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两袖金风回归路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两袖金风回归路

        猫皇神情空前慎重起来。

        云扬也是精神一振,此行一路,狐皇尽显出众智计,他此际既然打定了主意,那肯定是经过深谋远虑的周详定策。

        “目前,猫来到我这里,乃是天下皆知的事情……狐族此后注定再不能脱身事外;但是现在,就现阶段而言,却还不是咱们大举动作的时候……所以,我建议咱们两族暗中结盟,一明一暗,相互协作,互通有无。”

        “猫在之后,可以在明面上带着手下离开这里,去进行自己的事情,去报仇,去算账,事情能闹多大,就闹多大,这本就是可以预见的事情,相信任何妖都不会感到突兀。”

        “而狐族这边明面上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但在暗中,我会派出本族十位圣君强者,配合你的行动。此外,你们猫族所需要的所有资源物资,生活练功所需等等……全部由我狐族来负责。”

        狐皇道:“这样一来,怎地也可以保留一条退路,不至于一朝失手,全军尽墨。”

        猫皇沉吟着,缓缓点头。

        “若是真的到了关键时刻,必须要站出来的时候……那咱们就干他个天翻地覆!”狐皇沉吟着,道:“只不过在制造混乱的同时,尽可能拉拢盟友,壮大咱们的综合实力!”

        猫皇摆着头:“盟友?”

        狐皇眯着眼睛:“既然已经决定要做,那么咱们的最终目的,毫无疑问就是将龙御天赶下妖皇之位!若是咱们杀得天地血红,最后妖皇地位无损……那么一切不过徒劳!”

        “要么,妖界改朝换代,妖皇更迭!要么就不做,忍气吞声的做一介流浪顺民!”狐皇看着猫皇:“这一节,你应该早早心里有数才是。”

        “造反,从一开始就是成王败寇啊。”

        猫皇轻轻地叹了口气:“是,便是如此,可不就是如此么!”

        他有些心灰意冷的说道:“你说完么?我也想说一事,有些事,还是提前说个明白才好……我对那妖皇之位没有半点兴趣,无论是从前,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如此。”

        猫皇说出这句话,云扬不由得惊愕的看了猫皇一眼。

        他真没有想到,猫皇会说出这句话来,这家伙,可不像是这么精明的妖啊。

        狐皇脸上笑容变得深刻起来:“猫兄,我对这妖皇之位,恰好也没什么兴趣。到时候,就将这个咱们俩都没兴趣的位置,交给小一辈们去玩耍吧。”

        小一辈……

        猫皇现在哪来的小一辈?

        两大妖族之间,小一辈,也只有一个九尾玉而已。对于狐皇这句话,云扬表示高山仰止。能将这么不要脸的话说得这么大义凛然的……狐皇乃是云扬见过的第一个。

        猫皇淡淡的笑了笑,胖呼呼的脸上,露出来前所未有的怨毒悲痛:“我现在只是想要报仇!其他的,我没有想过,其他的,对我而言,不重要!”

        “嗯,若是能够顺利报仇,我希望在这妖族大地上还有九命猫一族,除此之外,真的就再无所求了。”

        云扬道:“可惜小弟现在在人类那边,人微言轻,根本就说不上话,否则,还真能助两位兄长一臂之力。”

        狐皇看了他一眼,道:“就算你能,我们也不能借助人类的力量;妖是妖,人是人,这份立场殊异,永不会变。”

        云扬喟然道:“未来怎样,还真的难说得很……”

        狐皇哈哈大笑:“这未来始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愿兄弟他日莫要忘记了咱们今朝的这一番结拜!”

        借着酒意,哗啦啦扔出来七八个空间戒指:“你来到妖族一趟,我怎地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归;这是哥哥给你准备的些许礼物,你且看看,还满意否?”

        云扬眉花眼笑,一把收了起来,道:“看什么看,大哥就算是给一把土,那也是充满了人情味的!”

        看也没看的直接收了起来。

        他心里有数,狐皇给的东西,能差了?而且,一下子好几个空间戒指,那就说明……数量也是绝对可以保证。

        云扬自然心里有数。

        狐皇失笑:“小滑头!”

        随即递过去一块玉佩,道:“这是你的身份玉佩,乃是狐族并肩妖皇的位置……若是有需要,你只需直接输入灵气,就可以激发,自有异象证明你的身份。”

        云扬咳嗽一声接了过来。

        那边猫皇也递过来同样一块玉佩,郑重道:“老三,我这上面刻了个猫头,你彼时要用的时候,可别搞混了。”

        云扬一时间苦笑不得。

        这两块玉佩,在妖族这边,那是一妖之下万妖之上;但是我到了玄黄界那边,要这两块玉佩给谁看?

        真要拿出来,只怕我就要进了三大天宫的密牢走一遭了……

        “妖族这边,你不能再久留了。”

        狐皇当机立断:“夜长梦多,以凤皇的力量,若是当真纠集强横战力来袭,就算是在狐皇宫,也未必不能杀你……明日一早,我和你二哥亲自护送你越过血魂口,回归人界。”

        “好!”

        ……

        回归人类世界,可是云扬当前最为期盼的事情,没有之一!

        此番来到妖族这边,一应行动皆是功德圆满;而且还有许多意外的收获,巨大的收获!

        此行最初的初衷,仅止于来调查一下妖族不断掳掠人族的真实目的,仅此而已。

        尽管这个任务在当时看来,已经是难以想象,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但时移世易,在现如今的眼光看来,在云扬这一行的收获之中,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

        查真相,封噬魂树,搅乱妖界,引动无边血劫,乃至之后的相救九命猫皇逃出生天,救治狐族太子与狐皇建立交情,而今更是成功离间了妖族各族妖皇与妖皇龙御天的臣属关系。

        还有今时今日,顺水推舟顺势而为的在妖族内部树立下一个与妖皇相对立的庞大政权,达到分列妖族的现实……

        相对于云扬的付出而言,与一众收获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微乎其微。

        别的不说,就只说云扬自身的财富增长,起码是自己来妖族这边之前的数倍之多!

        云扬晚上躺床上,留着口水检查身家,顿时乐的捂着嘴巴笑了两声。

        财富直接翻了数倍!

        千万不要小看所谓的数倍,云扬原有的身家基数已经是一个骇人听闻的程度,数目庞大至极的紫极天晶,跟天下商盟长久的交易收益,还有前次在天罚圣地所得到的莫大财富,还有在个飞行妖族发的大财……

        云扬的身家,说是玄黄首富都是不为过的,而今,又再度翻了数倍,那财富数量,早已超出了所谓天文数字的范畴,直接就是恒河沙数或者无量大数才可形容!

        云扬现在所拥有的身家财富再具体一点描述的话,大抵也就是妖界之内,举凡云扬所过之处,至少在万年岁月之内,不会再生长出来云扬所带走的那些个物事!

        其中又以……鹰族,鹏族,雕族等重点关照过的族群为甚……

        当然了,最严重的还要数狐族,或许十万年,也难得生长出那么多的天材地宝了——狐皇给云扬的那几个空间戒指,里面的天材地宝奇异金属,价值总量,还要会比云扬之前搜刮的更甚,绝不会逊色半点!

        这还不包括狐后因为感激云扬而送给他的礼物,比狐皇给的并不逊色多少……光只是这两笔,就让云扬感觉到自己是发了巨财的想法。

        而在这些财富之外,还有其他收益,一项难以用财富来形容的收益——

        云扬手头的妖丹数目,在这一行之后,直线飙升到了数万颗之巨!

        而且全都是高阶层次,至少也有圣皇之上水准的妖丹,这对于玄黄人界那边,连一颗妖将妖丹都颇为难求的状况相比,仅此一项,就已经是超出想象,超出认知的收益!

        不过真正让云扬最为高兴的还在于,自己通过这段时间里的磨砺,时刻徘徊于生死界限之间,让自己的修为基础,更加的坚实牢固,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目前已经快要突破圣尊三品了!

        只待突破当前瓶颈,便可更进一步,而突破之机,指日可待!

        而另一方面,往昔突破异常艰难的生生不息神功,在天罚圣地一役,因缘际会之下获得偌多因果之气,大有精进,原本以为再难有类似机缘,却因妖界一行,再有大笔因果之气入账,目前距离当前境界瓶颈所需要的因果之气,赫然就只差不到十分之一就又能突破的地步了!

        而一旦生生不息神功突破七品,则必然又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这么算下来的话,在我到来之后,因为我而死去的妖族……最少最少,也该当有超过百万之数!”

        云扬对于这个数字,还是有些意外的。

        但却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因为云扬自己计算,当日妖狐的这段变故,堪称妖族浩劫,妖族自相残杀所造成的伤亡,绝对不止这些,真正全部算进来的话,自己应该能够突破才是。

        “获取到的因果之气不如预期,应该是此次变故中,有许多妖族别有用心,因时而作,这才导致因果之气的分流吧……”

        云扬心中嘀咕。

        这些未能算在自己头上的,自然非是因自己的阴谋杀戮而湮,应该只是借助了这个理由而已。

        原本有仇的,彼此不顺眼的,意欲趁机扩大地盘的,有野心有雄心有歪心的,不一而足……

        “现在在妖族已经暴露,再待下去,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凤皇对我杀心已坚,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早走早好吧!”

        一念及此,云扬不禁由衷庆幸,在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狐族的大本营,距离血魂山口并不远了。

        虽然还是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但是,自己的安全保证,已经多少有了,而只要自己过了血魂山,凤皇将再不足为惧!

        “说起来,这个凤皇还真是可怕。”

        “只是不知道他和年先生到底有什么关系,居然生就同样的面容,甚至看起来连气质也差不多……”

        对此,云扬心中思忖不已,但这个疑团就只有留待下次再说了。

        还有,凤弦歌的酒……猴皇?

        这里面,也是定然别有因缘。

        “这个世界上的不解之谜那么多,又有几人能全部看透?”想了一会,云扬也就不想了,释然了,更是再清点完收获,睡觉,养好精神是正经。

        第二天凌晨。

        狐皇与猫皇早早的就将云扬叫了起来。

        “这就走吧,夜长梦多,迟则生变。”

        “好,就这么着。”

        三者联袂走出宫殿。

        只见外面高高低低的站了一大排;更远的地方,还有猫族所有高手,整整齐齐的列队相送。

        这些送行的,基本都是与云扬有交情的。

        云扬目光扫过之余,都忍不住有些意外,还真没仔细算过,自己来到妖族这一趟,结交到了这么多的朋友!

        狐后与狐太子九尾玉站在最前方,看着云扬的眼神,满满的尽是不舍,尤其狐太子,那毫不掩饰的孺慕之情,入眼入心。

        还有猫吞吞等三姐妹也站在靠前的位置,她们看向云扬的眼神中,则全是感激。

        你或者有自己的目的,但现在的结果就是帮了我们,帮我们救出了我们的王,我们三姐妹的男人,我们怎地也会记着你的情!

        云扬一一道别,但整整过了半个时辰还没有道别完毕;狐皇忍不住了:“又不是不能再见……不要再瞎耽误功夫了,来日方长,走了走了!”

        话音未落,已然抓住云扬,腾飞直上高空。

        猫皇哈哈一笑,随后跟上。

        身后,以狐后为首,所有在场妖族高手,齐齐深深躬身致意。

        狐太子九尾玉更是跪倒在地:“侄儿送别二叔!”

        高空中。

        狐皇并未走得很快,而是与云扬猫皇三个并肩缓慢而行;狐皇在左,猫皇在右;将云扬护在了中间。

        越是到了最后时刻,越是不容疏忽大意,而以狐皇猫皇联袂相护的的阵容,哪怕是凤皇与妖皇亲来,想要击杀云扬,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兄弟,此番一别,后会遥遥。”狐皇淡淡的笑着:“人类世界,始终是人类世界,我俩等闲是过不去的,在那边,往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努力了。”

        “小弟省得。”

        “若是将来有一天,我和猫最终事败的话,或者会想办法,将你的侄儿还有一些其他……送到你那边去。”

        狐皇沉吟了许久,犹豫了好久,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对这话,猫皇显然并没有什么意外,只是苦笑了一声,显然是他也想到了这一节,但他的关系没有狐皇与云扬那么的近便,没好意思开口。

        对于这一次举事,狐皇与猫皇虽然已经有了决定,但,心中确实没有半点把握。

        实力悬殊太大了!

        …………

        <小舅子生二胎了,媳妇这个忙,居然不给我做饭了。简直是无法无天,等这事儿过去,我就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