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是你下手还是我下手?

第四百九十一章 是你下手还是我下手?

        但东方星辰随即就看到,自己父亲的面色异常难看,而西门翻覆宫主看着自己的眼神,更为复杂,甚至还夹杂着一种奇异莫名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西门叔叔。”东方星辰恭谨的行礼,行止举动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然而他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的,牙齿似乎也掉了好几颗,嘴里有浓郁的血腥味……

        是谁把我打晕的来着?

        一定是云扬那厮!

        云扬你这个该死的给我等着,现在我爹还有西门前辈尽集此地,你必死无疑!

        东方浩然脸色阴沉如水:“说说你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一一道来!”

        东方星辰心念一动,道:“是。”

        东方星辰瞬间就打好了腹稿,事实上他早就做好了灭杀云扬之后,回复自己父亲乃至另两位天宫宫主的腹案,或说云扬因仇结怨,死于仇家之手,或说云扬年少轻狂,惹人妒忌,被妒忌者设局谋算,或说美色迷人眼,有垂涎计灵犀,上官灵秀美色者,知道了云扬竟同拥两美,欲杀之而后快,甚至连策动宁风雪都有说词,云扬杀气太盛,目中无人,宁前辈意欲小惩大诫出手教训,奈何云扬桀骜不驯,宁前辈一个收手不住……

        虽然每一个理由都只是场面话,但对于一个没有价值的死人来说,绝对说得过去,至少对于东方星辰来说,绝对足够了!

        而此刻,东方星辰要做的是,要将云扬的自高自大目无余子心狠手辣丧心病狂无限放大,至少要让自己针对云扬的立场有相当的话柄……

        但是,随着两道惊天气势罩顶而下,瞬间就将东方星辰的心神全盘震慑!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四只眼睛看着他,声音森然:“不得有半点隐瞒!”

        东方星辰只感觉头脑一阵模糊,似乎迷失在无垠的星空之中;一时间,满心尽是恍惚,似乎连脑筋也无法转动,全数依本心而言:“我们自从来到今宵城……”

        他神情木然,流水一般的诉说,却是事无巨细,尽都照实描述,无有错漏,更无不实之言。

        自己如何安排的,如何刺杀云扬,别人又是如何与自己商量,如何布下陷阱,如何巧立名目,还打算之后的如何铲灭九尊府,第九尊府……等等……

        一旦灭掉之后,势力如何分配,财富如何瓜分,计灵犀等美色都打算归谁所有……

        于震霄怎么说的,西门寰宇怎么说的,北宫无双怎么说的……各位圣子怎么商量的……如何从一开始的各自为战,到后来所有圣子决定联合在一起,群策群力针对云扬……

        及至今日,北宫无双不知什么原因去试探云扬,却反而被云扬追杀……而后,就是北宫无双在自己等人面前被云扬斩杀,更将矛头指向自己等人,自己等人自然不甘坐以待毙,出手反击……

        再之后就是云扬如何爆,如何大开杀戒……最后,自己与于震霄如何逃命,如何被云扬追杀,自己怎么做的……

        而最让东方星辰不理解的却还是,自己明明已经请动了宁风雪亲自出手对付云扬,云扬又是怎么逃出生天的,这怎么可能呢……

        东方浩然越听,脸色越是难看,呼吸也越来越显沉重,及至后来已经如同拉风箱一般。

        西门翻覆当听到自己儿子西门寰宇说了一句“云尊纵然是大6英雄,但只要我们把他身份否否掉,自然可以顺势杀之,不留余患……左右咱们这边有这么多人作证,还不是什么都任由我们来说,史书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谁会为一个死人出头,最多最多,多制造一个假象,将矛头指向妖族来人,相信妖族那边很乐意背下这个锅……”这句话之后,原本就已经灰败的脸色,愈难看到了相当地步。

        再听到如何瓜分财富美色,如何如何……两位宫主都是感觉一颗心揪着疼。我们怎么就教育出来了这么一群东西?

        这特么的都是一群什么杂碎……

        随着东方星辰说得越来越深入,西门翻覆看着东方浩然的眼神,愈地充满了同情,充满了同病相怜……

        至于看向东方星辰的目光,再不复之前的复杂,仅有满满的怜悯了……

        傻孩子啊!

        你爹他肯定是不想杀你啊……

        但你每多说一句话,你就在通往幽冥的路上,更多踏前了一步啊!

        你到现在还在滔滔不绝,居然还没说完……

        可怜老东方……你也要面临丧子之痛了!

        幸亏老子的人都已经死光了……否则的话……这么一想,西门翻覆莫名的感觉遇到了一种庆幸!

        他对自己的这种感觉都迷了:我擦,我儿子徒弟都死光了我还在庆幸……这反应不大正常啊。

        总算听东方星辰说完了整件事,东方浩然原本惨淡脸色归于惨白,绝望,身子摇晃了两下,沉声问道:“你身为圣子,自有权衡,但你面对大6英雄,除了除之而后快,难道就没有别的感触?”

        东方星辰脸色木然,声音平静:“英雄,不过是一个名头,所谓功绩,也不过是脍炙人口的传说,他日我为天宫之主,无论想要造就多少英雄,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英雄……从来就是上位者笼络人心,刺激天下的工具而已,何须更多感触?!”

        “……”

        这番话,不仅是东方浩然,连西门翻覆也是同时瞪大了眼睛。

        那可是为了人类,为了族群,流血牺牲锐身赴难的英雄啊!整个人族的脊梁啊!

        这货,对于人族英雄,抱着的,是这样的态度……

        不,不止是他,陨落的圣子,大抵都是这样的态度吧,否则何能合并一处,群策群力!?

        西门翻覆突然插口一句:“你口中的英雄,是仅止于云扬一人,还是所有的英雄人物?!”

        他的声音,很是森然。

        东方星辰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英雄,死人才配称道英雄,云扬以活人之身得英雄之誉,怎不该死,只有没有价值的死人,才能得英雄赞誉……”

        “再说,英雄,其实就是留下了一大堆的财富,等着别人去瓜分而已。反正他的后代,也绝对守不住家业。只能便宜了我等上位者。纵然是英雄,但只要是死了,还有什么价值,还有什么人,肯为他们出头。这种,太安全了。”

        西门翻覆嘿嘿冷笑,道:“真是帝王心术……东方,你教的不错。”

        东方浩然脸色漆黑。

        东方星辰淡淡道:“西门寰宇与我想法一致。”

        西门翻覆顿时脸色也黑了。

        现在东方星辰完全被震慑,所思所想,都是最最真实的反应,他这么一说,西门翻覆的心都凉了。

        东方浩然脸色再变,他心头泛起一个极端不祥的念头,闭上了眼睛,心如死灰问道:“听你这么说来,你对之前的人族英雄,也有做过什么?”

        东方星辰此际仍旧处于极端震慑之下,木然的回应道:“这等好处,不拿白不拿。五十年前,牺牲在血魂山的杨圣君,他的血脉家族之中,有个女的长得不错,我欲纳为侍妾,杨家竟然不愿意,端的不识抬举,满门屠灭;那女的,杨欣儿被我玩了一年多,却还要蚍蜉撼树的想要刺杀我,被我直接捏死了……还有七十年前,牛家那群老弱病残,居然守着至宝拒不肯献……也全都让我杀了……”

        “我等上位者,人族的脊梁领导者,人族有所好东西,理所当然的该当先让我们享用,有什么宝贝,第一时间就该贡献出来……这是我辈这么多年的付出与功劳,所应得的酬劳,我们活的舒服了,才能更好地为人类办事……他们仗着是英雄的家族,一个死人的名头,居然拒不缴纳,还要振振有词,岂不死有余辜。”

        “英雄的后人享受太多的英雄遗泽,不知进退,岂非取死有道?我成全他们去阴间做英雄家族……毕竟他们几家都是完完整整的下去了……”

        “还有两百年前……三百年前……”

        东方星辰口若悬河,滔滔道来。一桩桩,一件件……说了半个多时辰还没说完,时间才只是追溯到了几百年前……

        东方浩然面如死灰,浑身簌簌颤抖。

        好半晌,等到东方星辰终于全都说完了,东方浩然那边早已经是濒临崩溃,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大口大口的吐气吸气,然而那一双眼睛却仿佛不受控一般的突出了眼眶。

        “嗬嗬嗬……”

        东方浩然喉咙里出来毫无意义的声音。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刻似乎是停跳了,又似乎跳的太剧烈,似乎下一刻就要从喉咙跳出来……

        整个宇宙星河,都在自己脑海中爆炸粉碎一般的五光十色……

        西门翻覆突然间有些心痛了,为自己这位相交数万年的兄弟心痛。

        这许许多多的事情,哪怕自己听了,也倍觉毛骨悚然,愤怒得肝胆俱裂,而东方浩然……以上种种居然全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做下的!

        这让一生一世为了人类呕心沥血拼命努力最自豪自己一生俯仰无愧光风霁月的东方星辰如何自处?

        东方星辰说完,神智仍旧浑浑噩噩。

        东方浩然就那么满脸扭曲狰狞的良久良久,突然间泪如泉涌,流淌满面,哽咽不能成声!

        “原来如此,这才是真相……我……我对不住那些陨落兄弟们……”东方浩然仰天哽咽,面容凄凉:“死去的兄弟们啊……你们为了人类,奉献了自由,奉献了生命,奉献了所有的所有……可是你们的子女血脉,却被我儿子这般的践踏……”

        “我对不住你们啊……对不住啊!”

        东方浩然痛苦至极,只感觉愧疚得五脏六腑都要碎了!

        又是一个万万没有想到啊!

        本来问完这边的事情就可以不问了,但东方浩然偏偏问了一句,就想要为自己儿子找个理由,以前没做过坏事,就只是这一次,一时的利欲熏心,一时的心志迷蒙……

        甚至自己帮腔的那一句,也是有意促成东方浩然的想法。

        哪里想得到这一问之间居然问出来一个痛彻心扉,痛不欲生!

        东方浩然此际五内如焚,非关内创深沉,而是心境失衡愈的严重了,遥想当年,也不是没有听到过许多老兄弟的家族消失不见,不在故地了,甚至自己还收到了儿子转交的信,说是他们触景生情,尽都赶回故乡,再也不闻红尘俗事了……

        那么多次,自己每次都是嗟叹不已,想不明白为什么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兄弟的家族搬走呢?

        明明留在左近,无论资源也好,方便自己照顾也好,怎么对于后代的成长都是极为有利的,怎地就非要搬走呢?

        不理解啊……

        现在才知道,才明白,哪里是人家要搬走,根本就是自己儿子已经代替自己照顾了人家,将人家全家照顾到了都逼死了……

        若是当真搬走了,那才是真正的幸运,至少不用死,满门死绝啊!

        “那都是英雄的血脉,兄弟的家族啊!”

        东方浩然扬天惨嚎:“我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我该死啊……我该死啊……我该死啊……”

        一声一声的我该死啊响彻天下。

        声音中,那份锥心刺骨的痛楚,更萦绕着伤痛绝望的愧疚……难以言喻!

        无可言喻!

        很多事,不,应该是绝大多数的事情,自己只要稍微一注意就能现个中真相,但自己偏偏就一无所知,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的相信了自己的儿子呢!?

        是养不教父之过,我东方星辰,罪无可恕!

        他疯狂的怒吼一声,随即低下头,死灰一般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么多的血债亏欠,只得你一条性命,何能弥补?”

        东方浩然悲哀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血灌瞳仁。浑身颤抖!

        这个时候,东方星辰终于清醒了,彻底的清醒了。

        他用回复清明之后的双眼,看到自己父亲那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竟自故作镇定地道:“爹,生了什么事,竟令父亲忧心至此,请父亲吩咐下来,让儿子为您分忧?”

        是了,是了,就是这个口吻,让自己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让自己失望,老子英雄儿好汉,却不想,现实是……老子蠢熊儿王八蛋!

        东方浩然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不但身子在颤抖,连拳头也在颤抖。

        他嘶哑着声音说道:“云扬,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