“在家为兄弟,战场是同袍……”

        …………

        <这首歌我昨晚上写到四点……修改了好久。

        有懂作曲的兄弟,可以帮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