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章 功亏一篑!

第四百三十章 功亏一篑!

        妖皇皱眉:“莫名其妙!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把手松开!”

        凤皇眼神如欲喷火,一字字问道:“你刚才,为何不肯豁尽全力!?为何要中途中断了龙魂滋养?”

        妖皇眯起了眼睛,淡淡道:“纵然是没有中断,此次救治也是注定不成功的。既然没有成功的希望,何必徒劳,平白虚耗,这一层难道你心里没有数?”

        凤皇冷笑:“我当然有数,我当然清楚,我知道只要继续下去,还能够令玉儿拥有魂魄重归凝实的机会,纵然仍旧难得回复神智清明,但魂魄凝实了,却可以转世重来!以玉儿自身的狐族秘术造诣论,走过转世一遭,元灵得母体蕴养,生机倍增,重回狐太子元身绝非不能!不过是一点重新的水磨功夫而已!”

        “但是你中途中断龙魂滋养,不但令救治过程全然白费,更令后续一切彻底破灭!”

        “甚至可以说,从你撒手中断的那一刻开始,九尾白的儿子才是真正的没有了任何希望!”

        凤皇悲愤的问道:“这会出大事的!这是为什么?你向来不是如此短视的性格啊!告诉我理由,给我一个理由!”

        妖皇沉默了半晌,默然道:“朕已经臻至半圣巅峰;只差半步,便可踏足圣人至境!”

        他霍然转身,看着凤皇:“甚至……朕的半只脚已经迈进去了!朕不能在这个时候,大耗功体!刚才给出的龙魂滋养,已经是朕当前能够给出的极限,若是再勉强为之,就要耗损朕的大道龙魂了……想要彻底的救回九尾白的儿子,至少要付出朕两成的大道龙魂,朕一旦损失了两成的大道龙魂,将会跌落阶位,滑落到半圣中阶……至少要再苦修五千年,才能恢复,而且还不知道恢复之后,是否还能再等巅峰!”

        妖皇目光中也有丝丝痛苦:“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重修旧好,尽收九尾白之心的大好机会么?可是,青龙下手太狠了,那孩子的伤势也太重了!救治他所要付出的这个代价,太大了!大大的超出了朕所能负荷的极限,在我们妖族即将攻入玄黄的关键时刻,这种阶位滑落,你不会不知道代表着什么吧?为了他的一命,让妖族上下,再多等待五千年岁月?若你是朕,你会如何选择!”

        凤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怒道:“这一节我如何不懂,从一开始我就明白,妖族整体利益高于一切,委实不可能为了那孩子一命,让妖族再等待五千年!那你刚才为何不直接明说?还要做出一副尽了全力的样子?”

        他狂怒的咆哮:“你以为,九尾白是傻子?我告诉你,他是狐狸!他是狐族!而且他还是狐族之皇,玩心眼,他才是祖宗,我都不敢跟他玩心眼,你居然敢?!”

        最后几个字,几乎就是吼出来的!

        “你骗了他,毁了他的儿子,居然还想要收获他的感激?!你在想什么?!”

        凤皇心中一片无语。

        结束后,九尾白第一个感谢的,乃是自己。过了一会之后,才想起来感谢妖皇。

        两个同时出力,却要分开感谢?

        九尾白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凤皇想起这一幕,心都凉了。他不知?他怎会不知!

        “九尾白……是你的起家兄弟,一路帮扶你登位的铁杆弟兄啊!”

        凤皇悲愤道:“当初,九命猫也是你的铁杆起家兄弟啊;为了你儿子,你一意孤行,令到九命猫一族自妖族消失,如今,

        同样是为了儿子,你为了自身实力,跟我扯妖族大义?若是九尾白看出端倪……你要如何做?”

        妖皇眼神一厉:“他敢!”

        “他敢?他不敢么?”凤皇轻飘飘的反问道。

        妖皇出神片刻,突然也是低声咆哮道:“我焉能不知那是我起家兄弟?我岂能不记得那是我当初的铁杆兄弟?我什么时候忘记过他的付出?但是这代价,朕承受不起!”

        “朕若还是那个当年带着兄弟们闯荡妖界的白玉龙,哪怕废了我的神魂,我也会不惜代价的救他儿子!可我现在是妖皇啊!”

        “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么?我的肩膀上,不再是几个铁杆兄弟!而是整个妖族!凤皇,你现在一味跟我掰扯个人恩怨,有意思么?”

        凤皇嘿嘿冷笑:“有意思吗?没意思吗?没有了一干老兄弟,你有整个妖族,又能如何?”

        妖皇哼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出口,换做无奈的口气道:“反正现在情况就是如此了,朕由始至终都没有拒绝帮九尾白救他儿子啊,朕是真的打算帮他的忙的,之前救治过程中,朕是否有尽全力,难道你不清楚,可是最后,超出了朕的底线,朕只能收手,故作姿态,就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啊!”

        凤皇无力的叹口气。

        一时间,没有什么说话的兴趣了。

        我看得出来,我当然看得出来,我还看得出来,你的故作姿态,根本就是帝王心术,现在已经将那狗屁的帝王心术,用到自家老兄弟的身上了!

        你可知道,你先给了人家巨大的希望,然后却又亲手将这个希望打碎……这样的残忍,又岂止是一个大字,可以形容的!

        与其如此,你还不如直接不答应帮忙呢!

        直接坦言其中利害关窍,狐皇反而不会生气,再另寻他法也就是了!

        但是现在,你的帝王心术,直接令到狐太子回生无望,这结下的可是死仇啊!

        再不是见死不救那么简单了……嗯,还要加上了一份玩弄!

        当年,你可以因为你儿子的缘故,覆灭了九命猫全族,现在,人家九尾白为什么不能为儿子做点什么呢?!

        哦,九尾白若是当真做点什么,能够严重到什么程度,可就真不好说了!

        妖皇迟疑道:“刚才九尾白也没有说什么啊,他悲伤于儿子的不治,未必能够能看得出来;朕的龙魂之力,非直接当事者无从感应,我也确实消耗了相当程度的龙魂之力。我看九尾白刚才的感谢,情真意切,这点,朕自信是没有听错的。”

        凤皇呼呼地喘了几口气,撇撇嘴,有心想要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低声道:“但愿吧。”

        妖皇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九尾白是个聪明的。”

        凤皇脸色僵硬,缓缓点头,喃喃道:“他本来就是个聪明的……一贯的最聪明啊……”

        他看着妖皇。

        心中只有一句话。

        就你那智商,真不适合玩帝王心术啊。尤其是……跟聪明的家伙玩;人家能玩死你啊陛下……

        ……

        妖皇宫外。

        一座比皇宫规模略小,但内里的装饰摆设,却毫不逊色的大宅院。此地正是妖皇为狐皇安排的住所。

        此刻,里面密室空间也被严密封锁了,也正在爆发一场激烈的争吵。

        狐后娟秀雍容的脸上,满脸是泪,神态如疯若狂,眼如喷火。

        “这就是你口中的铁杆兄弟?这就是你所说的,一定可以?”

        “九尾白!这就是你当年出生入死追随的老大?”

        “我们满怀希望而来,如今,半途而废,不,不是半途而废,是儿子死定了,再也回生无望!”

        “九尾白!我们整个狐族,为了你,为了你的铁杆兄弟,这么多年跟随妖皇刀山火海,这么多年以来,听你口口声声骄傲自豪你的兄弟成就了妖皇……如今,你跟我说这个?!”

        狐后彻底爆发了:“九尾白!你还我儿子!”

        狐皇只是脸色铁青的站着。

        任由皇后在自己身上又踢又打又撕又咬,口水喷了一脸,脸上脖子上被咬得鲜血淋漓,被挠得血痕密布,头发被揪得一片片掉落,衣衫褴褛,脏污满身,却始终一言不发。

        狐后疯狂的发泄一番,终于颓然跌倒在地,长发吹下来,遮住了满是颓败的容颜。

        然后,她凄婉的冷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她披头散发的低着头,喃喃道:“那为什么还要继续龙凤极元复元之术,若是不行此术,玉儿至少还有一个转生的机会啊……待他再临此世,我会立即找到他……将他从襁褓之中……再次抚养长大……就算他魂元不全,心智有缺,总能常伴我身边……”

        “可惜……你最好的兄弟,嘿嘿嘿嘿嘿……呵呵呵呵……”

        “九尾白,你好,你很好。罢了罢了,如今我算是看透了……九尾白,以后,你做你的高高在上的狐皇陛下,我带着我的族人,还是回我的青丘去……从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再无瓜葛!你莫要让我再看到你!”

        狐后猛然抬头,俏美的脸上,全是至极的疯狂,她咬着牙:“若再见你,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她的一只手已然举了起来,赫然是要立下天道誓言的架势!

        一旦天道誓言成立,狐皇这个家庭那就是彻底的完了!

        “慢!”

        好半响全无动作的狐皇瞬时还魂,急疾制止,急声道:“我还有办法,还有办法让玉儿恢复的!”

        狐后疯狂冷笑:“放你的屁!”随即大声道:“皇天在上……”

        狐皇焦急的头上出汗,大喝一声:“云扬!那个人类有不世秘术!我有办法!我真的有办法!只要联络到他,玉儿必然有转机!”

        这一瞬,狐皇的眸子中爆出了焦急火光!

        狐后眼神猛然间一凝,抬头看着狐皇,满眼尽是不敢置信,还有……惊疑不定!

        狐皇狐后两者彼此对视了良久良久。

        狐后缓缓点头,道:“九尾白,我最后再信你一次,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她凄然一笑:“皇儿的魂魄,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再坚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便见分晓。”

        狐后转身而出。

        狐皇一屁股坐了下来,浑身冷汗涔涔冒了出来。

        在这一刻,他突然体会到了当初的九命猫,乃是何等的心情!

        狐皇惨笑一声。

        “想不到我堂堂狐族君王,自诩一世聪明,不料今日却险些妻离子散家破狐亡,还要指望一个异族之士……”

        然后他就坐了下来,黯淡的眼神逐渐的变得深邃,似是不见光彩,却又宛如深渊。

        他将所有的一切,尽都在心底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遍。

        自从妖皇答应为自己儿子恢复开始的点点滴滴,无有错漏的全数梳理……

        凤皇始终是真心地要帮助自己,这一份情意,自己的九窍玲珑心够感应得清楚明白,错非如此,自己也不会对于此次救治,抱了绝大的信心!

        然而在那一个时刻,妖皇突然停手救治的瞬间,狐皇分明有感应到了凤皇那错愕之下几乎要冲顶而出的怒火!

        凤皇提出两皇联手救治玉儿,妖皇答应了,没有犹豫的答应了。

        然后,诸般需要的材料全都找来了,包括最难得的紫极天晶,汇集了整个妖族所有的紫极天晶,全都聚集到了一起,虽然数量仍不足凤皇预期的百枚之数,却也已经有七十多枚,这已经是出乎预料的数字了,也令到原本只得四成的成数骤增到超过六成!

        六成的成数,以九尾玉的伤势,状况论,当真是难能可贵的极高成功率!

        无论是狐皇,还是狐后,无不欣喜若狂,更对妖皇凤皇感激涕零,莫可名状!

        至此,可算是万事俱备了。

        凤皇和妖皇如期开始了救治工作,妖皇的龙魂精元率先输出,稳住九尾玉之魂关,令所有魂元碎片全数收聚于一处,随后便是凤魂精元随之缠绕而入,点滴缝合修复……

        血缘相连,气脉相通,狐皇分明有感觉到,皇儿的神魂,在一点点的凝聚,弥合,恢复,生机不断滋长。

        在那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感激,甚至已经想要收起九窍玲珑心了。

        多少年的老兄弟啊,为了自己家的事情如此费心费力,如此崇高的身份……

        自己还开着九窍玲珑心检测状况,就算忧心儿子,但这作法仍是……太不是东西了!

        狐皇心中全是惭愧,不断的痛骂着自己,大抵是跟人类混得多了,竟然无师自通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自家兄弟,怎能如此?!

        然而,就在那一刻,哪一个瞬间……

        一切都来得那么的突兀,那么的变生肘腋——

        凤皇的凤魂精元分明还在稳定输出,持续修复玉儿的神魂裂痕……然而负责收聚玉儿魂元,镇守魂关的妖皇的龙魂精元却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了。

        …………

        ≈lt;李舜!≈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