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抢劫!铁板!

第三百五十五章 抢劫!铁板!

        云扬随即又在心里安慰自己,自己之前在天罚圣地的收获已经足可将自己的身家暴增数十倍,人贵知足,奢求太多乃为求死之道,智者不取,自己可是智尊,这点自制力岂能没有?!

        而且当前已经不算是别无所获了,就算主要的两个目的什么都得不到,但就只说将那命脉树带回去,想办法培育成活的话,那已经是超出了预期的巨大收获。

        一念及此,云扬终于再无眷恋,悠悠然往外飘了出去。

        只听见后面已经打成一团,大抵这个族群埋怨那个族群,互相推诿责任。

        “命脉树呢?”

        “这一段应该是你们在看着的!”

        “放屁,上面没有你的神念吗?”

        “放屁!你的神念也在上面,怎么怪我?”

        “……”

        砰砰砰……

        继而就是打成一团。

        云扬一甩袖子,置之不理,任由后面已经打得热火朝天,我只任意而行。

        ……

        路上,大抵是一个妖族的商队。

        押送着上百辆车的命脉树果实,向着万妖原最著名的妖族城市天冠城进发。

        眼见着四周已经出现了森林绿洲,车队的带头人,一位圣王级别的大白熊终于算是松下了一口气。

        一般来到了这里,就基本可以等于是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前方尽是坦途,再无艰险可言。

        这一次去白原冒险,还真可说是九死一生,但到了最后还是斩获了白原雪莲子,更得到了雪鹰的翎羽,还不止一根,这可是一笔相当庞大的财富!

        再加上最后意外接到的一趟押运命脉果入天冠城的任务;那可是酬劳一千圣元币的意外收获,端的是天降横财!

        自己本就想要回天冠城,又接了这么一个顺路的任务,虽然对方在押运命脉果之外,还要求附带的一枚看起来古朴,里面装了不知道什么,下了禁制的戒指,仍旧不过顺手而为罢了

        只要自己小心一些,谁会知道自己一行人还暗藏了一枚空间戒指?

        甚至就算被劫了道,只要自己能够保下这个戒指,命脉果都丢了也是不要紧的!

        但是……

        前面路边的是什么?

        总不会是劫道的吧?!

        那商队首领熊头人原本还不以为意的看了看路边的黑乎乎物事,但鼻子却闻到的某种特殊味道之余,却是一阵阵的头晕脑胀。

        这里的头晕脑胀非止一般意义的某种负面状态,而是……

        可怜我这头熊妖,一旦黄昏了眼睛就不大好使……

        但是……

        这种味道,我纵使再隔着几千里也能闻到,不会错失!

        那香甜的味道,让我感觉如同在做梦一般,震荡了我的神魂,动摇了我的意志……

        那那那……哪好似小山一样的木桶,内里分明就都是蜂蜜?

        而且还要是带着灵气的异种蜂蜜?

        天啦噜!

        忍无可忍的熊头人口水好似长江大河一样的流淌了下来,垂涎三尺都已经不足以形容。

        路边,在那许多桶装蜂蜜的左近还有一头一身紫毛的妖狐;在他的面前摆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除了有几道小菜之外,就只得……一大碗呈微黄色的粘稠蜂蜜……就是那蜂蜜散发着迷人的甜香气味。

        这只该死的狐妖,居然就着小菜喝蜂蜜,其他人不都是喝酒的么?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白熊的口水直流,心中愤怒填胸,怒不可遏。

        你是故意的吗?

        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绝对是故意!

        否则我走到这里的时候,你怎么会那么巧的路边喝蜂蜜!

        你喝蜂蜜也就罢了,居然还这么香!香一些也就罢了,份量居然还有那么足!

        真的好足啊,起码也得有几百桶的样子!

        等等……几百桶!?

        白熊看着那头狐妖身后,堆积如山的一桶一桶的蜂蜜,这么多桶岂不得有几万斤的!?

        这是要干啥!

        你一头狐狸搞出这么多的蜂蜜,置我熊于何地?!

        白熊的目光逐渐的凶恶贪婪起来:特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自然就无需再忍!你这分明就红果果地逼着我打劫么!

        白熊眼睛里散发着慑人光芒,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大怒道:“大胆狐妖!居然敢来拦路抢劫!”

        跟着白熊一道的另外几个妖族同伴齐齐一阵脑筋短路外加头昏脑涨。

        人家啥时候拦路抢劫了?

        我们怎么就没看出来人家有那么一点点的抢劫意图呢?

        难道是我们的阅历太浅薄了,真正的头疼啊,头晕啊,脑袋不够用啊!

        嗯……看这样子,大抵是老大你要去抢劫人家才是真相吧?

        就看到那狐妖抬起头来,诧异的看着白熊:“……什么?”

        白熊气势汹汹:“弟兄们!有人要抢劫我们的货!给我上!”

        一干兄弟面面相觑:大哥,就算是财迷穷人眼,您也分点时间场合地点吧?我们现在可是接受了委托为人押送货物呢,一路上都没有人抢劫,是很幸运很稀罕的事情好么!

        可是你现在却要无中生有的硬生生造出来一个!

        你这是要干啥?

        嗯……虽然你想干啥我们都是清楚明白心里有数的,但要点碧莲行么?!

        借口不要找得那么低俗下贱!

        下一刻……

        白熊雄壮的身躯,已经不由分说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凶神恶煞的咆哮道:“我告诉你,你这个可恶的狐妖,居然敢劫咱们的道!我饶不了你,我告诉你,除非你将这些蜂蜜都送给我,否则今日之事决计不能善了……”

        说话间,白熊迫不及待的将桌上那一大碗蜂蜜端了起来,径自一口喝了下去;顿时眼珠子都直了!

        这不是普通的蜂蜜!

        甚至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上等货色,而是……紫晶蜂蜜!

        天哪……

        下一刻,白熊的眼珠子直接都红了,旋风般冲过去,一挥手,几十桶蜂蜜径自进入了他的空间戒指之中,随即再挥手,显然是意犹未尽,不想放过任何一点……

        幸福死了,如果这是梦,也千万让我晚点醒……

        只可惜美梦从来容易醒,千古以降只余恨,一只好似铁箍的手突然抓住了白熊的手腕,就此终止了白熊的幸福美梦。

        “放开我!我要将蜂蜜全都装起来!”白熊勃然大怒。

        此刻,他眼中除了这价值连城绝无仅有的紫晶蜂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一切。

        然而下一刻,他只感觉手腕蓦然一紧,咔嚓一声,骨头已然断了一根。

        白熊剧痛攻心,本能的抬头看去,登时大吃一惊:抓住自己手腕的,赫然就是那头狐妖!

        而此刻,这狐妖浑身上下的毛都气得炸了起来!

        眼神更是有如一团深遂漩涡,如同满天星辰在眼眸中旋转闪烁。

        原本看来瘦小的身体,突然间膨胀起来,整具身躯变得异常庞大,与白熊的体型差距登时逆转过来,一顶成型皇冠在半空闪耀,尤其引人眼球,仍旧抓住白熊,一字字问道:“白熊,你要做什么?”

        全场瞬时寂静,白熊更是屎尿齐流,傻在当场。

        “圣皇级妖兽!!”

        白熊头脑一片空白。眼前狐妖有成型王冠在顶,很大机会直接就是巅峰圣皇级数的妖兽!

        自己在自己这个小团队里面已属最强存在,却也不过圣王三品而已,自己怎么会……贸贸然地招惹了这么一尊杀神?

        “你说我要抢劫你?”紫色狐妖瞪着眼睛看着白熊,目光如矢,如欲吃人。

        “不不不……前辈,前辈饶命,这是一个误会……”白熊噗的一声就跪下了,肉嘟嘟的脸上居然一片憨厚:“前辈饶命啊……”

        “误会?饶命?”

        狐妖气得浑身发抖:“你这白熊好不讲道理!我没招谁没惹谁,就只闲来无事在路边喝点东西,你张口闭口的说我劫道,这是从何说起?!这倒也罢了,可你冲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将我价值连城的紫晶蜂蜜喝了过瘾,喝完还不算完,还抢走了几十桶……要是我不阻止你,剩下的也不会给我留吧?杀人越货之心昭然若揭,恃强行凶之实,历历在目,这个天底下有这样的误会么?!”

        白熊一张毛脸此际已然骇得变成了紫色。

        跪在地上,期期艾艾,结结巴巴,满头大汗。

        白熊几位兄弟也都是面面相觑,一窝蜂的上来道歉,一个个尽都汗流浃背,汗透重衫满头大汗。

        这事儿……委实是到哪也是解释不通的!

        只要是不傻的人,都看得出来个中原委,事实真相。

        这分明就是咱们自己老大看上人家的蜂蜜了……看他那嘴角现在还没来得及擦的口水就知道。也不知道这货对于蜂蜜的执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是熊!

        我们怎么没有这么没出息?

        事实上,白熊这家伙籍故弄蜂蜜的勾当早已不是一次两次,己方众人不说见怪不怪也差不多了,但是这次,却是踢到了铁板上。

        你区区一个圣王,当面抢劫一个圣皇的蜂蜜,居然还要给人家扣大帽子!

        这份胆量,也是没谁了啊。

        那可是紫晶蜂蜜,入口瞬间就该有所判断,能有拥有这种蜂蜜的,而且还是拥有那么多份量的,怎么可能是易于之辈,白熊这次,是栽定了!

        白熊仰着大脸,一脸的欲哭无泪,心魂欲裂。

        那狐妖瞪着眼睛看着白熊,阴森森的问道:“你这头蠢熊,说说吧,此事要如何了结?”

        白熊闻言之下顿时惊喜交加!

        看样子这位大人虽然实力强横,但心地还是很仁慈的,居然没有直接要了自己的小命;太好了。顿时热泪盈眶,刚才被吓得眼泪都流不出来:“大人,大人啊……小妖该死……小妖鬼迷了心窍……大人大人有大量……”

        一个劲儿磕头。

        那刚刚被收进空间戒指的几十桶紫晶蜂蜜,自然悉数拿出,整整齐齐的摆在地上。

        白熊的那七八个兄弟见狐妖没有第一时间动杀,都凑过来,磕头如捣蒜。

        他们也怕啊,心底恐惧绝不比白熊稍差,眼前这位前辈干掉白熊乃是情理中事,反掌之易,任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可是众人害怕对方再一反掌将其他人也一并顺手收拾了,这真的就是顺带手的事!

        “请前辈饶恕……”

        狐妖皱着眉头,冷然道:“饶恕?怎么饶恕?”

        白熊和自己的几个兄弟登时齐齐呆滞。

        怎么饶恕?

        还能怎么饶恕?

        “我让你自己说,这事儿怎么办吧!”这位紫色狐妖圣尊虽然实力强横,高深莫测,却并没有杀戮的念头,这一点,都看得出来,否则众人只怕连回话的勇气都没有!

        但同样的,众人看对方这个样子,倒像是想要些好处,或者说是补偿……

        白熊战战兢兢道:“前辈……大人,您说……该怎么办?”

        一边说话,一边狂骂自己,你这蠢熊莫非是蜂蜜蒙了心?今天怎地干出这等蠢事!招惹了这么一个牛逼人物,这不是自己作死么?

        好好的赶你的路不成吗!

        看看招惹出来的这麻烦简直是……无语了!

        紫毛狐妖摇摇头,哼了一声,道:“你若是只求些紫晶蜂蜜,也就罢了,熊族本性如此,我可以理解!但你为何要污蔑我名声……说我是拦路抢劫之辈……这才是对我的莫大侮辱,此事决计不可轻了!”

        “是,是,是……是小妖不对。”白熊低声下气,语调极尽轻柔之能是。

        “哼!”狐妖余怒未消:“我现在想要听到的,是解决方案!”

        白熊满头是汗,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刚才一门心思就只在紫晶蜂蜜身上,全然无心再想其他,而今同样的,光是那一碗紫晶蜂蜜,自己就赔不起啊!

        “这样吧,你们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当然,本座向来涵养极好,却被你们气的怒发如狂,你们还要陪我的涵养损失费,此外再赔我那一碗紫晶蜂蜜就好了。”

        紫毛狐妖正气凛然的说道:“我可没有多要你们,那一碗紫晶蜂蜜,直接走照市价就好。至于其他的,一共给个一百万圣元币吧。”

        “……”白熊嚎啕大哭起来,硕大的泪珠一串串的往下流。

        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