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断义!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断义!

        是了,是狐皇,狐皇因为狐太子失救之事,深恨妖皇,还有自己,而猫皇,显然是他报复妖皇的最佳盟友,天然盟友!

        自己自负为妖族第一智者,却忘记了,智者非是不败,更非无失,此次被同为智者的狐皇算计,败得无由!

        而且,狐皇毫无顾忌,自己有顾忌。这一战,落在下风,便是因为顾忌。

        “但是……我能没有顾忌么?”

        凤皇苦笑。

        但他随即就又有一份明悟升起,想到了当前之关窍所在!

        放猫皇离去也好;但却万万不能放任那个人类跟随猫皇一道离开,而只要他们分道扬镳;那就是云扬的死期到了!

        反正他现在已经被固定为了妖狐形状,再也不可能化相万千。

        只要云扬一死,纵使妖族的内乱不可回避,自己徐徐处置就好,总有转圜余地!

        妖皇城外,千里之遥。

        猫皇挥手之间,一座精致的凉亭,陡然拔地而起,高下足足有三十丈余,亭子匾额尚书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断义亭”!

        这座亭子两侧,尚设有十里长廊,虽无雕梁画柱,却尽显野趣,一条大长桌,从东到西,分列整整齐齐的两排椅子。

        猫皇在门前,负手而立,静静等候。

        他很清楚,更加心性,当年那帮兄弟,一定会来,来此共谋一醉!

        而自己,需要留在这里,与当年的兄弟大醉一场。

        即便此地距离妖皇城很近又如何,此时此刻,再没有任何事情比与兄弟共醉一场,更重要!

        纵然稍后,妖皇调动千万大军来围攻,我也要与当年的兄弟们喝完这一场酒!

        云扬站在凉亭外面,注目于渊渟岳峙的猫皇;看着对方好似深不可测的高山深渊一般的身躯;虽然此君已经坐困囚牢无数岁月,但那份凛凛风骨,那种只身便可撑起天地的气势,却是丝毫没有减弱!

        一同而来的所有猫族,还有刚刚从牢中出来的二十几位圣君们,只是看到这道身影站在眼前,便切切实实地感觉自己有了主心骨!

        有这道身影在,普天之下,我无所畏惧,心里踏实得很!

        “不愧是传说中的妖皇,果然是风姿超逸,不世豪雄!”云扬心中暗赞,由衷称道。

        片刻之后,空间又如镜子一般的破碎分裂,狐皇的身影从虚空之中一步走了出来,满脸尽是蔼然笑意,嘿然道;“猫,吾不理别妖如何,咱们俩就只喝酒,反正这破亭子我是不进去的,酒呢?是好酒不?!”

        猫皇眼中同样闪现和煦的笑意,沉声道:“狐狸,这一次,有你几分筹划?”

        狐皇哈哈一笑,道:“委实是很不少呢……至少一成总是有的……”

        “一成?只得一成?”猫皇吃了一惊:“那?”

        狐皇道:“另外九成,全都是你的三位猫妃还有凤皇点名的那个云扬云掌门策划的。”

        猫皇眼中神色变幻了一下,道:“云扬?掌门?人类?”

        猫皇一句三问,却是更有因缘,心里变化端的跌宕起伏,外人难得了然。

        狐皇却大是淡然的点了点头。

        看着猫皇的脸色,并没有再说别的,显然是想要看看猫皇对于人类是怎么一个态度,或者说,对云扬是怎么一个态度。

        “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族,他救了我脱困,就是我的恩公。”

        猫皇很痛快:“恩怨分明才是大丈夫!哪怕日后与人类免不了要生死一战,但这一份恩情,本皇总是要牢牢记住,自有回报之时。”

        “你如何对他是你们之间的事,就不用跟我报备了,我来这可不是来跟你客套,唠闲篇的。”狐皇放心笑了笑。

        “不错不错,咱们兄弟今天不醉不归,一醉方休。”猫皇微笑点头。

        说话间,虎皇豹皇鹰皇猴皇等纷纷撕裂虚空而临,一同前来的,还有许多各族高手,

        只是众妖皇看到猫皇,乃至看到那断义亭三个字,尽皆愣然。

        鹏皇嘿嘿一笑,率先开口道:“猫,咱们兄弟可没做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儿,你居然要与我们割袍断义?这可就是你不地道了,不行不行,决计不行,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其他几位皇者也都是笑了起来,纷纷打趣。

        猫皇脸上笑容愈发温暖,道:“我现在已经出来了,这后半世妖生只怕都要和龙御天那厮兜缠下去了;你们不和我断义,以后照了面,打起架,难免束手束脚。”

        鹰皇哼哼冷笑:“谁要与你打架?龙御天与你之间的事,就只是你们之间的事,咱们之间的交情,永远都是交情。断义这种丧良心的勾当,永远都跟咱们扯不上关系好么?”

        虎皇笑起来如同打雷:“这又不是对付人类……你跟龙御天之间打生打死,咱们就当坏心看好戏了,唯有一节需要提前说好,要是真有个万一,你死了,兄弟几个自然是会给你收尸,给你安排后事,但要是你比较厉害,把龙御天那老小子给打死了,那我们也会为他收拾后事;你没意见吧……”

        豹皇:“说的是,我们两不相帮,顶多帮死的那一方收尸。”

        牛皇憨厚的笑:“万一你打生打死打累了,不想打下去了,想要找个地方安享晚年,兄弟们也可以帮手的,那样更方便喝酒逗闷子,想想都是美事来着……”

        听罢牛皇一言,众位皇者一起大笑,群起哄然。

        猴皇目中金光闪烁:“我这边不能保证别的,但你若来找我,我拿我亲自酿的酒给你喝。”

        猫皇哈哈大笑:“你别诱惑我,你这一说让我啥都不想干了,住到猴族养老去了。”

        众皇大笑。

        猫皇轻声一笑,道:“各位兄弟云天高谊,猫在此就不说什么多谢云云了。经此大变之后,我此刻的心情实在是复杂得很,很多事情,也需要重新梳理调整……”

        他强笑一声:“但不管如何,今日这离别之酒,总还是要喝个痛快的,只在今朝一醉,不理明日死生!”

        众位皇者大笑一声:“不错不错,不管如何,今天都是要喝个痛快的!”

        硕大的断义亭就在眼前,却愣是没有一个皇者进去其内,全都选择了站在外面。

        烈酒已经打开,芬芳四溢。

        “好久……没有这样在一起喝酒了……”虎皇壮硕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居然感叹了一句,率先一饮而尽,尽显豪迈。

        “兄弟们,干了!”

        “咕嘟咕嘟……”

        众位皇者,尽皆当仁不让的一起举杯。

        便在这时,虚空再一次撕裂,一条身影,有些畏畏缩缩的踏了出来,来者脸色复杂,眼神更形复杂,声音中更是没多少底气:“猫兄……我来送你。”

        来者却是狗皇。

        狗皇可说是妖族诸皇中最没有存在的皇者,但他还是九命猫没出事情之前,猫皇最好的兄弟!

        然而就是这位最好兄弟,在九命猫被妖皇镇压,打入妖魂狱抓之后,落井下石最狠,追捕九命猫一族手段最辣,对妖皇谄媚奉承出谋划策最毒的……尽都是出自这位狗皇之手!

        正因为于此,狗皇的作为收获良多,不但没有因为身为猫皇挚友被妖皇厌弃,反而一跃成为妖皇心腹,

        几乎可以说,狗皇就是踩着九命猫一族的累累尸体上位的!

        如今,他居然出现在了这里,居然口口声声的说道来送猫皇!

        你丫的不是来示威的吧?!

        所有皇者都是停下不喝,满眼尽是玩味的定着狗皇。

        猫皇淡漠的将手中酒一饮而尽,看也不看狗皇,淡淡道:“我这一生,就只与我的兄弟喝酒,跟阁下,就免了吧,与一条狗喝酒实在是好说不好听!”

        狗皇的脸色登时变了,惨变。

        “现在在你眼中,我就只是一条狗么?”

        猫皇淡漠的,讥讽的说道:“阁下这话说得真是有趣,难道阁下不是一条狗吗?狗皇也是狗啊!”

        “九命猫!我知道你怨怪吾当年的所作所为,但你又是否知道,当年的事情,牵扯到所止你猫族一族,整个妖族都知道我是你最好的兄弟,若是我不做选择,站稳立场,天狗一族便要步你猫族的后尘……我不想天狗一族也是岌岌可危,随时倾覆,你知道吗?”

        狗皇激动地说道:“当日你们猫族已经注定了覆灭,注定了结局,难道我的天狗一族一并搭进去陪葬才是好兄弟的作为吗?我也需要为我的子民考量啊!”

        “我用你的必然结局,来博取我天狗一族的昌盛偌久,何错之有?”

        “我天狗一族身为妖族,永远忠于妖皇,又有什么错?”

        狗皇满脸悲愤的道:“猫,你难道就不能设身处地的为我想一想?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兄弟义气吗?!”

        猫皇嘲讽的笑了笑,冰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他声音冷漠至极,如同隆冬冰雪:“你再不滚,就再也走不了了!”

        猫皇的这句话显然不是说笑,绝不是!

        狐皇,鹰皇,鹏皇,虎皇,豹皇,牛皇……在场的无数强者,纷纷腾身而起,站作一排,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狗皇,眼中全是鄙夷唾弃。

        甚至,牛皇与狐皇已经是跃跃欲试,出手招呼教训之。

        出卖兄弟,你有什么理由?

        鹰皇振翼飞在半空,冷冷的说道:“一条狗,居然来在这大放厥词,想要讲什么道理!还不赶紧滚回去,去伺候你的主子,等着啃几块骨头是正经!咱们兄弟之间的酒,若是还有狗的份儿,那还有法喝么?!”

        狗皇满脸紫涨,深深吸气,深深喘气,半晌,大吼一声,气势惊天动地!

        眼看狗皇正要离去之际,空间再一次破碎。

        凤皇清癯的身影,出现在空中,喝道:“狗皇,滚回去!”

        狗皇哼了一声,二话不说,急疾闪身而去。

        只是这会在场诸皇可没妖再注意狗皇了,所有皇者都警惕万状的看着凤皇,所有妖都有一个共同的结论,凤皇的危险级数远非狗皇可比,甚至还在妖皇龙御天本人之上,而今更知道了,猫族青壮派高修皆灭,始作俑者竟是凤皇,任谁的心下也不能不犯嘀咕,凤皇会否才是最危险,最险恶的那个妖呢?!

        对于众妖皇心中猜忌心知肚明的凤皇苦笑一声:“难道你们以为,此时此刻我还能对猫有任何不利么?猫此番决绝,之后立场分明,但彼此始终兄弟一场,我就算再如何的生气,难道这最后一杯酒,我也不来喝了?”

        说完,看到众皇者还是一脸提防戒备,凤皇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大怒道:“当年猫出了事,麾下妖族还是我一个个的安排你们各自保护的,怎么现在你们一个个都是好的,就我一个不是妖了?你们这是什么眼神看我?!”

        众妖心下愈发恻然,是啊,就是因为那些猫族都是你着手经办的,所以他们才会死得干干净净,无一例外,无一疏漏吧!?

        经历之前妖魂狱外的一场风波,狐皇的一番言词蛊惑,有此是最后的那一记实锤,众妖自觉对凤皇的认知大异,以异样的目光看凤皇,又有什么出奇的呢!

        倒是猫皇长吸了一口气,主动端起一碗酒:“凤兄既然亲身来到,足见意诚,刚才那句说得好,此后立场分明,这最后一杯断义酒,委实是要喝了,话不都说,老猫先干为敬!”

        凤皇苦笑更甚,涩声道:“猫兄,一路保重,望君此后……一切顺心。”

        说罢,将一碗酒一饮而尽,那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正待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空间再度撕裂,一只端着一盏金光灿灿的酒碗的大手,径自从虚空中递了出来。

        来的……就只有一只手!

        一个浑厚的声音震破虚空传来,铿锵道:“猫!朕也来喝一碗断义酒!之前情义一笔勾销!从今以后便是生死大仇!”

        来者赫然是妖皇的声音。

        猫皇大笑,举起一坛酒,扬天就灌,喝罢,将酒坛猛地摔碎在地上。空中那金灿灿的酒碗,也在虚空破碎。

        猫皇仰天长啸,似乎要散尽这数千年的郁结:“跟你,我原本是无意奉陪的,但这杯断义酒,不跟谁喝,也须得跟你喝!诚如君言,之前情义,一笔勾销,从此以后,只为生死大仇!”

        虚空缓缓合拢,那只手亦随之消失不见。

        猫皇凝目看着妖皇的手消失的方向,久久不动。

        片刻后,才终于苦笑一声:“我杀了你的儿子,是为了白衣,是为了兄弟,而你杀了我的儿子,是为了私仇,是为了自己,情意早就不在了……而今,这一杯酒之后,你我之间连私怨都不存了。”

        “二十亿臣民的恩怨,岂是一句兄弟就能抹掉的。”

        “龙御天,此后,你我只论国仇,不言其他!”

        一侧,凤皇目光复杂的注视着这一幕,清晰的感觉到,一场席卷妖族的内乱,已经形成,而且……已经拉开了帷幕!

        从没有任何一刻,他如此的痛恨妖皇龙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