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反正我快死了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反正我快死了

        但是,看着自己后院中,这么多女人都在眼巴巴看着自己,城主也是满心的恼火,无处宣泄。

        这段时间自己可不是遭受夫人一只妖的枕边风。

        整个后宅,全都因为这些个紫晶蜂蜜而天翻地覆。

        所有的如夫人,小妾,甚至自己宠爱的侍女,干女儿……一见到自己就眼泪汪汪:“……那紫晶蜂蜜……永葆青春呢啊……”

        一个个眼巴巴的瞅着自己,满眼尽是期盼。

        城主直感觉自己取不来那蜂蜜,就如同犯了罪一般,一个劲的感慨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能再顶了……再顶他可就真摔没了……”这是这几天里自己听到的最多的话。

        “您可不能由着夫人的性子啊……这实在是关系重大……永葆青春啊……”

        你说城主如何不一个头两个大。

        永葆青春永葆青春!

        你们这帮子女人,难道已经被特么的这四个字洗了脑子吗?

        “答应他!”

        城主恼怒的一挥袖子:“将那几头蠢熊放出去,就说本城主要亲自与那紫罗兰谈一次!”

        “好!”

        夫人眼中顿时绽放出夺目的光华,喜笑颜开起来:“夫君真好!”

        真好……

        城主捂住额头叹了一口气。

        骂的!

        再不答应,那个紫罗兰没事儿,那七头熊也没事儿,但是本座就要被你们逼疯了……

        真他么的!

        白熊白等熊走出城主府大牢的一刻,尤宛若做梦初醒。原本都觉得这次肯定是完了,活着走出城主府的可能性,根本就没有。

        天冠城城主那是什么妖,即便抛开一方之雄的身份之外,亦是妖界有数大妖,位高权重,修为更是高得超乎想象,跟他杠正面,又与找死何异!

        简简单单三个字——死定了!

        没有想到,原本都已经放弃希望的众熊,进来之后不仅没死,甚至都没怎么吃苦头,就在大牢里边呆了几天的功夫就给放了出来。

        这简直就是做梦,做梦都不敢这么做啊!

        兄弟七熊一路归途,有如身在五里梦中,浑浑噩噩的回到客栈,还觉得浑身无力,哪哪都不得劲,不对劲。

        “通知师父……师傅现在也不在客栈啊!”

        “就是……师父他老人家去哪里了?”

        众熊经历此次变故,心态再度异变,若说之前是骤遇高人,心下不乏抱大腿的想法,那现在就是,这大腿太粗了,一双手根本就抱不过了,真不知道是该继续抱,还是松松手呢……

        但,他们刚回去之后,不过一个时辰,云扬就出现了。

        “受苦了。”

        “你们有什么武学疑难,可以提出来问我。以后这种机会,未必有。”

        “我一些感悟,讲给你们听一下。”

        白熊白七熊,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关进去这几天,关于师父的事情,一个字儿都没说。

        云扬觉得,哪怕是妖族,但这份坚守,也值得自己高看一眼了。

        ……

        云扬当天晚上又再度出现在城中,这次是在一家小店吃饭;不知是“巧”还是“不巧”的被城主府的人碰了个当面。

        “狐族紫罗兰?”

        “正是老朽。”

        “你居然现身了?”

        “老夫自问无罪无过,为何不敢现身,纵使身怀重宝,却有保全之能,复又何不敢现身?”

        “……,城主大人欲见你一面。”

        “城主大人意欲召见,自然不敢有违,但不知是何事情,让小老儿心里有数,以免彼此照面,失了礼数。”

        “你那天的条件,城主大人欲与你当面一谈究竟。”

        听闻此言,酒楼之中登时哗然满堂。

        所有事儿,云扬自然心知肚明,此番之所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还要问这么一遍,不过是将这件事情,再进一步敲实一下罢了。

        此地始终是鹤王的老家;在自己的地方出尔反尔,无论如何弥补终究还是要有损自家声望的;虽然这个制衡效果很是微妙,未必能够起到多大效用,但多这一手怎地也是好的。

        城主府。

        客厅。

        只有两人,遥遥相对。

        鹤王,云扬。

        身高体长的鹤王雄踞宝座,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这个狐族的老狐狸,猩红的眼睛里闪烁着压抑许久的怒火。

        这一次的会面,摆明了就是胁迫与被胁迫的关系。

        而早已习惯居于上位,惯于居高临下看要的鹤王已经许久没有品尝到这种反过来被胁迫的感觉,但现在却又不得不如此,被迫的就范,当真是被这个老狐狸结结实实的算计了一把!

        身为一族王者,被一个下位者这般算计,焉能不怒。

        “你就是那个什么劳什子紫罗兰?”鹤王很是有些情绪。

        “正是老朽,参见鹤王殿下,殿下万安。”

        “无论是你之修为智慧,皆非俗流,怎地你的名字,本王竟是首度听闻?”

        “山野村夫,有辱清听已是罪过,再若寻根究源,只是辱没先人,何劳赘问。”

        “紫罗兰……呵呵,不过就是个假名字障眼法,阁下到底是谁?”鹤王振声一喝。

        云扬安然自若:“真名字也好,假名字也罢,说到底,仍旧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老朽今日前来,主旨是与鹤王殿下谈生意,跟一个代号有甚关联,殿下这般追问,未免舍本逐末,有所偏颇了吧。”

        鹤王身子前驱伏下,一股凌厉的气势压迫而来:“哦?”

        云扬后退两步,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苍白:“鹤王殿下,莫非是要用强?”

        鹤王嘴角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如何?你道本王敢是不敢,能是不能?”

        云扬再退两步,淡淡一笑:“这倒非关殿下能为胆量如何,实在是老朽早年战斗,旧创满身;生命透支几至极限,大限就只在眼下的三五年间。不知鹤王殿下行否,老朽早已经将很多事都看得很开了。”

        鹤王眯起了眼睛:“哦?”

        “殿下对于老朽之前的做法,怒火填心,这点老朽心内何尝不知,然而这一次进入鹤王府,早已经做好了最坏准备。要么死在这里,一了百了;要么得到鹤王殿下的帮助,延寿有望。然而无论前者后者,都要听天由命的,只因妖事,老朽已经做得尽了。”

        “鹤王若是存下强取豪夺之心,今日我老狐是注定要死在这里的,只不过,尊夫人的紫晶蜂王蜜,却是再也得不到了,这点信心,老狐我还是有的。”

        云扬也眯起了眼睛,寸步不让:“我还可以保证,在此后的两千年之内,整个万妖原,再也不会出现这种品质的紫晶蜂蜜了!”

        鹤王眼神越发危险:“你在威胁我?你以为,威胁我,与威胁那些女妖一样?你以为,本王也很在乎所谓的青春永驻?”

        “威胁?既然鹤王认为这是威胁,那就当做我在威胁殿下吧。这是我最后的希望所寄。无论鹤王殿下在乎不在乎,又或是做其他理解,都不是我的事儿了……”

        鹤王冷哼一声,心里盘算着,半晌没有说话,云扬也没有说话,场面似是僵住了。

        答应不答应,就看你怎么考虑,你愿意一辈子后宅不宁,不断地受埋怨,无妨一试!

        反正我快要死了,我在乎你个毛?

        ………………

        <倒霉就倒霉了,无所谓吧。

        我看得开。

        不管因为啥事儿,不能耽误领导们看书啊。最近我会加速爆发补回来哦。希望订阅下。我想弥补损失都快想疯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