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宽宏大量老前辈!

第三百五十六章 宽宏大量老前辈!

        白熊哭了。

        嗯……我嘴贱贪吃,吃了您的紫晶蜂蜜,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吃了人家的东西,理应给予对等的赔偿,虽然紫晶蜂蜜的市价高得离谱,但我咬咬牙认了!

        可是那一百万的圣元币赔礼?!

        那可是一百万圣元币!!!

        难道是修为浅薄限制我们对高阶修者财富的认知么?!

        咱们这边的圣元币跟玄黄界那边灵元石可不是一回事啊!

        虽然玄黄界的灵元石内中隐蕴灵能,除了可以作为一般等价物使用之外,还能辅助修炼,单就实用价值性价比,确实要比妖族的圣元币优胜许多!

        但咱们妖族的圣元币,币值大啊!

        咱们的圣元币,一枚就可以让一个寻常的十口之家吃上整整俩月的命脉果份额!

        三百枚,就能够在天冠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上一套不大不小不好不孬的房子!

        若是有万多枚圣元币在手,那就可以算得上个不大不小的富豪了啊!

        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也才不过赚了几个钱?

        您一张口要一百万,就算是将我们这些妖集体扒皮拆骨都不够啊!

        “……怎么了?”狐妖的脸色明显的不好看起来:“觉得我古兽大开口了?!”

        嗯,这里的古兽乃是指某种远古巨型妖兽,狮子张大口,在此实在名不副实,难名思义!

        白熊嚎啕起来:“大人容秉啊!我们兄弟七个人,辛辛苦苦做了两百多年的任务,也没有攒下几个钱,大人这一开口……”

        狐妖暴怒:“啥意思?你们这张口闭口的没钱,是耍光棍不打算赔偿我了?实在没钱也没关系,本座多给你们一个选择,你们一起上吧,接下本座一招不死的,自然因缘尽去,接不下的……也是因缘尽去!”

        七人闻言亡魂皆冒,眼前妖王乃是圣皇顶峰强者,己方七人就算全力施为,豁命守御也绝无可能抗住对方一招,一招过后,果然是因缘尽去,人全都死了,怎地不是因缘尽去?!

        可七人就是明白此节,不甘心就此玩完,不约而同的一起跪了下来:“大人饶命……咱们真不是不想赔偿大人……实在是拿不出啊……”

        七个人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们几个就是些卖力气的小角色,积蓄有限得紧……现在,钱实在太难赚了呀……”

        狐妖哼了一声,杀机骤现森然:“没钱,那就是该死了!”

        七个人眼见不妙,胆战心惊之余,开始一起掏口袋。

        将自家空间戒指里的东西统统拿了出来,杂七杂八的堆了一堆:“前辈,这已经是我们的所有财产了呀,您看有您能看上眼的么,我们绝无二话……”

        狐妖:“……”

        某妖搭眼看去,那其中就只得几枚妖丹,还全是低阶的;还有些妖兽皮毛,尽皆有缺,还有一些低阶的药物,简直不堪入目……

        再然后,就是接近三十万枚散发着微弱白光的圣元币了。

        “就这些?你们的全部身家?”狐妖惊奇的看着面前七个妖怪。

        “就这些,真的就这些……”白熊哭咧咧的说道。

        狐妖面色愈发的不好看了:“你们真当我不知道个中玄虚么?只得这点点身家……你们分明就在存心羞辱我!凭你们一个个能够修炼到圣王层次……怎地也该有相当的积蓄,只献出这么一点,分明就是在愚弄于我!”

        白熊欲哭无泪:“大人可冤枉我等了……我等出身寒门,从小便家无恒产,修途崎岖难行,我们能够修炼至此,真的就只凭着一点一滴的积累才臻当前境界,就眼前的这笔财富,还是因为我们都没有找媳妇,才攒下了这点身家……我们……”

        说着说着,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我们……其实已经算是很勤奋,这笔财务已经可算是天冠城中的富豪一级了啊……

        我们是赚得不少,但是修炼过程中……花钱却又哪里少了。

        “难怪你们要抢劫我,而且还是贼喊抓贼……原来是七个穷逼,打心眼里就没有公平交易的打算……”狐妖鄙夷的说了一声:“上前一步!”

        七妖不明就里的齐齐上前一步,却惊觉那狐妖居然是抓住白熊等七个用神念开始搜身。

        七妖自然不敢反抗,任由狐妖上下其手,内外窥尽,却难免心下吐槽:“这位大妖修为高则高矣,但格局实在不高,妖族强者为尊,我们在超强大妖之前,哪里还敢藏着掖着,何必这般的上下其手,徒然自贬身价!”

        那狐妖全然不理会众妖的诧异眼神,半点角落也不肯放过的仔细踅摸,蓦然——

        “你脖子上挂着什么?”狐妖指着一头花白熊。

        刚才就属这家伙拿出来的最少,全无财物一共还不到一千圣元币。

        “是……是我……是我准备……”毛色斑斓的花白熊结结巴巴:“……是……是我准备……给我的……未婚妻,准备……求婚用的一块灵元石……”

        说话间,笨拙地从自己脖子里薅下来,双手奉上:“大人若是喜欢……就请拿去……”

        “……未婚妻?”狐妖的眼睛一下子注目到那块灵元石,目光异常特异。

        什么灵元石?

        这不就是玄黄界的灵玉吗?

        而且,还就只是一块中品灵玉,在玄黄界那边,就算只得最寻常的天材地宝,灵根灵苗,都能换点的中档交易货币!

        难道说灵玉在妖界这边,竟是这么值钱吗?

        这位自贬身价的狐妖……哦不,往昔的黑白双煞,燕过拔毛的云大掌门忍不住就看了看自己神识空间里堆积如山的上品灵玉……还有数目不菲的极品灵玉……

        这些又得值多少钱呢?

        “算了,你留着找老婆吧。”云扬叹了口气:“看来你们过得也确实是不容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为己甚,与人为善吧。”

        衣袖一卷之下,卷起来大约是一万枚左右的圣元币,这才又道:“因生果随,有始有终,你们过得艰难也不能成为你们此次过错的理由,我就只取你相当喝我一碗紫晶蜂蜜的财物吧……至于其他赔偿,你们须得帮我做一件事,作为交换代价。”

        “大人请说。”

        七个人现在当然不敢说:一碗紫晶蜂蜜不值那么多钱啊?虽然确实是好东西,有价无市,可以让女妖美容,也可以让修炼者滋养经脉,但您这经过了稀释的啊……市价顶到天也就是一千两千圣元币而已,您却拿走了一万……

        但是这句心声却又哪里人敢说?

        这位大人没有要自己的命,没有全部收走这几十万,那分明就已经是厚道得不得了好么!

        你要是冲撞了别的大人试试?

        二话不说,给你一个湮灭是常态好么!

        “嗯,本座来到左近,因缘际会遇上了一个老对头,免不了的做过一场。”云扬叹口气:“虽然没有输,却是无巧不巧的将空间戒指打坏了……”

        “水有源树有根,若非有此意外,多半也不会出你这档子事……”云扬翻了个白眼:“本座正愁着要拿这么多的紫晶蜂蜜怎么办……然后你这傻熊就来找麻烦了……”

        白熊闻言,不由捶胸顿足,泣不成声。

        我这得有多么倒霉,才能无巧不成书的遇到这等奇事!

        一妖乖巧问道:“敢问前辈想让晚辈等如何效力呢,但有吩咐,晚辈等莫有不从,绝无二话!”

        “其他的也没什么,就是要你们帮我运这些东西进入天冠城。”云扬很是宽宏大量:“只要你们将这件事做好,我也就不追究你们了。”

        白熊等人闻言自是忙不迭的连声答应:“好的好的,多谢大人心胸宽广雅量高致!”

        众妖谀词满口,却是发自心底,眼前这位大人当真是心慈面软之人,都被这么冲撞,就只让我们办这么点小事,分明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之余,更给我们一条生路,这心胸真正是没的说了!

        至于那一万圣元币,绝对的该掏,且不说还喝了人家的紫晶蜂蜜,就只说让众人切身感受到圣皇巅峰强者的威压,那就不是区区一万圣元币能够下来的事情!

        可是再一转头,七个妖精却又齐刷刷的一脸愁容了。

        妖王大人的要求并不算难,甚至不算什么事,但问题是……要怎么运?

        大车已经被自家货物塞得满满的,而自己等人的那几个空间戒指,根本就装不下这么多的紫晶蜂蜜,如果白熊的空间戒指容量足够大的,他早就在第一时间一股脑的全收纳了,哪里会就只取一部分,而其他的人情况还不如白熊……

        然后众妖得出一个结论,眼前这位大人那枚破损的空间戒指还真是大……居然能装的下这么多的东西……

        不愧是强者!

        “请大人在此稍候片刻……”白熊谄媚的道:“我让兄弟们赶紧去弄几辆大车回来,紫晶蜂蜜可是有价无市的好货色,万万不能磕了碰了,一点点的损失都是不该的。”

        云扬很是有些不耐烦的翻了翻白眼:“知道了,赶紧去办吧。”

        “熊三!”白熊站起来,颐指气使:“快,去为大人找几辆车来!”

        熊三便是那花白熊,闻言熊脸上一阵纠结,挠着头:“去哪里弄啊?”

        “混账!”白熊气不打一处来:“哪里弄得到,就往哪里去弄!还不快去,耽误了大人的事,小心你的熊头!”

        没有了性命危险之后,那种做大哥的霸气,终于又表现了出来。

        花白熊连声答应,急忙转身就跑了。

        ……

        “兀那白熊,你叫什么名字?”看来一时半会儿走不了,聊聊天吧。

        “回禀大人,小妖白熊白。”白熊低头哈腰。

        “白熊白……”云扬嘴角抽搐,白熊白,特么的,白熊白熊,有黑的么?:“他们呢?都叫什么名字?”

        “这是我胞弟,白熊黑,白熊蓝……”白熊指着另外两头也是非常壮硕的白熊。

        “咳咳咳……好名字……”

        云扬一阵咳嗽,目测分明全是白的好吧?怎么还出来了黑和蓝?

        “这是我拜把子兄弟,一个族群的,这是黑熊大,这是黑熊二,这是花熊七;走的那个叫花熊三……”

        白熊也是一脑袋羞惭:“小妖也知道自家的名字不好听不响亮,但实在是咱爹娘没文化……哎,小妖的这几位拜把子兄弟,他们爹娘更加没文化,我们兄弟们好歹还占个颜色,他们就直接一二三……”

        说到最后,居然转变的很是有些洋洋自得,与有荣焉。

        云扬登时瞠目结舌。

        压根就没明白您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好么……

        “其实我们熊族,已经比那些个鼠族啥的要幸福多了……”白熊优越感更加爆棚的说道:“我认识一个鼠族的圣王级数修者,他的名字叫做花鼠三千七百四十八……”

        白熊白居然露出一个忍俊不住的笑容:“他爹妈就是再有文化,也很难给好几千儿女都取个名字;还有蛇族,哇哈哈哈……花蛇族一窝蛋就有好几百个,叫个花啊青啊大几百的寻常事也……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白熊白居然貌似是说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但还是不如大鱼那一族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白熊白在云扬满脸黑线的注视之下,居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硕大的熊掌拍着地面,咧开大嘴笑的死去活来,比之所谓的笑破肚皮仅止于稍逊。

        “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五个兄弟都在一边,一脸黑线地瞪着眼睛看着他。

        看着这个惹出大祸来的家伙——天大麻烦还在眼前,你笑得这么开心干嘛?

        我特么的就想问问,你惹到了一尊神仙,让兄弟们都在生死边缘跪着,你却这么开心吗!?

        “那些一窝子能生好几千好几万的……委实是难得一个个的取名字……”云扬叹口气。

        我选择这样的一支队伍进入天冠城是否是有些错误?

        “不是啊,一窝好几千好几万的……活下来的也不多,九成九以上都是要夭折的。”白熊白睁着大眼睛:“小妖刚刚只是……只是想到他们万一若是一个个取名字……哈哈哈哈哈哈……”

        白熊白又是连声大笑起来,经久不息。

        这下子,连那些赶车的寻常妖族竟然也都有些忍不住了。

        整整一个车队,每一个妖族都是满头黑线的看着这头脱线的熊。

        这熊不是有病吧!

        肯定是了!

        准了,没跑了!

        …………

        <妖族之行开始了。应该是本书最后一个大情节了吧;妖族之后,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