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天罚蟒九,这是为何?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天罚蟒九,这是为何?

        云扬心下略略感应之余,大吃一惊,自己此次击杀这四个人,所产生的因果之气,竟然相当于击杀数万妖族所得!

        汹涌的因果之气,几乎让云扬傻眼了。

        “怎地会这么多!”

        这段时间以来,因果之气一直在以一种源源不断的方式涌入……时至今日,神识空间已经快要达到饱和状态。

        而来自妖族的因果之气,却还在断断续续的涌过来……

        那在在彰显了,云扬的计策还在生效,或者说……猫皇已经开始报复动作,而猫皇乃是被云扬救出来,没有云扬,猫皇此生都未必有机会再出。

        所以猫皇那边所形成的因果之气,也要算在云扬身上,不过直接间接之别。

        “今天又得了一大票的因果之气,距离第七层满溢,最多还有一万之数的因果之气!”云扬舒了一口气:“快了。”

        到了现在,云扬是真的一点都不急了。

        要知道第七层生生不息神功所需要的乃是一千万因果之气。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冲到快要饱和的地步,云扬已经非常满足了。

        而他需要愁的……乃是第八层。

        更高一层的第八层要怎么办?

        生生不息神功,第一层只需要十,第二层一百,第三层一千,第四层一万,第五层十万,第六层一百万,第七层一千万……

        这么算下去,第八层,起码也得需要一个亿的因果之气!

        那可是真正一个亿啊!

        还有最后最高层的第九层……最少最少也得是十亿因果吧!

        一念及此,云扬不禁愁思满心。

        这貌似太难了吧……

        ……

        他迅的收起地上的空间戒指,看了狼藉的地面一眼,毫不留恋转身而去。

        至于这四位圣君为何要截杀于他。

        云扬根本没心情去猜。更加不屑于问。

        该来的,总归会来。

        他只知道,这四个人,绝不是东方浩然指派的!至于自己到底威胁到了什么人?又是为什么威胁到了那个人……云扬同样半点兴趣都没有。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

        想要杀我,便来吧!

        我正缺因果之气!

        前方便是天罚圣地。

        云扬不改初衷,径自飞了进去。

        时隔不久,云扬再踏天罚圣地,二度驾临本该是轻车熟路,但云扬从进入到天罚圣地范畴之内,便即感到此际的天罚圣地跟之前的气氛完全不一样了。

        而最大的不同感觉源头,莫过于云扬进去不多久的就感觉到了天罚圣地上空笼罩着的强者气息,随着云扬的坚持深入天罚圣地的过程中,好似排山倒海一般的压过来,越来越沉重,渐渐出云扬当前所能承受的负荷极限……

        这点现实可就有点骇人,须知云扬此际的修为岂同泛泛,单纯战力比之圣君二品还要胜出不止一筹,几乎就是等同圣君三品的当世顶级战力,而天罚圣地的强者,竟然可以仅凭气息就将云扬全面压制,乃至无以为继,岂不可惊可怖,骇人听闻!

        “自己人!”

        云扬渐觉力不从心,心念电转之间,急忙高喊一声道:“我是云扬,非是妖族!”

        说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狐狸头。

        这个脑袋真惹祸啊。

        云扬这两个字甫一出口,那股沛然莫御的庞然压力陡然一缓,随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大笑声传来:“原来竟是云掌门当面,果然是自己人!”

        紧跟着,一声长啸震撼长空,整个天罚圣地突然陷入万籁俱寂的肃静氛围之中;但云扬却犹自隐约可闻有大批玄兽极移动,只是动作异常精微细致。

        云扬耐心等待,静观其变,片刻之后,自云扬身前蓦然出现了一条通畅大路!

        大路两侧,分列数之不尽的大批玄兽,整整齐齐的排列,目送云扬走向圣地深处。

        列队的玄兽,从最外围的低阶玄兽,深入后的中阶玄兽,以及再之后的高阶玄兽……云扬所过之处,尽都是悄然卓立的玄兽目送,气氛倍显庄严肃穆!

        而许多来不及赶到前方列队的玄兽,亦是静悄悄地排列在前面前排玄兽之后,一层层,一排排,一如前面的玄兽一般注目于云扬,同样的目光蔼然。

        单只是云扬的一路走过,前来排队相候的玄兽,便不下千万之数!

        云扬还不知道,这乃是天罚圣地对待外客的最高礼仪:万兽相迎!

        如是好半晌,云扬终于在万兽注目的夹道欢迎之下走至圣地腹地,迎面就看到熊王鹤王猴王等上一次一起并肩战斗的兽王们,整齐地站成一排,满眼尽是热切目光的注视着云扬。

        “云兄弟!”熊王声音最大:“来都来了怎地还蒙着脸啊?到咱们这里来,蒙脸干嘛……快拿掉拿掉。”

        云扬苦笑一声:“这个真不能拿掉……”

        “怎么了?难道你脸上受了伤?嗯……鹤王说你的人样子在人族乃是极出众的,不想你跟他竟是一样的死爱漂亮?”

        猴王一阵诧异:“没事没事,咱们一起想想办法,鹤王那家伙可是曾经研究过不好养脸秘法。”

        说着,突然将云扬的面罩一把揭掉。

        这一下来得突然,变生肘腋之间云扬也没有想到,猴王居然会来这么一手,而且动作还这么快,再加上他对兽王们早已不存半点防备之心,面罩理所当然的被一把抓落。

        头罩落下之瞬,在场所有兽王一个个尽皆如遭雷击,楞呵呵傻呆呆的看着云扬的狐狸头,尽皆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半晌无言,久久无语。

        然后,再过片刻的沉静之后,随之而起的,是一阵爆笑,好一阵的哄堂爆笑!

        “哇哈哈哈哈哈……”熊王抱着肚子,眼泪都笑了出来:“这……哈哈哈……云兄弟,你这新造型可是太别致啊……”

        在场其他几位兽王也都笑得见眉不见眼,已经往肚子疼进而负荷过大背过气的趋势展了。

        人族妖族兽族,三者之中还是玄兽最是观心不观面,他们在确认云扬个人气息之后,再不会对云扬的身份有任何质疑,是故此刻唯有惊愕诧然以及窃喜,却绝无任何一兽会质疑云扬的身份有问题。

        即便云扬现在看起来,于当初那光风霁月,意气风的人族小白脸模样判若两人!

        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云扬黑着一张狐狸面皮,看着这帮同样无良,满满幸灾乐祸的兽王们,眼中尽是无奈。

        “可惜了那张小白脸啊,那可是被鹤王一直挂在嘴边叹为观止的出色一面啊!”一干兽王犹自假马日鬼的好一阵虚伪叹息,随即就是另一阵更厉害的爆笑。

        “莫要胡闹!还不快请云掌门进来。”这时,里面传出一个温和的声音。

        十来个老者,齐刷刷地出现在彼端位置,而他们看着云扬的眼神,尽都是温暖蔼然,更透露着难以言喻的感激。

        “这几位想必便是圣地的几位前辈当面;云扬这厢有礼了。”云扬躬身行礼,执礼甚恭。

        云扬的规行矩步本来是毫无问题的,至少是中规中矩,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但就是……他这一举动配合上那一颗狐狸脑袋,怎么看怎么的别扭,怎么的滑稽,众兽王才刚刚勉力压抑下去的笑意,登时再度泛滥,又再笑成一团。

        几个老者的眼神却是愈的温和了,当先一人呵呵笑道:“老大这会在房内等云掌门,咱们几个也一直盼望想要一见拯救了天罚圣地的少年英雄,今日相见,果然不凡,凡脱俗,非同凡响,非同凡响。”

        对于这几个老者而言,云扬无论是顶着个狐狸脑袋还是人脑袋,其实都是毫无分别,甚至顶着狐狸脑袋,反而会让他们更顺眼一些……

        毕竟他们几个跟云扬乃是第一次照面,虽然大家都是化作人形来说话,但在玄兽的眼睛里,还是自己的本身形态更耐看一点,人族形象才是异类……

        嗯……如鹤王这种钟意追逐所谓美好事物的存在,于玄兽乃是另类中的另类,绝不可以之概说众玄兽。

        “有劳各位前辈亲身相迎,云扬荣宠备至,受宠若惊。”

        云扬告罪一声,快步进入房中。

        那快到极点的移动度暴露了云扬此刻的心事,赶紧离开这块被哄笑的地方是正经,老子被妖族弄,被人族笑,现在到了天罚圣地,还要被玄兽乐,老子这叫什么命啊!

        在这么继续下去,老子还活不活了!

        在房中等候云扬的乃是一个白袍中年人,此君面貌英俊,眼神和煦。

        云扬这边才刚刚进来,就见那白袍人站起身来,恭敬的躬身施礼,道:“前番多谢云掌门拔刀相助,老朽有礼了。”

        云扬见状吓了一跳。

        这白袍人气息强大莫甚,以云扬所历,也就是只得有限几人能够与之比肩,必然是天罚圣地最高领导,此世绝颠强者,这甫一照面就对自己行如此大礼;急忙侧身避开,上前一步道:“前辈怎地这般客气,天罚圣地守护人类玄黄界无数岁月,合该是人族的大恩人才是,云扬前次不过躬逢其盛,略尽绵力,何足挂齿,怎当得前辈这般盛赞,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白袍人微笑:“云掌门实在是太过谦了,完全当得,哪里就当不得了。”

        他站直了身子,请云扬坐下,喝道:“上茶。”

        “老朽乃是天罚圣地当前的掌舵之人,本体乃是一黄金蟒……”老者淡淡微笑:“世人称呼老朽,为……蟒九;老朽很喜欢这个名字。”

        蟒九。

        云扬心中莫名震动,想不到这位天罚掌舵人居然如此的坦诚,将自己的本体就这么的直言相告了,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说起上一次的变故,主因还是老朽麻痹大意,习惯成自然,尽皆想当然,可说是太险了……”

        蟒九喟叹一声,随即就不再说这件事,笑道:“一遍一遍的说,云掌门恐怕也不自在,那就不再提了,哈哈……”

        云扬松了口气,微笑道:“前辈英明。”

        正如蟒九所说,一个劲儿的提起云扬的帮助,云扬是绝对不会自在的。

        所谓斗米恩,升米仇,这么大的援手,被援手者还是此世绝颠强者,无论是云扬,还是眼前的老者,心底总是会有一份别扭的!

        “前事不提,咱们只说现今,我可是知道……云掌门不久之前才刚刚遭遇了截杀!”

        蟒九淡然道。

        这时,自封玄兽第一美男子的鹤王将茶端了进来,放下之后,立即垂手离开。

        茶香袅袅,云扬的脸庞遮掩在升腾的热气后面。

        “前辈法眼如炬,确实如此。”

        “那你又可知道,此事根由为何?”

        蟒九喝了一口茶,淡然道:“我只告诉,你今日之遭遇不过是个开始。以今天为始,将会有无数的圣君,会针对你,竭尽所能的杀你。而这些人当然,固然心怀叵测者有之,丧心病狂者有之,甚至背心忘种者也有之,偏偏还不乏有为了人类战斗了一生的英雄强者。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云扬霍然抬头,诧然道:“为什么?请前辈明言!”

        蟒九沉静的说道:“东方浩然一手将你推上这等高位,这固然是一招妙棋,意义重大,影响深远;但对于你个人恶言,却是危险莫甚,想你原本不过九尊府一草创派门之长,何能入得玄黄人族高层的眼中,有大把时间慢慢展,大可在合适的时机,一鸣惊人,越众而出。”

        “但现在,你却最少提前了两年时间,进入了高层视线,而且还一跃成为了整个大6最为炙手可热的传奇。”

        “这被提前的两年时间,本应该是你韬光养晦,集聚自身底蕴的缓冲期,对你来说,是难得且至关重要的必要时间,但你现在没有了。直接就进入了整个大6所有人的眼球之中,再也难得脱身出来。”

        “更有甚者,因为你承受那妖族封天大阵的封印固化形态之后……你就只能顶着一个无比鲜明的狐狸形象,时刻面对接踵而至的种种针对,无法回避,更加无法改变。”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光是妖族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要置你于死地,还有太多太多的人族也要送你入冥途,换言之,看似获得了整个大6尊敬的你,实际上却是陷入了举世皆敌,生灵皆欲杀之恶劣状况!”

        蟒九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云扬迷惘道:“不错,这是为何?”

        …………

        今天总算稍早些,希望明天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