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们的天运旗缺角?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们的天运旗缺角?

        云扬仔仔细细的观视天际天运旗虚影,触目所及,每一面天运旗的气相都呈一种虚幻不实的状态,但旗帜上面还能看到其所属门派的名字,似乎并无异状。

        众人纷纷抬头,看着天运旗的虚影,却是好一阵的出神。

        “时至今日,我们也就只能互相看一看对方的天运旗,才能够回想故乡往事……”

        天运旗在天际飘扬,而众人的目光,却在随着旗帜的飘荡而徜徉。

        周遭充满了留恋与回忆的氛围,很多人都因而流下了眼泪。

        故乡,再也回不去了吗?

        轻轻的叹息声音有如梦呓一般,出现得莫名,但那却是让众人心碎的颤音!

        “干杯……”

        众人齐齐举杯,将思乡之情与眼泪一起混入美酒,一饮而尽,意欲一醉解千愁,只可惜此际酒入愁肠,唯有愁上更愁。

        场中唯有云扬的心境未被这股愁思渲染,他仍旧在仔细打量众人的天运旗虚影,再三定睛细看之余着,他隐隐约约觉得那里不对,但那虚影来回飘荡,却又没有任何异状的样子。

        天运旗虚影与其主本身息息相关,而眼前众人虽然修为难攀高峰,但其他方面并无妨碍,也是可以确定的!

        他不甘心就此放弃,努力的思索着,希望可以籍刚才那一点隐约的感觉生出明悟,打破僵局。

        再过片刻,众人已经开始回收天运旗虚影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眼前这小子虽然言之凿凿,慷慨陈词,极尽鼓舞人心之能是,但仍旧不过刚被抓来,心理上还没有接受而已,料想也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这种情绪,这种心态,举凡刚刚来到这的人类,从无例外,全都自觉自己是与众不同,必然可以打破僵局的主角人物!

        但,主角却又哪里是那么好当的?!

        “慢着!!”

        云扬猛然站了起来。

        “慢点收回去。”他指着众人的天运旗,一字字道:“你们仔细观视一下彼此,你们的天运旗,是不是都都缺了一个角?”

        缺了一个角么?

        众人闻言不禁疑惑丛生,纷纷依言注目于身边人的天运旗虚影,顿时纷纷惊呼出声:“貌似……还真的是有些缺损一般……只是……还有些不大确定……”

        他们常年以来,就一直在这里,也经常逼出天运旗,用来缅怀思念。

        但长久以来,貌似就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似乎从一开始以来就是这个样子,已经习以为常,以为常态了。

        “若是我猜的没有错,这天运旗的缺失,便是长年累月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云扬缓缓道:“一年或者只是缺少一丝丝,一点点,一微微……少得你们根本就发觉不了。”

        云扬说这话的同时,缓缓展露出自己的天运旗。

        九尊府三个大字,在迎风飘扬,显临人前,众人齐齐注目之余,惊讶发现云扬所展现的天运旗完整无缺,天衣无缝!

        心念电转之间,所有人如遭雷击。

        只是看自己等人的,一时间还不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此际与这个新来的天运旗一比较,顿时就看了出来不同。

        对方的天运旗完完整整,庄严肃穆,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运旗风采气相。

        而自己等人的天运旗,还不仅仅缺了一个小小的角,而且连颜色气相,全都黯淡了许多!

        似乎原本的颜色,都已经被天长日久的闲淡日子消磨得不复往昔了。

        “为何会这个样子?”为首的老者茫然无措,失声惊问道。

        看着其他人,其他人也是一脸的茫然,惶惑,半晌无人做声。

        房中瞬时间陷入鸦雀无声,落针可闻的特异氛围。与外间传来的一阵阵喧嚣声浪,有女人的说话声,孩子的笑声,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然而众人却只是呆若木鸡的听着。

        甚至感觉,外面家人的声音,是如此的遥远,分明就在耳边,却感觉那声音乃是从天外传来,格格不入。

        只因为现在每个人都感觉到自身在发冷,发寒,不寒而栗,冻彻心扉。

        甚至连思想,都似乎在这一刻被凝固了!

        聚集在这里的二十多人,尽皆出身于坐拥天运旗的派门,自然皆是一时之选,头脑智慧远非常人可比,一念明悟之余,勉力转动僵硬的脖颈,看着云扬:“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眼睛里,尽都闪烁着至极的恐惧。

        “莫非……”

        云扬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对方应该是使用了某种法门……来获取你们体内的天运旗,进而形成另外的特异元能,这应该是当前状况的最大可能方向……”

        说到这里,看着面前众人死灰一般的脸色,云扬突然不忍心说下去。

        你们被妖族劫掠,被迫在这里生活下来,确实是身不由己,每个人甚至还都是很自傲,我们并没有背叛人类,都还在坚守着底线。

        但实际上……你们或许早已经对人类世界造成了某种伤害!

        一旦打破了众人的心理底线,却又要如何避免他们的心境即时崩坏?!

        这将是一个残酷却又不容回避的话题。

        “我们真的没有做什么!”老者猛地站起来,目光惶惑,但是,却也有坚定:“我们没有做过任何危害人类的事情!”

        “我们根本不知道,天运旗为什么会缺了一个角!”

        “这长久岁月以降,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他似乎是在解释,但却不是对云扬解释,而是对自己解说。

        便如云扬思虑,这已经是他们在这里赖以支撑的精神支柱,若是这一信念垮掉了……

        “为什么会缺了角?”

        “为什么会黯淡了?”

        二十多人冥思苦想,明明答案已经在心中,却希冀还有万一的可能。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查询此事之源头,这里都是有什么特殊设施?”

        云扬问道。

        既然出现了变故,那就一定有导致这个变故出现的原因。

        云扬感觉自己若是猜的没错的话,也许天罚圣地那提前了三十年开启的通道……就是由此而来!

        跟着这些人转了一大圈,将这片区域内的所有地界都看了一遍,云扬的目光,很快锁定了一处特别干净的所在。

        那是一长排挪栽进来的绿色植物。

        既不高大,也不茁壮,满打满算也就只有数十丈左右的高度,生有类似垂柳一般庞大的树冠,充满了柔美之意。

        而让云扬特别关注的,却是再这一长排木植尽都排列在北面,之上的庞大树冠,构成了一个个私密空间,目光难以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