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这不可能!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这不可能!

        “不说,我也没机会再说了……”青龙嘶哑的惨笑:“只因为,自从你登基狐皇,我就再也没有了机会,或者说机会越来越是渺茫……你越来越是位高权重,但我攀爬最高,也只能做到妖族长老……我没有机会对付你了。x23us.com”

        青龙一声大吼:“这是我最后的机会!这一次打不死你,我再活十万年,更加没机会!九尾白,这一次我送你的礼物,你可还满意?哈哈哈哈……”

        “没机会了……居然是因为没机会了……”

        狐皇喃喃的说着,突然一声长啸,身形化作了残影,直接飞了下去,刷刷刷……

        青龙长老的惨嚎惊天动地。

        “今天就将这十几万年累积下来的恩怨,尽数清算,一笔勾销!”

        狐皇接连抽出青龙的四条龙筋,随即手掌再现万道金光,一掌悍然拍下:“青龙!切莫着急,过不了多久,你全家老少,全都会去陪你,共走九泉,万劫不复!”

        轰的一声,偌大的青龙身体,就此灰飞烟灭。

        这时,一道青龙虚影蓦然出现在半空,晃身间就要逃走。

        但是狐皇却早已经在他前方等待,一把将虚影抓在手里,用力一捏,砰地一声炸裂开来。

        天空中,一片五彩缤纷的雾气升腾。

        整个狐族所在地,灵气突然密集了一倍有余!

        此乃是圣君殒身,流溢的灵气反哺大陆。

        自始至终,无论是执法队的其余七位圣君还是凤皇,尽都袖手旁观,未发一声。

        狐皇挥手之间,无数金光星星点点突然间充满了空中。

        地面上已经塌陷的狐皇宫,突然间拔地而起,在空中不断的重新组合,再落下的时候,一座金碧辉煌的狐皇宫,已经尽复旧观。

        “先疗伤。”

        狐皇吩咐一句:“应该是出了大事,否则……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做好战斗准备。”

        “凤兄,请。各位,请。”

        狐皇深吸一口气:“现在告诉我,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劳动了皇家执法队,还有凤兄您,大驾亲临?”

        的确,一直到现在,狐族方面都还不知道,今日这是究竟怎么回事!

        ……

        凤皇叹口气:“狐兄,你这次整出来的事情,可是真不小啊……”

        狐皇愣住:“我整出来的事儿?不小?”

        凤皇翻个白眼:“你一块令牌,已经让整个妖皇界天翻地覆!狐兄,妖皇历有史以来,最具威力的令牌,非狐皇令莫属!这一点,兄弟佩服至极!”

        狐皇一扬手:“打住,凤兄,这事儿,你说的明白些。我都没听明白,你这是羡慕还是夸奖?”

        “夸奖……”凤皇一脸无语:“等我说完,你若还认为是夸奖,我就服了你的大心脏啦……”

        “哼,正要洗耳恭听!”狐皇冷哼一声:“我狐皇行得正坐得端,平生未做亏心事,那怕是滔天污蔑,也决不能奈我何!”

        说着翘起了二郎腿,斜着眼睛看着凤皇,心中隐隐有些不悦。

        青龙来陷害我,那是仇家,但是你凤皇居然也想要给我扣个屎盆子?想美了你的心!

        ……

        “什么什么?狐族皇太子设计破坏多处地下囚牢?弄残了噬魂树?噬元大阵至少千年时光不能恢复运作?!”

        “这就是真相?”

        狐皇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狐后也在一边一脸懵逼的注目于凤皇。

        你确定不是在说笑话?

        明明每个字我都听得清楚,听得明白,可我怎么就没听懂这个所谓真相呢?

        “更有甚者,鹤皇,鹰皇,雕皇,鹏皇……都被坑了?对方拥有多种不世出的逸品宝物,直指各族绝迹或者已经失传,绝种的关键灵植?!”

        “这么多圣君级别皇者,都被一位圣尊坑了?这……”

        狐皇两口子脸色还是一样的懵。

        这说法我是听懂了,可是……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存在呢?竟然能有手段弄到各族已经稀罕到近乎失传,甚至已经绝种的关键灵植,还要好几族都是如此?这真的不是在搞笑么?

        我们狐族,居然有如此神通广大的人物?

        鹰皇雕皇鹏皇的……那些都是猪族不成?

        “最关键的是,那狐妖身上带着我的狐皇令牌?所以才把此事的矛头指向了本皇,龙皇的怀疑非是无的放矢,嘶……”

        狐皇两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看着凤皇的眼色,几乎要吃人一般:“凤兄,这件事情……别人有所质疑倒也罢了,但是今天你……”

        他看了一眼还在凤皇怀中,不断用涅妖气滋养着的儿子身体,嘴唇都在哆嗦:“这,这如何可能?”

        我儿子都被打死了,哪来的第二个皇太子?

        凤皇微笑:“我自然是不信的,来之前,包括面见龙皇的时候我就是站在你这边的,迄今更是如此,但是……烦请狐兄也仔细的想一下,你之令牌……是否曾经给过谁;在这次变故之中,任何事都可以另有因由或者超出认知的意外,唯有那狐皇印记却是不能作假的。”

        狐皇断然摇头:“我的令牌怎么可能给一个无关的狐族?这绝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凤皇笑道:“我可没说你给的是狐妖啊……事实上,我怀疑这次变故的主人公,根本就是一个人族,你确定你的令牌没有给出任何人么?”

        “人族?当然更加没可……”狐皇一句话没说完,突然触电一般怔住,一道身影,浮光掠影一般地他脑海中急速掠过。

        狐皇一下子张大了嘴,神情呆滞,愣在当场。

        见他这样,凤皇心下恍然之余,随即便是神情一紧,紧促追问道:“你……真的给了谁?”

        狐皇张大了嘴,缓缓扭头,看着凤皇,脸上神色精彩至极。

        一时间,整个脑袋变得一片浆糊;连眼睛看出去都有些眼花缭乱了。

        我就喝了几坛酒……引出来这么大事?

        这……

        想起当时自己说自信满满的话:这整个妖皇界,谁敢不给我狐皇令牌面子?

        忍不住狐皇突然就是欲哭无泪。

        你你你……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坑货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