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九章 尘埃落定

第三百零九章 尘埃落定

        ……

        另一边。

        凤鸣门的人聚在一起,居中而坐的萍踪月正在大发雷霆!

        “瞅瞅你们一个个的都干了些什么,本门自立派以来,何曾有过这么丢脸的时候!”

        萍大掌门这回是直接的发飙了。

        “当着外人,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能稍微给咱们凤鸣门留点体面么?”

        “能不能?”

        ……

        所有凤鸣门高层被掌门人骂得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

        刚才那会,大家唯恐落选争先恐后想要留下来的表现,确确实实是丢了大脸的!

        哪里有辩驳的余地!

        而这一节,大家心里有数。但……那可是足足两千天才弟子啊!

        两千啊!

        面对如此的诱惑在前,谁不想留下?

        就算是掌门人,别看她说得如何冠冕堂皇,如何如之何的好听,难道她就真不想留下?

        开什么玩笑?

        但凡有一点点其他想法,咱们只怕就不必万里迢迢跑到九尊府来?

        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方设法将优质弟子收入凤鸣门的门下!

        “掌门说得在理,那大家就在此议一议,到底谁留下,谁回去本门那边。”

        那年龄最大的白胡子刘长老老气横秋的翻着白眼道:“但有一节须得有言在先,老夫不管别人,反正老夫是一定要留下的,老夫这身子骨断断经不起万里跋涉了呢。”

        另一个老头也是闷着头:“还有老夫也是要留下的,这一辈子不要面皮的事儿做了不少,也不差今次这一件了……”

        甘天颜撇着嘴道:“你们到现在还没给我道谢呢,今次这件事情,可是由我促成的……我是决计不能不留下的,现在落落将长留九尊府,我离不开我的弟子,任谁说破大天去,也没用!”

        另一个美貌女长老道:“甘师姐说到落落,您总还有一个称心合意的弟子……我这辈子收的弟子就没满意过,要是不能趁这次收一个衣钵传人,当真就是白来人世一遭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要留下来的。我今天豁出我这张脸了,随便骂,随便说。”

        ……

        一时间群情汹涌,大家都有自己必须要留下的理由。而且还都是直抒胸臆,坦言非要留下不可。

        眼见此情此景,萍踪月气得胸口不断地起伏,合着我刚才说的所有的话,都白说了呗!

        你们这一个个的是半点也没有悔改啊!

        “不行!”

        萍踪月断然否决。

        全都是混账东西,真正把现场的所有凤鸣门高层全都留下来,凤鸣门山门那边岂不要变成空城了?

        “既然你们每个人都想要留下,非留下不可,可山门那边,决计不能无人驻留,那就干脆一个也别留下!”萍踪月咬着牙道:“咱们一共二十四个人,分那两千弟子,本来一个人起码可以分到八九十人,现在嘛……”

        听得萍踪月此言,众人齐齐低着头一起撇嘴。

        二十四个人,是啊,当然是二十四个人,就知道掌门人您也要占一份儿的!

        “若是将这些弟子平均分派到十二个人头上,就是一个人教授接近二百个弟子。”

        萍踪月道:“谁也别想在这里常驻。咱们二十四个人,分作两班轮换。各自招收各自中意的门人弟子,两人一组;一个不在的时候,另一个负责统一传授;每半年轮换一次,就这么定了,我做主了!”

        众位长老听了,原本心有不甘,但仔细想想,脸上却又显出若有所思。

        若是不能常驻在这里的话,那么这个主意就已经是最好的抉择。

        雨露均沾,固然没有人能够独得好处;却也不会有谁落下分润。

        “这个办法,我觉得可行!”一位长老率先出言表示同意。

        这位长老在刚才争夺之中算是比较弱势的;早在心底发憷,唯恐争不过别人;现在自然是第一个赞同,至少这个结果比自己啥也没有可是强得太多了!

        “我也同意,掌门人的这个主意极好,”甘天颜第二个表达了赞同之意,她跟萍踪月乃是一师之徒,两人素来心事如一,不存芥蒂,尤其甘天颜自负自己身份特殊,就九尊府而言,她可是远比其他同门更有优势的,此刻声援自家掌门,自己师姐,自然当仁不让。

        随即众人就都同意了,势成骑虎,没法不同意,再争下去,恐怕就真的要打起来了。

        那才是真的成了笑话了呢!

        “好吧,现在开始组队,抓阄,抓到留下的就留下,剩下的,等事情完毕就赶紧给我离开,一刻都不许都逗留。”

        萍踪月正色宣布道。

        所有长老都是撇着嘴答应。

        真不愧是掌门人,一派义正言辞,把所有人都骂翻了,偏偏属于她自己的好处是一点也没落下!

        甘天颜与掌门人萍踪月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成为一组,其他人也都各自组了队;然后就开始抓阄。然后……自然就是其中十二人喜形于色,十二人喃喃低声骂人……

        甘天颜当然是取得了第一批留下的资格。

        事实上,即便甘天颜没有取得资格,只有萍踪月抽到留下的资格,她也会让甘天颜第一批留下来;毕竟是掌门人,还是需要在第一阶段留下来主持大局的。

        “凤鸣门的未来,可就担在诸位身上了。”

        萍踪月郑重的嘱咐道。

        白胡子李长老眯着眼睛说道;“掌门人,这抓阄选弟子的事儿……也要快些进行才好啊。老朽刚才神识一直都笼罩在这九尊府之中,九尊府那边倒是信守承诺,并没有做任何动作,但人心不古,若是他们心生歧思,背地里下手先行挑选,对方总是地头蛇……势必对咱们大大的不利啊。”

        众人连连点头。

        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小人之心了,但对于渴望天才弟子已经到了极点的凤鸣门来说,却没人反对。

        小人之心就小人之心吧。

        谁让咱们没有那样的生源呢……

        ……

        半个时辰之后,云扬等九尊府高层再度凤鸣门众高层汇合到了一处。

        而大广场上,排列成整整齐齐二十八个方队的二十八支队伍,凝然眼前。

        “九尊府与凤鸣门将于今日招收弟子,众弟子,接下来便是决定你们命运的时刻了!”

        云扬先是惯性地安抚了一番。

        “若是有幸被凤鸣门选中的,你们将有十年的时间修行凤鸣门功法,十年之后,修为有成的你们,将再拥有一次选择代表己身门派的机会……”

        云扬很是详细的解释了一番。

        直到云扬解说完毕,众弟子的骚动才告平息下来。

        跟着便是萍踪月开始抓阄。

        “第三大队,第七大队,第十五大队,第二十三大队!出列!”

        触目所及,尽是那四个大队弟子们的满脸失望神情,全无掩饰!

        真倒霉,好么样的居然被选到了那个什么凤鸣门,真是倒霉啊……

        “以后大家仍旧都在九尊府山门内学艺,然而各自门派的师长就只负责本门派的弟子。”云扬按照事先约好,宣布道:“不过,两大门派弟子之间,仍旧会沿袭九尊府固有的竞争机制。从即日起,设立门派弟子擂台!同步设定相应的奖惩条例,可以彼此挑战,也可以自恃实力,自己申请去当擂主。胜者有奖,连续守擂成功者,也有奖……”

        “我希望,九尊府的弟子,莫要输给了别人。”

        云扬这番话,让在场的一万多名弟子都是眼前一亮,炯炯生光!

        即便是凤鸣门高层听到这番话也都是眼前一亮。

        这个办法好!

        两派弟子之间展开竞争,除了会促进练功热情之外,或者,也许,没准会造成两派弟子之间的些许嫌隙,那么对于彼时收走修行凤鸣门功法的弟子,该当再平添三分成数!

        “好办法!”

        众目睽睽之下,三座成品字形的擂台陡然拔地而起,巍然眼前。

        “强者擂台!”

        “挑战擂台。”

        “两派擂台。”

        共得三座擂台,看似重复累赘,实则各有其用,其实,并不重复,更无累赘。

        所有弟子此际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而九尊府上下的各位师长亦都一脸自信;当然,凤鸣门高层也都是自傲自负!

        每个人都觉得,唯有自己的弟子才能脱颖而出,鹤立鸡群。

        而这几座擂台,定然会成为弟子成长的催化剂!

        凤鸣门众位长老心满意足的带着两千弟子回到自己的大院,一个个尽都乐得嘴都歪了!

        九尊府竟然没有任何作弊!

        这里面顶级的天才,最少也有数百之多!

        其他的资质稍逊的,也都是一时之选!

        这样高质量的弟子,还要兼有这样多的数目,便是凤鸣门自从开派一直到现在数万年以降,也是从来没有过任何一次的!

        这一次,是真的发了!

        萍踪月没有随着凤鸣府的大部队往驻地,却是将云扬拉到一边商量:“云掌门,商量一件事。”

        “萍掌门请说。”

        “那最后一波弟子,就是那一百多人那一个大队之中……有一个女娃娃,乃是灵凤之体;那是本门最高心法……最合适的修炼体质……”

        萍踪月一脸的“你不给不行”的表情,道:“还请云掌门割爱!”

        云扬一脸无语。

        我很怀疑,更相信,你是早就打定主意要沾这个便宜了吧?

        早不说,偏偏要选完人之后尘埃落定了你才来要。

        然后,这让我怎么办……

        不给能不行吗?!

        “萍掌门……”

        云扬一脸的便秘:“你这样让我很受伤啊,实在有失首席中品天运旗派门宗主的身份啊!”

        萍踪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本座此次委实是对云掌门玩了个小心眼儿,不过……相信云掌门大人大量,断断不会与我一介女流之辈一般见识。”

        好吧,为了门派传承,堂堂首席中品天运旗派门的宗主掌门大人已经自承是女流之辈了,你就算心有芥蒂,有所不甘,又能说什么?!

        “给给给……”云扬苦笑答应。

        “多谢!”

        萍踪月喜上眉梢。

        面皮这玩意,在必要的时候舍弃一点,还是收获颇丰的,只要能够收获那身具灵风之体的诚心弟子,区区面皮又算什么?!

        ………………

        <今天就这些;刚和媳妇到了北京,明天去中医院。

        媳妇的肿块打死也不愿意做手术,只好先中医治疗,幸亏吃了俩月中药有效果;现在来拿第四个月的……明天去医院看看,要换药了。我顺便也挂了个号,也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