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这酒我喝过!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这酒我喝过!

        狐王翻着白眼:“你们是将我当做熊王了吧?胜一场才一坛?不干不敢!你们要是不打,我现在可就动手了。”

        “那就一场十坛!两斤茶!”何不语急忙改变策略:“咱们打足一个月,怎么样?各自抽签!君子之战,只论胜负,不分生死!”

        狐王皱着眉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但是等今天吃完这顿饭,我得要先拿走两斤茶,二十坛酒,这是我的底线,要不就一拍两散,谁也别想独享。”

        九个人对望一眼,颓然叹气:“好吧。”

        狐王哈哈一笑,毫不客气的就盘腿坐了下来,随手掰过一根毒藤,径自放进嘴里嚼了起来,叹道:“用你们的话说,真特么的爽口。”

        云扬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

        这些人在这里与妖族交战,打了几千年,居然还打出交情来了?

        看这样子,应该不止一次了吧

        “这小家伙是谁?”狐王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云扬,赞道:“你们人类果然是英才辈出,这小家伙今年满打满算也就是生长了二十三年半的骨龄,居然已经臻至圣尊二品层次;这等天才本王尚是首次得见。”

        何不语满脸尽是老怀安慰之色。

        吴老二冷然道:“这就首次得见了,那不过是你们妖族没出息,一个个身上臭烘烘的,还修炼什么……不如直接投降算了。”

        狐王斜了他一眼,淡然道:“没有***的男人,不要和我说话。”

        吴老二大怒,就要站起来动手。

        众人急忙拉住:“兄弟你有,你有,我们都知道你有!不要被他激怒,他故意气你呢……不信你脱下裤子让他看看……”

        众人一起大笑。

        整治菜品的施青衫那边已经开始传出来浓郁的香味。

        再过片刻,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炒菜……哦不,炒天材地宝已然端了上来。

        “油炸雪参。”

        “藤爆灵苗。”

        “拔丝黄精。”

        “阴魂参炒天宫藕。”

        “七叶莲呛地心子。”

        “首乌心凉拌玄参心。”

        “……”

        这一桌菜搬出去,单论造价就能够买下一个国家,甚至还颇有富余……

        而且更加牛逼的是……所有这些天材地宝,现在巨大多数都已经没有了个中精华!

        “来,尝尝这个,看看像不像白菜的味道?”

        “尝尝这个,有没有土豆的感觉?”

        “来,这个是效法醋溜山药片的做法,是不是更脆生……”

        “这个怎地像清炒绿豆芽,真个一模一样……”

        狐王哈哈大笑,吃的不亦乐乎,大快朵颐。

        一坛坛酒早已经拍开。

        一代酒神的遗世之作,自然非同凡响,更是已成绝响。喝得众人眉花眼笑。

        只有狐王,在喝了一碗之后,蓦然间有些若有所思,道:“这酒……我貌似在哪里喝过……”

        其他人闻言并不以为意,他们每个人都是大有身份之人,往昔早就不知道品尝过多少极品美酒,这酒神遗作虽然堪称绝佳,但对他们这些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喝到酒的人而言,反而品不出个中差异了!

        然而云扬却是心头一阵颤抖,霍然抬起头来:“这酒……狐王大人……喝过?”

        狐王平静温和的眼神聚焦在云扬的脸上,淡淡道:“这位小朋友……似乎对这个酒……很是看重?”

        云扬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实不相瞒,这酒乃是家中一位长辈所酿……说起来这位长辈,晚辈并未没当真见过,只是在家族库房里偶然得到了其留下的一千坛美酒;家中长辈都说是绝世佳酿……但晚辈游历多地,却并未听闻其任何传闻……”

        云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狐王若是当真喝过此酒,那么就……”

        这段话说的,真是声情并茂。

        何不语他们丝毫也不怀疑,纷纷道:“原来如此,我等虽然已经许久未曾饮酒,但对于美酒滋味好坏还能分辨一二,你这酒却是佳妙,吾等生平仅见,却原来是你祖传的逸品,大大的生受你了……”

        不意那狐王的眼睛却一下子钉在云扬脸上,仍自淡然道:“你说话的时候,为何要运起冰心诀?”

        那九尾狐王这句话甫一说出来,众人都是齐齐一怔。

        众老现在的绝大部分心思都放在眼前的美食之上,仅余的小部分心思也都用于提防狐王的暴起暴走,还真没有一星半点的余富给云扬,闻言自是略显愕然。

        倒是云扬面不改色,道:“狐王非我族人,立场冏然,彼此更是初会,晚辈开口征询,主因是关切先祖的消息,倒是更无他意。然而……晚辈内心的敌意还是存在的;此刻正值其乐融融的休战之期,当真流露出来,只会令狐王不开心,徒增变数罢了,不意狐王感应敏锐至此,晚辈明明已经尽力克制,却还是被阁下察觉。”

        云扬顿了一顿又道:“说起来此事委实是晚辈的小人之心了,各位前辈与狐王战斗这么多年下来,早已惺惺相惜,互知肚肠,正所谓英雄惜英雄;敌方的英雄才是真正的强敌!但狐王既得几位前辈邀约,那边定然也是一位光明磊落的前辈;但无论如何,云扬始终不能给予狐王与各位前辈一样的敬重,这一点,还请狐王见谅。”

        “所以说,不仅仅是今天,就算是日后任何时间再会,晚辈见到前辈说话的时候,还是会运起冰心诀以策万全的。”

        云扬不卑不亢的说道。

        这番话说得九个老人心头大悦,喜笑颜开,一派老怀安慰的款!

        何不语哈哈大笑:“狐王,你向来言辞犀利,刚才自以为拿到了话柄,现在可知道吃瘪了吧?哈哈,不怕告诉你,这便是我们玄黄儿郎!你们妖族想要踏足玄黄,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我们玄黄儿郎这铮铮铁骨!”

        云扬呵呵笑道:“云扬忝为玄黄儿郎,却不过是玄黄儿郎中的末流,车载斗量,太仓一粟!”

        狐王温和的脸上没有其他表情,淡淡道:“车载斗量,太仓一粟?若是玄黄界尚有如你这样的少年人十人以上,吾妖界只怕就真的没有指望了!哎……我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你为何要运起冰心诀。你又何必这样长篇大论的解释?不会是做贼心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