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八章 老大什么意思?

第三百零八章 老大什么意思?

        包括甘天颜在内,每个凤鸣门高层心中的理想数目并不高;主要是不敢抱太高的奢望,毕竟是人家的弟子,人家那怕是让出一百来,那也是天大的人情,其质量已经远远高于凤鸣门每一代所能收录到的弟子水准了。

        这会对于萍踪月已经达成的四百人数目,绝大多数人已经是满意至极了。四百人,就算是驻守二十个人,每个人也能够分润到二十个弟子呢!

        二十个天赋异禀的弟子是个什么概念?

        自己在凤鸣门总部那边,一共才几个弟子?

        多的也就是二三十个,少的甚至只有五六个!而且资质天赋比之眼前这些弟子大有不及!

        而今可是一下子来二十个,当真是很好好了!

        甚至每个人都能够察觉到了掌门人的色厉内荏,所谓两千的最后通牒,根本就是以进为退的手段而已。

        环顾全程,最怕这场合作不成的反而就是凤鸣门掌门人萍踪月好么!

        但却没有想到的是,云扬居然貌似慎重的考虑起来。

        难道,这等近乎狮子大开口的数目字,竟然有望?!

        这……

        时值关键时刻,在场的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整个房间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云扬貌似艰难的考虑了好一会儿,额头上都见了汗。沉吟着,一字一顿的说道:“两千……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若是两千的话,必须得由我方先挑人。”

        萍踪月心头一股莫名惊喜直接冲得头皮发麻,忍不住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但是这个时候却不能松懈,这可是最关键的时刻啊!

        萍踪月于是乘胜追击,态度越发强硬,寸步不让起来:“云掌门这是说笑话了,若是你们先挑人,那么我们合作的意义何在?最高的天才你们都挑走了,我们还选什么?贵方的诚意又在何处?那么莫如此次合作不如就此作罢了。”

        字字句句尽显咄咄逼人之势,端的字字见血,句句诛心!

        在凤鸣门众人眼中,云扬考虑得更加艰难,举棋不定了好半天,用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着,眉头紧皱。

        “若是不能先挑……”云扬眼神空前凝重,犹豫不决。

        萍踪月眼神亮光闪闪。

        毕竟是小年轻,哪里是我这个老江湖的对手?

        你犹豫就代表了你心虚,那我就再加一把火,现在可是传承之争,容不得妇人之仁,心慈面软。

        “云掌门,我们……当前的这种合作模式,可说是比结盟……还要稳固啊。若是为了这一点数目计较的彼此不愉快……我想我会非常遗憾,不知云掌门作何想法?!”萍踪月淡淡的说道。

        其实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心中在高呼。

        两千啊。

        两千!

        两千天才啊!

        马上就要到手了!

        哦,我的天!我们凤鸣门……马上要崛起了……

        区区中品天运旗首席,已经不在吾之眼内,我们要剑指上天品天运旗,甚至更高!

        其他的凤鸣门长老也都是眼神热烈。

        一个个的尽都将双手放在桌子底下,早已经攥出来两把汗水;太满意了!太满意了!掌门人,你可要悠着点,可千万别把人家逼急了,那就是个小毛孩子啊!

        万一人家急了眼,恼羞成怒,直接翻脸的话,那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众目睽睽之下,云扬整个人突然松懈下来,仿佛浑身上下尽都失去了力量一样,无精打采的说道:“萍掌门,你厉害……两千,就这么说吧!”

        “嗷~”

        一位凤鸣门长老忍不住心潮澎湃,失态的就跳了起来。

        随即立即醒悟,马上坐下,脸上重归满满严肃,仿佛众人刚才所见不过错觉,只是那一张脸却抑制不住地越来越红了……

        一众同门尽都恶狠狠的看着他!

        夯货!

        你这是要坏了大事啊!

        所幸对于这点细枝末节的弦外之音,对面的云掌门似是并不在意,极尽沮丧地说道:“但若是一定要这个数目,即便不能由我们先挑,也不能由你们先挑。”

        “云掌门的意思?”萍踪月忍住心中的狂喜。

        “本府尚未收入门墙的弟子合共万四之数,分列二十八个大队,我们现在就将之集结;然后抓阄决定。”

        云扬道:“你们只能随意抓取其中的四个大队!”

        “抓到那四个大队,就是那四个大队的人,其他的大队,不许再挑了。”

        云扬道:“这是我方的底线所在,我不会再退让了!”

        看着云扬坚定的眼神,萍踪月情知对方已经去到了极处,若再有任何压迫,只怕就要极限反弹了。而极限反弹的结果,非但会令这次合作鸡飞蛋打,甚至会令双方反目成仇!

        “好!就这么办!”萍踪月很爽快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云掌门,我们击掌为誓!”

        “啪啪啪!”

        三声击掌之后,事情就此定板!

        凤鸣门众人欢声雷动!

        云扬一脸沮丧:“萍掌门……姜还是老的辣,晚辈佩服!”

        他苦笑一声:“我明知道两千的数目还是太多,但是……萍掌门,你……你这谈判能力,实在是……哎!不说了,云某甘拜下风!”

        萍踪月得意的笑了笑:“不过是云掌门大度,让我三分,本座在此谢过了。”

        至此,双方事情计议就此论定。

        云扬派洛大江等人带领凤鸣门众人先去住所参观,并且住下。

        安排住宿的事自然不能再由云扬亲自招呼,那可是后勤事务,若是云扬事事亲力亲为,就殷勤过甚了,自贬身价,本来此事合该钱多多出马,但此际有洛大江这个凤鸣门的女婿在,自然更为契合。

        凤鸣门等人这边才被络大江引领出门,除却史无尘络大江之外的其余天残十秀八人即时满脸疑惑不解的盯着云扬,那目光,简直就是有隐隐喷火之相。

        “老大,你赶紧说,这咋回事?”

        “凤鸣门的人凭啥分走我们两千弟子?”

        “你咋能答应呢?”

        “这……”

        “这不合适吧?”

        很显然,众兄弟对于云扬的决定并不赞同,更兼满心的舍不得,自己等人辛辛苦苦埋头苦干,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拢了这么多天才弟子,许多人也是刚刚才知道,九尊府竟然有这么多的天赋异禀弟子,可是足堪闪亮任何人眼睛的一万四千人,一下子就分出去两千给凤鸣门!

        这个结果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都是太可惜了,太吃亏了!

        纵使有所谓的合作事宜,纵使有再美好的打算初衷,还有所谓的为许多弟子考量,不想耽误了他们天赋资质,然而这些理由详细分析,根本就统统都站不住脚,全都是一厢情愿的不合时宜!

        可云扬平日里看起来很精明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等大事之前这么的没点数,尤其是刚才被萍踪月唬住那会,众人心下怒火升腾,差点就要发作了,什么狗屁合作,我们这边根本就看不到实质好处,知道伐?!

        云扬呵呵一笑,道:“诸位兄弟们莫要着急,咱们九尊府草创至今,急需兄弟门派加盟……先与天下商盟订交,而今又与凤鸣门合作,至少在短时间内,高枕无忧矣!”

        “这次的妥协,主旨是为我们的发展赢得时间!”

        云扬正色道:“因为我们最欠缺的,就是时间啊兄弟们。”

        “我们看似坐拥中品天运旗,一朝成名天下知,但真实底蕴远远不足,根基更是不稳,在之前争夺天运旗之役,树立了太多太多的敌人……实可说是举步维艰,满目皆敌,时刻忧心门户安全的地步;可是现在,有了大票的凤鸣门高手前来咱们门派坐镇,却又与本府实力凭空增加了好几倍何异……”

        兰若君点了点头,却又脸色不虞的道:“老大所言自有道理,所言尽是本门当前之弊端,这些无可否认,但就算本门根基不固,只需以水磨功夫夯实就是,只要我们不主动招惹强敌,以咱们山门的护御威能,即便是同列中品天运旗的派门来袭,也该当守护得住,可是此次与凤鸣门的所谓合作,一下子送出去两千天赋异禀的优质弟子,会否太过费而不惠呢?”

        云扬闻言又是呵呵一笑:“若君,你所言固然有理,却也有些一叶蔽目了,咱们山门的护御大阵威能固然了得,足堪抗衡中品天运旗派门来袭,却只是能够抗衡,非是匹敌,若是真有派门不要面皮,跟咱们生生耗下去,那该如何呢?我选择与凤鸣门合作,除了为了建交之外,更伏有借助他们人力巩固本门根基的打算,而既然想要借助对方人力,若是不付出相当代价,如何能成?那两千弟子虽然看似数目庞大,但咱们可是拥有足足一万四千名优质弟子,以那部分换取凤鸣门这个盟友以及助力,绝对是划算的……”

        云扬看众人仍是愤愤不平,欲言又止,顿了一顿又道:“再说了,这两千弟子……咱们只是说交给她们教授而已,至少在名义上,他们可还都是咱们九尊府的弟子,你们觉得十年之后,跟她们走的能有几人?现在就开始担心,岂不是要担心到十年之后!”

        听罢云扬此言,众兄弟的脸上渐渐泛起沉思之色。

        不错,老大说的有道理,虽然这会是让出了不少天才弟子的份额,但九尊府却也因此而换来了飞速发展的安全时间,最重要最关键的还在于,就如云扬所言,凤鸣门确实是得到了两千名弟子的教导权,但最终会选择跟她们走的,却未必就一定是两千人,注定要少于这个数字的!

        铁擎苍,平小意,郭暖阳,石不佳,任轻狂等五个人尽皆一脸沉思,纷纷点头道:“老大说的有道理。”

        但是兰若君和吴梦幻孔落月三人却还是觉得此事哪哪都透着怪异,内中只怕尚有蹊跷。

        这三人的心思比其他几人更为活络几分,总觉得老大此举必然还有其他的含义,想了想之后,孔落月心思电转之间,率先明白了,忍不住哈哈一笑,随着他的这一笑,兰若君与吴梦幻也相继明白了。

        三人笑吟吟的看着兀自一脸感叹赞同点头的铁擎苍等五人,异口同声说道:“你们几个傻叉,还好意思好为人师!”

        铁擎苍等人冲冲大怒,撸胳膊挽袖子便要开干。

        尘嚣将起之瞬,却听见云扬咳嗽一声,道:“不知道有客人在这里,一个个的这般大声喧哗成何体统,你们身为人师的风仪呢?!”

        兰若君与吴梦幻等人顿时明白,心领神会的眨眨眼:“老大,我们省得,我们省得。”

        铁擎苍皱起浓眉,径自呵斥道:“你们懂个锤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一个个的一肚子鬼心眼,就没点好水!”

        孔落月鄙夷的说道:“我们心眼多才好懂你啊!”

        话音才落,三人联袂转身而去。

        铁擎苍愈发怒火填心,与其余人一窝蜂的追了出去,揪住孔落月,凶神恶煞:“混账东西,你们几个若是不说得明白些,别怪我们以多欺少,敢残你丫的!”

        孔落月哼了一声,目光闪烁,却是暗中传音说道:“你这个锤子,真个连点毛线都不懂!老大明言定了十年期限,你还不懂?那可是整整十年啊!”

        铁擎苍兀自一脸茫然,诧然道:“十年,便是十年又如何?”

        孔落月翻着白眼,一脸的上气不接下气:“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丫的还不懂,你咋不笨死你呢?”

        “十年嘛……不就是十个春夏秋冬更替……”铁擎苍茫然思索,愈发的摸不着头脑,突地勃然发怒:“你到底想要说啥,痛快点行不?!”

        “二笔!”孔落月鄙夷的传音骂道:“我问你,凤鸣门立派多少年了?”

        “凤鸣门乃是玄黄名门,几千年几万年的立派时间总是有的吧?”铁擎苍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

        “名门是名门,但这几千年几万年下来仍旧不过止步于中品,对不对?”

        “屁话,不是中品难道还能是上品?”

        铁擎苍用充满鄙夷的目光看着孔落月:“我很怀疑你的智商!傻了?糊涂啦?是不是被那一肚子坏水倒灌进脑子里边去了!”

        孔落月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憋死过去。

        居然被铁擎苍骂自己低智商!

        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点啥好了。

        “说你笨蛋都是在美化你丫的,你根本就是蠢蛋,是孬蛋,是坏蛋!”孔落月咬牙切齿的传音:“凤鸣门屹立偌久,这么多年下来却还是中品;但咱们九尊府不到两年时间就攀升到了中品层次……这其中的分别,你不明白么?”

        “老大之前曾明言,咱们现在缺的就只有时间,你道是什么时间?!”

        “在凤鸣门入驻咱们九尊府的十年期间;可是足足有三次天运旗大比呢!”

        “按照咱们九尊府的尽展速度,这十年时限,咱们再怎么着也可以晋升成为上品门派了吧?甚至是……更进一步,成为殿级门派也不是完全没可能的事情好么!”

        孔落月传音咆哮:“老大的想法看似荒唐,实则踏实可行,至少我是信心满满,斗志满怀!现在用你那个被水胀满了的脑子想一想,真正到了十年之后,弟子们自行选择的那会,换作你的话,你会选择圣心殿这个至高无上的存在还是选择九尊府这个中品宗门?”

        铁擎苍愣呵呵的说道:“我?我当然选择九尊府!就算圣心殿再好我也不稀罕!”

        孔落月捂着脸呜咽起来:“我被你打败了,擎苍啊……”

        “莫名其妙!”铁擎苍那好似铁塔一般的魁梧身子转身而去,一边走一边摇头:“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也来考验老子的忠诚!哼……”

        扬长而去。

        孔落月痛不欲生的抓着自己头发,嘶声大喊:“铁擎苍!就你这智商也配列名天残十秀!”

        另一边,兰若君皱着眉头不断考虑。

        “……这……还是不大对,老大应该还有其他的用意,未必如此的单纯……”

        “但究竟还有什么呢?”

        ………………

        <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