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悲愤的九命猫!

第四百四十五章 悲愤的九命猫!

        狐皇猫皇一心队伍极速前进,渐渐将要走出狐皇预计的万里地界,抵达安全抵达。

        而狐皇所预先安排的接应圣君气息,已然出现在前面不远处,遥遥可感,直到了这个时候,狐皇才终于松下了一口气,道:“往前再走三千里路程,便能有七成的安全成数了。”

        听闻此言,猫皇不禁吓了一跳。

        妖界三大智者,凤首白衣九尾狐,凤首即凤皇,机深虑远布局周密,乃是妖族公认的第一智者,而猫族白衣,凡是以大局为先,不拘小节,战阵向称无敌,而最后的九尾狐便是狐皇,谨小慎微,行事谋定而后动,绝少将自身置于险地,最是安全第一,而今在逃出这么一大段距离之后,犹有这等顾忌,怎地猫皇不心惊!

        但猫皇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待在监狱里,外面居然生出了这么大的变化?

        己方拥有自己与狐皇两大顶级强者,还带着数十位圣君,上百位圣尊强者;更已离开了妖皇城将近万里地界了,怎地还会有危险?

        这未免有点太不可思议,匪夷所思了吧?

        就在猫皇满腹狐疑,疑惑不解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出一股炽热的威能力量。

        “唳!”

        一声长鸣,震撼虚空!

        原本已经天色已呈昏暗的天空中,突然一片明亮,却是冲天大火,尽燃虚空!

        狐皇与猫皇同时显出凝重神情,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注目虚空。

        触目所及,只见虚空之中,至少有四五十位凤族强者,硕大的身体尽都萦绕着疯狂的火焰,在空中极速飞行,向着这边,急疾而来!

        猫皇惊鸿一瞥,便即目瞪口呆。

        狐皇叹了一口气:“怎么样,现在信了么?”

        猫皇的脸上,瞬时间堆满了苦涩,突然悲愤的说道:“这就是我相交了几万年的兄弟么?”

        ……

        狐皇叹了口气,终于忍不住出声安慰道:“或许凤皇之前所言出自真心,他非是为你而来,就只是意在擒拿人族奸细……他对于人族的我那位兄弟,委实是极为看重……”

        狐皇说的是实话。

        而事实,也大抵就是如此。

        凤皇此行的主因仍旧云扬,对于猫皇,凤皇仍旧愿意暂置不理,不扯断那最后一点牵绊联系。

        但是,猫皇怎么可能相信?

        我是谁?

        我是九命猫!

        我是妖族的巅峰强者!

        整个妖族古往今来也有数的超级大妖!

        我现在明目张胆,红口白牙的宣告天下,我反叛了,这是多大的事!

        现在的我,绝对是妖皇和凤皇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除的首要对象!

        你现在跟我说还有别人比我更重要?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糊弄傻小子吗!

        那个人类才什么级数的修为?

        我近距离接触过他,不过圣尊二品,真的就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水准而已,可我呢,我特么的可是圣君四品巅峰!

        你告诉我,一个不过圣尊级数的人类小鬼,居然比我这个率领着几十位圣君高手的猫皇还要重要?

        就算是打算要骗鬼,也想想好措词,编点让妖能信上几分的说词好么?!

        狐皇越是安慰,猫皇就越感觉心中悲凉无限,越来越激动!

        “狐兄,我知道你是好意,但你真不必再安慰我了,”

        猫皇悲愤的对狐皇道:“我知道我傻,若是不傻,当年怎么会束手就擒,坐了这偌久的大牢,但我怎么也都经历了这么多的残酷变故,纵然还傻,这一点点妖情世故,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狐皇张张嘴,一时间竟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你也知道自己傻,却坚持自己已经不傻了,这是什么逻辑?!

        现在立场清晰,咱俩是统一战线,拥有相同的敌人,但对方关注的主力真的不是你啊……

        别看你是巅峰级数的圣君强者,别看你手下还有一帮圣君手下,别看你是猫皇,妖族的巅峰强者……

        但现在在凤皇心里,你的的确确就是不如云扬,甚至,连个屁都算不上,不值一提!

        我将实话告诉你,就是不想己方出现隔阂,也让你对云扬有比较清晰的认知,但你到底是个什么脑筋,怎么就这么的拧巴,转不过来么?!

        这是,为首的凤族圣君强者降落下来,先是化作人形,规规矩矩的拱手致意:“参见狐皇陛下,参见猫皇陛下。”

        猫皇脸色很不好看:“作甚?”

        嗯,这个是凤族的传统做派,先礼后兵,凤皇的故智,就算双方敌对立场昭然,仍旧是不肯失了礼数,落人话柄,

        凤族圣君道:“奉吾皇之命,截杀云扬!”

        猫皇怆然哈哈大笑:“原来我改了名字叫云扬了,凤皇好大的气派,好大的手笔,好长的手啊……”

        那位凤族圣君:“……??”

        猫皇大踏步迎了上去,声音冷冽:“看你执礼甚恭的份上,本皇今天留你一命,替本皇转告你们凤皇陛下,大家现在已经不是兄弟,已经是敌对阵营,想要对付我,何妨正大光明的来;真的没有所谓,再用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借口,只不过是让大家更加难受,更加不堪!”

        他满眼尽是嘲讽的笑了笑:“瞧瞧你们现在的做派,这言语,还有礼节规矩,在在都在说他好像还很重视兄弟感情……我真的很想笑,可是却又真的笑不出来!!”

        那位凤族圣君一脑门的官司,心下满是不解,这话是怎么说的,猫皇在说什么呢,自己怎么都听不懂啊?!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再开口说话,猫皇已然蹂身而上,一跃破开空间,强势冲入彼端凤族强者扎堆的位置,大打出手!

        前后不过弹指瞬间,猫皇就已经在风族这么多强者中间冲锋了一个来回。

        别看强势入战的猫皇威风八面,实则心里甭提有多么郁闷了。

        之前被抓入狱,便是自己不带眼识人,虽然憋屈,仍是咎由自取,与妖无尤。结果自己出来之后才发现,倒霉竟然不止是自己,而就因为自己当初的那一个错误决定,葬送了整个猫族!

        猫皇心头的悲愤早已累积至无可言喻,无与伦比的程度:白衣就是太过于为大局考量,觉得皇权之下尚有公理,束手就擒才导致悲剧!而自己的初衷是为了白衣报仇,实则却是再一次犯下了与白衣一样的错误!

        而今好不容易逃出生天,重见天日出;却又遭到另一瓢冷水:一直以为凤皇乃是自己好兄弟,但在自己脱困出来,第一时间出面拦住自己的,恰恰就是凤皇!

        这前前后后来来往往,凤皇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先是拦阻,后来又变成送行;背后却又安排高手截杀,这一出有一出的,真是当我九命猫是傻子吧?

        你来送行我就认为你好了,还是兄弟是吗?

        没这么耍着妖玩儿的!

        都已经到了现在这等敌我分明,立场?兹坏氖焙颍?尤换箍诳谏??皇亲ノ遥

        我特么就想问一问,抓一个圣尊你们需要出动数十位圣君吗?

        若然你们直接说来抓我的,我起码还能感觉到被重视,被重点招呼的仪式感,但是现在……这搞得什么毛事?

        难道我九命猫沉寂数千年,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面了吗?

        往昔声威再也不复,已经无足轻重,随便找个理由,找个借口就可以搞定吗?!

        好,好,好,那我就用实力证明,猫皇神威犹在!

        猫皇这一动手,他手下的圣君顿时一窝蜂也似地冲了过来,尤其是猫吞吞三姐妹,出手之力度凶悍几乎比猫皇更甚,一出手就见了血。

        没有急于加入战团的狐皇皱皱眉,冷眼旁观这场乱腾腾混战,心下蓦然生出许多不大寻常,很微妙的感觉;现在还在场中站着的,除了自己,也就只得狐族大长老二长老,还有云扬,三胞胎一般的三个狐妖,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云扬轻轻咳嗽一声,给大长老与二长老使了一个眼色,而这两狐妖也尽都是颖悟之辈,虽然不明所以,不知云扬真意为何,却仍是陪着他走向狐皇这边。

        一共没多远的距离,自己几步就到了。

        云扬传音道:“大哥,这事儿不大正常啊……那凤族高手的言行做派的主旨分明就是前来吸引猫皇等妖的注意力……我想,凤皇不会想不到这时候出现会引起猫皇怒火,还是派出来,还道出这样的措词……其中定有深意。”

        狐皇声色不动,道:“不错,凤皇的目标显然仍旧放在你的身上。”

        云扬外表乃是一派高手风范的站着,声色不动的传音:“他还真看得起我,但现在我们三个被定型成了一个模样,凤皇断然难以确定哪一个是我的真身吧!”

        狐皇目中沉思。

        “但他能肯定是一会,真正将我拿下却又是另一回事,毕竟我们三个里面,尚有两位圣君强者;一旦他出手针对的不是我,未能将我一举拿下,那就意味着他将永远的失去了机会。所以,他现在肯定躲在暗中观察,务求一击而中,中则远扬。”

        “而猫皇等现在已经开始战斗,无论胜败,一时半刻之间是回不来的了,现在只剩下咱们四个,纵然战力仍旧强横,却已经给予了他足够高的出手几率。”

        云扬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将计就计一下,有凤皇这样的巅峰强者时时觊觎,断断不是好事,不如行险一搏,一劳永逸。”

        狐皇眉梢一挑,传音道:“此法不妥,这太冒险了,你不知道凤皇真实实力的恐怖程度,稍有不慎,你不止是性命不存,以凤皇对你的看重程度,很有可能直接就是形神俱灭,万劫不复!”

        “但这个后患,却必须要先行消除。否则咱们这一路归程,必将风声鹤唳,时时应敌。”云扬继续传音。

        “你的想法固然不错,但想要消除凤皇……那是绝不可能的。”狐皇苦笑;“莫说只得我与狐族两位长老在此,就算是诸皇联手,杀招尽出,也断断无能留得下凤皇!”

        云扬道:“无能击杀,是否能够布局击伤,暂时削减凤皇的机动性呢?”

        狐皇登时陷入了沉思,评估云扬此说的可行性,以及……能有多高的成功几率。

        ……

        而此刻,这场乍起的战斗氛围越来越见激烈;虽然暂时还没有出现死亡,但却已经有不少伤者出现!

        残肢断臂的,见红吐血的……比比皆是。

        现场的情景是……猫皇的手下在竭力进攻,反观凤族方面的高手似是有所顾忌,甚至为首那个还在一个劲儿大呼:“猫皇陛下,误会了……”

        猫皇反而越来越觉愤怒,都到了这等时候,还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亦因此愈发的大呼酣战,毫不放松。以他自己的力量,居然将对面数十位圣君全部压在了下风!

        便在这时,狐皇皱皱眉,看了看不远处一片密林,道:“不对劲啊,那边似乎有所动静……但又不像是埋伏……”

        云扬道:“那我过去看看究竟?”

        狐皇淡淡的点点头:“好。”

        商议既定,云扬迅速离群而出,孤单一人向着那边的密林而去,严格来说,云扬的移动速度并不能算多快,这一路走去,动作异常舒展;隐隐透露出一副漫不经心的味道。

        但狐皇所言的那片密林距离狐皇阵营那边还真的就是不远,十数息的时间后,云扬已经来到了林边,身子缓缓飘起之瞬,已经站到了一棵大树树梢,放眼四周,扫视了一圈,然后回头,向狐皇这边摇了摇头。

        狐皇的注意力并未看着这边,而是满是狐疑地看向另外几面。

        但是与剩下大长老和二长老却不再分开,全神贯注的仔细观测,二长老的位置在狐皇身前五丈,而大长老在狐皇身侧三丈。

        乍看起来,这是一个攻守兼备的三角阵型,允攻允守,尽呈佳妙。

        左右没有发现动静,狐皇轻声咳嗽一声,云扬应声就从那边树上飘下来,脚步轻快的向着本方这边回归。

        然而就在这一刻,变故陡然发生!

        虚空轰然炸裂,凤皇好似魔神显化一般的乍然显临,甫一出现,便已经禁锢了空间,打破了虚空,一掌威势俨如天塌地陷,夹杂着熊熊燃烧的涅??之火,向着大长老头上,悍然击下!

        ……

        狐皇的判断半点都没有错,凤皇的的确确一直都在旁边观望,等待一击必杀的机会。

        便如狐皇与云扬的判断,他无法确定哪一头妖狐是云扬,封天大阵固然将这两妖一人全部固化,无法再有更多化相,但一模一样的三胞胎,仍旧是太多,大出凤皇的意料之外。

        一路跟到现在,甚至不惜用族中数十高手引开猫皇;这便是凤皇所营造出来的最佳机会。

        但就算是最佳时机,仍旧只得一击的机会。

        一击不中,狐皇就完全可以将自己拖住,再无作为。

        所以,这一击,必须要找出这个人类,一击必杀。

        但若是这一击有所误判,打到了另外两头妖狐的身上,对方纵使不及自己,甚至相差甚远,但终究也是圣君级数的修为,打不打得死都在另一说,自己断断难有第二次机会。

        这一击之后,狐皇的警惕性势必将提升到最高点。

        若是一击不中,打草惊蛇,狐皇与猫皇两大皇者联手护卫,再加上数十位圣君联手,除非自己即刻调动大批人手形成重重包围,将狐皇和猫皇一起灭杀在这里,否则,想要单独取走云扬性命,基本就没可能了。

        而这样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急躁冒进,深谙此点的凤皇等了许久许久。

        故意在密林中制造动静,在其他几个方向,也若隐若现的制造一些神识波动;让狐皇疑心生暗鬼,终于分出人力四处查看。

        果然,有一头妖狐走出来去密林那边查看了。

        而走出来的这个,绝对不可能是云扬!

        云扬的真正实力不过圣尊二品,现在又被封天大阵禁锢了化相神通,秘术难施,在凤凰手下绝难超生,云扬自己不敢冒险,狐皇也绝不会让他冒险,密林距离凤皇一众的路程虽然不长,但也足有数百丈远,探查间隙完全够自己擒杀一个圣尊级数的小角色数百次有余了。

        所以,云扬就只能是存在于狐皇身边那两个;那三角阵势,更透露出云扬必然在这三角阵势之中,否则三位圣君强者联袂,什么样的力量可以攻破?!

        可笑狐皇还要表现得,好像故意的对三角战阵尖头那个位置的特别关注,不过故弄玄虚,自曝其丑……

        凤皇当机立断,即时作出判断,尖头那个绝对不是,而那个距离狐皇只有三丈的狐妖,定然就是云扬无疑!

        易位处之,若是换作自己是狐皇,多半会这么安排的;虚虚实实,大弄玄虚,但无论如何,仍旧会将自己意欲保护的目标定位在自己的身边!

        然而凤皇确定目标的同时,那边的狐皇似乎也察觉了什么,已经开始召集到密林那边查探的那个圣君回归了;若是当真归来,自己动手狙杀云扬的难度,将至少增加一倍!

        凤皇再无犹疑,立即出手,全力以赴,一击必杀!

        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就算是狐皇挨个正着,也要付出相当的损耗,圣君强者也要付出极大的创伤,更别说自己在出手的时候,直接将地域变动,天地封锁,涅??之火全力催动,灭杀小小圣尊,绝无可能失手……

        黄影骤然闪动之瞬,来者已经来到了上空位置,大长老见状一声惊叫,身子竭力闪躲,却已经有所不及;狐皇怒吼一声,轰然九尾尽现,沛然一掌迎了上去,却仍旧稍迟。

        凤皇的手掌,瞬间就拍到了大长老头顶,而在这一刻,走避不及的大长老怒喝一声,双掌全力推出,身上冒出腾腾白烟,竟是以本命丹元催动超越自身极限之威能发挥。

        轰的一声,双方劲力接实高下立判,催动超越自身极限威能大长老仍旧大败亏输,整个身子都被凤皇一巴掌拍入地下,犹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浑身上下的骨头已经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但是……妖命得保却是肯定无虞的!

        而此刻狐皇稍慢一丝丝的反扑已经到来,二长老也催动自身极限御剑升空,大举杀到。

        作为直接当事人的凤皇在接招瞬间就明白自己找错了人,而再见狐皇,二长老反扑威势之凛冽,绝非未臻圣君级数修者能为,自然瞬间就明了了当前态势!

        那个离开的,才是真正的云扬,不由一声长叹:“九尾白,好心机!”

        ………………

        风声鹤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