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做什么!你做什么?

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做什么!你做什么?

        虽然这群龙族护卫单个不过圣君一品级数,猫吞吞自信有把握就可以将之逐一搞定,毕竟圣君二品与一品之间的实力落差极大,但这些龙尊护卫向来形影不离,想要攻陷一个,就必须连其他十一个一起干!

        而他们这十二位圣君一品高手的联手,本身就已经是威能莫甚,更别说他们常年待在一处,默契自生,心意相通,更有合击阵法,这就让针对他们的难度又增加了不止一倍两倍!

        莫说是猫吞吞等因为资源不济,而且生活困顿,本身修为比之当年不进反退,不复当年勇悍,就算当年巅峰之际,群起联手,能否攻破这道十二龙君防线,尤是未知之数!

        但事情已经走到了现在这等地步,说什么也不能半途而废,强攻乃是当前唯一的可行性手段,势在必行,纵使希望渺茫,也要豁尽一搏!

        猫吞吞等人决心已下,不成功便成仁,强攻不成,一起死在这里就是!

        猫吞吞心头陡然闪过以一个念头,若是被困的猫皇尚有一搏的实力,在同一时间暴起发难,或者才能够突破这最后的阻碍吧,否则真的近乎于没有希望啊!

        这一日,云扬终于悄然返回密室。

        这一路,遭遇战连连,至少十几次直接被打散了身形;若非这么长的时间里,云扬的战技突飞猛进,修为突飞猛进,精神力也是突飞猛进,差点就真的回不来了

        然而即便是在这种极限压榨自己的情况下,实力又有相当程度精进的云扬,真实战力却依然不是妖族各路强者的对手。

        甚至还是远远不如,不堪一击。

        随着接触的越多,云扬反而越发的感觉到自身实力的不足,至少面对圣君级数战力的不济,真的是力有未逮,无能为力!

        大抵到目前为止,云扬感觉自己居然还没有死,还没有被抓住,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偏偏云扬越是处在这种情况下,越是感到斗志昂扬,战意不息。

        他好像是回到了当初八位兄弟被害,自己举世皆敌,却又不知道敌人在哪里的恶劣情况之中,既熟悉又陌生,同时还有莫名的兴奋。

        心中的战意,非但没有半点削弱,反而日益高涨。

        嗯?狐族出了事?狐皇的皇太子被青龙击杀?现在就只余残魂?

        云扬在这方面的消息根本没有来源,而这个消息,却是猫族费了好大力气才打听而来。

        这种绝密消息,也就只在各族高层之间隐约传递而已!

        听到这件事,云扬沉吟了许久许久。

        最终还是决定。

        这件事不足以让自己作为突破口,只能作为最最绝望的时候,行险一搏的一线生机而已。

        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了。

        嗯,还有什么顾虑?

        龙族十二卫?最后的难关?!

        云扬眉头皱了起来。

        龙族十二君,该当如何突破?

        这个问题,不但猫吞吞等猫众在考量,云扬同样在考量,而云扬首先想到的是色诱,龙族生性至淫,而猫族与狐族向来是妖族有数的盛产绝色佳丽的种族,以此着手,自是首选!

        可是猫吞吞满脸尽是遗憾的告诉云扬,这龙族十二君乃是龙族异类,他们完全不在意女色,在意的唯有彼此,很有十二妖一条命的那种状态!

        云扬一计不成,又谋一策,龙族除了喜欢美色之外,还喜欢亮晶晶的东西,自己可以提供一大票的财宝,就算十二卫不为美色而动,海量的珠光宝气在前,该当可以奏效了吧?!

        此前云扬交易各族,除了换到无数天材地宝之外,还有数目极为庞大的圣元币,以及难以计数的稀罕珠宝,也不是所有交易妖族都有足够数目的天材地宝,不乏以圣元币还有珠宝充数的,之前用来运作的圣元币正是来源于此!

        而在云扬想来,以自己所拥有的那么些稀罕珠宝美玉,但凡是龙族,就没有能够逃过这等诱惑的!

        但随即被告知,再多再稀罕的珠宝美玉也没用。

        这十二龙卫常年驻守妖魂狱,非但对女色没有兴趣,连龙族本能觊觎的珠宝美玉也熟视无睹,他们除了在意彼此之外,唯一的兴趣爱好,赫然是虐杀!

        而且还是十二妖全都嗜好这一口!

        这个现实让云扬直接无语,搞半天,这分明是十二个变态啊!

        可是这变态心性,却造成了当前的硬伤,难有转圜余地!

        只能硬拼?

        只能硬拼!

        猫吞吞叹了口气:我们目前所拥有的全部战力,与十二龙卫想必也非是没有一拼之力,但现在的关键却是若是不能够在三个呼吸的时间里击溃十二龙卫,救猫祖离开妖魂狱的话,其他的妖族高手就会接报赶来!而到了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绝境!

        除了猫族本族之外,没有任何妖族会乐见猫祖大人重出!

        但现在的状况,已经是我们能够争取到的极限千万年来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我们不敢奢望,还会有更好的机会!

        猫吃吃俏脸上满是苦涩。

        云扬凝眉,只得三息时间,想要击溃十二龙卫,十二名圣君联手,已经势所难能,而这赫然还不是最困难的,因为三息时间还包括了,救猫祖脱困的时间!

        这难度,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呢?!

        若是采用迷药攻势呢?若是能够一举迷倒十二龙卫,无人传讯,或者能有更充裕的缓冲时间!

        猫吞吞翻了个白眼:此世有什么迷药毒药,能够毒得倒圣君强者?若十二龙卫仅止于巅峰圣尊的话,还有圣路烟云这种毒中天品可以一试;但修为臻至圣君级数,早已经对此世所有毒素生出最大限度的抗衡本能,即便偶有例外的,也就只作用片刻,根本无济大局,世上并无任何一种毒素,迷药,适用于当前。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云扬对此也不禁陷入束手无策,百般无计的困顿之中。

        说到这里,态势简单明了。

        猫族当前所拥有的绝对战力不足,只要现在有一个强力援手,哪怕只是再多一个新的圣君二品生力军,此战的结果就将彻底改写!

        但是,没有!

        现在的九命猫一族,举世皆敌,哪哪也是踅摸不到一个二品圣君援手的!

        为山九仞,就差这最后一篑

        面对这样的局面,心知肚明的众人齐齐无语,半晌无声。

        猫族众妖个个心急如焚,尤其以猫吞吞等三女最盛,几乎纠结得芳心都要碎了。之前是没有任何希望,大家都不抱希望,只有一门心思冲进去赴死而已,一了百了,早死早托生。

        但是现在,胜利的曙光凝然眼前,却偏偏看得到摸不着,所谓咫尺天涯不过如此!

        这简直就是人世间的最大折磨。

        而就算情况不乐观到了极点,云扬却还要继续出去吸引注意力,将妖族圣君层次力量最大限度的往外拉;最低要求,也要要吸引到千里之外!

        因为若是不这么做,就真的一点点希望都没有了

        妖皇宫中。

        凤皇与龙皇满脸疲惫;彼此相视对望一眼,无奈的收手站起,半晌无言。

        守候在一边的狐皇,原本充满了希冀与感激的目光,随着龙凤二皇的收手,缓缓从眼中消失不见。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情平静问道:不成么?

        凤皇黯然摇摇头,妖皇叹了口气;将满地已经暗淡无光的妖魂玉晶与紫极天晶全都收了起来,道:不意灭魂手针对魂体的伤害竟是如此霸道犀利。我和凤皇竭尽所能,却只是能够护住玉贤侄的魂魄聚拢不散;而今贤侄的魂体并无缺失,且全数聚在一处,却因为遍布缺痕裂缝;难得当真圆满,更加谈不到复生还魂。

        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强行尝试还魂续命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得回一具安置有一道永远无法恢复的断裂神魂躯体而已。

        永远无法恢复的断裂神魂躯体?!

        那岂不就是一具还有呼吸的尸体?!

        连植物人都不如。

        因为植物人,还有完整的魂魄,尚有回复神智的一日!

        神魂断裂,当事人就算有苏醒之日,神智方面也会极度缺失,可谓是比傻子还要傻子的存在!

        狐皇默默地点头,诚挚的说道:不管如何,凤兄此次鼎力相助之情,我九尾白永远铭记于心!

        凤皇神色复杂莫甚,道:狐兄,贤侄的状况还未到绝望之刻未来,未必没有办法可想。

        狐皇哈哈一笑,洒脱说道:是的,我儿神魂尚在,未来还有许多可能,我不会放弃希望的。

        随即便转身向着妖皇深深行了一礼:多谢妖皇陛下隆恩厚德!这千万年以降,彼时大家虽然时时兄弟相称,不过客套,而今多事之秋,妖皇陛下仍不顾万乘之尊,亲身涉险,大损清修之功为我皇儿疗伤,足见兄弟二字之真诚!九尾白铭感五内,永不敢忘!

        妖皇叹口气,双手扶起狐皇,轻声道:狐兄,朕无能救回侄儿,唯有惭愧无地,,何来恩德之说。

        狐皇正色道:陛下言重了!妖力有时穷,这是小儿的命数使然。

        他轻轻笑了笑,抱起儿子的身体,从凤皇手中取过安置着灵魂碎片的天封水晶;在手中摩挲片刻,脸色稍稍有些悲戚,道:待妖皇城这一次风波平定,狐某便要告辞了。鏖战血魂口已经有数万年却从没有哪一次,心中如此萧索寂然。

        以后,但凡不发生牵扯妖族命运的大事,吾九尾白,都不想再回来了!

        他抬头,看着妖皇宫华美的建筑,苦涩的笑了笑:此生,大抵便是如此了。

        妖皇心中震动,忍不住道:九尾,何必如此消沉?你还有大把的寿元,哪怕是再培养

        凤皇咳嗽一声,打断了妖皇的话,蔼然道:贤侄未必没有安然之日,狐兄还是先平复一下心情;本皇有最后一言请狐兄记得,但凡有兄弟们在这里,无论狐兄有任何事情,只需要一声召唤就可,我等必然鼎力相助,莫有不从。

        狐皇点点头,随即又再度向着妖皇深深行礼,道:再次感谢陛下不罪之恩。这云扬的事情,追根溯源本就是我的重大疏忽,皇儿因此遭劫,算起来也是因果使然,自作孽不可活。

        妖皇轻轻叹息。

        狐皇笑了笑,将儿子的身体与天封水晶放入随身的空间戒指,行礼拜别而去。

        等他走出大殿,狐族上下二十八位圣君强者尽数围拢过来,关切询问的目光看着狐皇,却无一妖直接开口闻讯,任谁也看到狐皇面沉如水的脸色。

        狐皇瞩目众妖,淡漠道:走。

        话音未落,径自大踏步离开了皇宫。

        所有狐族圣君无不脸色转为黯然,一言不发的随同狐皇,大步走出妖皇宫;去往狐皇在妖皇城的临时住所。

        鹏皇雕皇等皱着眉头,看着狐皇离去的身影,心里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头狐狸从皇宫密室出来,完全没有和自己等妖皇打招呼的意思,咱们体谅他儿子神魂不复,虽生若死,不虞计较是一回事,但狐皇的那背影,怎地流溢带着一股难言的萧索。

        至于么,儿子这回事只要多多的加把劲,想要多少没有啊?!

        狐皇离开半晌,静室之中,妖皇与凤凰两个还在相对端坐,久久无语。

        妖皇的脸色颇为沉重;凤皇则是在长长的呼吸,长长的呼吸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良久之后,随着忽的一声轻响,一股强横到了极点的沛然灵气,瞬时将这小小空间完全隔绝于天地之外,自成一界。

        随即,凤皇腾地一声站了起来,目光狠厉的注视着妖皇,双手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妖皇霍然抬头,皱眉:你做什么?

        凤皇首现暴怒之相,抢步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妖皇的衣襟,大吼一声喝问道:我做什么?我倒要问问,你在做什么?!

        <在办公室直接干到现在,回家吃晚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