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金宵楼【第一爆】

第四百七十五章 金宵楼【第一爆】

        云扬几乎是用冲的,一路疾行到了计灵犀与上官灵秀面前,一开口,声音都显得有几分颤抖,在在显露出此刻那强行压抑的激动。

        照面面前那两张同样蒙着面纱的面孔,云扬心情空前激荡,一时间竟难以开口出声,无独有偶,对面的那两双秋水眸子之中,透露出来的,也是莫名的激动与深深的眷恋。

        “你回来了啊?”计灵犀努力控制着自己情绪:“这么多年没见,你……无恙。”

        她的声音清冷中夹杂几分感慨,看似控制的情绪比云扬要高一个段位,但紧挨着她的上官灵秀知道,现在计灵犀的手使劲的攥着自己的手,已经将自己的手攥的疼了。

        上官灵秀现如今是什么修为?

        经过了她那梅姑姑师父教导之后,早已经是一步登天,平步青云;现在她的手,哪怕是正面相抗神兵利器,也是绝不会有半点损伤的。

        而今居然被计灵犀给攥疼了,可以想见计灵犀的手上得是多大的力道。

        云扬目光目光转向上官灵秀,微笑道:“还以为要许多时间才能再见到你,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此际的计灵犀理智回笼,便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愕然发现自己的手在这一瞬间反过来被上官灵秀紧紧地攥住了,只感觉一阵疼痛,居然抽不回来。

        只听上官灵秀一派淡定平和中犹自夹杂着些许笑吟吟意味的说道:“师父并未曾强留在我身边了,我就偷空溜了出来,也没曾想到落脚的地方,竟是此境,更凑巧的是灵犀就在左近,没几天我们俩就照面了,然后就是在那边占山为王,如此而已。”

        “如今终于见到你,知道你无恙,大家悬在半空的一颗心,也就可以落下一半了。”

        云扬哈哈一笑,可笑声竟显那么一分半分的颤抖。

        他自然知道,上官灵秀所言的只是放下了一半因由何在,只因为现在,自己还处在绝对危险的境地之中,安全并非无虞,死关尚未突破。

        “无妨无妨,既然咱们今日能够重逢再会,以后也绝对不会有任何事情。”

        云扬低沉的说道。

        上官灵秀呵呵一笑,道;“原本我们可没打算要来接你,怕目标太明显,但想想都已经到了这里,而那第九尊府的名头也实在是太……所以,还不如大大方方的亮出来。”

        她的声音始终平和淡定,给人一种从容不迫,爽朗明快的感觉。

        然而计灵犀在面罩背后却早已经是狂翻白眼。

        姐姐,你要是真从容就放开我的手,我的手……快要被你捏碎了……

        云扬终于将视线偏离开两女,转向着队列里的凌霄醉,天问顾茶凉,还有独孤愁等三人一一颔首示意;这三位可是老朋友,而计灵犀两女能够顺风顺水的走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尽皆依仗了这三位所出的大力。

        面对云扬的示意,三人亦是激动莫名,纷纷抱拳还礼,然而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云扬才好。

        现在的云扬,非止是玄黄英雄,得享云尊盛誉,更已臻玄黄界顶级高手之列,实打实的圣君强者,一方霸主。

        而自己等人,虽然也是奇遇频频,突飞猛进,然而修为最高的凌霄醉也不过才刚刚踏足进入圣尊一品而已;其他两人尽皆止步于圣皇四品,而这份修为,还是多亏了第九尊府天运旗的光。

        往昔把臂言欢的同伴,现在却隐隐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既视感,很有点陌生,或者说是不敢冒犯吧!

        “闲话不提,等解决了眼前的事情,时间大把,彼时再与三位老哥哥倾诉衷肠,不醉不休,醉也不休。”

        云扬何等心智,瞬间明了三人行事,旋即开口邀约,尽显真挚之意。

        “好好好,那我们可就等着小老弟的醉也不休了!”凌霄醉哈哈一笑。

        “一定。”

        云扬深深点头。

        计灵犀突然插话,语气充满了好奇的以为:“那个,据说你现在成了狐狸头?能不能让我看看,开开眼界?”

        骤闻此言,素来爱重自己形象的云扬一下子愣住了。

        能不能别一见面就这么扎心?

        我一翩翩美男子,你跟我说要看我的狐狸头?

        及至转头看向上官灵秀,只见上官灵秀也是两眼满满的好奇,还有几许的跃跃欲试。

        “咳咳咳……”云扬摸着鼻子:“这个,真的是不大雅观,下次吧……”

        “倒也是,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多人,确实是不方便的。”计灵犀随机醒悟,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晚上你就让我看。”上官灵秀在一边连连点头,说:“就这么说了,我之前一直想要养一头白狐狸……总感觉白狐狸特有灵性,特别萌。”

        云扬摸着鼻子,只感觉天雷滚滚!

        我是你夫君!

        未婚夫!

        我不是你的宠物!

        还萌?!

        我萌你一胸!……哎……

        在凌霄醉等人一副围观看热闹看好戏看大戏的期盼眼神中,云扬一脸无语转头,道:“你们也来了……哎呀,你们这段时间进步不少啊,尽皆在我的预估之上。”

        史无尘等人同时躬身:“参见掌门师兄。”

        身后弟子同时跪倒:“参见掌门师尊,师尊万福金安!”

        “都起来吧。”云扬淡淡笑了笑:“府中状况怎么样?可还安好么?”

        “一切安好。”史无尘站直了身子,笑的眯着眼睛:“现在的九尊府,只得日新月异四字可以形容,端的是一天一个变化……每日里突破的弟子,至少好几百个……内务堂天天忙着奖励,都快忙不过来了,钱多多钱大总管天天跟我叨念,钱真不禁花,金山银山也不抗造啊……”

        云扬呵呵笑道:“不错不错,当真不错,众弟子有此进境,方不负我之所望……无尘,你等下就传语大总管那边,我这段时间颇有点收获,应该够咱们派门几万年的嚼用……”

        史无尘与云扬的这一番对话,旁边听到的众人都是一阵疯狂撇嘴:草,愿意以为九尊府的次尊就已经够能瞎白话的了,突破的弟子一天好几百个?这不是吹牛逼是什么!不管是什么阶位,就算只是刚刚入门的,一天突破几百个弟子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妥妥的满口胡柴!

        还有那位新晋的云尊大人,一副诸事皆在我意料之中的德行也就罢了,可是一个派门的几万年嚼用?!

        你真的是认真的么,别说现在的九尊府已经是上品天运旗宗门,就算仍只是一个草创的派门,只得数百弟子,几万年的嚼用得是多少?九尊府的首尊次尊都是这种货色么,端的癞蛤蟆打哈气,好大的口气啊!

        却不知道云扬说几万年嚼用实在是谦虚了,说实在话,现在云扬的家底,足够九尊府一直用到天荒地老也未必用得完。

        却又听到这位九尊府的掌门云尊大人说道:“对了,修行最忌燥进,你们为人师长者,记得多关心一二,莫要让他们走错了路。”

        “那是当然,每一天都有专人盯着这个,决计出不了差错。”

        云扬哈哈一笑,道:“我来与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乃是我九尊府次尊,有名剑尊,三秋剑史无尘。”

        又是一番叙说,将史无尘洛大江等人一一介绍了一遍。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一一施礼见过。

        她俩如何不知道云扬此举乃是给自己介绍自家相公在此界的班底呢。

        “后面那些,都是九尊府的门下弟子……嗯,那个白衣服的小丫头,乃是我的掌门大弟子,叫云秀心的便是。”

        将弟子们也介绍一遍。

        云秀心等一个个上前磕头。

        “咳咳……”云扬咳嗽两声,道:“接下来,九尊府的老少爷们们,轮到我给你们介绍两位神仙一般了不起的出尘人物了。”

        史无尘等人尽皆肃容等待。

        他们早有明悟,第九尊府的存在,定然是有异寻常;只是猜测了许久,难以确定这个派门到底跟九尊府,或者说首尊云扬本人到底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渊源。

        “这位是……计灵犀,嗯,计策的计,心有灵犀的灵犀,这意味,复姓上官,名为灵秀……咳咳,这两位,乃是我的……未婚妻!”

        “咳咳咳咳……”

        “咳咳咳……”

        云掌门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登时引动了无数人的咳嗽不已。

        其中又以史无尘等人为甚,瞠目结舌之余,齐齐呛了一口,造成的效果恍如连锁。

        包括在一边饶有兴趣看着的北宫无双;在这一刻也是目瞪口呆,虽然勉力维系笑脸片刻,终究没能控制住自己,步了众人的后尘,剧烈地呛咳起来。

        咱么知道有关系,但是这关系也太劲爆了一些吧。

        两个,全都是你未婚妻?

        玄黄界第一第二美女,全都是你未婚妻?

        她们两人可是共同经营一个门派,一个掌门一个副掌门,更深层的关系这么好?

        一时间,众人只感觉天雷滚滚,恍如直接被天雷震傻了。

        大抵是场中少数没有咳嗽的云扬,咳嗽了一声,开嗓道:“大家都知道,最近时间里,我必须要面对一些事情,或者生死未卜。但我若是活着回去,便是与她们成亲的时候了。如果不能……”

        他说到这里,突然计灵犀与上官灵秀齐声打断道:“若是不能,那咱们到地下,去做夫妻!”

        众人闻言之下再度心中一震!

        在场数百位强者,无有例外,尽皆目光闪动了一下。

        云扬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清楚,云扬所谓的生死未卜的事情,便是应在这里,应在当下,这座今宵城之中!

        他若是能够从这座城池走出去,此后一切危机对他来说都不再算事儿了。

        反之,他若是不能走出去,则一定死在这里。

        而现在,敌我势力相差悬殊,几乎可以确定,他注定是要死在这里。

        就算只得独身一人,全无牵挂与后顾之忧,而能够活着想要离开这里的几率,只怕也不满一成。

        而今他却在这个微妙时刻,一下子暴露出了两位未婚妻的存在,还有自己和两位未婚妻的所有下属!

        这岂非令到原本已经恶劣的局势,更形倾泻,两个格外沉重的大秤砣,将他牢牢地坠在了这里,何止是百上加斤,唯有愈发的动弹不得了!

        如果说,之前还差不多一成的话,那么现在……只怕连半成的生望希望都没有了。

        北宫无双看着云扬的背影,心中纳闷空前。

        云扬绝对不是一个笨人,不会不清楚他自己的处境。

        这样的情况下,他该当做的是竭力的避免暴露,为何还要主动将计灵犀等人暴露在这里?

        虽然这一节,大家心里原本就都有数,但若他不主动暴露的话,第九尊府的人却是可以保全的。

        祸不及妻儿,亦是一则江湖至理,若非是不共戴天的血仇,只针对目标,并不涉及家人妻小,

        更遑论云扬有偌大功绩于玄黄人界,一旦云扬自身陨灭,所有威胁尽皆消弭,三大天宫之高层反而要莫大限度的礼遇云扬家小与传承派门!

        但现在……

        云扬将两位未婚妻,还有两座九尊府同时绑上了他的战车,同时面对死关,无异于自馅绝地,拉所有亲近之人陪葬!

        可云扬分明不是一个蠢货,那么他还要这么做,真意又是为何呢!?

        北宫无双自问自己与云扬相处虽暂,却宁可相信自己是个蠢货,也绝不会相信云扬是个蠢货。

        “看来他果然是别有所图!”

        北宫无双心中暗道。

        此世,大笑声蓦然传来:“圣心殿雷千里,恭迎玄黄云尊大人回归!”

        正是圣心殿大长老到了。

        云扬目光一凝,道:“大长老安好。”

        雷千里大声道:“云尊大人此番妖族之行,为我玄黄大大长脸,老朽也倍感与有荣焉,今番奉殿主严令,此后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云尊大人回归!”

        雷千里话音未落,他身后整整一百名圣心殿高手同时行礼:“不惜一切代价,护送云尊大人安全回归,绝不让宵小作祟!”

        “有劳诸位,云扬在此谢过了。”云扬深深行礼。

        随后,便是其他的高阶修者,纷纷见礼,极尽客套之能是。

        不管心中多么不情愿,但是大陆英雄,玄黄云尊的身份摆在这里,怎地也是要上前见礼的!

        又是一声大笑响起,却是北宫无双龙行虎步,缓步而出:“云尊大人,今晚我们十二人在金宵楼为大人设宴,接风洗尘,还请云尊大人赏脸。”

        云扬肃容道:“这是肯定要去的。”

        北宫无双环顾左右,道:“各位若是有闲暇,也不妨一同前去,咱们不醉不归。”

        众人纷纷应和。

        云扬笑了笑:“咱们这里的人头可是不少,那金宵楼能够放得下么?”

        北宫无双大笑:“云尊大人不必担心;当初玄黄许多英雄出战血魂山,便是在这金宵楼设宴;当日,圣皇以上强者,合共七千余人同聚一堂。说起来这金宵楼,该当说是为了那一宴而建。”

        “单只是今天咱们的这些人,当真全去了,场面只怕还是要显得空旷喱。”

        云扬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今晚我就带着兄弟与弟子们,一道去吃一顿好的。”

        北宫无双:“无任欢迎。”

        他笑了笑,道:“要我说,两位嫂夫人与其门下弟子,也都可以一道前往,这等盛事或者一辈子也就这么一回呢。”

        计灵犀冷淡道:“我若是愿去,自然会去。若是不愿,谁能强邀我去?”

        她一看到这北宫无双,便心生无名怒火。

        此前,北宫无双可是借着圣子身份,多次求见,即便两人未曾当真照面,计灵犀仍旧对其厌烦得很,总感觉这家伙不是好人,居心叵测。

        而上官灵秀与计灵犀秉持着相同的观点,一样的不待见此人。

        北宫无双哈哈一笑,道:“云尊大人一路奔波,早早安置休息一会是正经,咱们进城。请!”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

        云扬当先,九尊府中人随后,然后是计灵犀等第九尊府的人;再然后才是各路强者。

        北宫无双却落在了最后,他行进的步伐很慢。

        看着前方鱼贯而去的身影,他微微抬头,看了看云扬的背影,随即转头,看着远方青山。

        他在怕,怕自己眼中的杀机,被云扬感觉到。

        “未婚妻!”

        念叨着这几个字,北宫无双心头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愤怒。

        自己身份何等尊崇,登门求见多次,居然都没有能见上一面,而云扬这厮,居然同时是两个的未婚夫!

        北宫无双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红颜祸水红颜祸水红颜祸水……”

        良久良久,心情还是没有完全平复下来。

        ……

        进城的时候,很是顺利,直接就进去了。

        史无尘心中一动,传音道:“老大,前几日今宵城城主颁下令喻,不准任何人戴面罩,今日我们有好几人带了面罩,却没有人说……”

        云扬一愣,传音道:“前几日?”

        “对。”

        云扬脸色阴沉了一下,道:“我晓得了。”

        ……

        华灯初上。

        今朝的金宵楼远比往日绚烂,满目尽是霓虹冲天,映射得方圆百里亮如白昼。

        门前。

        四十八位素衣少女尽皆娇艳如花,分作两队分列两边站在门口,自然而然地形成一道靓丽风景线,引人入胜。

        金宵楼门楼之上高高悬挂着九个巨大的灯笼,每一个灯笼上面都上书一个大字,合起来便是九个大字:为玄黄云尊大人接风洗尘!

        此际已经不断的有强者从四面八方向着这边赶过来,络绎不绝,陆续有来。

        这一次宴请,全城轰动不过末节,影响力之大端的难以想象,。

        此次会宴,并没有请柬之设,你想来便来,不想来就不来,似乎门槛极低。

        但实际上呢,不够资格的,或者说修为不够的;根本就不会前来,举凡高阶修者,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绝不会来自讨没趣,自找没脸,毕竟在这种地方丢了脸,轻则心魔丛生,重则,被超强者记恨,没准哪天就挂得不明不白了。

        与会者进入门厅之后,往前走十几丈,触目所及的便是一座巨大的宴会厅,这间大厅起码有十丈高下,中间尽数空敞,四周又分作三层阶梯分布;再详细划分为一个个的小区域。

        虽然区域划分,然而无论是坐在那一个小区域里,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四面八方所有区域的人。

        单只是这座巨大的大厅,就足以容纳四五千人一起入席共宴。

        金宵楼门口设有人手唱名引路,而负责唱名的,赫然是一位圣尊巅峰高手,轻轻一语,便即声传满楼,远近皆闻,一声之余,便即有一位白衣少女前来,带领刚来的进入属于他自己的区域位置之中。

        也有一些人前来,报上姓名修为隶属,等候分配,然后这位圣尊高手却只会很抱歉的低声说一句:“不好意思,里面貌似……没有你的位置。”

        此言一出,来人便要满面羞惭的离开。

        不开心,不愉快,不满意,不在唱名之人的心下,因而滋事,寻衅,找麻烦的,完全没有,或是不能,或是不能,举凡高深修行者,审时度势之余,更加的惜命,非关莫大利益或者玄黄面临亡族灭种之危,罕有人甘心就死,一朝道消。

        随着四周区域开始有人进入落座;而有资格进入这等区域的,起码也得是圣君强者;或一个人,或者三五人,或者七八人一个。

        未臻圣君级数的圣尊修者,没资格在此入座,全都去到更上面的一排排座位上去了。

        慢慢的,与会之人貌似已经上的差不多了,七八成的座位,都已经有了人落座,每人面前都置有一壶茶,许多白衣少女穿花蝴蝶一般端着茶壶在人群中穿梭,袅袅婷婷,风姿曼妙。

        圣心殿雷千里大长老,带着人坐在了圣心殿专属区域中;面容沉静。其他的几个大包厢,也陆陆续续的有人入驻。

        而此刻,就只剩下了东西北三个方向,还有十四五个包厢留着。

        “快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雷千里淡淡的笑了笑,感慨道:“这大抵是近万年以来,所有圣子们聚集得最整齐的一次吧?”

        旁边有人笑道:“至少之前没有听说过有类似聚会。”

        “群英荟萃啊。”

        有人感慨了一句。

        “我说该是龙虎风云才是吧。”

        或者是一语成谶,随着这这句话过后,偌大的大厅中,渐渐有杀机隐隐浮动,虽然隐而不现,却是真实存在,丝毫不虚。

        适时,门口唱名声音响起:“东极天宫圣子于震霄大人到!”

        “东极天宫圣子,东方星辰大人到!”

        “东极天宫圣子,烈狂风大人到!”

        “东极天宫圣子,安心玉大人到……”

        东极天宫四位圣子到来,每人带了四位高手一起到来;随着这四人当先而入,群雄纷纷噤声,满眼敬畏地看着他们。

        莫道圣君强者乃是此世顶峰,足堪傲视威权,实则仍旧多有限制,至少在面对三大天宫圣子的时候,圣君强者却没有身为当世顶峰强者的优越感,或者就当真是低了一头!

        毕竟圣子彼时将是三大天宫的至高无上存在,哪怕是将来未能登上天宫宫主之位,仍旧位高权重,起码也能晋位天宫排名前十的强横存在!

        可谓是妥妥的高高在上大人物!

        东方星辰缓步前行,带着人径自飘上了正北方的七个最大包厢之中最中间的包厢!

        而安心玉等却是分列东西,各有默契。

        在没有真正决出来宫主谁属的时候,自然是以现在宫主的嫡子位置最高。这也是约定俗成的惯例,或者说,人前明面如此!

        “西天圣宫圣子,西门寰宇到!”

        “西天圣宫圣子,刘明胜到!”

        “西天圣宫圣子,贾世雄到。”

        “西天圣宫圣子,风破天到。”

        这四人的动向与东极天宫相仿,也是以宫主嫡子西门寰宇做了最北面核心位置。

        然后便是:“北荒魔宫圣子北宫无双到!”

        “北荒魔宫圣子,幻文渊到!”

        “北荒魔宫圣子,南天云到。”

        “北荒魔宫圣子,兰亭到。”

        在常人想来,北荒魔宫来人的动作应该也与东极,西天两宫相类,由北荒宫主嫡子北宫无双坐得尊位,不意北宫四人的动向,却与其他两大天宫圣子大不一样了;东方星辰等东极天宫的圣子到来的时候,乃是兄友弟恭,满面笑容,互相谦让。

        而西门寰宇等西天圣宫圣子们到来的时候,也是一脸蔼然,四位圣子看起来和睦至极。

        待到北荒魔宫的四位圣子抵达,却尽显剑拔弩张之能是,同属嫡子之列的北宫无双,到来的时候便是只得一脸寒霜,另外三人之间也尽是互不理睬,彼此看着彼此的目光,更是遍布毫不掩饰的凛冽杀气,简直就是巴不得对方赶紧死掉的款。

        任谁也没想到北荒魔宫四位圣子之间的关系居然恶劣到了这等地步,而且还是这般的毫不掩饰,尽暴于世人眼中。

        与会众人见此情形无不心下恻然,反倒是两大天宫的诸位圣子并没有什么异常表情,唯有满脸的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他们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已经心知肚明,习以为常。

        北宫无双大踏步走上北面包厢;其他三人也是带着各自的护卫,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的包厢,彼此之间,居然连个招呼都没有打。

        北宫圣子之一的幻文渊坐定之后,目光一扫客席的两个包间,淡淡的问道:“云尊大人还没有到么?”

        他这话,悠悠而出,似是漫不经心,从心而发,并没有特定的询问对象,却就这么说了出来。

        北宫无双白眼看天,其他几位圣子也都没有回答;却是金宵楼的老板,一个体型硕巨的大胖子,上前一步,恭声道:“回禀圣子大人,云尊大人还没有来。”

        幻文渊哼了一声,喃喃道:“架子不小啊!”

        这下子却再没有人理会他,连那金宵楼老板也是不敢做声。

        那幻文渊却也不以为意,径自以一种很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随即便是一拍桌子,喝道:“酒呢?菜呢?茶呢?”

        这时,旁边东极天宫圣子烈狂风不满的出声道:“哪来这么多臭毛病,以为这里是你自己家里呢?”

        幻文渊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怒道:“你说谁?”

        烈狂风也一下子站了起来,大怒道:“就说你!咋了?”

        幻文渊大怒:“你再说一遍?!”

        烈狂风怒道:“说的就是你,你敢怎么样?你有意见?!”

        幻文渊突然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你说的是我,这么多人唯有你说我,这才是缘分天注定啊,我说烈兄啊,何不干脆过来喝上一杯呢?”

        整个大厅的人,除了北荒魔宫所属诸人之外,其他人几乎人人都要将眼珠子砸在地上了!

        这……这是什么神展开?

        这位北荒魔宫的圣子,怎么……这样子?

        这也太他么的逗比了吧?!

        烈狂风也是一怔,忍不住挠挠头,诧异道:“嗯?你说啥?你咋不愤怒了呢,你应该火冒三丈,怒愤填膺啊?”

        他都已经做好动手的准备了,结果对方突然间就怂了。

        烈狂风一时间居然有些茫然。

        幻文渊道:“烈兄乃是性情中人,咱俩性格一样,脾气相投,正是相见恨晚,英雄惜英雄,怎么还愤怒了,烈兄怎么想的,此论大谬也!”

        烈狂风的脸色愈发迷惘起来,道:“性格一样?脾气相投?这个……”

        摸了摸脑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也是这种人,一脸懵逼的坐了下来,嘴里念叨:“相见恨晚……?”

        没有啊,我完全没有这感觉啊……

        只听旁边幻文渊趾高气扬说道:“还有谁要骂我?我就问问,还有谁?!”

        四周尽是寂静,雅雀无声。

        幻文渊哼了一声,一拍桌子,怒喝道:“酒呢!菜呢?茶呢?!人呢?都死了不成!”

        再闻惊语,众人一脑门子的黑线。

        这啥人,这到底是啥人,北荒魔宫的圣子到底是个什么角色,怎地这般的出人意表!?

        那金宵楼的老板大胖子一头大汗;“马上来马上来……圣子大人您息怒!”

        “快些!”幻文渊怒道:“再不快点,我拆了你们金宵楼!”

        众人:……

        嚓,你北荒魔宫了不起啊,居然敢说要动金宵楼,不知道金宵楼乃是当年血魂山誓师出战之地,若是背后搞搞小动作倒也罢了,这么明目张胆的放话,还想不想好了!

        而就在这时,门口再响唱名之声:“玄黄云尊大人携九尊府到!第九尊府到!”

        此际现在还未坐人,就只剩下东面西面两间最大的包厢了!

        而这两间也正是为了这两个门派所留。

        本来以九尊府与第九尊府的级别来算,还不够资格坐进来,至少不够得享这么优质的位置,但这两个门派都与云扬有莫大关系,地位也就随之水涨船高,另眼相看。

        众人整齐转头循声看去。

        只见入口处,一人一身紫衣,头上戴着巨大的面罩,一派悠然淡定地走了进来。

        在他旁边相伴的还有两个女子,却也是面罩白纱,一个白衣胜雪,一个红衣尽赤;身着红衣的乃是计灵犀,白衣的却是上官灵秀。

        两女都是身材高挑,姿态万方,虽然真容未现,但举动间仍有天上谪仙,飘然落下红尘人间之势,此际在这大厅中缓步走来,给人的感觉却好似是脚下踩着五彩祥云一般,尽是出尘脱俗!

        两女伴随着云扬一路走进来,即时引动了满满的艳慕目光。

        便在这时,坐在正北面主位上最边一个包厢中站起来一个人,咳嗽一声道:“云尊大人且慢。”

        “你是?”

        “在下今宵城城主司无涯,见过云尊大人。”

        “原来是司城主当面,有礼了。”云扬声调淡定依然,又有几分蔼然笑意相随,殊不知他在面罩之后的眼底却已然升起一片阴冷。

        不出意料,戏肉来了。

        司无涯?想不想变成死乌鸦?

        “云尊大人容秉,就在前段时间,今宵城进来了不少的蒙面人,纷纷自称是玄黄云尊;然后这些人都是欺世盗名之辈,最终都被证实尽皆伪冒,但为此抛费的人力物力时间却是极多,毕竟顶着玄黄英雄的名头,许多常规手段根本就不能用……”

        司无涯咳嗽一声,道:“在下禀报了三天天宫各位圣子,然后出了一个新的规定,那就是,凡是来到今宵城的……不管是谁,都不准戴面罩……或者蒙面巾。”

        他一脸的不好意思:“毕竟……咳咳,希望云尊大人见谅一二。”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所以呢?”

        司无涯道:“所以……请云尊大人见谅。”

        云扬道:“城主言下之意,哪怕是已经证明了我的身份,仍不可以带面罩,必须以真实面目示人,是这样吗?”

        司无涯一脸难色:“这……这个,不瞒您说……直到现在位置,还有不少人在冒充云尊大人;若是不用此手段,根本无法迅速分辨。所幸众所周知,云尊大人在妖族受了妖族的暗算,当前的相貌……乃是,乃是……异于常人的……”

        云扬道:“说来说去,还是我必须摘下蒙面的面罩,对吗?”

        司无涯咳嗽一声,偷眼看了看几个方向,随即道:“是的。”

        云扬古怪的笑了起来:“若是我坚持不肯摘下来呢?”

        “那么很抱歉。这一次接风宴,乃是为云尊大人所设,头戴面罩之人尽皆身份不明之辈,何堪与共。”

        司无涯居然是半步不退,针锋相对。

        云扬:“哦?”

        他游目四顾,淡淡道:“不知道还有谁抱有这个想法,认为我这个坚持戴面罩的,不堪与共?”

        这时,东极天宫一边东方星辰开口道:“本圣子以为,云尊大人无需除下面罩,这个规定可以施用于任何一人,唯有对云尊大人不适,此举乃是对云尊大人的莫大侮辱。”

        北宫无双道:“凑巧本圣子也是这样认为的。”

        幻文渊大声道:“凭什么?别人都除下了面罩,难道英雄就可以例外么?”

        南天云冷笑一声:“英雄?!须得首先证明他是英雄吧!”

        兰亭道:“口说无凭,一切便在未定之天。本圣子也是认为,除下面罩的好。在宴席之地,还戴着面罩,对大家总是一份不尊重。”

        “……”

        “……”

        一时间,各方势力代表之人纷纷出言。

        有一小半人认为云扬作为此事的受害人,没有除下面罩的义务;但更多的人却认为,令喻既然是针对所有人,云扬又何能例外,必须除下面罩。

        云扬呵呵一笑,震动全场,嘿然道:“想不到参加号称为我举办的宴会,居然还有此凌乱,那这接风宴云某还是不参与了罢。”

        话音未落,云扬转身就走。

        他只是故作姿态,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会放自己离开的。

        果然,司无涯阴森森的声音传来:“身份尚未证明,就想要走了么?”

        幻文渊也是冷笑一声:“不错,就算要走也须得除下面罩再走。”

        云扬冷冷一笑:“空口白话,图费口舌,还是烦请哪一位来为云某除下这面罩吧。”

        一句话出来,顿时群雄无声。

        大家起哄归起哄,法不责众,亦难责众,但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真为了这个与云尊动手,那可就是真正的撕破脸了,还真没几个敢的。

        这却非关云扬的修为,而是他的身份。

        玄黄英雄!

        “谁敢动手?!”

        东方星辰长身而起,眼神震荡虚空:“谁敢动手,谁敢对云尊无礼,须得先过我这关!”

        幻文渊猛地站了起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未必心无不轨,怎见得他就是云尊!?别人不敢,我敢!”

        北宫无双霍然站起,一拍桌子:“大胆!幻文渊,谁给你的胆子这么放肆?!”

        南天云与兰亭同时站了起来,怪笑一声:“道理越辩越明,诡谋渐识渐破,确认个真实虚伪,公示世人,这还需要胆子么?”

        借着,其他的几位圣子也纷纷振衣而起,眼看着就是一场混乱。

        …………

        ≈lt;咳,多乎哉,不多也,万许字,美滴很!≈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