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忽略了一件事

第四百四十八章 忽略了一件事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我倒是觉得,两位哥哥现在还是闷声大财的好……先将自己的实力底蕴,进一步的积蓄起来……恕我直言,现在猫狐两族的底蕴还远远不足。至少与龙凤两族相比,相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大战不外就是拼人力物力财力,可是咱们这边,三者尽皆不足,如何谈胜。”

        狐皇苦笑:“这一点,我们如何不知,只是……现在的妖族大势不在咱们这边,更无可能按照我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眼下变故如斯,妖皇与凤皇绝不会给我们缓冲时间,酿成更大的隐患。”

        “一旦玉儿的事情暴露,大战就会同步爆了。这个,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准备的时间……玉儿痊愈,在狐族高层不是什么秘密,妖多嘴杂;瞒不了多长时间。”

        “时间是争取来的,事在人为,不尝试一番就先行自我否定,岂是大丈夫该为,依两位哥哥的说法,我区区一介圣尊修者,就合该留在人界那边,贸然侵入妖界,不过取死有道,何来今日之事。”云扬不以为然。

        “说到决战胜利,自然大不容易,但想要单纯拖延时间,却未必很难。狐族下一道封口令,将暴露的时间,再往后拖一拖,还是可以做到的。”

        狐皇沉默了一下,道;“等回来我就好好斟酌思量一下。”

        云扬道:“若是两位兄长能将时间拖延到妖族与人类大决战之前……那咱们的把握可就更大了。”

        狐皇与猫皇相视苦笑:“此事绝无可能,我们始终是妖族,绝对做不出这等数典忘宗的背叛之事来的。”

        云扬冷静的说道:“我可没说让你们投靠人族这边,只是说致胜时机,仅此而已。平常看,你们根本不会有什么机会。但那时候却是你们能够制胜妖皇凤皇的唯一时机。我之着眼点……始终在于妖族与人类未必不能和平相处……但以现在的妖皇,以及往昔龙族凤族皇者的做法,却只有灭绝奴役人族,尽占玄黄大地,这才令彼此立场决然,全无转圜余地……”

        “若是妖族的政策能够有所改变,两族未必不能和平相处。须知这个世界上若只得妖族一脉,最终难免会因无限繁衍而灭绝,但若是只有人族的话……结局也未必不是如此。”

        “只有彼此给彼此足够多的压力,才能够双方在有相当节制的同时,共同展!”

        猫皇诧然道:“人妖亘古敌对,真的可能和平共处,非是痴人说梦?”

        云扬微微一笑:“只要妖族永不再吃人,有了这个大前提为契机,后续绝非痴枉,一切皆有可能!”

        听得云扬此言,两位皇者,都沉思了起来。

        云扬这番话,朴实无华,浑然没有半点花俏伪饰,两位皇者自然都能听出来,云扬乃是真心实意的建议,而妖族的未来,也正是狐皇一直都在考虑的事情。

        “玉儿根骨绝佳,经历今次变故,更上层楼,未来成就无可限量,越现在的妖皇,甚至越历代妖族宗祖,尽皆不在话下,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云扬道:“玉儿之前所受伤势虽然沉重,但我给他的那几道气息,却也非不是一番疗伤就会完全消耗尽净的……大好未来在这里,若是急功近利,反而……那可就太可惜了。”

        狐皇沉思着,目光忽而亮。

        说话间,血魂口已经到了,遥遥可见。

        看着那云雾弥漫的久违山口,云扬打住话题:“到了到了。多谢两位哥哥护持,多多保重,我们兄弟总有再见的机会,再会有期!”

        “兄弟多多保重,再会有期!”

        “老三,回到了你那边,记得多帮我照顾一下我的血脉后嗣,你可是他们实打实的长辈老祖了。”

        猫皇哈哈一笑:“去吧。”

        云扬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在两位妖皇陪同下,急疾飞向山口。

        但是,快要到了山口的时候……云扬却一下子顿住了身形。

        整个人呆若木鸡!

        似乎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狐皇与猫皇诧异云扬的异状。

        “怎么了?”云扬欲哭无泪的指着自己的脸:“两位哥哥,你们看看我现在的这副样子……我……我要怎么回去?还回得去吗?”

        无论狐皇,猫皇,还是云扬本身,全都忽略了一个很严峻绝不容回避的问题——云扬现在可还是一个狐族的形象,狐狸头,人身体。

        狐皇与猫皇闻言一愣,旋即心下了然,顿时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这个问题若是云扬不说的话,狐皇与猫皇根本就不会在意,抬眼所见,满目尽妖,哪哪都是妖,有什么意外的?是故他们对于身体形象被固化的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猫皇虽然与云扬结为兄弟,但他其实并没有见过云扬的本相,甚至已经渐渐将云扬现在的狐狸模样想当然的认定就是云扬的本来面目!

        而那不能从天地之间摄取灵气的负面作用,也难以造成太大的影响,以后只要最大限度的使用天材地宝来修炼,便可弥补灵蕴不足的影响。

        单灵气难以收纳这事,于云扬更加不是事,有绿绿和神识空间在,云扬的修为半点也不会落下,仍旧会一如既往的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但是……这个形象固化的问题,却是一大难题。

        真要顶着一个狐狸头回去,岂不是只有被围攻的份儿,光是何不语,范云邦那老哥几个的一关就过不去!

        “你们还笑……”看着两个无良的妖皇,云扬一头黑线,这点弊端非是小事,弄不好就是要送命的,还笑!

        “对于此点,我俩可是毫无因应办法的。”狐皇笑得眼泪都几乎流出来:“那可是被合共九十九位圣皇联手催动的封天大阵封印……只得我们聊个,何能解得开?!”

        “你直接说要怎么才能解开好么,我现在想要解决办法,不要再笑了好么!”云扬一张脸已经皱成了茄子。

        “不笑不笑,但是要想解开这等封印,以我所知的办法,不外两项……一者以自身修为,恒久冲刷封印,籍日月累积,水滴石穿的水磨功夫,点滴磨灭封印,有个三五千年,当能解开!二者,也就是瞬间解封的办法,自身修为强大到能够一举冲破九十九位圣君的联手,肯定就可以解开的。”狐皇道。

        云扬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就这样的俩办法……您还不如不说呢。”

        “我还知道另一个办法,更加的行之有效立竿见影。”猫皇也在憋着笑,说道。

        “什么办法?快说。”云扬精神大震。

        “那封天封印威能太过强横,我俩也告无能为力,但只要你找到一名臻至圣人高阶层次的强者,一切封印,对于圣人尽皆无效,垂手可破,弹指即解!”

        猫皇憋着笑。

        “……”

        云扬又是好一阵的愣然无语。

        修为到了云扬现在这个地步,风云化相等诸相神通,帮助不能说没有,但已经不是很大,非是必不可少;只要不去妖族这等满目皆敌的地界,云扬基本可以平趟的。

        毕竟在外面行走,能够遭遇到圣君级别强者的可能性不大,微乎其微。

        其他的,即便是圣尊四品巅峰,云扬也有把握战而胜之,至少不落下风。

        但是……那是基于自己处于本来面目的情况下!

        如今顶着一个狐狸脑袋,只要去到玄黄界那边,便是人人喊打的局面,而云扬的修为还很是不低,不招引来人族圣君强者才有鬼!

        背后有妖皇凤皇磨刀霍霍,虎视眈眈,前行亦有人山人海,人族尽杀,你让云扬怎么办?!

        这岂非是前后无路,进退皆死吗?!

        圣人强者?还要是高阶圣人……有那么好找么?

        “这事儿真的就只能靠你自己努力了。”狐皇的表情看起来很正经,但是声音怎么也听着有些幸灾乐祸:“兄弟,你行的,你作为一个人类,在妖族都能混得风生水起,搞得天翻地覆,妖灵涂图,更不要说回你到了你自己的地盘上!”

        他拍着云扬肩膀:“兄弟你行的!”

        云扬瞪着眼睛看着他。

        猫皇也是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但总算是给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实在不行,当个几千年的蒙面人……这也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

        云扬仰天叹息。

        事到如今,还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云扬憋屈不已:“我可是玄黄界古往今来第一帅哥啊……以后居然要蒙着脸过日子,这叫什么说法啊?”

        听罢这句话,两位妖皇都是嗤笑一声。

        “兄弟,给你一个忠告。”猫皇拍着云扬肩膀:“这个世界上,男人比女人更加自恋的;那些女子,长得丑的,身材不好的,每一个心底其实都是很有自知之明,只有那些长得漂亮的,有自信的,才会做出来取悦男人的事情……而长得丑的绝不会!”

        “但是,男人……每一个男人,不过他长得多么丑……但在他自己心里,他都是觉得自己还是很不错的帅哥一枚!任何美女多看他一眼,他都会认为人家看上他了爱上他了……这一点,与种族无关,是雄性的通病。”

        拍拍云扬肩膀:“到了到了,快回家吧。”

        云扬憋屈的看他一眼。

        你这算是安慰我吗?

        云扬抱着最后的希望与绿绿商量一下,然后直接搞了一个头套;又弄了一个面具;想了想,为求保险额外又弄了一个蒙面巾。

        这蒙面巾却是连头一起蒙住的……

        绿绿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至少在这件事,无能为力,徒叹奈何!

        ……

        血魂口。

        何不语等看着联袂而来的三位强者,如临大敌,脸色更是阴沉到了极点!

        狐皇乃是老熟人,这个众人都认识。但是跟随狐皇前来的这两只妖……

        跟狐皇并肩而立的那个猫头妖怪看起来很陌生啊,貌似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现在妖族还有猫族高手存在了……

        还有一个蒙着头的,这个蒙着头的是什么高手?怎地浑身上下一点气机都感觉不出来呢?!

        然而武者的危机本能告诉他们,最后的蒙面妖,战力或者不如强两者,也非是易于之辈!

        三强联袂而至,难道妖族今日要强攻血魂口?

        何不语下意识的就传出了警讯。

        “狐兄,此番前来,有何见教?”何不语全神戒备,丝毫不敢大意,本身内元直接催动到了极致严阵以待。

        “不要那么的剑拔弩张,本皇今日前来,满身的善意,这不就把你的人给你送回来了么。”狐皇翻翻白眼:“你这副姿态,却是想要做甚?想要恩将仇报?”

        “我的人?送回来?”何不语随即醒悟过来:“云扬?”

        “何前辈。”面罩之后的云扬打了个招呼。

        “真的是你!”

        云扬这一去,历时已经足足半年多的时间,何不语对其能够生还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却没有想到今天还真就回来了。

        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

        随即心生疑惑:“你是云扬,怎地蒙住了脑袋?”

        狐皇闻言登时哈哈大笑。

        云扬叹了口气:“晚辈此行遭遇莫大意外,被凤皇用封天大阵封住了灵气与化相状态……”

        “封天大阵?”何不语等人吓了一跳。

        做为玄黄人界的顶级强者,他们怎会不知道封天大阵,这项妖族顶级阵法?但是……凭你云扬不过略有些能力的小家伙,何德何能让凤皇动用那封天大阵呢?

        这事怎么听怎么荒谬,半点都不可信!

        再说了……凤皇动封天大阵这么大的阵仗,居然没有抓住你?

        貌似再怎么自圆其说,都是异想天开,难以置信吧?!

        “此事一言难尽。”云扬叹了口气。

        “不如,入内再说。”

        “走走,咱们一起进去。”

        狐皇和猫皇哪里肯放过看热闹的大好机会。

        在众人陪同下,刚要进入人类的山洞,却听见身后高空中,一声叹息:“云扬,此番放你离去,以后再见真章吧……”

        声音之中,充满了不甘心的遗憾意味,还有……看着一件事情生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无奈感慨。

        声者正是凤皇。

        云扬回头看去,但见凤皇此际正自立身在距离自己这边数百丈的高空之上,正自一脸复杂的看向自己这边。

        人类这边,一股滔天威势,也陡然升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震空传来:“凤兄前来,可是要做过一场么?”

        凤皇冷哼一声,复杂的目光看着狐皇与猫皇,淡淡道:“两位兄弟,多多保重,多多谨慎,人妖殊途,切莫自误。”

        狐皇与猫皇齐齐冷哼一声;并不理会,径自走向人类山洞。

        凤皇一声长啸,陡然冲天而起,化作了天边的一团火焰,绝远去。

        而人类这边,乍现的那股滔天威势也渐次消失。

        ……

        山洞里。

        看着除掉了面罩,露出一个狐狸脑袋,满脸满眼无语的云扬,众位人类高手也都是一脸无语,愣然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