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五章 等你能做主那天!

第四百三十五章 等你能做主那天!

        不管云扬心中如何疯狂吐槽,但现在这个长辈,他是当定了。这一声二叔,自己也是答应了下来。

        哎云扬心中依然有一种滑稽。

        这位狐族太子,九尾玉算算年纪,也有几千岁了吧?

        这年纪,在人类世界,几乎可以算是老祖宗了,如今,叫自己叔叔?

        这感觉有些奇妙啊。

        乖云扬说出这个字的时候,有些牙疼;狐太子九尾玉也是嘴角一阵抽搐。

        这个是二叔给你的见面礼。云扬也是无奈,我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当了几千岁的妖怪的二叔,但是这见面礼也不能不掏啊。

        一挥手,直接一道紫蒙蒙的气息,落到了九尾玉头上。

        二弟!狐皇吓了一跳:使不得使不得!

        没什么。云扬笑的和蔼:都是自家孩子。

        狐皇严肃的看着九尾玉:快给你二叔磕头行礼!

        狐后在一边,也是喜形于色。

        两口子都是见多识广,哪里看不出来,云扬送出来的居然是一道鸿蒙紫气!

        云扬微笑着将磕头的狐太子搀扶了起来,道:有这一道紫气护身,不管是遭遇何等危险能保玉儿必死不死一次!

        狐后美目全是感激,儿子遭遇了这次危机之后,狐后最担心的便是这个,而现在,云扬这一份礼物,却恰恰将她这份担心全部打消了。

        哈哈哈狐皇豪爽大笑:二弟,我那里也没什么给你的,而且你之前的所有付出,我也没有什么等价的东西可以给你,等咱们回到族中,我送你我整个皇宫的宝库所有东西!

        云扬大喜,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狐皇皇宫的宝库有多大?里面有多少好东西?这些云扬统统不知;但他只知道,要远远比自己拿出来的,值钱百倍千倍!

        生命之气轮回之气等只不过是绿绿随手拿出来的,云扬都没感觉什么,但是,狐皇的宝库,却足足能够支撑绿绿产生这样的气体上万道应该有的吧?

        云扬感觉自己快乐疯了。

        哪里敢客套,万一一个客套没有了岂不是要哭死?

        一干狐族圣君也是群情精彩,齐齐道:见过二爷。

        各位不必客气。云扬的嘴角都抽搐了。

        虽然说突然成了狐族的二爷,对于云扬现在来说,可谓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以当前这种方式完成,让云扬感觉灰常的不好接受好么

        还有二爷这称呼,怎么就他么的别扭呢!

        但现在说什么也忘了,明明万无一失,绝没可能出意外的事情,偏偏就最不可能出现意外的狐后哪,毫无征兆,突如其来的掉链子啊。

        作法自毙的狐皇吐了心血,损了命元,同样作法自毙的云扬也没落到全好,得了狐族二爷的称谓!

        纵观此间的狐族众妖,一众狐族圣君能够跟着狐皇和狐后来到这里的,即便是面对大道之气这样的修行至宝也没有动歪心的,自然全都是最心腹的可靠部下,这群妖对这位新晋二爷,人族小子,原本是怨怼满满,恶意填胸的,

        不过他们乃是眼瞅着云扬就救治狐太子之事上,毫不吝啬地给出了大道之气轮回之气生命之气等难得至宝,等于是为狐太子原本就深植众狐妖心底未来妖族共主的身份多加了好几重保重,自然是怨怼尽去,唯有感恩戴德!

        而狐后对于云扬的感官就只有感激二字,云扬先以三宗至宝异气,奠定拯救九尾玉之局,更在自己出现至大意外的时候,神速应对,出手援助,令到狐皇父子双双安然,还有狐皇重伤呕血之余,云扬打入狐皇体内的那一道紫气,将狐皇的伤势一下子稳住了,否则狐皇的伤势绝不会止于命元稍损,只需修养一段时日!

        更何况,云扬居然又送了儿子一道鸿蒙紫气。

        对于狐后来说,这什么都可以给云扬,不要说是一个皇宫宝库,就算是将整个皇宫都送给云扬,狐后也感觉给的少了

        而狐太子九尾玉对这位二叔更是发自内心的亲切,甚至在太子丁总,云扬的地位已经不逊色于狐皇狐后。

        唯一面上不虞的反而是狐皇,貌似对于认了云扬这么一个结义兄弟似乎有些不情愿,仅止于迫于形势,但从他的眼中流露出来的笑意,不难看得出来,他对于整件事的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而且是非常满意。

        当天晚上,狐皇摆了一桌宴席。

        此为狐族绝密!

        狐皇这几个字,决定了这件事情不得外传。

        酒后。

        二弟,你给我打进来的是什么气息?狐皇问道。

        不过是一道寻常的生命之气而已。云扬微笑:也就能确保大哥不会留下后患,再无甚大用。

        云扬这话说得客气漂亮,但识货者听到,多半会想到暴揍其一顿,狐皇今日创伤,乃因为构建轮回通道失利所形成的反噬,几乎就是天道制裁,岂是等闲,一道能够将隐患尽数消弭的异气,被冠以寻常,再无甚大用的说词,任谁也要因之不满的!

        哈哈哈哈

        作为直接当事人的狐皇,此际却是哈哈大笑,

        狐后与太子这会早已经去休息了,将空间完全留给了这对因缘际会,诡异结拜的兄弟二人。

        你可知,我为何要与你结拜?狐皇大笑之余,随即便将笑容敛去。

        云扬淡然道:大哥乃是一族皇者,所思所想自有格局,此际做出与人类结拜的决定,料必有因,但我却没有猜测的心思,已然已成事实,多思何益?!

        他淡淡笑了笑:不仅大哥有考量,小弟之所以答应,自然也是有心思的。

        狐皇大笑:贤弟倒是豁达,但吾之所以与你结拜的根本原因,却是在于你本身!

        云扬汗了一下:我?我本身?大哥会否太看得起我了?

        狐皇挥挥手,将已经密封的空间,再一次用神识封锁一遍,这才沉声道:云兄弟,我一直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妖族其实一直在走错路,踏上歧途,越走越偏。

        走错了路?踏上歧途?

        不错。在与人族长久的争斗岁月之中,妖族看似强大,占据战略主动,但是妖族亘古以降却从来没有出过星空强者。而人类的综合实力要比妖族为弱,但已知的众多的星空强者,却尽都出身人族。

        这一节,本身就已经从现实上证明了,妖族与人族的优劣,妖族虽然拥有天赋优势,修炼快,实力强,但说到真正为万物之主宰,此世气运所钟的其实还是人类。

        所以,妖族的路,必然是错误的!

        狐皇的神色很是凝重。

        云扬蹙眉沉思着,没有接话。

        吾的这番论调,其实在妖族并不稀罕,就只说一点狐皇淡淡的笑着:你道妖族为何要化形?

        化形?

        不错,就是化形!狐皇道:妖族化形,岂不都是要化作类似人形的化体,你道为何?

        云扬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的因由始末,不由跟着问道:为何?

        因为无他,只因人形才是最适合修炼的躯体鼎炉。

        妖族化形尚且要化作人形,对自己本体存在有一种天然的唾弃,更加没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传承,一切都要向人类效法,学习对于妖族来说,不但是一件很可悲,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狐皇此说似乎有失偏颇吧,妖族自有特殊的天赋本能,每一个种族都有独门的种族特色,诸如龙族的吐息,凤族的涅槃,猫族的命数九转,贵族的长存不灭,岂不都是人族不具备的本族特色云扬反驳道。

        你所说的固然是事实,但不过片面,妖族传承之根本,若是完全建立在本族的独特天赋传承,只会将前路最走越偏,想要真正走上大道,最关键的桎梏便是要褪去妖身,彻底化为人类!才有可能!

        但是现在的妖族,却没有这方面的任何方向可循!

        狐皇轻轻叹息:这也是妖族,意图入主玄黄的根本原因之一。

        我们需要这样的一条路。

        但是这样的一条路,纵使是我们当真攻下了玄黄,真正凌驾于人族之上,想要走出来,也是难以成事的。

        狐皇淡淡道:我们攻下了玄黄,人类或者会沦为了妖族的奴隶和食物,可以大大改善妖族的生存状况;却无益进军更上层的修行层面。甚至会随着领地的大面积扩充,食物的空前充足,对手的不断减少,将会很快泛滥,到最后,只会是毁灭整个玄黄大陆!

        云扬咳嗽一声,道:大哥这话说得有些过了吧,妖族也非没有有识之士,不会看不到这点前景,未来如何,何能只言片语论定?

        一点都不为过。人类若是能够维持上风,严守人妖两界通道,妖族才会自我克制,休养生息,便有回旋余地;但妖族若是胜了,以妖族众生有生以来,从小开始的训诫,便不会有可能放过人类的。

        你道本皇为何会将狐族全族尽都去到血魂山那边,我为什么可以跟何不语,范云邦等人有所交际,是本皇真的奈何不了他们么?不是,只要本皇小心布置,筹谋诡局,再付出些许代价,有大把机会可以将他们覆灭,而以本皇的特异天赋论,些许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本皇之所以不作为,就是因为血魂山关隘一旦有缺,除了是人族覆灭的,也将是妖族覆灭的!

        至少在本皇看来,一旦有最终结果的话,无论如何,都是妖族必败,唯有两族维系一个微妙平衡,才是长治久安之道,即便这份平衡,是异常恐怖,异常凶险!

        狐皇淡淡道:在凤皇崛起,被公认为妖族第一智者之前,妖族智者,向来都是出自狐族;而在思考未来之路这方面,不会有任何妖族,能够比我们狐族考虑的更多。只不过对于妖族不利的推测,全都只限于在狐族高层秘密流传,不会有一丝一毫流传出去。

        这些消息一旦传出去,整个妖族必然大乱,妖心浮动。

        如妖皇者,虽然会思量此说的真确性,甚至可能认可此说,但为了妖族整体,仍旧会坚持发动对人族的战争,唯有以战争为媒介,将妖族当前危机转嫁给人族,才能令到妖族安稳一时,毕竟妖族最终覆灭之说,需要时间印证,更只会应验于未来,而妖族现在的状况,已经很是青黄不接了!

        以上种种,其中固然不乏有前辈的发现,但是更多包括最悲观的推测,都是我本身的看法。

        狐皇轻轻一叹,意味深长:本来,我们妖族万众一心,无论最终胜败,大家都是无怨无悔甚至最后一齐殉道也无妨但是现在,却大不相同。

        妖族前几任妖皇,都是团结妖族,励精图治之辈,但是到了现在龙御天这一代,妖族各皇者纷纷开始离心,尤其是九命妖猫一族的妖族除名,举族皆灭,这可是妖族亿万年以降,从来没有的事情,但是到了我们这一代,这种迹象却开始不断的出现

        即便不算九命猫这一族的人为凋零,仍旧有其他七个族群,已经永久消失在妖史之上!

        狐皇道:当年,我九尾狐祖先留有预言若是后世出现倒行逆施的皇者便是妖族命数即将到来了。

        云扬沉吟道:所以呢

        狐皇坦诚说道:我儿有皇者之相,更有妖族共主之批命,此其一。其二,兄弟你的来到,令到妖族生乱的同时,却同时为妖族留下的一点契机。

        有了今日的合作,你与我,与吾儿的关系,相信你和我狐族的关系将会越来越密切以后,我们的接触只会越来越是紧密,对你有利,便是对我们狐族有利,甚至对整个妖族的未来,都是有利的。

        云扬皱眉沉思,脸上写满了若有所思,还有不可置信!

        狐皇注视云扬半晌,这才开口动问道:不知兄弟你对于我妖族,是一个什么看法?

        狐皇这番话,委实是给了云扬莫大的冲击。

        以他的智慧,自然知道狐皇此际动问的,并非是自己现在的看法,而是悠关最终极的战略目的。

        其一,我现在还不是做主的人。其二时机未到,我自己当前很难做出判定,说到看法云云,难免有失偏颇,一旦以偏概全,极有可能是自以为是,难有共识,。

        云扬老老实实的说道:说到底,这乃是两族生死存亡的殊异立场关窍,我需要时间去考虑斟酌,甚至需要走一步看一步最终如何,尽数未定之天,暂时难以落在实处。

        这是实话,若云扬当真侃侃而谈,甚至拍胸脯打包票,说什么引渡狐族全族融入人族那边,就算妖族覆灭了,狐族也不会有事云云,狐皇也许就直接一巴掌过去,把云扬拍成肉饼了!

        那我等你能做主的那天!

        狐皇哈哈大笑,直接将这个问题掠过不谈了。

        但他自己却清楚,自己这番话,必然已经在云扬心里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只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只待契机一到,便是妖族崭新局面起始之刻!

        等到将来,但愿你我兄弟二人,还能这般的坐在一起商量未来。狐皇满脸尽是蔼然,呵呵笑道:只有一节,你侄儿叫你二叔,乃是发自真心,你可不能不管你这个侄儿,好歹是你亲手带回此世的。

        云扬郁结的叹口气,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与狐族的接触,牵扯是越来越深,哪怕是到最后真的要灭绝妖族,云扬也会尽力斡旋,努力为狐皇留下一线血脉,最起码最起码,狐太子云扬会尽力保下的!

        这是不用说的事情。

        狐皇现在说,只是开个玩笑。

        这点狐皇知道,云扬也知道。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可有具体的方案么?

        狐皇问道。

        双方关系到了现在这等地步,基本已经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云扬也不避讳,径自道:如今既然多了大哥的鼎力相助我就想着,两天内行动,救出猫祖之后,我就要即时离开妖界了。

        狐皇皱眉,沉思着此事的相关可行性。

        有一句话,我得说在头里。狐皇一字字说道:相救九命之事,不要有任何的顾虑,一旦事不可为你就不要再理猫族的那些遗族,甚至也不用理狐族的圣君以自己的安全为要,尽快脱身为第一要务。

        云扬道:是。

        他顿了顿,道:不过大哥你这现在在妖皇城的人手,也需要尽快撤离才是。我怕你这边难免会被殃及池鱼。

        狐皇淡然道:这是自然,明日一早,你嫂子就会带着你侄儿,带着八位圣君离开;在距此五万里处等候与我汇合。

        那你呢?

        狐皇飒然笑道:明面上是与另外的十四位圣君,与你嫂子一起出城,实则却会在距离妖皇城两万里处,等待接应会和。

        我先陪同出城,然后再回来加入相救九命之事。但我不会直接出手。

        妖皇看着云扬,眼中有些温暖:不为了别的,若是你们陷入死局,我带你走,你的安全为当前第一要务,绝不是说说而已。

        云扬心中一热,道:大哥大可不必趟这趟浑水,这对你们狐族不利。

        没什么。狐皇目光深邃:玉儿已然恢复之事,顶多只可隐瞒一时,决计难以隐瞒太久;这消息一旦传出,造成轰动已属必然或许九尾狐一族,便会是下一个九命猫族,再顾虑太多,还有必要吗?!

        总之,多多保重!

        云扬一直到离开了狐皇殿,眼前还在浮现着狐皇那凝重到了极点的眼神,忍不住在心中想到:自己一直坚信,人类是不会失败的。但既然如此,妖族的未来又在何方呢?

        这边有不逊色于玄黄界那边的巨大疆域,而且完全不适宜人类生存居住,这里存活着的数以千亿妖族,虽属异族,总归是生灵。

        难道难道自己真的要将这数以千亿的生灵尽数灭杀么?

        这一日之后,原本深植云扬心底,几乎根深蒂固的要将妖族尽灭的念头,松动了!

        接下来连续三天的时间里,那位智多星狼还有妖狐全都没有任何动静,令到已经习惯了这俩制造大新闻搞事的妖族平民,竟生出不习惯的感慨!

        然而妖皇城方圆万里,却仍旧是沸沸扬扬,纵使妖族高层三令五申妖族之间不允许自相残杀,违令者严惩不贷云云但是——谁知道我身边的这家伙是不是真的?

        万一是妖狐变得呢?

        这一步登天的机会可不常有啊!

        虽然官方已经尽力制止,但这些天里舆论已经起来了,基于我也许就是气运主角以及法不责众的心理,因此而死的妖族,再度超过过了百万之数。

        而凤皇在狐皇之事后,就再也没回过妖皇宫;包括他召集起来布置封天大阵的圣君高手,全部都消失不见了,行踪成谜。

        又一日的清晨时分,妖狐再现踪影。

        这次他出现在距离妖皇城八千里的位置,而且还不是被妖民识破,而是突然现身,径自开始出手,痛下杀手接连杀死了十几位妖族圣皇高手,三四位圣尊高手!

        然后带着一身伤痕,往南飞驰。

        众多妖族高手自然不甘心其全身而退,开始围追堵截只可惜追杀了小半天后,全无所获,妖狐仍旧是成功逃走了。

        依照以往惯例,妖狐在成功逃脱之后,就会即刻销声匿迹,可是这次,只是隔了半个时辰之后,就再次被发现其逃到了某片山林之中。

        可是闻讯赶来的三位圣君将整片山林完全粉碎了,却仍旧没有发现妖狐行踪。

        及至中午的时候,妖狐再次被发现,虽然目测已经尽显狼狈,但身手仍旧很灵活,稍稍接触战斗后,立即消失在附近的崇山峻岭之间。

        接下来,妖狐又在了稍远处的一个城镇之中现身。

        这一次受到牵连遭殃的无辜妖众多了起来;而妖狐则是再一次逃脱

        虽然如此,但通过这连续的几次战斗,妖狐的行动范围基本已经被锁定了

        就在这一带了!

        没跑了!

        距离妖皇城七千里到万里之间再往外跑,也跑不出去了。至于说往里面突进,更是难如登天!

        有鉴于此,妖皇城方面的圣君高手纷纷的赶了过来

        无数妖众都在嘀咕,看来妖狐这次是栽定了!

        <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