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五章 一坨剑、凤鸣来!

第三百零五章 一坨剑、凤鸣来!

        甘天颜一脸的急不可待,秀美的脸上,赫然有汗珠滴滴落下。

        “什么事?怎地急成这个样子?”萍踪月觉得惊奇,自己师姐这是多少年没有这么着急过了?

        “是这么回事……”甘天颜一屁股坐下,速度快到了极点的将萍踪月手中的茶壶抢了过来,凑在嘴上,一边喝一边说:“……事情就是这么个情况,师姐,你是没见到,那是整座山一万多名弟子,个顶个的都是天才啊……”

        萍踪月安静的坐着,认真的听着,秀眉微蹙,面上阴晴不定,久久不发一言。

        “这对于咱们门派来说,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至少在我这,那是绝对不能错过的……”甘天颜说完了,眼睛急切的看着自己掌门师妹。

        “这件事……倒也不是不能操作……”

        萍踪月又自沉吟片刻才说道:“不过……这件事情,始终要本门长老共同见过之后……才可定论。若是云掌门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带着本门高层集体前去拜访,看看九尊府那边有多少人愿意修行本门功法,同时,还有本门这边是否认可那些弟子,毕竟本门收录弟子也有限定的……”

        甘天颜闻言一愣,顿了一顿,俏脸泛起一抹艳红:“师妹,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这双眼睛,我跟你说,九尊府的那些弟子,个顶个的天赋异禀,秀外慧中,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虽然比之之前九尊府出战天运旗之战的十大弟子略有不及,但也绝对都是一等一,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本门不正愁后继乏人,难有上佳弟子传承本门么?”

        “这一节我如何布置,但,这就只是师姐你一面之词,难得作数。”

        甘天颜急道:“我说的全是事实啊,虽然九尊府坐拥万余天赋上佳弟子的说法,骇人听闻,但真是我亲眼所见,这种事怎么做的了假!”

        萍踪月莞尔一笑:“师姐,我自然愿意相信你所说的全是事实。但你也说你自己的说法骇人听闻不是,你有亲眼所见,自觉做不了假,可是在别人看来,却何异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我只问师姐一句,若是另一人直言,说他手下有百名资质绝佳弟子,意欲全数给予本门,师姐信是不信?正所谓眼见为实,唯有让别人也见一见,此事才能坐实啊!”

        甘天颜沉吟点头:“这倒也是,若是别人张口闭口说有多少多少天赋过人的弟子……我也是不信的。”

        “再说了,还有一个问题也须得再三斟酌……师姐刚才曾言,九尊府上下弟子尽皆对九尊府忠诚度极高,师姐耗时偌久,也未曾收录任何一人,万一我们教了几年之后,却没有人愿意跟我们凤鸣门来……那岂不是白白的为九尊府做了嫁衣?这一节可不能不考虑,不敢不思量啊!”

        萍踪月满脸皆是嬉笑地看着甘天颜。

        甘天颜倒是不以为忤,呵呵笑道:“关于这个问题,我当时就跟云扬直接提出了。但是云扬说的是……长年累月下来培养的师徒之情,全然无能改变栽培对象的心意,似乎该是为人师长自行检讨的问题吧?我们合作的前提就是在这几年之中,九尊府仅会提供弟子相关的衣食住行资源,却绝不会对本门师者的调教栽培做任何限制!”

        “绝不会做任何限制?!当真能够如此么?”萍踪月若有所思。

        她沉吟了半晌,道:“我们还是要商议一下,若是可行,那就及早动身。”

        萍踪月话音才落,旋即又听她郑重的追问道:“师姐,你当真能够确定,九尊府有偌多弟子,都有近乎如云秀心白夜行等人一般的资质禀赋?”

        天运旗之战,萍踪月对于九尊府的十大弟子可是眼馋得很,印象很深。

        甘天颜郑重道:“是!不但有很多,甚至比他们还有更大的成长空间,许多弟子年纪极小,也就六七岁的样子,你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年纪小,就代表可塑性强,而六七岁的年纪,正是修行者筑基的最佳时刻!

        “哎,我总是感觉这事儿透着古怪,隐着蹊跷,这等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往往想得甚好,最终得不偿失,因小失大啊……”萍踪月再度陷入深深沉思。

        “我倒是觉得不会有什么损失。”

        甘天颜笑道:“师姐你仔细想想,咱们出人力花时间栽培出来的弟子,就算心未必向着咱们,但他们的功体却仍旧只会是咱们凤鸣门的家数,这就等同在那些弟子的身上落下了烙印,而师徒时间的情谊,正是在师者传授解惑的过程中建立下来的,若说最终没人会跟咱们走,我是决计不信,就如落落……落落那丫头虽然一颗心一大半都落在洛大江那小子身上,但怎地也还有两三分是在我身上的,只要我不跟洛大江敌对,那落落就一定会站在我这边,凡事为我着想,师姐你说是也不是?!”

        萍踪月嘿然一声:“师妹,我怎听你这话说的,好似信心荡然,你可是丈母娘,只要你一句话,洛大江江落落两口子,敢道一个不字?!”

        甘天颜略显尴尬,曼声道:“师姐,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倒嘲讽起我来了,儿大不由娘,古来皆是如此……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九尊府别有用心,另有诡谋,但是……以其现有之实力,比之我们凤鸣门,可是差了太多太多。之后纵有不谐,彼此生出冲突来,光是凭们就在他们的大本营里面的人力……难道还怕他们翻出大天来吗?”

        萍踪月目光一亮,道:“这话说的才是真有道理。”

        “那,这件事……?”

        萍踪月很快就下了决定:“马上召集高层议事,尽早决议!”

        ……

        听到萍踪月下了决定,甘天颜急不可耐的出去下通知了。

        独留萍踪月一人站在大殿中,秀眉紧蹙,喃喃道:“云扬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用意?他完全可以义正言辞的拒绝,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将师姐推出门来,但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这很是出乎预料。”

        “也很反常。”

        “任何门派,都不会这么做,但是云扬偏偏这么做了。”

        想着想着,萍踪月心中突然升起来一个想法,喃喃道:“难道云扬是……不可能吧……就凭区区九尊府,哪来的这么大的胃口?”

        随即将满腹心思归于莞尔一笑:“让我去会一会这位云掌门。”

        ……

        不多时,凤鸣门高层会议拉开帷幕,二十四位高层坐在一起,而大部分成员都对甘天颜所说的话表示怀疑。

        “一万天才!哈哈哈……”

        “这怎么可能!就算之前天运旗之战中,九尊府有十名初代弟子,个个人才出众,一时之选,但你现在可说的是超过一万名的同等资质天才弟子,太荒诞了!”

        “师姐你肯定是在开玩笑吧?”

        “师妹,我说你一定看花眼,要不是就是眼睛出了问题!”

        “总之我是不信的。”

        “嘿嘿,说不定,甘师妹做了个梦,只不过是这么梦境太过美妙,以至于延伸到此刻?”

        甘天颜俏脸通红:“话不多说,眼见为实就是,反正我们也不差几天的时间,大伙跟我过去看一眼,看看是不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但有一事咱们得事先说好了,此次变故将是本门的一次大机缘,若是一切不真,就是我欺骗大家,我给各位鞠躬道歉,当着全派上下所有门人的面,但若是事情属实,便该当是我有大功于本门,我也不要别的好处,就你们集体给我鞠个躬道声谢,再说一声:我不该不信甘长老的一双法眼!怎么样,敢是不敢?”

        “哈哈哈……师妹怒了?”

        “就这么办,就这么办!”

        “就去看看。”

        “我倒要看看,这个一下子有一万多天才弟子的门派,真真是稀奇哈哈哈……就算现在的东极天宫,能有这么多的天才弟子吗?哈哈哈……”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此事属实,我们当众鞠躬道谢又算得了什么,此事成真于本门而言,果然是大机缘,怎地就不值得我们所有人一句多谢,一句盛赞!?”

        “走走走!”

        “大家同去同去,耳听为虚,眼见才实~!!”

        甘天颜怒气冲冲飞身而起:“所有人全都跟我走,跟上了!”

        话音未落,已然当先化作一道流光疾驰而去。

        萍踪月无奈的笑笑摇头,和声道:“你们这次可把师姐气坏了,走吧走吧,咱们都跟去看看,说句心里话,我也想早早见证此事到底是真是假,是大机缘,还是大骗局。”

        于是乎,凤鸣门所属的二十四位绝顶高手,齐齐化光疾驰。一路上追风掣电一般,极速向着九尊府这边赶过来。

        ……

        适时,九尊府自云秀心等十大弟子已经全部归来。

        云扬这一次采取了全新的方式:所有内门弟子聚在一起,连带九峰之主也都聚在一起;然后,让十大弟子一个个的上去自己叙述出去之后做了什么事,遇到了什么情况,自己当时又是怎么处理的,当时的心理状况又是如何如之何的……

        “云秀心!”

        第一个出场的毫无疑问的便是大师姐,云秀心。

        本来早该习惯这种众目睽睽,目光聚焦的云秀心,这会一张小脸直接涨成了猪肝色。

        自己的经历怎么能够上去说啊?尤其是自己的那些心路历程,简直要丢死人了!

        难道要说谎?要掩饰?

        但是……自己又怎么可能在此时此刻此地说谎?

        众目睽睽万众期待之下,云秀心脚有千斤重,磨磨蹭蹭的上去了高台,一张俊俏的小脸涨得通红,两只手都没处放了。

        连番催促之下,大师姐终于期期艾艾吞吞吐吐的开口。

        “我我哦……我这次……出去……被人骗了……九次……咳咳……”

        “哈哈哈哈哈……”

        下面登时一阵哄笑。

        有好多人都是在听到这句话的瞬时喷了出来,直喷得自己面前的同门满头全都是唾沫星子。

        “但我第十次的时候,终于看破了对方的伎俩,拆穿了骗局!”云秀心急吼吼的解释:“而且从第十次之后,无论是第十一次还是第十二次,总之之后就再也没被骗过了,一次也没!”

        下面笑声更大。

        “直接说一共被骗成功几次?”洛大江问道。

        “……九次……”云秀心低下了头。

        又是笑声震天。

        “将每一次被骗经历,全都详细说说,所有细枝末节全都要说!”洛大江摆出来铁面无私的判官脸。

        “我……”

        “说!”

        云扬勉力忍住笑,道:“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江湖经验。说说吧,于人于己都是好事!”

        随着云秀心一件件的囧事说出来,震天哄笑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陆续有来。云秀心羞得眼中都出了泪,却始终不敢有半点隐瞒。

        一直委屈到了极致的将所有遭遇全都说了一遍,早已经是窘得面无人色。

        “秀心虽然修为于众弟子中称冠,但终究年幼,单身出去历练难免被骗,这是生活阅历的缺失,非是什么了不得的缺点。唯有有一点需要牢记就好,秀心这个年纪容易受的骗,也是你们最容易上得当。”

        云扬道:“所有人都听清楚,你们行走江湖,所要面对的,或者还是江湖上的老油子,远比针对秀心设局之人段数更高;针对你们这等初出茅庐的菜鸟,便说是易如反掌也是丝毫不为过的!”

        “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江湖上长寿?那是必须八面玲珑的人才行!唯有适应这个江湖,才能谈得到大道悠游!那些不适应这个江湖的,只会被江湖淘汰了。淘汰是什么?就是踏上死关,再无回头路!”

        “不断地总结经验,融为自身阅历见识,才是所谓的江湖经验。是,秀心此次外出历练所遭遇的一切,万二分的可笑,但平心而论,换做你们任何一人,有人有信心敢说自己全都能够安然避过么?笑过了,并不代表就没事了,尽都要引以为戒。”

        “因为,我不希望你们被淘汰!懂吗?”

        “懂!”

        “你们大师姐这次舍下了自己的颜面,用亲身经历给你们上这一课;这一课非是笑谈,而是最为珍贵的亲身阅历,最真实的阅历掌故,这……这还不仅是江湖经验,还是一份情义,一份真实!”

        云扬语重心长。

        所有弟子再无半分笑意,齐齐躬身致意:“是,谨遵掌门师尊教诲。”

        旋即,所有人又自整齐地对着云秀心鞠了一躬:“多谢大师姐,以身为例,为我等做样!”

        云秀心俏脸晕红更甚之前,无地自容的捂着眼睛:“哎呀呀……丢死人了……”一边猛跺脚。

        接下来是白夜行,胡小凡……

        这次众弟子的阅历分享全过程时间并不长,一共才一个时辰多点的时间。

        但云扬却明言规定,所有弟子在回去修炼完毕后,根据十位师兄师姐的经历写出己身心得。

        任何人不得例外!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钱多多与平小意郭暖阳三人,将所有还没有收录门墙的弟子,分成了二十八个大队,每一大队,尽皆是整整五百人。

        先是按照年龄大小依序排下去;然后的每一天,都在风口处修炼,让天外灵风浇灌身体经脉,接连三天,昼夜如是!

        而对于那些经脉已经到了一定地步的弟子,则是由云扬等人直接用玄功梳理一次。

        “老大,咱们门下的天才弟子真的太多了,个顶个的天赋过人啊……”

        洛大江看着满满当当的弟子,感叹一句。

        人一过万,无边无沿!

        这句话,从来都是一点不掺假的。

        而这些弟子绝大多数都还处于幼童时期……全都处于自身最合适筑基的时候……亲眼见证那种震撼,端的是无以复加,触目惊心!

        洛大江对于这个现状尤其感叹:这帮小家伙,最少有三千多人要比自己在这个年龄时候的资质更好,余下的,多数也能跟自己差不多持平,比自己稍差的才是寥寥!

        这种状况,岂有天理?!

        络大江往昔可是对自己的天赋,还有入道时机很是自负的,在天残十秀中亦是数一数二,但现在看来,人之运道,真的不堪比较的,人比人真的得死啊!

        “一坨怎么样了?”

        一众高层对这个问题都很担心。

        云扬呵呵一笑:“一坨的气机,我一直都有关注,目前仍在持续增长;但是这段时间里,任何人不要打搅他!他现在做的,乃是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半点疏忽大意都不可,这可是咱们九尊府当前最值得关注的事情,人家一坨可是正在做开宗立派的超级大事,要不咱们还是不要再叫他一坨了,如何?!”

        兰若君做了个鬼脸,道:“干嘛不叫,要我说还不如就将这名号定性的好,若是那家伙当真做成了,那他的剑道,就正式命名为‘一坨剑’好了!”

        一坨剑!这是什么剑?

        众人尽皆捧腹,却连连道好,颇有意愿联手促成此事。

        大伙说笑一会儿,便即各自风头练功去了;而钱多多则继续他的敛财大计;这家伙看门派库房里东西日渐增多,居然自作主张的取了不少稀罕物事出去,搞起来了一个拍卖行,同时还搞了一个钱庄,这两边彼此配合,相互借力;据说很是有声有色博有名声,隐隐有脍炙人口之相。

        虽然这两个项目暂时还算不上家喻户晓,但他这两个店所赚到的钱,却已经能够维持九尊府的日常消耗,这就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要知九尊府现在上上下下人头数不菲,光是入道修行者的衣食住行资源,就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消耗,能够维持运作,岂是小可。

        “钱多多,是个人才。”

        董齐天在云扬身后悠悠的说了一句:“这样的大总管坐镇主持内务,除了修为低一些之外,其他的都是无可挑剔,哪怕是在圣心殿当个事务总管,也是绰绰有余的了。”

        “可多多的修为还是太低,凭他现在的修为,比之许多弟子又有不如。”云扬道:“等他回来,还要请前辈多多敦促一二。”

        董齐天嘿嘿一笑,神色诡异,道:“这家伙虽然生性懒惰,却怕死怕疼,我知道怎么调教他。”

        云扬哈哈大笑。

        时间匆匆,又是三天过去了。

        这一日,天际乍现风云变幻,气相迥异寻常,却是凤鸣门高层集体莅临,引动天象异变!

        凤鸣门一众高层甫一到了九尊府山门外,还未进入九尊府内中,二十四人便已经齐齐感受到了一种震撼!

        这,就是刚刚升级中品的九尊府?

        怎地占地如此大法?

        这九尊府,不是从一开始就想要做九尊殿吧?

        光是一个目测,就可以得出整个九尊府占地远超常规的地域广阔!

        其实当初九尊府最初占地面积这件事,还真是无心插柳,云扬全然不懂行情,想要来个一步到位;一般的江湖人创立门派,充其量也就建立一处拢括个三四十里方圆的地界就很足够了……

        毕竟派门驻地越大,内中建设就要相对更多,还有外设的山门大阵同样要更大,一味的图大,

        只会消耗许多不必要的资源,大大得不偿失,徒劳无功。

        偏偏云扬根本不懂这些,更兼他又拥有远超常人想象的资源,紫极天晶成山成海;是故从一开始,他选择了直接占据九座山峰,大范围高密度布置九尊府底蕴阵法!

        然后更利用天运旗进一步改变地势,将原本就已经辽阔异常的山门地界搞得更加广袤;等到钱多多发现的时候什么都晚了,若非如此,也不会不管不顾的往回救小孩子们……

        地方太大,人少了冷清啊……

        最开始无无心插柳,乃至今时今日的惊人规模,一切都是误打误撞歪打正着。

        只可惜无论是现在此刻,还是以后的无尽未来岁月,无论跟谁说此举不过是误打误撞,错有错着,愣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的!

        所有人都说九尊府的开府祖师爷高瞻远瞩,雄图大略,目光所及,自然非常人可及……

        “凤鸣门前来拜山,烦请通报。”

        甘天颜上前通报。

        本还以为要略等片刻,毕竟此次凤鸣门乃是倾巢而出,九尊府方面怎么也得戒备一二,不意随即就看到九尊府山门轰的一下子直接打开。

        随着九尊府山门大开,一股浓郁灵气白雾,呼的一下子冲了出来。纵然凤鸣门此行一干来者尽皆是见多识广的老前辈,但却都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深呼吸了一口……

        好精纯的灵气!

        舒坦啊……

        钟声响起。

        七七四十九声。

        这是迎接贵宾的钟声,举凡是玄黄界有点家底的派门都是这一套路。

        与迎宾钟声一道而来的还有云扬远远传来的爽朗笑声,说不出的可爱可亲:“哎呀呀,萍掌门等前辈大驾光临,九尊府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众人已经走进了山门,沿路尽是奇花异草,高大建筑,香气扑鼻,气象万千……

        蓬荜生辉?

        请问,哪里蓬荜了?

        这,已经不是谦虚了,你其实是在装逼的吧?

        此刻正值清晨时分,亦是九尊府门人弟子晨练之时。

        一大队弟子,在一个高个子少年的带领下,喊着号子从住宿的地方跑了出来,整个队伍排列得整整齐齐,向着大操场那边匀速跑步前进。

        “这……五百人?”

        大家伙都是老江湖,一位长老一打眼就看出了那一堆人的具体人头数,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五百个弟子……都不错啊……”

        不错?

        何止不错?!

        凤鸣门的各位长老,各位堂主还不过照眼一瞬,就直接看直了眼。

        若是只论资质来说,单只是这五百弟子,就已经全面超越了凤鸣门现有所有弟子!

        这么多!?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天才弟子?!

        这会,连掌门人萍踪月都有些眼睛发直,目光一瞬不瞬,难以移动。

        真的,居然是真的!

        甘师姐说的……全是真的!

        天哪!

        ………………

        <三更合一!今天谁说少我揍他!这几天里状态在逐渐的恢复,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越来越帅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