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玲珑金骨!锤他!

第四百五十六章 玲珑金骨!锤他!

        第1315章        被碰瓷了……

        离开那块石头之后的下一站乃是一个完全干涸了的池子。

        但云扬到了这里之后,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灵魂力量波动。

        云扬凝神看去,那池子内中乃是满目乌黑的池底,全无任何其他色泽可言,但池底的石头,也给云扬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些石头,也似是已经拥有了生命的存在。

        此刻,正在静静的注视着自己。

        用沉默,来和自己打招呼。

        “这就是淬魂池。”东方浩然叹了口气:“当年,就因为这里有此淬魂泉,乃夺天地造化,纳日月灵精的玄奇之地,所以才选定在这里建立了东极天宫……”

        “当日你被送来,非但五内俱创,连带神魂也被凤皇创伤得支离破碎,即便以东极天宫的手段,也难得短期内复愈,没奈何之下,让你进入了淬魂池,哪想到……你的伤势居然是如此严重,居然将我们的淬魂泉废了……”

        东方浩然摇头唏嘘:“云掌门,你看这个……”

        果然来了!

        云扬急赤白脸说道:“打住,给我打住,这事儿……怎么就跟我扯上关系了呢?先不说你们这淬魂池到底啥状况我根本就不知道,就只说我当时乃是完全昏迷的状态,何有分说……再说,我当时的伤势我自己清楚得很,我固然五脏破碎,伤势沉重,但神魂根本就没有破碎,这点绝无置喙余地……”

        他这会哪里还不明白了,东方浩然这货分明就是打算讹诈自己!

        而且是碰瓷级别的讹诈!

        这货的淬魂泉废了,现在居然想要全都赖在自己身上;这等的冤大头,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当的。

        “来人。”东方浩然一声令下,顿时有四位强者应声出现在淬魂泉旁边。

        “你们来告诉云掌门,当日送他前来的时候,他是个什么状态,是不是神魂破碎,即将神魂俱灭,万劫不复?”东方浩然充满了强烈暗示的问道。

        四个人一起:“是的,云掌门当时神魂破碎,眼看就要魂飞魄散,旦夕不保!”

        云扬:mmp!

        “是不是因为云掌门的伤势太过于严重,将咱们继续数万年岁月的淬魂泉全都给吸干了呢?”东方浩然咳嗽一声,庄严地又问道。

        “是的,属下亲眼所见,云掌门进去之后,原本积蓄了无数灵奇魂元的淬魂池被他一个人吸收干了,还有淬魂泉不断地冒出泉水,也被云掌门一路吸一路吸,涸泽而渔,终至尽净无遗……”

        四个东极天宫高手看着自己宫主的眼神充满了高山仰止,高不可攀:当时您可是说得清清楚楚,这小家伙立下如此大功,让他泡泡淬魂池,作为奖赏,无可厚非。

        但现在……这无可厚非的奖赏直接变成了讹诈,还是跟碰瓷一般的讹诈!

        这……宫主大人的这番操作,简直让人目眩神迷,触目惊心啊!

        东方浩然转头对云扬,一脸正气凛然:“你看,我没骗你吧?”

        云扬只感觉头大如斗,愤愤然说道:“是非由人强说,黑白何得分明,这全都是你们自己人说自家话……但是,你说啥就是啥么,这锅我是不背,你奈我何?!”

        在刚刚得知这就是东极天宫之主的那种尊敬,现在早已经实实在在的荡然无存了!

        这货纯粹就是一个老痞子!

        传说中的大仁大义大智大勇一点也没看出来,但是这敲诈勒索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碰瓷讹诈的水平,却是毫无疑问的此世一人,并世无双!

        虽然云扬也知道这淬魂池搞成这副模样,多半是绿绿干的……但是,这事儿决计不能认啊!

        真正认下来了,那就是自己的责任,自己又要用什么去恢复人家的淬魂泉?

        没听说这玩意乃是夺天地造化,纳日月灵精的玄奇灵物么?!

        若是真个背在了身上,只看面前这个老痞子遇到铁公鸡也要啃块肉下来的德行,这辈子还不被他敲诈致死?

        所以,绝不能认,打死也不能认,不信这老家伙敢冒大不讳弄死自己!

        撕破脸也只好撕破脸了,耍无赖也要耍无赖,总之就是不能认!

        “跟我耍无赖?告诉你,没有用!反正就是你弄坏的。”东方浩然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等着有急用,你说怎么办吧?!”

        “什么叫我说怎么办……”云扬暴跳如雷,青筋都鼓了起来:“你们这么多的圣君高手,还有圣人半圣强者都没有办法,我能怎么着!?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圣尊啊……再说也不是我求着你们把我放进去的啊,人哪,得讲理不是……”

        东方浩然一挥手:“本座现在就是在跟你讲理啊!事实就是因为你,造成了淬魂池的枯涸,你说这事儿不落在你身上,又要落在谁的身上,你不想办法,谁来想办法,黑白本就分明,真相不由强说!”

        “若是我没有办法呢?”云扬心虚嘴还是很硬的:“难不成你还能杀了我么?”

        “你耍无赖是因为你年纪小,阅历浅,城府有限,本座肯定是不会如你这般耍无赖的,更加不会杀了你,顶多也就是让人带着你去全天下演讲,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来,让天下人都好好的膜拜你这位大陆英雄,永垂不朽,永铭心中,不敢或忘,尽情开怀一番而已。”东方浩然指了指云扬的狐狸头,一本正经的道。

        “……”

        云扬只感觉一股心头血逆冲而上,险些就要喷出来了。

        这一刻,云扬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所谓“吐血的感觉”是一种什么感受!

        这么多年了,悲愤过,绝望过,暴怒过,但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压制过,憋闷过,全然的无法以对!

        “我……我要炸了……”云扬捂着自己气的鼓鼓的胸膛,感觉自己是真的要爆肝了。

        “呵呵呵,莫炸莫炸,我倒是知道你一定有解决办法。”东方浩然一片老神在在:“灵之墓地中那么多宝贝,你只要随随便便拿出来一样,便能解决了。”

        云扬吐血呻和谐吟:“可是进入灵之墓地,需要宝贝,需要资本……这些我都没有,我之前在妖族那边,已经将手头的所有资源全数耗尽,端的是一贫如洗,两袖清风……”

        他悲愤欲绝说道:“我昏迷这么长时间,我身上有啥你不知道?我身上连个屁都没有啊!”

        东方浩然皱皱眉,他曾“为策万全”地检查过云扬的空间戒指,里面的确是穷得可以跑老鼠。虽然不明白云扬为啥将他自己搞得这么穷,但眼前这家伙还真的是很穷的说……

        虽然这等少年英雄堂堂的一派掌门居然能够混成了一介穷逼很奇怪很不合常理,但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就是一个穷逼,彻头彻尾的穷逼。

        “你直接说需要什么吧?我现在需要的是你的诚意,非是要你来出那些劳什子物事!”

        东极天宫还差这点东西?

        东方浩然很是爽快的说道:“只要将淬魂泉恢复,所需要的东西,我加倍给你就是!”

        “咦?!!!”

        听闻此言,云扬本来郁闷到了极点,负面到几乎要爆棚的心境,突然间明亮了起来。

        这……

        这么说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但于我无损,貌似还能大发一笔啊?

        难道这家伙所言本公子乃是应运之人不是虚妄?是真事?这就否极泰来了?

        这也太玄乎了吧?!

        “绿绿绿绿!”

        云扬赶紧召唤绿绿:“别睡了,别睡了,咱们又接到大活了!”

        但无论他怎么召唤,绿绿就是只有一个蒙头大睡,半点反应也没有,即便听到有好东西奉上,也无动于衷。

        云扬现在还不知道,那淬魂泉对于绿绿来说乃是到目前为止绝无仅有的好东西;让它在里面泡一天,基本就相当于淬魂池供给东极天宫三千年所需了;而东方浩然这位宫主大人为了云扬能够神魂凝固,让其在里面泡足了两个月,绿绿所获可想而知,个中好处难以想象!

        事实上,若不是淬魂泉已经干涸,恐怕东方浩然还要将云扬在淬魂泉中泡下去!

        应运之人啊!

        应运之人绝对不能死!

        东方浩然此举乃是在给整个玄黄界留一条后路;经过淬魂泉淬炼神魂,而且淬炼到了相当的程度之后,只要云扬不是被人直接神魂吞噬,然后再完全炼化,怎地也有死里逃生之机!

        这可是唯有达到圣君三品以上高层次强者才有的好处,而云扬这个未臻圣君之境的小子却已经拥有了!

        这也就是说,即便云扬被打成粉身碎骨,神魂力量完全消散,还是可能起死回生!

        即便是神魂力量被吞噬了九成九,只剩下一丝一发,仍旧还能返本归元!

        纵使云扬被夺舍了,夺舍的他乃是一位圣人强者,也不可能完全灭杀云扬的本性真灵,一旦那夺舍之人神魂不复强横,或者出现神识缺憾,就会转而为云扬真灵所驭,转而为云扬作嫁!

        这便是东方浩然这一番打算之所在,不得不说,用心良苦到了极点!

        “宫主前辈,开启灵之墓地需要一定的先决条件,非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开启……”云扬脸色苦了下来,道:“前辈既然知道晚辈能够开启此境,便更该知道开启此境的条件之苛刻,晚辈新伤初愈,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调养……”

        “暂时无法开启?”东方浩然脸上有诧异,随即展颜一笑道:“无妨无妨,你就在这里住下,慢慢修炼,慢慢积蓄底蕴;咱们来日方长,这事儿也不急于一时。”

        你不急我急啊,我等着发财呢,你现在可是超级大财主当面……

        云扬现在真心的有些无语了,怎么也没想到绿绿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候掉了链子……

        更要命的是,还不知道这家伙啥时候才能醒来,它才是开启灵之墓地的关键啊!

        一位护卫将云扬送了回去。

        东方浩然仍自站在淬魂泉前,全神贯注地注目于淬魂泉,不言不动。

        “宫主……这是为何……”

        几位淬魂泉的护卫高手脸都红了。

        这一次配合自家宫主讹诈人家,而且还是讹诈一个小辈,虽然都知道自家宫主行事少有顾忌,更惯于剑走偏锋,但如当前这等经历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充满了一种难言的羞耻感。

        咱们再怎么说也是圣尊强者啊!

        放眼天下走到任何地方都能被高接远迎的最高级别存在好么!

        这么不要面皮,陪着你碰瓷作证,真的好么,实在太丢人了。

        “对付这等小滑头,必须要用非常手段,脸皮算得什么?!”

        东方浩然摸了摸下巴,咳嗽一声,道:“你们还没看出来,这小子奸猾的紧啊;他明知道这淬魂池就是因为他的缘故而干涸,偏偏就跟你耍无赖,你不跟他对着耍,指望他问心有愧,于心不忍,自行弥补,根本就不现实。”

        “对付非常之人,自然要用非常手段。”东方浩然说的异常道貌岸然,言之凿凿。

        “但宫主如何知道他能恢复淬魂泉?”几个护卫高手还是不能理解。

        “相关淬魂泉不是有一个预言,难道你们都不记得了。”

        几位护卫高手心念电转之间,齐齐恍然大悟。

        “毁之天道,复之云端?”

        “不错!就是毁之天道复之云端。”东方浩然露出一个笑容:“你说我不找他,又要找谁?”

        几位护卫高手登时再陷无语之境。

        毁之天道,这都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那也就不能算是毁在了人家云扬手里,人家只是机缘巧合,来这泡了个澡,正好赶上淬魂泉出现了问题……然后您就赖上人家了……

        见几人目光有异,东方浩然恼羞成怒,道:“你们这是什么眼神?你们这般的替那小子抱不平,难道这淬魂池出现问题……其实是你们几个的关系?”

        卧槽!

        四位护卫一起摇头,道:“宫主说得尽是真知灼见,分明就是云扬那小子把咱们的池子泡坏了,找他赔偿最是理所当然;宫主高瞻远瞩,明察秋毫,一眼就抓出了关键之人,属下佩服万分,心悦诚服。”

        东方浩然哼了一声,转身飘然而去。

        几个护卫在后面,等东方浩然走远了,才开始连连撇嘴。

        “好险好险!刚才差点就将这口锅落在咱们头上了……”

        “不至于吧?”

        “不至于?嘿嘿嘿……这淬魂泉出现了问题,乃是天道搞事,怎地也跟人家云扬扯不上关系?宫主偏偏就一口大锅扣了上去,你刚才没看到那小子憋屈的……郁闷得只怕都快自尽了……咱们可不能惹上这等大锅……真要惹上了,上哪淘换后悔药去?!”

        “说的是。后悔药肯定是没处淘换去的,那就是云扬搞坏了咱们的淬魂池,就应该他赔,必须他赔!”

        “对!”

        …………

        <今天我大姨过生日,小舅子月子酒,战友二胎月子酒,三件事凑一起。氮素!我还是写出来了!我厉害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