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 漫天要价着地还钱!

第三百零七章 漫天要价着地还钱!

        严格意义来说,萍踪月对于一众门人们的支持。她也是全然没有想到,这次自己门派上下人等的人心居然……这么齐!

        居然全都愿意留下,没有任何一个有半点犹豫的么?!

        这一刻,萍踪月看着二十三个人,几乎想要咆哮出口:你们想干什么?全都留下,留在这里,那咱们凤鸣门大本营那边怎么办?就只留下一帮弟子与老祖宗们在那边坐困愁城,自生自灭吗?!

        这时,年纪最大的刘长老满脸皱纹,颤巍巍的率先开口说道:“老朽如今年纪大了,多半没几天好活了,然而老朽此生至愿尚未得圆满,老朽生平至愿有三,一则大道前行,然老朽老矣,此愿注定无望,其二便是希望咱们凤鸣们能够发扬光大;有掌门人与诸位同门的齐心协力,本门当可不衰,然而老朽的第三项寄望却是希冀可以收录一名称心合意的衣钵传人,奈何老夫所修功法与众不同,最为要求弟子天赋体质,端的可遇而不可求,本以为此愿亦要难圆,不意今日在这九尊府地界,不过惊鸿一暼,就见到了数名异常契合老夫独门心法的少年人,当真是苍天怜见,让老朽得此机会,达成夙愿……本门与九尊府合作议程已定,此地必须得有人驻守,老朽在此头一个报名,必当竭尽所能,尽心栽培,站好这最后一班岗,如此,日后去到地下,也能够对老祖宗们交代,诸位同门就不要跟我争了,好么……”

        刘长老这番话说得情深意切,跟极尽垂暮者之苍凉意味,便是那不惜一死的先声,已经足堪震慑当场,若是一般场合,他之驻守,当为定局!

        然而他才刚说完。话音未落,另一位白头发李长老径自咳嗽一声,一派气若游丝的幽幽道:“刘师兄说的有道理,吾辈风烛残年,哪里还能经得起长途跋涉,迢迢归程,算起来,老朽的年纪也不比刘师兄小几年,想来也是没几天了……就留在这里和刘师兄做个伴吧。咳咳,吾辈虽然垂暮,一份经验阅历见识总是有的,乐意在此为门派做出最后一份贡献,义不容辞,义不容辞啊!”

        两人在这一刻,一反初来之时的鹤发童颜满面红光,倍显得老态龙钟,白发萧然,似乎连眸子也都浑浊了起来……

        适时又有一位略有几根花白头发的女长老发出一声苍凉长叹:“老身年纪也大了……这两年身子骨也是大不如之前了,走到哪里只要坐下来就不想动……如今来到了九尊府,适逢门派合作任之事,老身就偷个懒,不走了,留在这里为门派培养几个弟子吧……”

        这位干脆不走了!

        甘天颜眼珠一转,道:“诸位师兄师姐自然都是一片丹心为了本门,我甘天颜怎么能落于人后?我也乐意留在这里为门派做贡献,再说了……这件事情,本就是我提出来的,主持进行的,一应后续都还需要我和云掌门以及九尊府的各位峰主商议接洽,缺了谁也是不能缺了我的啊,再退一万步说……落落的婆家可是在这里,那孩子从小胆子小,离开了我,怎么也是不习惯……”

        听闻甘天颜此言,凤鸣门众位长老登时齐齐怒目而视。

        你说你做贡献,这点是事实,大家谁也不会反对,但是你后边说得又是什么?落落胆子小?请问那丫头胆子哪里小了?

        她的胆子要是再大那么一点点,估计就能将凤鸣门放火烧了,而且还得是不止一次……自己一个人从南走到北万里追夫,就没吃过半点亏……请问,您从哪里看出来她胆子小了?

        别的女弟子看到毒虫都吓一跳,这丫头三岁就抓着毒虫玩耍……这是胆子小的表象么了?

        但就算众人心底如何的愤愤不平,可人家甘天颜说得在理,无论道理还是歪理都在点上,任谁也是难以否定,是故她留在这里早已是定局。

        这会,那些刻意保持容貌,保持身材青春常驻的女长老们就略有些尴尬了;这事不对啊,明明大家真实年纪都差不多好么,但现在你们一个个的不修边幅故意做作的,反倒还有理了?

        这不行啊,更不对啊!

        “咳咳,小妹虽然看起来面上年轻,心早已老了,苍海沧田,风华不住,却更深知本门之所以能够繁荣如斯,正是因为几位师兄师姐为本门付出的无数心力,劳苦,小妹以往一直坐享其成,早觉有愧,于心难安……这次小妹说什么也要留在这里,为了门派的发展尽上一份心力,定要多多的培养几个弟子出来,这才能够稍稍弥补一下往昔的过失……”

        一位年轻靓丽的女长老开口,一派义正辞严。

        “就是就是,小弟这些年来潜心修行,虽然个人略有成就,但对本门发展却可谓是毫无建树,惭愧得很,希望掌门能给个机会,让我留在这里贡献一份力量,别的不敢说,对于修行中事小弟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小妹惭愧……”

        “……”

        二十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话中含义千奇百怪,妙相纷呈。但总体来说仍旧只得一个意思:我要留在这里。

        每个人都是如此,并无任何一人例外!

        但吵吵嚷嚷一阵之后,众人终于看到萍踪月那一张阴沉如水的冷脸,一个个都是慢慢的住了嘴,讪讪的坐在那里,再不敢说话了。

        萍踪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刚才突然升腾难息的洪荒之力。

        本掌门也想要留在这里好不好?

        但现在所有冠冕堂皇的理由都让你们说尽了,让我说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

        当然了,萍踪月此刻固然对今次与这九尊府的合作做出更进一步的思索,而另一方面却也转而思索凤鸣门内部的传承问题。

        九尊府方面松了口,并且给出相当便利的条件,彼此合作已经板上钉钉,天才弟子这个最不好解决的问题不再是问题了。但另一个问题又接踵而来了:掌门之位的传承人选!

        掌门一脉的传承人选从来都是一个大问题,可谓是该派门重中之重的大问题!

        一般意义上的掌门承继之人,都由掌门人这一脉的弟子挑选,优中选优;唯有最优秀且最具人望者才能得此尊位,罕有有人心生不服不满之意。

        便是因为掌门一脉的弟子素来就是整个门派最出类拔萃的一支。

        事实上,但凡有了新弟子入门,都要优先掌门这一脉挑选。

        即以萍踪月的首徒齐烈论,便是整个凤鸣门高层以下的第一人,无人更在其上!

        然而现在有了这次合作机缘,情况却即时大大不同起来,依照常理,在场的二十四位凤鸣门高层谁都可以留下,唯有萍踪月这位掌门人不方便留在这里授徒,须得返回凤鸣门坐镇,主持中馈,可是以现在凤鸣门那些弟子的资质而论,显然大大逊色于九尊府这些……

        那么,以后这帮弟子成长起来,怎么办?会出现什么状况呢?!

        强行让掌门一脉的原有弟子继续接掌大权,显然不会让所有人尽皆心服口服。但若是不这样,岂不是令到大权旁落?

        若是当真让从祖师爷的时候传承了二十多代的掌门一脉,被其他人取代,萍踪月首先就断断不能允许,无法忍受!

        是故此刻看到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一个个踊跃的要留下,萍踪月不禁感觉到了一种难以驱散的迷惘无力。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才是对的?

        “到底谁留下,咱们一回儿去到驻地那边再行讨论,就不要在这里争吵,让云掌门看了笑话,成何体统?”萍踪月直接出声制止,终结眼前这场闹剧。

        这让正在看戏的云扬咳嗽一声,脸上重新转为一本正经,威严正坐。

        随着萍踪月一言既出,凤鸣门二十三位高手登时尽都停止了争夺,一个个讪讪的坐了下来,显然也是意识到自己等人刚才的举动,当真是很不妥的说……

        “我们还是先来限定一下人数以及教导时间吧。”萍踪月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心头的那股怨气强压了下去。

        云扬道:“萍掌门尽管直抒胸臆就是。”

        “我想,时间固然不宜太短,却也不能太长。”萍踪月道:“云掌门的意思呢?我想要先听听云掌门的意见。”

        云扬沉吟着说道:“相信萍掌门与诸位前辈都将这些弟子的状况看在眼内,他们之中小的不过五六七八九岁左右;即便略大一些的,至多也不超过十五六岁。”

        “而想要将这些弟子培养出来,即便是略有小成,相信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磨砺,也断难做到。”

        云扬说道这里,大家都是统一的点头,在场众人尽都是修行行家,自然不会就这层有所疑议。

        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啊。

        十来年的时间,还是少了啊。

        “我是这么想,若是说将教导时间局限在三年或者五年,那可就是我们九尊府占尽各位便宜,居心不良……因为这点时间,只怕难能教授完毕,更不可能让弟子心有所触,心甘情愿的跟你们走……”

        云扬说到这里,看着凤鸣门中人。

        二十四个人再度不约而同的点头认可。

        云扬这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更是将话说到明处。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确定一个稍长的时限,就暂定十年如何?”

        云扬看着萍踪月征询意见,道:“这十年之期,足够让一个五六岁的幼童,成长为一个基本什么都能懂得一些的少年人……而且,说句不怕各位前辈生气的话,你们若是十年还感化不了的人,那就算再多几个十年,对方只怕仍旧不会跟你们走,这话不好听,却是实话,望前辈等斟酌。”

        众人点点头,仍是认可这话说得实在,亦有道理。

        十年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已经拥有分辨好坏对错的是非观,更具备独立见解与思想的人格。

        若是那时候仍旧不愿意跟自己走,那么果然如云扬所言,便是再教导传授五十年一百年,彼此之间的关系仍旧只能停留在结个善缘的阶段,绝无可能动摇其本心,人还是九尊府的人!

        “十年时间,可以!”萍踪月点点头!

        时间就这么定了下来。

        “然后是人数,不知诸位前辈目标人头数是多少呢?”云扬道。

        一说人数,凤鸣门众人的眼睛再度瞪圆了。

        教导传授一个两个弟子和一百个两百个弟子显然不是一样的概念!

        然而对于凤鸣门诸人而言,这人数,仍旧是越多越好。

        云扬道:“诸位前辈,有一节须得说在前面,我们准备让出的弟子,人数并不是很多,希望前辈可以体谅一二……”

        一听此言,凤鸣门众人的脸上登时显出一阵阴晴不定,再不复之前的满满的蔼然。

        但是,云扬的说法显然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任谁也是能够理解的。

        人家门派固然招了许多的天才弟子,却是人家的本事,凭什么让出很多?任你予取予夺么?能让你分一杯羹已经够不错的了,好么?

        萍踪月谨慎说道:“敢问云掌门打算分润给我们多少弟子?”

        云扬呵呵一笑道:“还是萍掌门直说贵派的心理数字是多少?有个大致的数目字,咱们再在这个基础上商量,酌情调整。”

        萍踪月顿时纠结起来。

        说个数?这要怎么说?

        万一说少了,怎么能够甘心?

        可是真要说多了,必然要起口舌争绕,令到原本和/谐的氛围出现隔阂,而且……还会显得过于贪心,落人话柄。

        云扬极尽爽快的鼓励/蛊惑道:“其实这个人头数,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一门生意,萍掌门尽管说,俗话说得好,漫天要价着地还钱嘛,若然萍掌门要得太多,超出本府的心理底线,我怎地碍于面子也是不会同意的,对吧?”

        说着又哈哈的笑了两声,颇有几分自嘲的意味。

        旋即,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到了萍踪月的身上。

        萍踪月银牙咬了又咬;深深吸了一口气,明眸看过自己各位同门的脸,终于毅然开口:“云掌门,咱们此次合作的根本契机所在,就是贵府的师资力量不足,咱们就……五五开如何?”

        一干凤鸣门高层听得此言,登时被震得人仰马翻。

        掌门您真敢开口啊,人家说漫天要价,您就真漫天要价了?!

        五五开!

        这位云掌门听这说法不得疯了啊!

        我们虽然想要很多,但是……五五开这个打算,我们是连想都没想过的啊!

        要不人家是掌门呢,吾辈不及啊!

        果不其然,云扬断然否决:“不成不成!绝对不成!那里有这样的道理,若以萍掌门这般分法,岂非是直接分了半个九尊府过去?!”

        萍踪月对于云扬的态度早有准备,不以为忤的哼了一声,道:“那就云掌门说个数吧。”

        云扬道:“一百人如何!”

        一个张嘴要了七千,一个还价一百,这高下落差实在是……太那个一点了!

        所有人登时又再度觉得牙疼起来。

        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话啊。漫天要价着地还钱,教科书一般的演绎啊!

        双方都是离谱得很啊。

        “六千!”萍踪月明眸闪烁,主动下调,但这数字仍旧很离谱,包括凤鸣门众人仍旧如此认为。

        “不成不成!还是太多!我再让一步,一百五如何!”

        “五千!”

        “不行不行,最多两百!”

        ……

        两大掌门如同街头小贩一般的开始讨价还价,逐步试探对方的底线所在。

        萍踪月心中的理想数目,乃是五百人上下。如果当真能从九尊府收取到五百天才弟子,对于凤鸣门来说,绝对的大胜利。

        正是基于这个心理,所以她张嘴就要了七千这个任何人听来都要觉得荒谬的数目,之后也就对云扬的一口回绝并不感到丝毫生气,因为她自己本就知道,那绝对不可能。

        “三千!”萍踪月继续试探。

        “合作的基础在于双方释出诚意,我方最多只能给出四百弟子的人头数,当真是再也不能多了。”云扬咬紧牙关,步步为营。

        “云掌门,对于此次合作,我方已经释出足够多的诚意,以那些孩子对九尊府的死忠程度,我方最终极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颗粒无收,怎能不广撒网一些,若是低于两千这个数字,我们合作也没甚意思了。”萍踪月以退为进,开始做出隐性的威胁了。

        单就萍踪月的盘算而言,云扬很大机会不会就范,甚至会恼羞成怒,但只要她顺势退步,将人头数锐减至八百,云扬便会挽回颜面,心情转好的瞬间,没准就同意,甚至就算云扬仍旧不同意,干脆就由云扬说个数字做主好了。

        反正目前已经到了四百,很接近自己的心理标准了!

        相信最终的达成数目字,怎么也会高于这个数字,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四百人,也足够了!

        但是她这句两千甫一说出口,却看到云扬皱紧了眉头,居然陷入沉思之中!

        所有凤鸣门高层上下人等齐齐目光一亮。

        这事……有门儿!?

        ………………

        <本章五千字!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接到反映,说是一天一章太少,哪怕一章八千字,也不如拆成两章每章两千字看着多……

        因为一章毕竟不如两章多。

        所实话,我很难理解。跟着风凌十来年过来的老兄弟,大多都不会算计这个;尤其不会和我算计多少章节;大家这么多年磨合,其实早已知道,但是,现在又有了这种评论,我也不知道是喜是愁。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