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章 我太善良、太优柔寡断了

第四百九十章 我太善良、太优柔寡断了

        东方星辰却是充耳不闻,他此际已经被吓得失了魂,就只有往前逃命这一门心思,再也想不起来其他事情了!

        东方浩然怒吼一声,大手伸出,竟是直接抓破了空间,将数千丈之外正在亡命狂奔的东方星辰一把抓了回来!

        东方星辰被抓回来,仍是心思混沌,根本就没看是谁抓的他,昏头涨脑的落下地面,直接扑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饶命,不要杀我……我是卑鄙小人,我是畜生,我是乌龟王八蛋……”

        他已经彻底的吓破了胆子。

        天哪,西门寰宇,北宫无双,那都是跟自己身份一样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咔嚓咔嚓的就杀了……那血啊……咕嘟嘟的啊……

        东方浩然脸上肌肉一阵抽搐。

        西门翻覆脸上也是一阵扭曲。这一刻,看着东方浩然的眼神,居然有些同情。

        云扬神色冷淡。

        事情,已经做完了。

        人……就算全杀没了吧!

        两大宫主来了,那么,看你们后续怎么办吧!

        不管怎么办,我都接着。

        西门翻覆嘴角,犹有清晰的血迹残留,脸色灰白,早已不复当日初见之时的风采,而看向云扬的眼神,不断地变幻,有叹息,有无奈,偶尔还有浓浓的仇恨,一闪而过。

        他在半路上撕裂空间的时候,怀中的命魂玉佩就不断的破碎,神魂先后三度受创!不用来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一个儿子与两个徒弟都已经死了!

        而且还都是神魂俱灭的极端死法!

        这一刻,他虽然在看着云扬,眼神虽然复杂的厉害,但实际上,心里早已经是一片空白!

        不仅仅是他。

        东方浩然嘴角,何尝不是鲜血淋漓。

        他现在,看着正在疯狂磕头乞饶的儿子,脑海中尽是满满的空白!只感觉一阵阵的雷鸣,心头灵台,都几乎破碎!

        眼前一片片的星辰爆炸一般,忍不住一大口鲜血,就此喷涌而出。

        对东方浩然来说,他是宁愿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云扬直接战斗中击杀!

        虽然做错了,仍旧与云扬争锋致死!

        他宁愿看到儿子粉身碎骨神魂俱灭,却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就这么先出卖了同门师兄,然后再没有半点骨气的磕头求饶!

        尤其是……自己已经站在这里一会,自己这个已经吓破胆的儿子还没有醒来,还在磕头哀告!

        我是卑鄙小人,我是畜生,我是乌龟王八蛋!!!

        那你老子我又是谁,又是什么?!

        这一刻,东方浩然感觉自己丢人已经到了极致。

        哪怕是现在死了,都无颜见列祖列宗啊。

        一时间,三人尽皆静默无言,彼此对视半晌,云扬眼神光明正大,毫不避让,反而隐蕴逼视之意,锋芒直指东方西门两大天宫宫主。

        东方星辰终于察觉了异常,探头探脑地偷偷抬头,一眼看到东方浩然,突然放声大哭,跪爬几步来到了东方浩然身侧,一把抱住东方浩然大腿,满脸扭曲的嘶吼道:“爹!爹!是云扬……杀了他杀了他啊啊啊啊……他是个恶魔,他是个魔王啊爹……”

        “闭嘴!”

        东方浩然身子一震,径自将东方星辰震了出去,随即狠狠一巴掌打在其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极为用力!

        东方星辰的身子好似陀螺一般在空中转了十七八圈,一滩烂泥也似地瘫在地上,甚至连一声都来不及吭的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

        东方浩然看着云扬,眼神苦涩难言:“事情怎么就会……到了这等地步呢?”

        云扬耸耸肩,淡漠的说道:“怎么回事?眼前种种不都该在几位宫主大人的预计之中吗?怎么反过头来问我?令郎不就在跟前,等你儿子醒了,你直接问他便是,我现在没有心情浪费口舌。”

        他眼神中杀机半点不退:“放心,等你问完之后,我才会杀他!”

        “这么多人都死了,主谋者却还能活着,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云扬深吸一口气,迎着东方浩然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平平静静认认真真的说道。

        “云扬!”西门翻覆终于忍不住,嘶声道:“你的手段也太毒辣了吧!?”

        “这一役陨落了数十位圣君,等于是三大天宫半壁江山尽数倾覆在此,你……你……你怎么下得了手?”西门翻覆环视一圈战场之后,倍觉睚眦欲裂。

        圣君强者,乃是玄黄界的顶峰战力,任何一个也是弥足珍贵,可是这一役,竟然损失了这么多人,实在不得不说,这个损失实在太大了!

        云扬皮笑肉不笑的嘿然道:“西门宫主的关注点有所偏颇,你的儿子西门寰宇也是命丧我手。想要报仇的话,理由很多。无论是厌恶我的出手毒辣,毁去玄黄无数柱石,还是意欲为儿子报仇,这或公或私的由头都是现成,任由君择,公私两便!”

        他冷锐的看着西门寰宇,嘲讽的说道:“我知道你的心很痛,还知道你对我的很不满,但你的感受于我无关,尤其是你刚才道出的这个借口,让我结结实实地低看了你一眼。”

        云扬双手抱胸,冷淡的道:“是是非非岂不早就清楚明白,何必挖口心思的罗列罪状?想要报仇,想要找我麻烦的,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他哈哈一笑:“反正你们颠倒是非,也不是第一次,儿子如是,老子如果也如是,我云扬,全接着了就是!”

        西门翻覆气的两眼通红,森然道:“你竟敢跟我这么说话?!”

        云扬针锋相对,毫不相让的冷凛道:“敢问宫主大人,我应该怎么跟你说话,是该卑躬屈膝,跪地求饶,还是委曲求全,哀求饶命?只可惜云某这一世人,宁可被人打死,却也不会被人吓死!”

        西门翻覆暴跳如雷,连番受创的他,连心境渐渐不稳,失衡之相昭然。

        正义与仇恨,在他的心中不断激荡;虽然明知这个结果乃是早有预见,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朝成真之刻,现实竟会是如此的严重,这般的惨痛!

        全灭!

        无一生还!

        “大家都冷静一下!”东方浩然缓缓直起身子,他的心绪同样激荡,却勉强动用神功将躁动的一颗心生生地压了下来,但鲜血却仍是不要钱一般的汨汨而出。

        云扬斜眼看去,惊见东方浩然一向笔直提拔的身躯,此刻也显出几分佝偻。

        这是……哀大莫过心死?!

        东方浩然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心境亦告失衡,甚至已经处在走火入魔的边缘,但是他却不能不勉强开口,制止云扬与西门翻覆的剑拔弩张氛围。

        一旦这两个人也干了起来,那才是真正的鸡飞蛋打,人间灾殃!

        西门翻覆冷哼一声,闭上眼睛,默运玄功,点滴压制翻腾的气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越是运功压制,心潮反而愈发澎湃,纷至沓来,思绪越走越偏。

        “结果……如何?”

        东方浩然看着云扬。

        “自从我再现以来,从一开始……先杀了同宗的水氏三兄弟,然后就是十三个冒充我的冒牌货,全灭……再来就是今天此役,八位圣子,他们每人手下都有差不多十个左右圣君级数护卫……现在也全死光了;八位圣子死了七个,你儿子是最后的第八个。”

        “粗略算起来,大约也就是九十来个人吧,不超过一百个,嗯,尚有日前迷途知返的三位,此际已经去了血魂山那边……”云扬皱皱眉头:“我记得没那么清楚……大致就是这么些人吧……”

        东方浩然眼如铜铃一般瞪起来:“真的一个没留?!”

        云扬诧异的看看他:“东方宫主,你不会真的老糊涂了吧?他们时刻欲杀我而后快,我还对他们留手,每一个都是圣君级数强者,我对他们留手,是嫌命长,还是嫌他们对我下手不够狠辣?换做是你,你会留手么?敢留手吗?而且我现在就只是清理了三大天宫所属,还有圣心殿的没动呢……”

        他叹了口气:“我这人行事太过谨慎,瞻前顾后,想这想那……而且太善良了。一直都没有狠下心来解决了断,若非宁风雪前辈前来,让我明悟于心,只怕还狠不下心肠呢!”

        云扬满眼尽是惆怅的喃喃问道:“我是不是太优柔寡断了……”

        东方浩然眼皮跳了跳,嘴唇抽搐了一下。

        太优柔寡断了?太善良了?

        你从天罚圣地出来,前后斩杀了十几位圣君,你说你心肠不够狠?!

        接着连续斩杀那水家三兄弟,辣手无情,你说你不够决断?

        十几位冒充云尊的圣君,被你一一斩杀,尽皆神魂俱灭,生迹不存,你说你优柔寡断?!

        你今天一次性屠尽了超过七十位圣君强者,下手毫不犹豫,果决异常,你说你……狠不下心肠?!

        八位圣子,你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宰了七个,现在还在等着盼着杀最后一个,当着他的父亲还要这么说,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你现在还这么惆怅的觉得你太善良太优柔寡断?

        就算你迫于形势,碍于情面,有过保留,但是……

        东方浩然有一种翻白眼的冲动。

        若是如你小子这般行事,还能算是优柔寡断的话,那么你真正杀伐果断的时候,又该是什么样子呢?

        云扬自己给出了答案:“其实我还是太过软弱,太过拘泥于人面情分,我就应该像在妖族那样子……没有千百万的性命震慑,别人哪里会将我放在心上,看在眼内,谁谁都想弄我一番,踩我上位……”

        软弱?!

        太过拘泥于人面情分?!

        东方浩然闭住了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心中翻腾几乎压制不住的气血,在云扬这几句话之中,居然已经平静了下来……

        这么说是你治好了我的走火入魔危机?

        你特么好棒棒呢!……

        西门翻覆噗的一声,鼻孔中自顾自地喷出来两道白雾,直直地喷出去三丈开外,宛若实质。

        若是后面还跟着那两滴鼻血的话,应该很有气势,很有型的说!

        “也就是说,我西天圣宫随行圣子的三十几位圣君高手,全部都已经丧命在你的手里了。”西门翻覆口气中尽是说不出道不尽的悲喜。

        “嗯?!我原本认为你会感激我,竟是我误判了?”云扬冷冷道。

        鉴于刚才西门翻覆的态度,云扬对这位西天圣宫之主很是不满意,是故口气相当的不客气。

        毕竟眼前局势,有相当部分都是三大宫主致力促成,自己出人出力,险死还生,没有落到丝毫好处,还要被人记恨指责,就算知道西门翻覆丧子丧徒,又陨落了许多得力手下,心境大受影响,云扬仍旧选择反唇相讥,冷然以对。

        西门翻覆突然仰天长啸,冲天气势滚滚而出,半空乌云阴霾,陡然四散。

        声音中,有悲痛,有杀意,却还有浓浓的无奈。

        良久良久之后,他终于平静下来,声音干涩的说道:“你说的不错,我委实应该感谢你的。”

        云扬闻言一愣。

        西门翻覆道:“此番变故的始作俑者非是你,也非是寰宇他们,而是我们三个老家伙,一切尽是我们三个老的咎由自取,对劳心劳力的你,该当只有感谢才是,但应该感谢你是一回事……可是我此刻心里,仍有一关过不去。恐怕短时间内,不会对你有什么好脸色,请云尊见谅,海量汪涵。”

        他这么一说,云扬反而瞬间释然,心中油然升起莫名敬意,道:“前辈客气。”

        西门翻覆脸色纠结,怅怅叹息,情绪低沉,在在显示出其心底仍旧是心绪难平……

        东方浩然脸色阴沉,道:“此事确实是我们三个老的想得太过乐观,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居然敢公然对你出手,这般的肆无忌惮……他们怎么敢,怎么敢……”

        云扬淡淡一笑:“这个问题不该我回答,你儿子就在旁边,你弄醒了一问岂不便知,想必他不敢在两位天宫之主面前撒谎吧?”

        西门翻覆目光一凝,陡然转向东方星辰。

        自己的儿子死了,徒弟也死了,而杀人者云扬,却仇恨不得,愤怒不得,连埋怨都不得,那同为共犯的东方浩然又凭什么可以幸免?!

        ……

        东方星辰悠悠醒来,睁眼就看到自己的父亲与西门翻覆当真就在左近,顿时松下了一口气,安全了!

        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

        这几天在哄老婆……这娘们非要出去玩,我不愿意出去,这么热的天出去干啥去……跟我吵一礼拜了。

        实在不行看来只有御驾亲征一趟,哎,揍得太轻都不怕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