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应运之人!

第四百五十四章 应运之人!

        云扬跟着东方浩然一路前行,沿途所过,满眼尽是奇花异草,天材地宝;连亭下流水都是灵气四溢,这等充满灵气的水流,若是常人喝上一口,便能得延年益寿之功。

        而这就只是最普通的泉水,非是灵气化液,也不是纯粹的饮用水,原有用途就只是养鱼之用,或者说是制造曲水流觞感觉的一部分。

        两侧花圃之中,个中部分奇花异草似是已经诞生出灵智,许多手指头大小的小男孩小女娃在枝叶间来回飞舞嬉戏,看到有人过来,也只是躲藏在花草枝叶下面,并不可以隐身闪避,尽都伸出一个小脑袋好奇的打量。

        那都是灵药精灵。

        “真是个好地方。”云扬由衷赞叹。

        此地氛围特异,比之神识空间也是各有千秋,各擅胜场,云扬心头火热,不禁生出联想

        别的不说,但只是那些个花草精灵,若是进入了神识空间,即刻就能蕴生出许多生机,制造生命能量更是不在话下,绿绿虽然大能,从来不缺生命灵能,但生命能量这玩意,啥时候也是不会嫌多的啊……

        一路走过,偶尔还会有花草精灵飞来,为东方浩然恭恭敬敬的献上一杯灵茶或者一颗果子,亲近之意溢于言表。

        东方浩然对待这些精灵的态度倍显蔼然,坦然受之,一边享用一边笑声不断,刚才的那点不虞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东极天宫自成天地,数万年以降,尽是安静祥和。”东方浩然缓步往前走,声音淡漠:“然而随着云扬,你的到来,却给此境带来了冲天戾气。”

        “我?”云扬指着自己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你这话,指摘得有些过分了吧?

        咱虽然少年隽才,成就斐然,得天独厚,侠骨柔肠,剑胆琴心,但以上这些都是好词,正能量好吧,怎么就给整个东极天宫带来冲天戾气了?

        “玩笑已经开过,接下来,要谈的可就是正事了。”

        东方浩然淡淡然的说道:“当日,凤皇越界狙杀于你,我们若是好好布置,牺牲你和几位圣君,纵然留不下凤皇,也绝对可以令到这位妖族第二主宰身受重创,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足为患。但我下令,宁可不杀凤皇,也要保你。你可知,我为何要保你?”

        云扬闻言楞了一下:“还有此事?”

        “凤皇越界狙杀之举,可是冒着生命危险,他对你如此看重,你又是否知道个中因由?”东方浩然问道。

        云扬闻言又是楞了一下,索性不再答话,静候东方浩然的下文

        “如今我传圣令号令天下,更为你响动了圣道天音;册封你为玄黄云尊,你道个中因由何来?”

        “……”

        “我甚至破例联合另外两大天宫,以圣力祈祷上苍,将九尊府提拔为上等宗门,赐予上等天运旗,这一切的一切,又是为何?”

        “……”

        云扬茫然抬头,东方浩然刚才道出的后两件事,自己其实是半点都不知道的。

        难不成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其实还发生了许多事情,完全不在自己预想之中的事情?!

        九尊府居然一步登天的成了上品宗门了?

        这不光是惊喜,简直该说是惊吓了!

        “那我醒来之后,身上修为比之原本晋升了整整一品,实则是因为天运旗的晋升?”云扬心有所觉。

        “你以为你是谁?就算再如何的天赋异禀,睡一觉就能提升一个阶位?当然是天运旗的提升反馈于你,你身为九尊府一府首尊,所得裨益自然最大!”东方浩然哼了一声,道:“现在你还能恬不知耻的在那里说你,二十三岁就是圣尊四品巅峰,你的面皮呢,被狐狸脑袋遮住了,就当它不存在了?本座刚才不愿意让你难堪罢了,否则……”

        不愿意让我难堪?

        你丫的都那么展览我了,一句句的挖苦一句句的幸灾乐祸早将你的心暴露无遗了老东西!

        云扬从善如流的转为一脸惭愧,痛心道:“那委实是我说错了,我现在能有此成就,皆因机缘,非我自身努力,我之努力,顶多可以让我在二十三岁圣尊三品巅峰才是,嗯,要不圣尊二品巅峰?!咳,宫主大人,敢问您二十三岁的时候,什么修为层次,圣尊几品啊?说出来让晚辈欣羡一下呗!”

        东方浩然一脸黑线道:“本座天生便是圣人修为!”

        云扬撇撇嘴,道:“失敬失敬,原来是天生的圣人修为!”

        东方浩然看他表情,顿时勃然大怒:“你不信么?好胆!”

        “我信!!”云扬一脸真挚:“我怎么不信,我坚信哪!”

        东方浩然泄了气,哈哈大笑:“你信我都不信!”

        云扬犯了一个超级大的白眼,忍不住心中嘀咕:“这家伙是不是傻,我讽刺他呢听不出来么?你要真是天生的圣人修为,就只是个天生运气绝佳,机缘爆棚的货色好不?眼前这个看起来超级不靠谱的家伙……真的是东极天宫之主?哥不会被骗了吧?”

        “言归正传!”东方浩然转为一脸严肃,很是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云扬:“你别打岔。”

        云扬:“……”

        你要是不刺激我我能打岔么,我能讽刺你么,偏偏有人还听不出来……

        “天地大劫即将到来,而每逢大劫,必有应劫之人。同时,也多有应运之人而生!”

        “因为唯有应运之人,才能终结天地大劫!”

        “而普天之下,芸芸众生,皆是应劫之人,在劫难逃。”东方浩然霍然转头,看着云扬:“唯有你,乃是应运之人,劫数不染!”

        “我?应运之人?”云扬惊了一下。

        “对,便是你!你便是那应运之人!”东方浩然迈步前行,道:“天地有劫数,起因为众生每天每日每一点的共同积累,一份因果的终结,又是另一份因果的开启,而无数因果累积下来,累积到天地也渐渐不堪重负,便是天降杀机成劫;然天地劫数因因果而启,不因因果而灭,是故在杀机孕育即将成熟之际……便会有应运之人随之出现!”

        “而随着这个人的出现,大劫才告立起!”

        “天地之劫,成败无论,最终都会将累积下来的无数因果消去;而现在的玄黄劫数,不外就是人类与妖族之战迫在眉睫。人类胜了,此一劫结束;妖族胜了,此一劫,也会结束。”

        “此便是天地之理。”

        “你是应运之人,所以你走到哪里,必然将掀起无边血海;带着冲霄戾气!”

        以云扬的智深如海,胆大包天,心中居然泛起几许惶恐的感觉,道:“我似是没这种感觉……我也未必是宫主口中所言的应运之人……毕竟我现在修为这么低……”

        “我原本也不知道所谓应运之人是谁。”东方浩然道:“但是听到了你在妖族的所作所为,却终于能够确定了。”

        “我估计,凤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惜一切的追杀你!哪怕他明知道不能成功,也要尽全力尝试追杀你!”

        云扬眼神愈发迷惘:“明知道不能成功?”

        东方浩然转头,眼睛里似乎有星河流转,凝视着云扬,声音缥缈:“不明白吗?真的不明白么?所谓应运之人,便是有大气运护身之人;哪怕是身陷必死之局,也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于死境中得觅生途,避死延生之余,更有无数裨益加身。”

        “这样的人,大劫不结束,是注定杀不死的!即便大劫结束之后,这种人的命数却又会随着这份定数的终结,跳出天地桎梏,愈发的杀不死了!”

        “人族有预言,妖族,也有!”

        “只不过人类对于这一方面的研究,比之妖族还要深刻深入的多!”

        “如今你既然出现,修为更臻至如此高度,那就意味着劫数不远了。我希望你,尽快的提升自身的实力,门派的实力!积极备战!”

        东方浩然轻轻叹息:“只是不知道,还能有多少时间可以留给你……”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一个幽静的所在,这里,满目怪石嶙峋,怪石之上,不知道多少年的留存,很多石头都已经风化。

        触目所及,位于最中间的方圆千丈处,有一块较为完整的石头,里面有一个凹坑;似乎有人经常在里面坐着,异常的光滑平顺。

        从来到此地开始,东方浩然的目光就始终注视着那个凹坑。

        乍看起来,那只是一块很普通的石头,顶多也就是坚硬一些,但仔细看来,却诧异的感应到那石头竟是在时刻都散发着一种祥和威严的感觉。

        而在那凹坑最里面内嵌的几个字,发出金光,异常的清晰。

        云扬定睛看去。

        “天有劫,地有尊,天宫破,魂山殒;妖风起,荡乾坤,挽狂澜,垂天云。”

        云扬见字辨意,只感觉头皮嗖的一下子麻酥酥的,满心毛骨悚然。

        东方浩然也在看着这一行字,淡淡道:“我听说,你在下界的时候有一个名号叫做云尊。”

        云扬张口结舌。

        “我还听说,你另有兄弟八人,与你合称九尊。只不过现在其他八尊都死了……就只剩下你自己,你登临玄黄界之后,所建立了九尊府,便是为了纪念以往,仍号,云尊。”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十万年前,东极天宫第一任宫主,在大限到来的最后时刻,以不存生迹为代价,尽耗自身元灵之力,推演天机,测玄黄之祸福……最终得到了这几个字。”

        “当时前辈的命元已尽,仅以最后的些微灵魂之力留下这几个字。”

        东方浩然看着云扬,轻轻地说道:“所以……在对你的册封之上,我册封你为……玄黄云尊。”

        云扬满头大汗涔涔而落。

        “我跟你说这些,并非是给你压力,只要让你明白这些事,一切皆有因果,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善意或者恶意。”

        “大劫将起,一旦战起,我们未必不能战,但是,却绝对没有可能挡得住如同海潮一般的妖族入侵!”

        “我东极天宫上下,已经决意死战,但是……一旦天宫破……以后玄黄的责任,便要由你一肩担负起来了。无论如何,都不要轻言放弃!”

        他一抬手,止住了云扬说话,道:“或许你现在并不明白,更不理解,但我并不需要你现在明白理解。我只需要你记住。”

        “我记住了。”

        东方浩然展颜一笑,道:“走,去看看,将你恢复,并且让你的灵魂之力更进一步的地方。”

        云扬:“淬魂池?”

        “不错不错,就是那里。”

        东方浩然呵呵一笑:“淬魂池为了救你,耗尽了穷尽许多岁月所累积下来的能量……你去看看,有没有办法……传说你不是有一个灵之墓地么?或者别有因缘,有啥办法呢!”

        云扬嘴张的比河马都大。

        连这个你也知道?

        还有,为什么我心中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貌似本掌门今天要被讹诈?

        素来燕过拔毛,对外人比铁公鸡还铁公鸡的本公子,今天竟然要破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