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九尊府,圣尊?是谁?

第三百四十二章 九尊府,圣尊?是谁?

        此念一生,云扬心中陡然泛起一股子说不出道不尽的唏嘘之意。

        想起自己的修炼过程,天意刀法还有生生不息神功;从无到有,感觉并不是很难,从第一重到第二重,更加感觉挺简单的。一直到第五重,才感觉有些难度。

        总体来说,开始的第一重到第五重,云扬前前后后一共就只用了两年左右的时间,便已经功行圆满。但突破这第六重,却耗费了自己整整六年时间,而且还是消耗资源远远超过之前的六年时间!

        而以目前的进度来看,接踵而来的第七重只怕更难!

        至于更后面的第八重第九重……云扬表示自己除了无法想象,还有不敢想象。

        “这一路的修炼,当真是岁月不知年!”

        不管怎么说,现在突破了第六重,总是天大的好事,此次变故之余,云扬的修为实力已经不是单纯的倍增,而是翻着跟头的疯狂上涨,不,该当说是接连翻了好几个跟头,实力暴增何止十倍?!

        这点认知让云扬很是有些短暂的满足。

        起码现在来说,就算是放眼整个玄黄界,自己也该当不大不小的算是一号人物了。

        有了现在的修为实力,云扬感觉自己的九尊府,至少已经拥有了冲击上品天运旗的可能。

        “希望那帮家伙们也能够多争气一些吧。”

        有了这样的突破,云扬对于这次妖族之行,又有了几分自保的把握,大有可为。

        看这神识空间里已经是一望无际的各种天材地宝,云扬喜上眉梢。

        这次,太值了!

        既帮助了能让自己尊敬的天罚圣地,又收获了这么多好东西……

        想起金甲蚂蚁一族,自己将生命源气给它们渗入泉水的时候,可并不是按照之前的约定,给了一份。

        有感于三百金甲蚂蚁的壮烈自爆,云扬足足的给了两份!

        全部留在了水底,而且,能够感觉到再次涌出来的泉水,已经与之前不同,那生命的力量,乃是满满的。

        有了这份馈赠,想必金甲蚂蚁一族,能够迅速地壮大起来吧。

        一路走,一路随便找一些零散的妖兽练练手,一路还好整以暇的寻找一些天材地宝;云扬走得并不快,但一天下来走上数千里路中还是有的,总体来说脚程很是不慢。

        但云扬也迅速的发现了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不解:按道理来说,各处封锁得这么严实,天罚圣地的天妖门户更是绝不可能放任何妖族进玄黄大地。

        那么,现在进入到玄黄界内部的那些妖族,究竟是从何而来?

        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

        带着这个疑问,随着越走越是荒凉,半个月之后,云扬终于亲眼看到了既定目标之地的血魂山!

        千万年以降,玄黄界关于血魂山的了解或者说认知,寥寥无几,但相关其传说,却是多到数不胜数;无数的吟游诗人墨客,都因之留下了大量的笔墨。

        诗歌画本故事传闻……更是应有尽有!

        就连玄黄界的平民百姓,也没有不知道血魂山的。

        人类与妖族的战斗关键,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之地。

        而妖族日益强大,人类也是不断地进取;一个玩命一般要侵略过来,想要扩展己方生存的领地空间,另一个则是竭尽所能,不惜代价地阻挡,捍卫自己的主权!

        而彼此斗争的交际战场,就在血魂山!

        “男儿一生意莫沉,仗剑匹马战血魂;愿为沙场死后鬼;不做故里富贵人!”

        “此生此身为玄黄,战至纷纷两鬓苍;九百万里血魂土,皆为故乡好儿郎!”

        “男儿应修玄,剑指血魂山;粉身君莫笑,英名存世间!”

        ……

        血魂山,从来都是玄黄界的至高战场,亦是整个玄黄界武者的梦回之地。

        玄黄界江湖为何平静?一来自然是因为严酷至极,执法无私的天道法则监督管制;二来便是因为这血魂山;血魂山一旦失守,玄黄界便是生灵涂炭,再无宁日!

        这是悠关祸福存继的一关,更是不容有失的一关。

        血魂一关于玄黄界人类的压力,实在太大,太重,难以负荷,却又不得不尽力承担。

        以至于不知道从何时起,出现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哪怕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但只要是武者,只要来到了血魂山对抗外敌,那么,就要放下仇怨!

        玄黄界百万年来,凡是在血魂山战死的武者;本人家族荣宠三代!

        这条不成文的规矩乃是当年的一位圣君提议:武风浩然,英魂不衰,荣宠三代,举世敬之!

        这一提议甫一提出便即得到了通过,武者一生所寄,未必只有大道前行,也不乏求名求利之背,这个提议,没有人会反对!

        然而跟着便有另一位圣君提出来:武风浩荡,英魂该续,只许三代;不得再延。

        是故血魂山乃是战争之地,亦是荣耀之地。

        想着这些,云扬看着自己前面数百里处,那一座高耸入云,绵延数万里,将整个大陆分割成了两半的浩瀚山脉,心中充满了敬意!

        这才是人类的脊梁!

        真正的!

        但是,随之一个问题就来了……我该如何过去呢?

        往昔血魂山未筑,人妖终极大战之末,牺牲了人族九十九位圣皇强者布下的九九绝妖阵在坑杀无数妖族之后,终于被妖族八大圣君级数强者联袂攻破,然而妖族元气大伤已成定局,这终极一战,是人族胜了,更乘隙构筑了血魂山,将妖族封堵到了血魂山的彼端,无能再越雷池一步!

        可是血魂山阻隔妖族进犯玄黄界的同时,也阻止了人族前往妖族的可能性!

        难道真要一闯那凶险莫测的九九绝妖阵旧地,这个目前仅知的沟通两界通道?!

        ……

        话分两头。

        九尊府。

        就在云扬突破成为圣尊的那一刻,九尊府内蕴之灵气幅度,突然又再一次出现了一次恍如海啸骤来一般的变故!

        四面八方的灵气,须臾而至,将整个九尊府充斥得严严实实!

        由于这一次灵气爆发来得太过突兀,而且幅度还是如此的剧烈,令到很多才刚刚开始修炼不久的弟子当场昏迷……因为他们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得了这样巨大的灵气量冲击。

        浓郁到极点,几乎凝成实质的灵气,直接将整个九尊府染成了紫色,而这样力度密度的灵氛,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

        然后才渐渐淡去,归于无形。

        众人经历这番变故,一时间未知是福是祸,不禁患得患失,然而仔细感应之下,惊觉九尊府现如今的灵气密度,与三天之前相比尽是浓郁了最少三倍!

        九尊府主峰的最高之处!

        象征着九尊府现如今身份地位的中品天运旗自变故骤临,沛然灵气来袭的第一时间就拔地而起,矗立在了半空之中,迎风招展不息;经历三天极度灵气的冲刷滋养之余,天运旗之上的“九尊府”三个字,已经变成了最纯然的紫金色。

        在天运旗迎风招展的之刻,散发出一道道金芒,遍照整个九尊府!

        正在左近修炼的董齐天对于这一变故吃惊莫甚,看着面前拔地而起,在空中岿然不动的天运旗,满脸尽是凝重。

        那天运旗现在乃是虚空屹立;并没有插在山顶上;下方十丈空间,全都是虚幻云雾。一直到十丈以上,才是蜕变成紫金色的旗杆,扶摇而上,支撑着上面的天运旗帜。

        至少在董齐天的认知中,中品天运旗门派之中绝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只过片刻,数道身影急疾飞掠而临。

        洛大江等人,还有凤鸣门的长老们,显然也察觉了天运旗的巨大变化,齐齐赶来查看究竟,而随着他们的到来,董齐天的身影悄然消失,以他的修为,自然不会有任何人察觉他曾经在这里存在过。

        看着九尊府的天运旗,凤鸣门那位李长老两只眼睛几乎瞪出眼眶,满脸尽是不可置信,不敢置信!

        还有其他人的表情也都是一样,看着九尊府的天运旗,如同见鬼一般!

        反而洛大江等人的表情虽然也惊愕,却并无更多异样,然而这却是见识浅薄的表现,并不知道眼前变故意味着什么!

        “这是……”甘天颜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天运旗,声音艰涩:“天运长空……这代表了,九尊府出现了圣尊级数的强者?”

        李长老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而且还不是初阶圣尊……那可是虚空十丈啊……”

        洛大江等人对此懵懂无知,纷纷来问。

        “天运旗矗立山门,只代表天运旗承认了这个门派的当前拥有资格……而天运旗呈现矗立虚空的状态,却是上品门派之像……也就是我刚才所言的天行大运……”

        “一般来说,只有门派之中出现了圣尊级数的强者;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必须是门派创始人或者是掌门人臻至此境界才行……”

        甘天颜两眼发直的看着洛大江:“你们之中……有人突破了圣尊?”

        洛大江等人仍旧是一脸的懵逼,愣然当场:“???”

        九尊府的上下人等也都是对此大惑不解:圣尊?谁突破圣尊了?我们最强的也才圣皇初阶好么,距离圣尊层次还有好远好远的距离,那可是整整一个大位阶啊!

        董齐天么?董老实力高深自不待言,他的修为层次更是超出众人的认知,但他甚至不能算是九尊府的人啊,更不要说是创始人云云了,肯定不是他的……

        凤鸣门的人很快就走了。

        他们只感觉自己已经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了,就剩一门心思的失魂落魄了。

        这个九尊府,真真就是一群妖孽,从上到下,从大到小,全都是妖孽啊。

        但是,这群妖孽之中,究竟是谁,突破了圣尊呢?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呢?!

        放眼整个九尊府,貌似没有人超过五十岁的年限吧,是谁臻至了圣尊层次呢,浑不可解,浑不可解!

        而整个圣心殿麾下的中品门派,包括前三的派门在内,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那一个的门派能够天运旗矗立虚空!

        圣尊强者固然稀罕,乃是玄黄界顶级战力,但中品天运旗前三的派门,至少也有一两位圣尊强者坐镇,但是这些圣尊强者,却罕有派门创始人,又或者当代掌门人!

        自然也就不会有这等待遇。

        是故想要令自家天运旗出现天行大运这等状态的,只有能冲上上品门派位置,才可能会出现!

        比如因为圣尊强者达到四位而成功晋级的天下商盟,现在天运旗就有这般气相,但他们在未成功晋升之前,处在中品门派的时候,纵使是中品首席,天运旗仍旧是与其他中品门派毫无二致。

        但是九尊府……现在才不过位列中品门派倒数第一,怎地就呈现出这等气相!

        九尊府不过草创,能够谈得到创始人的人数颇为不少,诸如云扬,洛大江甚至钱多多都可以名列其中,但凤鸣门众人自觉自己很知道九尊府的实力根底,即便是实力最强的云扬,现在也才不过刚刚晋升圣皇初阶不久,岂有于短短时日之间攀升圣尊的可能!

        绝无此理,岂有此理啊!

        ……

        凤鸣门临时驻地。

        “九尊府那边有人突破圣尊层次了,而且还必定是九尊府十二个创始人之一……”

        “九尊府只有云扬与天残十秀还有小胖子钱多多才算是创始人。现在除了云扬不在,还有带着弟子出去历练的孔落月与兰若君之外,其他的九个人都在这里,究竟会是谁呢?!”

        “史无尘还没有出关,以他自毁根基,重锻剑心的做法,就算能够成就圣尊,却绝非短时间能够达成,而且我等皆在左近,若是他突破,我们不会不感应到,同理,其他人也没有突破圣尊;那么,就只能是不在九尊府的其他三个人,不是兰若君,就是孔落月,若仍不是他们两人,则必然是掌门人云扬!”

        “那谁的可能性更大些?”

        众人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云扬,云掌门!定然是他,因为某种机缘突破臻至圣尊层次!”

        “也只有云扬突破了圣尊级数,身为掌门人,更是创始人,而且还是第一创始人;以及九尊府命名者身份……才会出现这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迹象!”

        “但云扬之前出去的时候,才跟我们分别不久,不过一品圣皇,到现在才几天,有两个月吗?”

        “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可能突破圣尊级数,哪可是整整一个大境界啊?”

        “任谁也都会觉得不可能,但这天运旗这边又怎么说,那可是断断做不了假的。”

        这件事情,直接将凤鸣门众人震撼得魂不附体,六神无主!

        每个人的心情都是复杂至极。

        一直以来,凤鸣门的人虽然客居九尊府,但心理上总有一份优越感:我们是中品天运旗竞争首席的门派,而且还将是登临上品天运旗的派门!

        你们九尊府,不过就是勉勉强强运气好才攀上了中品天运旗末位。

        垫底而已!

        所以,就算是九尊府的环境比凤鸣门好得太多,但,大家在平时观看,游览的时候,也都无意识地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就算你们底蕴深厚,环境优异,资源丰富,但想要赶上我们凤鸣门,最少也还要几百年几千年吧……

        但是现在,多了天运旗凌空一立,登时将凤鸣门的这种骄傲打得粉碎!

        别的不说,人家创始人牛逼;掌门人牛逼;以一人之力,带着整个门派飞跃!就只看现在九尊府的灵气,便已经是凤鸣门那边的五倍以上!

        九尊府的弟子又个个是天才;想要追上凤鸣门……能用多少时间呢?

        这个答案,简直想想就要让人郁闷!

        ……

        与此同时。

        董齐天首度主动聚齐了天残十秀,还有钱多多;召开了个小会。

        “你们都看到了,九尊府显现天行大运之相,唯有云扬晋升圣尊才能如此,所以……九尊府正式进入超级快速发展阶段。但是,想要成为上品门派,就现在这样乱哄哄的氛围却是不行。”

        董齐天也不卖关子,直接平铺直叙,直指关窍要害。

        “所有的弟子都是一代弟子,没有区别,存有巨大隐患;门派设施,较之真正意义上的名门大派差得远;奖励惩罚,丹药阁,灵药园,弟子分级都需要重新规划;还有武藏阁,宗祠所在,兵器之类,等等……你们自己全部都要另想办法,筹谋完善;”

        董齐天只是很简单很笼统地提醒了一句,然后就什么事情都不管了。

        说实话董齐天觉得自己提醒一句都是多余的;这些东西,本就是一个门派的基础构架,可以小,也可以只是雏形,但只要是想要发展起来的门派就不能没有。

        董齐天说完就走了。

        但是洛大江等人却是与钱多多却一直开会开了一个通宵。

        …………

        <没想好血魂山的开展,过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