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风起天唐

第七十九章 风起天唐

        天唐城似乎空了不少。

        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繁华。

        连酒楼中高谈阔论的人都少了……大家都在沉默的生活着;沉默的注意着……前方的消息!

        但,在某一个阴暗的地方……

        那些为祸乡里的混混们,却不知道为何,在一批批的死去……

        有很多,似乎都是被玄兽抓死的;但也有很多,乃是死在刀剑之下;而军方的暗探,几乎全部被老元帅放了出去。

        之前,老元帅位高权重,几乎注意不到;但这一次,却是下了狠心。

        “凡是欺凌出征将士家眷者、凡是欺凌战死将士家眷者、凡是欺凌伤残将士家眷者……杀无赦!”

        当时,老元帅下这个命令的时候,眼睛是红的!

        与此同时在做这些事情的,还有皇帝陛下的密卫,冷刀吟老将军的手下心腹;而玉唐刑罚,也针对这一方面,重新规定。

        从严从重!

        所以,整个玉唐国的混混痞子们,可真是倒了大霉,手头紧了出去收点保护费,说不定,脑袋就飞了……

        ……

        这必然是一场残酷到了极点的拉锯战!

        而寒山河那边的东玄黑骑,向来自诩天下第一强军,遭遇铁骑如此强力对手,也必然会强力反扑!

        这一战,鹿死谁手,实在是不好下判断。

        后续援军不断的源源开拔;但,所有帝国高层都知道,真正能够决定胜负的,就只有铁铮的十万大军!

        那才是真正的,也是现阶段能够拿得出来的,最强力的力量!

        “若是九尊大人们还在……”无数的玉唐人心中都在默默的想着。

        若是九尊还在;不说别的,东玄黑骑根本就不敢放出来!

        又何至于会有这等危如累卵的事情发生?

        这样的话,逐渐的在玉唐国内形成了一股主流,不管是饭馆酒馆客栈还是买卖门面等……提起这件事,无不叹息。

        “若是九大人们还在,黑骑敢来?”

        “若是九位大人还在,连寒山河都不敢出动!”

        “哎……九位大人若是还活着……”

        “那该多好!”

        “铁骨关,貌似距离九位大人遇难的天玄崖已经不远了……”有人神情怅惘:“真想去拜祭九位大人……”

        “什么不远了?你糊涂了吧?天玄崖乃是在铁骨关后面,在咱们国内!”

        “九大人们乃是在国内遇害?!怎么可能?”

        “哎……”

        到了七月十五这天。

        “东玄二十万大军列阵,与我铁铮将军展开决战!”

        “目前战况胶着……双方接近五十万大军,在铁骨关一代三千里方圆鏖战……不分胜负!”

        “但我军伤亡惨重……”

        前线消息如同纸片一般飞来……

        玉唐人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战争不断地在拉锯……

        铁铮大军出征的第四十五天。

        云扬从闭关中走出来。

        现在,前线已经接近糜烂。

        云扬出来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孤身往东。

        长空风起。

        一片白云,冲天而起,在急骤的风声催送之下,悠悠而去!

        天唐城的风,骤然增大!

        呼呼呼……

        老元帅仰头看着天唐广场上,那呼啦啦迎风骤然飘起的天唐龙旗,久久不语。这种感觉,好熟悉啊……

        曾几何时;风起,则云涌;云涌,则雷震,雷震,则土龙腾,金光耀,波浪起,木冲霄,火光冲,血漫天!

        如今,风又起!

        “只可惜,九尊之威,难以再现。”老元帅背负双手,神态萧索,一声长叹。

        ……

        铁骨关前。

        厮杀声震天。

        两军交战,头顶的箭矢如同狂风暴雨,几乎没有停过。

        这不是几百几千人,乃是数万,数十万的兵士在战斗。

        噗!

        一支箭,擦着铁铮的脸射过去,铁铮面色如铁,连眼皮都没有眨动一下。

        他站在高处,身上乃是明晃晃的金色披风,掌中两丈五的长枪,胯下乃是身长丈五,神骏到了极点的追风赤炎驹,头顶金盔,腰挎长剑。

        他就在这高处,跨马雄峙,冷冷的看着战场。

        身为三军之帅,他知道,自己应该在帅帐中;但,如今面对寒山河东玄军队疯狂的进攻,他却只能站在这里。

        以最醒目的装扮,岿然不动!他要让所有作战的将士,只要回头就能看到,他们的大帅,就如一座雄伟的高山,就站在这里!

        依然站在这里!

        就算是天塌下来,大帅依然在!

        两军阵前,数万兵马在厮杀。

        正前方,乃是一支森然的骑兵,从人到马,全部都是黑色!纵然在厮杀声喧天的战场上,这支队伍,依然沉静的就像是高山的冰块。

        连马匹都是静静地。

        带着一种无形的压抑之气。

        那是一种出生入死之后的淡然!他们根本没有将眼前的战斗看在眼中。

        他们的眼中,没有生死胜败,只有杀戮!

        同样的骑兵,在玉唐军阵之中,也有同样一支,打扮几乎毫无二致;黑骑与铁骑,区别只在于,黑骑乃是黑衣黑甲黑马黑色头盔黑色战袍。

        而铁骑,只是在这同样的装扮上,加了一个铁色面具。只有在这铁色面具上,才有自己人才能辨认的标志!

        双方都是恶狠狠地看着对方,眼中再无其他。战场上所有的生死,这一刻,都不在眼中。

        铁铮昂然站着,眼中杀气四射,冷静逾恒。

        他似乎是狂风巨浪之中的礁石,冷眼注意着战场上所有一切,从容不迫的调兵遣将,将自己手中的兵力,每一支队伍的作用,都发挥到最大化!

        每一次新的队伍插入战场,都是敌人最脆弱,最薄弱的地方;但,对方随即做出的反应,也往往让他非常难受!

        他的每一个指挥手势,都是斩钉截铁,姿势甚至是充满了优雅的潇洒。

        在身边的每一个将军,都是崇敬而狂热的看着他,一丝不苟的执行着他的命令,他们深深知道,并不是每一支队伍都能拥有这样一个统帅!

        并不是每一个统帅都能做到这样滴水不漏!

        主帅的稳定沉静,乃是三军将士的定心丸!

        这样的主帅还在,我们就不会败!

        铁铮脸上冷静,但,心中,却早已经如同油煎。他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但对方的致命杀招,却还没有出!

        寒山河自始至终,并没有出手!

        目前与铁铮缠战的,只是他麾下的三大将军。就连面前那摆在明面上的两万黑骑,都绝对不是寒山河的致命之手!

        他一定还有后招。

        但,他的后招到底在哪里?

        铁铮脸上冷静,但心中却在急切的思索。

        这样战斗下去,只能是拼消耗,但,自己却是万万消耗不起的。铁铮很清楚,自己所有的援兵,都已经到来。

        后面,国内再也不会给自己一丝一毫的支持!

        但对方的增援兵马,却是源源不断!

        自己的身后,就是铁骨关。若是铁骨关自始至终没有被攻破过,自己据关而守,就算是寒山河倾尽举国之力前来进攻,自己也能有把握将他拒之关外。

        至不济,也能拼一个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但,对方却将铁骨关攻破了,而且完全破坏。等自己率领大军压过来的时候,对方却又立即退出了铁骨关。

        在这样的情况下,铁铮就算是浑身是胆,也绝对不敢据守铁骨关!

        只能在铁骨关外,一片平原上,与对方对峙。

        谁知道对方攻破铁骨关之后,做了什么恶毒的布置?就算没有布置,铁骨关连关墙都塌了,还谈什么据关而守?

        对方前来进攻,却将自己逼得和对方处在了同样的境地。

        铁铮身后,有三万铁骑。自始至终,不管局势如何危险,这三万铁骑,他都没有动用。吃,最好的;住最好的!

        若是一旦战局糜烂,这三万铁骑,便是他最后一手搏命的底牌!

        “呜呜……”

        沉闷的号角声在对方军营中响起。

        一道黑色的洪流,缓缓触动,从慢到快,逐渐的形成了尖锐的呼啸。那整齐的蹄声,就如同催魂的钟声。

        在对方号角响起的那一刹那,铁铮毫不犹豫的挥手,这边战鼓也是同时响起;军阵之后,整齐的五千铁骑同时出动。

        战场上,两支队伍各自如同黑色怒龙,沉静的向着对方飞驰!两支军队,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来什么声嘶力竭那样的吼叫!

        连一声闷哼都没有。

        就这么沉默的各自冲上去,眼中,全是疯狂的战意,与不顾一切的杀气!

        两支怒龙一般的骑兵,在沉默中轰的一声碰撞在一起!

        刹那间,这边的铁铮,那边正在高处观战的东玄将领,瞳孔都是猛地一缩!

        血浪排空而起!

        精锐对精锐!

        黑骑面无表情,无视身边的同袍不断的跌落马下,只是手持兵器,疯狂进攻,前冲。铁骑人人都是铁色面具,同样的默不作声。

        这是战场,一切,以兵器说话!以生死说话!

        噗噗……

        玉唐铁骑带队的,正是铁骑副统领吴军刀;他手中精钢长枪如同雨点一般撒出去,点点寒星闪过,一道道黑色身影被他挑起,落下,战马一刻不停,直接率领自己的麾下,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杀进对方的腹地!

        而对方也同样的战术,直接冲进铁骑阵营中!除了兵器碰撞的声音之外,一切都在沉默!双方都在前进。

        双方都在死亡!

        砰!

        一道黑色人影被对方战马猛地撞飞,横向落地,正要站起来,但,无数的己方对方的骏马迅速的淹没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