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至尊天阁!

第四百六十三章 至尊天阁!

        我想现在,东方浩然只怕也要悔青了肠子

        蟒九笑了笑:这家伙做事,向来是灵机触动便即随心所欲,因地制宜,但他怎地也没有想到自己做出来这件事,让你如此被动。

        云扬沉思着道:不,东方宫主绝不会害我的,他之筹谋该当有相当的准备。

        这一点,他有把握。

        他当然不会害你!事实上,他已经会竭尽所能的帮你了;但是人力有时穷,就算是如他这样的此世绝颠强者,仍旧难以做到一手遮天,犹有遗漏。

        云扬皱眉问道:请前辈直言,这个中因由到底是什么吧?

        他疑惑说道:先前来截杀我的,居然是东极天宫所属,甚至是跟我之前相熟之人,这就已经让我纳闷之极。还有,他们说我挡了什么人的路更加的莫名其妙了。

        蟒九笑了起来:云掌门,你虽然年少才高,聪明过人,智慧亦是高人一等,但自身阅历与一定程度的人情世故犹有欠缺,竟不知道自身存在,委实是挡了某些人的路吗?!

        云扬心念一动,谨慎道:敢问前辈,我挡了谁的路?

        蟒九沉默了一下,用精神力将整个房间完全封闭!

        云扬动容。

        此间该当已经是天罚最安全的所在,居然还要布置禁制?

        那蟒九究竟要说什么?

        一时间,房中气氛变得空前凝重。

        就在这一片凝重之中,蟒九轻轻地问道:你可知道至尊天阁?!

        至尊天阁?云扬有些迷惘:这是个什么所在,晚辈却是从未听说过。玄黄界的顶层势力,不就是三大天宫么?

        蟒九淡淡的笑了:此世的顶层实力自是以三大天宫为首,但是这至尊天阁,却有不一样的存在意义。

        我刚才有提及,你之所以被针对,是因为阻挡了其他人的路,而所谓的挡路,便是说阻拦了其他人通往这至尊天阁的路,是故纵使你是玄黄大陆的人族英雄,针对你乃为不讳,仍旧有许多许多的人要冒这个不讳!

        因为你影响到的,不是人的利益,乃是一大群人的前途。

        愿闻其详。云扬恭敬的请教道。

        至尊天阁乃是一个极其神秘的所在,虽然名义上没有任何代言人存在,但整个玄黄界的顶级实力,骨子里都是由这至尊天阁甄别出来的。至尊天阁的神异程度,可谓是玄黄第一,无可质疑。

        至尊天阁,代天遴选;天授职权。

        云扬静静地听着,听说着这个突如其来石破天惊的情报,一点点的消化着这一劲爆信息。

        这突然冒出来的至尊天阁,令到云扬心头颇有几分不解,甚至是迷惘。

        他并未插嘴,只是专注的听,偶尔续上茶水。

        唯有声望,实力,都到了相当程度的修者,才有资格进入至尊天阁。而只要能够进入至尊天阁第一层,并且在第一层停留一个时辰时间,便有机会得到馈赠,超乎意料的神奇馈赠;而这,也是担任三大天宫麾下几大殿主资格的基础条件。比如,圣心殿殿主。

        云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神采越发炽烈:还有这种操作?

        不管是三大天宫的宫主,还是麾下几大殿的殿主,都是至尊天阁认命。

        事实上,现任的几位殿主,全都是经过了至尊天阁的认可,才得以担任当前职务的,而至尊天阁的甄别权威,不存在有任何异议,任何势力,任何人,任何生灵,无能干涉。

        蟒九看了云扬一眼,抿了一口茶水,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

        云扬心思百转,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了,但更多的仍是不解。

        这至尊天阁万年开启一次;若是有人通过甄别,至尊天阁会即时给出任命,那么前任殿主便会随之卸职

        啊?即时便卸任么?殿主职权何等重大,何等的位高权重,不曾有人恋栈权威,不肯放手吗?云扬心底的那份猜测渐次成型,试探地问出了个中关窍!

        不会,至少近数十万年以来无人敢触犯这层定例,至尊天阁的甄别任命乃是得到天道认可,不可违背,一旦违背,便要承受天罚雷劫,生命与权势,得失优劣自有定见。

        任命?云扬又再开口问到,又指向了另一个关键词。

        不错。就是任命。至尊天阁的甄选任命,等同苍天任命你担任某一个职位。

        蟒九道:任命伊始便是昭告天下,天道认可。

        云扬心下疑惑更甚,追问道:既然有第一层,那肯定有更高层次吧,个中区别又是如何?

        能够去到第二层的修者,便获得了可以成为三大天宫之主,还有天罚圣地之主的资格。当然,甄别过程异常艰辛,若是进入之后,不被承认,便会被驱逐出来;而且只要是被驱逐出来的修者,今生今世都无能再次进入,若是勉力为之,便会被泯灭击杀,身死道消,万劫不复。

        前辈再三提到资格,是否是说拥有这种资格的人非止一位,又或者说不止一人拥有被甄别的资格呢?云扬心思何等灵巧,心念电转之间,渐渐分剥出自己被针对的关键。

        是啊,三大天宫都有数名候选人,等待着万年一次的选拔。或者继承天宫,或者,登上史无前例的第三层

        而你,现在的声望,功绩,非止第一层甄别,直接就是有资格去竞争第二层或者第三层的试炼;更有甚者,以你对玄黄大陆所造成的正面影响,只要你的修为到了,便有莫大的概率,被至尊天阁认可。

        一旦至尊天阁认可,任命传遍天下,那你就可能在旦夕之间变成了东极天宫之主或者西天圣宫之主;那可是有大气运加身的天大好事你明白吗?任命确立之后,若是再有人针对你,或者直接对你出手,轻则折损自身气运,重则天威反噬殒命,若是对你出手者乃是同一出身之地,损害更甚,继承宫主之位者一旦被本宫之人杀害,整个天宫也将随之一道覆灭!

        云扬眼中凝重之色愈甚:那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那些被培养的,三大天宫的备选接班人,每一个都要杀你!而他们的拥护者,也都因为这个理由而杀你,铲除你这个威胁!

        你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你是板上钉钉能够顶掉一个的,自然也就是所有人板上钉钉针对的目标!

        更有甚者,来杀你的人,未必是受了指派,仅止于他们自身意愿的自发行动

        只要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个中因由,若我是那些人的追随者,我也会杀你的现在看起来,你接掌东极天宫的概率是最大的,但未必不可能是接掌西天圣宫,甚至北荒魔宫。你的身份,是一个自由人,无论接哪一个天宫都是可以的!

        若是你取代了他们追随的候选人,何异是将他们近万年的付出,瞬间变得一无所有,再无意义。

        蟒九苦笑一声:说到家的话即便是你接掌天罚圣地,在我看来,都不算多出意料之外,甚至是情理之中,意料中事。是故在你到来之前,我曾经问过他们

        他沉吟了一下,道:我问他们,若是云扬接掌天罚圣地,他们可有任何想法意愿?而这帮家伙给我的回答是可以接受。但在我看来,他们对你执掌天罚圣地,居然是很期待的,让我不知道我的立场该怎么说了

        不知怎地,云扬的心头陡然然涌起一股热流,涌动全身。

        这就是原因,很简单很单纯的原因,无可厚非,因缘际会。蟒九微笑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哪怕是在整个人类存亡的前提下,这种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状况也依然是无法避免,必然出现的。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果然是因缘际会,莫测江湖不过,促使人类不断进步的,也正是这种争权夺利,我虽然倍感压力,但还是能够理解的。

        他淡淡的笑了笑:只不过,在考虑过立场之后,一旦照面,该杀还是要杀的,理解是一回事,敌对又是另一回事。

        蟒九哈哈大笑:好!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好!

        云扬温文尔雅的笑了笑,道:江湖路本就是生死路,不管是为了什么,但凡前来生死一决的归根到底仍旧是江湖事。没什么无法接受不可理解的;最终活着的,唯有胜利者与正义者;死去的,什么都不是,成王败寇,不外如是。

        蟒九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正是正是!

        云扬突然笑了起来,道:听罢前辈一些话,云扬心底骤觉透亮,难怪我许多时候都觉得接触到的这些越是高层的掌门人,掌舵人,基本每一个都有些呵呵

        笑了笑,终究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蟒九哈哈大笑:都有些跳脱,为人奇葩,一个个都有些闻名不如见面,人设崩塌的感觉是么?

        云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便是天选者!

        蟒九哈哈大笑:他们能够当选,从来都不是因为他们老成持重,胸有城府,更加非是精通门派事务,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仅止于苍天认为,他们能够带领各自的势力,走上更好地前途。

        所以这便是天选者!

        自从有了玄黄界,天选者,从未错过!所以才有了如今震撼整个天下的三大天宫。

        原来如此,这才是真相?!

        云扬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喃喃道:原来,是我挡了那些所谓天选者的道路呵呵,我有一句实话,可惜他们不会相信。

        蟒九兴致盎然道:敢问是什么实话,老朽敢聆高见!

        云扬眼中露出锋锐的光芒,淡淡道;高见可不敢当,不过一家之言,却是源自肺腑,我只是想说就区区一个天宫的掌舵人位置,我从来都没有看在眼中!

        云扬的这句话,说得平铺直叙,但骨子里却是狂傲至极。

        蟒九却是丝毫不以为忤,反而一脸赞同,道:不错,以你的年纪,你的修为,还有你的实力进境以及功绩这些来论,区区一个天宫,你不放在眼中也在情理之中。我想东方浩然对你的期望,也该当并不止于继承哪一座天宫才是,他很可能是希望让你能够步上玄黄界亘古以来,从未有人曾经踏足过的至尊天阁第三层!

        云扬心地又是一震。

        东方浩然对自己的前路居然如此看好?

        脑中回忆起来在东极天宫的时候与东方浩然相处的点点滴滴,却顿时感觉此言不虚,东方浩然很有可能就是这么想的。

        之后的一系列动作,更是这么做的,为了自己的修为进境,那可是一种只要自己需要,他将东极天宫拆了也在所不惜的微妙感觉。

        事实上,东方浩然对于你的重视曾经专门解释过,但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会相信,毕竟天宫之主这个位置,已经是他们所能臆想的极致。蟒九微笑着:其实又何止是其他人,就算是我们三个之内,也未必没有心存疑虑者。

        云扬呵呵笑道:前辈们太看得起我了。

        蟒九笑道:那是应该的,一切尽都属你该得。当初东方浩然负责救治,并让你更上一层。更不顾手下阻拦,让你与东极天宫的许多高手对战除了令你修为更上一层楼之外,未必没有让你与那些人增加熟悉的想法。而我一直都没有露面,仅止于在这里等你。却是为你解惑而设,在我这里,可以为你解答一应疑惑。

        云扬缓缓点头。

        修为臻至我们级数的存在,习惯将问题往最恶劣的状况去设想你对妖族可以毫不留手,辣手无情,这自然是好事,但你在面对这些人族败类的时候,又会如何呢,会不会放不开手脚呢。他们在除了针对你这件事之外,毕竟也是始终为人类战斗尽力的说功绩彪炳都是轻的,随便一个也都是实打实的劳苦功高;你若是因此而心存顾忌,不能狠下心来下杀手,难免为其所乘。

        真奇了,昨晚亲眼看着显示更新成功,我才下了;居然又没更新出去;这等事今年已经发生七八次了,以前从没发生过,只会更新重复,现在居然会有这等怪哉。下午还有。g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