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妖皇城外!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妖皇城外!

        “没有了。”所有皇者一起摇头。

        “我希望大家都要打起精神来!将此战,当做最后一战来打;抓不住云扬,咱们都要死!要有这样的心思!同时,大家还要牢记一点,天选者固然拥有远超常人的运道,但不代表就杀不死他,毕竟他的真实实力仍旧在我辈之下,而这次,将是咱们的最后机会,妖族未来光明与否,尽在此役!”

        凤皇重重说道。

        “下面,传旨!”

        各位皇者一起躬身领命。

        “三天后,全面搜索妖皇城,搜索七天之后,渐次放开警戒;做出大部分圣君重归故地的假象……然后,所有妖都必须要在限定时间里,全数秘密回归!”

        “一个月之后,吾将开启封天大阵!将目标所在地的星辰大地,乃至一切妖气玄气灵气,一起彻封!”

        凤皇一锤定音。

        “封天大阵?”

        “这……”

        妖皇在上面,代替诸皇皱眉问道:“这封天大阵一出,整个妖皇城的所有妖族,至少要维持三千年不能变身,不复人形状态啊……这份代价,会不会太沉重了呢?”

        “而且封天大阵一出,已经融入进去的妖气,可就再也回不来了,所有参与的圣君级别强者,修为都会滑落一段啊。这是未伤敌先伤己的极端之招,是不是代价太大了?”

        “就只是为了一个人类在妖皇城不能变身,而做出这样的事情……”

        纵使是明了的凤皇的顾忌,但诸皇仍旧一阵阵的牙疼。

        凤皇提出的办法无疑完备,只要那个人类在城内,或者在开启封天大阵之后进入城内,那么,对方就会立即显露本身模样。

        不管是有多么牛逼的千变万化之术,在封天大阵之中,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遮蔽。

        所有形于外的力量都会被固封在体内,除了战斗可以动用之外,其他的手段一概不行!

        这时,有皇者咧嘴出声道:“封天大阵一出,相信不出半个时辰就能将那个人类抓获……可就为了这半个时辰,要付出整个妖皇城至少三千年的沉重代价,这个……啧啧……”

        凤皇目光如电:“即刻执行!”

        妖皇大印,轰然落下!

        凤皇手持妖皇大印,两眼电射大殿中诸皇,一字字道:“我还是那句话,在谁那边出了篓子……自己掂量!”

        这句话,杀气重重!

        所有皇者都出去安排了。

        狐皇在一边,皱眉问道:“凤兄,真的要封天妖皇城?”

        凤皇目光深沉,道:“狐兄,我要的,只是先将封天大阵的力量集中起来……至于要封哪一座城,却还是要看情况的……现在看来,妖皇城最有可能,但是……却也不能否认有别的可能。”

        “只要封天大阵所需要的力量齐备了……到时候,这个人类确定在哪里,就封哪里!我现在只是希望……这个人类不要在一万里之外的地界活动……”

        狐皇点点头。

        他能明白。

        封天大阵,全部有圣君组成,对圣君强者来说,万里之遥,不过是一个呼吸。但若是超出了这个范围,必然会有很多一品圣君不能及时赶到。

        而若是那样的话,封天大阵,也就成了一个笑话:力量不足,如何封天?

        “我也是感觉云扬此子胆大包天,一定会在妖皇城附近活动!甚至,会进入妖皇城。”

        凤皇缓缓颔首,目光中,神色变幻莫测。

        ……

        云扬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现在的他,已经来到了距离妖皇城三千里的地界。

        而距离妖皇城越近,来来往往的妖族也就越多越密集;到了这片地界,每一天在路上的妖族,已经如同赶集一般的稠密。

        “不得不说,妖族这边的人口,可是要比玄黄界人类那边多得太多了……”

        云扬心中叹了口气,他此际正自腾身于高空之中,化作一缕微风,观看着前方妖皇城的气象。

        就只观视片刻,却隐隐约约地感觉有些不大舒服。

        这种不舒服,给了云扬一种莫名的警觉!

        “这应该是妖族有了对付我的某种办法?”

        “或者说,妖皇城内,已经设有针对我的陷阱了?”

        但仔细感觉之下,却又没什么发现。

        “我先到妖皇城外那边看看情况。去到在两百里左右的位置就停下来;这风向,有些心中打鼓,小心行事,方为上策……”

        云扬再次检查了一番自己当前的状态,再三思量斟酌之下,变成了一只臭鼬妖。

        这货在妖族之中,绝对属于下九流的族群了,尤其是云扬变化的这头臭鼬妖族尤其邋遢,几乎是脏兮兮到了极点,浑身上下的体毛写满了凌乱,这一撮哪一撮的,尽是狼藉,看样子,最少也得是三五年没有洗澡了。

        浑身萦绕着浓郁臭味,从哪里走,别的妖族都是一脸厌恶的捂着鼻子赶紧的退避三舍,唯恐被这臭鼬臭到了……

        “这个身份不错。”

        云扬心里评价一番,随即就带着一身比起其他臭鼬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还带着别的说不出道不明的臭味,向着妖皇城直线而去。

        现在反正是出不去。

        哪怕前面就是刀山,也要去看看。

        对于死爱漂亮的云扬而言,当前这个状态绝对是是可忍孰可忍的恐怖形象,对于这次妖皇城之行,云扬可是落足本,拼了!

        “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若是不去看看,始终不甘心啊!”

        云扬在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急疾赶到了妖皇城下。

        而真正看到这座雄伟的妖皇城,那高大得足足有上百丈高下的城墙,还有那大得前所未见的巨大城门。

        云扬莫名地生出一种感觉:这个城门,就像是一个黑洞洞的远古巨兽嘴巴,自己只要进去了,就会被一口吞下,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之前进鹏城,鹤城,鹰城等许多的皇城可都没有这种感觉,进去了也就进去了。

        哪怕那会被各族皇家禁卫押进去的时候,心中也是信心满满,自忖就算有意外也可以安然脱身。

        但是这次,真正地来到了这座妖皇城门前,云扬却感到了莫名的心虚。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同时也是一种预感。

        俗称,第六感。

        这种感官听来玄奇,全无逻辑可言,然而无论人类兽类,都有这种感觉,仅有的区别不过在于,有些人非常敏感,有些人并不敏感,有些人有所感觉的时候,反而不以为异,只当做自己疑心生暗鬼,大惊小怪而已。

        然而对这种感觉感应强烈的人,却无一不是人中俊杰,此世隽才。

        文官若有这等敏感,可以纵横朝堂,屹立不败;武将若是有这种感觉,足可以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决胜千里;甚至就算是偶尔吃败仗,却也不会中敌人的险恶埋伏,总有一线生机!

        而云扬对于自己的这种危机感,更是熟悉到了得心应手。

        所以他在有这种感觉之后,立即停止了脚步,强行压抑住了自己之前的不甘心,还有一抹抹的不服气。

        就在城门口数里地的地方,静静地趴了下来。

        一个浑身脏兮兮臭烘烘的臭鼬,就算突然爬伏在地,也不会有谁在意的?更多妖还以为这家伙没了活路,在这里乞讨,几乎就没有任何妖族多看一眼。

        毕竟这妖身上萦绕的味道太超过了,捂着嘴巴鼻子嫌弃的赶紧走远是正经,要是沾染到晦气,秽气,那才是不妙呢。

        云扬在以妖皇城为终点的这一片区域,连续待了十天。

        其实从第二天开始,云扬就隐约知道了自己不妙感觉的源头,因为他清晰的感到到无数铺天盖地的强横威压,不断从四面八方而来;足足有数百位圣君,在不同时间段飞入了妖皇城之中!

        有了这种规模的神念威压,还有灵魂搜索,若是云扬身在城内,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出纰漏,而只要一出现纰漏,那就是身死道消,绝无侥幸!

        纵使云扬再如何的底牌多多,外挂大把,仍旧白给,绝对的实力之前,一切不过虚话!

        然而真正让云扬大吃了一惊的,还是妖族的整体实力——。

        这规模,起码是数百位圣君级数的阵容啊!

        虽然其中真正到了高阶的并不多,大抵最强的也还是要比狐皇略逊一筹;但是……这可是圣君级数啊!

        若说圣尊修者已经是玄黄界的顶峰战力,那圣君强者就是玄黄界巅峰战力!

        甚至这还只是一部分,云扬猜测,现在到来的,很大机会也就只占据妖族所有圣君的半数而已!因为,还有七大血魂口那边需要镇守,那边必须要留下相当规模的圣君镇守,那是不可或缺的必然防务。

        “妖族的实力,当真雄厚得可怕啊!就是不知道人族有多少圣君强者呢,但单从数量上判断,只怕不乐观……”

        对于这一点,云扬心中可是一点都没数的。

        毕竟对他来说,对于人族强者的所知,还不如许多妖族多呢……

        或者应该这么说:纵使是放眼整个玄黄界,能够比得上现在云扬对妖族的了解的,寥寥可数!

        从第二天晚上开始,不断地有已经进入的圣君突然飞上高空,随即带着滚滚风雷之声,奔向各处。

        “来的时候,声势如此浩大;走的时候,还是声势惊天……这是要干嘛?彰显自身威势,刷存在感吗?”

        云扬皱紧眉头。

        “这不对劲啊!”

        “总不能是妖族的圣君,连区区隐匿气息,悄然进出的能力也没有?这绝不可能!”

        “或者有一个两个这样高调……但是全部都这样做,显然于理不合!”

        云扬翻翻白眼:“事出反常必有妖,嗯,现在满目尽妖,连我自己都是妖……”、

        到了第三天,仍旧有许多圣君前来,而同时也不断有圣君离开。

        不过总体来说,来的圣君远远比离去的要更多。

        换言之,现在妖皇城中驻留的圣君,远远高于第一天,距离妖皇城的云扬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多喘几口,唯恐为圣君强者发现,这段时间,实在又不少圣君强者乃是自云扬所在地的上空高速飞过,云扬的一颗心能够放下来才是奇怪!

        到了第五天,天地乍现狂风卷动,霹雳大作。

        随即,原本驻留在数百位圣君强者分成了四个方向,极尽张扬能是的集体离开了妖皇城。

        沿途神念搜索,所过之处,纵使是地上一只蚂蚁,也要被他们扫描了过去。

        滚滚风雷,四面八方扩散,态势明朗显然,摆明就是在搜寻什么目标!

        云扬趴在地上,高悬着的一颗心反而放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若是我估计不错,眼前这几天的连番动作……全都是做给我看的吧?

        事想要让我认为妖皇城中无人,然后进入这个城市么?

        事情到了现在,云扬用屁股想,也能想出来,在这妖皇城之中,该当是存在有极端危险的陷阱!

        “这样子可是做得过了,对你们自己的臣民,何必这般的大费周章?”

        云扬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既然你们玩这么一出,那就证明你们根本留不确定小爷的位置,杀局在前,小爷可是不奉陪的!

        云扬已经开始向着相反方向缓慢走去,沿途,仍自留下一连串专属臭鼬的酸臭味,仍是中人欲呕……

        如此大约走出了七八里路,南方再见风云大起,一个金铁铿锵一般的声音喝道:“抓获妖狐同伙了!”

        一队硕大的白鹤组成的飞行队伍,从天际遥遥飞来。

        而在他们钢铁一般的爪子上,抓着几个妖族。

        云扬的瞳孔登时一缩。

        那是白熊白,鹤九天……等妖,一个不少,全部都在其中。

        甚至连树妖也在其中,被连根拔起。

        到了妖皇城不远处的位置,此行的鹤族高手刻意的放慢了飞行速度,缓缓而过,所过之处,一滴滴鲜血,从天空坠落。

        白熊等一个个面容扭曲,浑身浴血,显然在被捕获之后已经颇受了相当的折磨。

        及至来到城门口位置的时候,那些鹤族强者并没有直接进城,直接停在城门口;开始向百姓大众历数白熊等几个妖族的诸多罪行。

        “……此三千余妖,伙同首恶妖狐,危害妖族,罪大恶极!妖皇陛下有旨,拟于七日之后,凌迟处死,神魂不得超生,永镇妖魂狱!日日夜夜,受焚魂之火焚烧!直至魂飞魄散!”

        旁边,有妖族咂舌:“这些家伙惨了……那焚魂之火可非单纯焚灭元魂那么简单,而是将妖族灵魂点滴磨灭,纵然是普通妖的灵魂都能烧上十年,臻至圣尊级数的强者,起码得被折磨几千年上万年,此刑罚例外是妖族的最高刑罚,非叛族者莫用……”

        云扬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再看向天空,心底感受莫名。

        终于,还是没有能逃脱么?

        …………

        <白熊被抓,你们希望云扬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