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二章 一口回绝

第三百零二章 一口回绝

        “噗!”

        史无尘面如金纸,吐出一口鲜血。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那颗已经修炼得琉璃剔透的剑心,破碎了,不存了。

        但他又同时感觉到了一种恍如新生的喜悦情绪。

        手中的剑,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充满了温情,在自己手上轻微颤动。

        史无尘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的剑,喃喃道:“你,也感觉我做得对么?”

        他哈哈一笑,突然大声道:“不管这次对与错,但是就算是错,我也不后悔!”

        ……

        就是在这一天,九尊府的次尊,剑尊史无尘,自毁剑心,自崩剑道;重修剑途,自创守护剑道的全新一日。

        也就是从这一天为伊始,玄黄界的剑道,再度增添了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宗师级人物,继往开来,剑道新说。

        史无尘。

        一直以来,剑道都是整个玄黄界的修途主流,永恒主题。

        剑道无情!

        无情剑客!

        这一点,举世公认!

        绝少有人质疑此点的真确性,纵使太多太多的天纵英才,剑中奇葩,在这条主流大道之上,无以为继,中道夭折,仍旧有更多人前仆后继,矢志不渝!

        即便是走到最后,在剑道付出偌多,仍旧难得真道。最终沦为剑魔,剑痴,仍旧是痴心不改,入魔不悔,唯剑唯道,一念执着。

        外人或者会叹息这些人的最终命数,却从来不会质疑他们所追求的剑道,尤其是为了剑道所作出的付出,努力,那些都是不容抹杀的!

        史无尘原本亦是如此,并无他路,将自己的全副心神尽都交给自己的剑,痴于剑,诚于剑,以剑为宗,天地一切,大千万物,尽都在剑之下,端的就是;便是舍剑之外,再无他物!

        正是因为这份痴,这份诚,这份执着,令到史无尘渐渐感受摸索到了剑道的极诣。

        然而在他已经入门,更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却又发现了这条路的缺陷之处。

        那就是这样下去,自己固然是持续强大下去,无论修为战力都会越来越强大,但自己的心却亦会随之冰冷铁硬下去,直至心冷如铁,将整个人都练成一把剑,无情无爱,绝心绝义。

        嗯,更准确一点的说法或者该当说是,心中再无任何温情可言,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舍剑之外,再无他物!

        若是换做之前的史无尘,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犹豫,无情无爱绝心绝义又如何,有什么所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什么值得自己牵挂的事情。

        但是现在,史无尘却发现自己竟是舍不得,放不下,无能放任不理的!

        自己的那一大帮兄弟,一大帮弟子;自己作为一个超级门派的二号人物,孤苦无依了半辈子,好容易获得了往昔梦中最渴望的一切,现在却又让我全部放弃?

        这怎么可以,我不舍得啊!

        正是基于这种心态,史无尘在一番权衡之余,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自己已经走出一半的无情剑道。

        他怕,他怕自己失去那些好容易到手的物事。

        他不想失去这些曾经以为,断断无能获得的物事!

        “剑道包罗万有,我当初能走出这条无情之道,现在也未必不能走出另一条有情之道!纵然前面没有路,崎岖难行,我也要自己踩出一条路。我的路,再不会是无情剑道,而是……守护剑道!”

        史无尘带着徒弟踏上归程,这一路跋涉,明明身负重创,修为锐减十不存一的他,却满心满身的莫名轻松,心无挂碍。

        似乎那被自己废了大半的修为,并没有多重要,至少不如此际那份源自内心的轻松。

        史无尘甚至能感受到,自己丹田中,居然有剑吟,在悠悠响起。

        ……

        云扬回来的时候,正是史无尘刚刚闭关的第二天,完美的擦身而过。

        但云扬在知道了这件事的始末之后,第一反应唯有,太好了!

        这一回,可是史无尘自己领悟到了。

        不管史无尘日后最终能走到那一步,至少云扬此刻的心中感受是异常温暖的。史无尘在实力与亲人之间,终究还是做出了选择。

        别的不说,只是这一次选择,就不枉了兄弟们这红尘相聚,相处一场!

        ……

        云扬这边才一抵达九尊府,不过照看一眼,即刻敏锐的察觉到,九尊府竟是再度的大变样了!

        触目所及,府内沿途几乎就看不到人。但那几个大操场上却是满满的,端的人满为患。

        气机感应之下,平小意和郭暖阳这两位常备留守人员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老大,该考虑扩招弟子了。”平小意很是振奋的笑道。

        这九尊府从无到有,一直到有了今时今日的规模,平小意感觉自己一生都有了奔头。尤其是看着弟子们之中,涌现出就那么多的天才弟子,平小意更感觉,生机磅礴,大有可为。

        自己的家越来越好,日子越来越好过……那种成就感自然是与日俱增,一日千里。

        “是该着手招收新晋弟子了。”

        云扬沉吟着,道:“每峰可以依照本峰实际状况,收录真传弟子五十人,内门弟子二百人;外门弟子五百人,剩下的,就全算作是杂役弟子好了。”

        “是否需要分几代弟子,以作区分呢?”郭暖阳问道。

        “不需要。这批弟子仍旧全都属于九尊府的第一代弟子;但传道授业解惑时间有所限制,非亲传衣钵弟子可比,再之后的外门弟子等,可以由种子弟子与真传弟子等代师授课。”

        平小意与郭暖阳一一答应下来,这件事,就此定论了。

        “接下来该当轮到你们两个收徒弟了,而且要带更多的弟子;基础规模与我们一样,在此基础之上,若是另有入你们眼的也可随心点拨。”

        云扬翻着白眼:“你们俩于我而言,与史无尘等人可无二致,于九尊府而言,亦是如此……所以,你们的弟子,一样要进行考核,一样要参加比武。整个门派尽皆如此,不会有例外。”

        这职责派遣若是放在其他派门,当事人就算大面不显,心底却定然是要心花怒放的,这是大权下放的款啊,可是郭平两人闻言却是齐齐脸色一苦:“老大,我们专精的跟你们不是一回事儿,我们平日里随处点拨一二倒是无妨,可是说到专心调教弟子,这个……”

        这两个人一来专精不同,二来都是一样的懒货。

        为了自由,为了不管事儿,连九峰之主的位置都没有拼命去争;向来是优哉游哉划水划惯了,此刻被云扬骤然扣上责任,本能反应就是推卸。

        “那我不关心,更加非是重点,你们都是十秀中人,不能厚此薄彼,反正天天垫底也是你们的事情,我就当看哈哈了。”

        云扬一挥手,直接将这件事直接一锤定音。

        两人登时瞠目结舌。

        天天垫底是我们的事,这话不假,但我们也要脸,丢不起这个人好吧!?

        您可以呼哈,我们是不是要每天以泪洗面了?

        “这段时间,咱们门派有什么变化?可有遭逢任何变故吗?”

        云扬一边说一边往里走。

        “变化很大,变故更是多多……”郭暖阳笑着一一介绍:“自从那天,那中品天运旗突然凭空飞来……”

        详细介绍了一番之后,才又道:“那个,江落落和她的师父甘天颜现在尚在本府做客。老大你是不知道,那位甘前辈可是相当的眼红……”

        “依我看,她就是恨不得将咱们的这些弟子都统统打包带走……只可惜一个人都没有打算跟她走的意愿。”

        “竟有此事?”云扬眼前一亮。

        正说着话,对面两道窈窕的身影已经迎面而来。

        却是甘天颜与江落落来了。

        “云掌门终于回来了,当日一别,风采竟似更甚一分,修为又有精进,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甘天颜早就察觉云扬回来了,早就心痒难熬要来和云扬谈一谈弟子的问题;但是无论如何也要让云扬先了解自家门派情况才是应该的。

        所以忍到现在,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才过来。

        这一照眼看过,便是心下一惊,彼此分别不过断断时光,但云扬本人的修为竟是精进许多,一日千里都不足以形容其修为进度,端的可惊可怖!

        “前辈才真是光彩照人。”云扬哈哈一笑,

        “云掌门,老身此来,乃是有要事与您商量商量。”甘天颜一肚子话早已经憋了一个多月,此刻终于见到九尊府的最高话事人,哪里还忍得住,自是直抒胸臆,直奔主题。

        “那,前辈请,咱们边走边说。”云扬向着自己的主峰大殿走去。

        “关于贵府的这些弟子……云掌门,作何打算?”甘天颜单刀直入:“贵府的弟子人头数足足有一万四千多人……云掌门,恕老身不恭,仅凭贵府的上层人力,显然是远远不够调教栽培这么多弟子的。”

        云扬点点头:“前辈说得坦诚,这点确实是本府当前的最大短板所在。”

        甘天颜脸上露出笑容,道:“云掌门既不讳言,我就再多说一句,贵府众多弟子,尽皆人才出众,天赋异禀,若是因此未能得到相应的教导,未免可惜,堪称暴殄天物,明珠蒙尘!”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从容不迫,道:“的确是有些可惜了,诚为憾事,却不知前辈何以教我?”

        甘天颜满脸尽是惋惜的说道:“云掌门莫怪老身交浅言深,委实是贵府的许多弟子,尽都是良才美质。只凭九尊府的九位尊长决计不够,势必令许多弟子无法得到匹配他们禀赋的传授,浪费了年华啊……掌门亦是修行行家,该当知道一旦错过这打基础的几年,以后……”

        云扬呵呵一笑:“前辈有话不妨直说,我绝不见怪就是。”

        甘天颜笑道:“云掌门快人快语,老身就不再绕圈子,我是这么打算的……贵府既然难以教导过来如此之多的弟子,不知可否分流一部分给我们凤鸣门?”

        云扬沉吟着,淡淡道:“以原则而论,无论任何派门也好,都不会将已经收录门墙的弟子拱手让人,至少九尊府的弟子,是决计不允许外流的。我们之所以先培养几十个出来,除了为了练兵试手之外,更是存下了……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可以让这些先入门的弟子,代师传授。如今,本府能够可以履行这一职责的弟子,已经有六七十人了。”

        “而我们准备新招收的弟子,虽然有数千人之众,但分散开来的话,分摊在那些初代弟子每个人头上的,满打满算的也就几十个人……只要他们用点心,一个人管理教导六七十个人甚至上百人,纵使疏漏难免,仍旧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基础阶段固然重要,但只要将原理阐述清楚明了,配给资源跟上了,便由个人努力,自有精进之机,倒也未必一定需要名师指点,高人传授。”

        “因为一个门派的功法,都是一样的。”云扬从容一笑。

        云扬此言一出,甘天颜登时有些傻眼。

        是啊,云扬的这个说法,的确是可行的。

        名师指点调教固然重要,但打基础阶段的调教仍旧还是差不多的,比如甘天颜自身,绝不敢说就比云扬史无尘甚至云秀心高出许多,反而是配给的资源辅助才是重中之重,而这一点九尊府显然是很非常相当绰绰有余的!

        更有甚者的,甘天颜这段时间里可是很看到了,九尊府的这些孩子,根本不需要管理。只需要给他们功法,每一个都是自觉自主,如饥似渴,玩命一般的去修炼,努力精进!

        根本就不需要所谓的督促!

        他们远比寻常修者更为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修炼机会!

        在这样的环境里,所谓的调教栽培,真正的意义不大。

        而六七十个弟子之间,更会形成一种显性的竞争机制,一个比一个的努力,一个比一个拼命……

        这样实行下去,非但可行,根本就是非常的可行。

        更有甚者……云扬等高层反而会因为这种模式而轻松起来了!——绝逼要比现在更轻松!

        一念及此,甘天颜不禁有些茫然。

        云扬回来之前,郭暖阳和平小意的说法已经颇为活泛:只要目标弟子他们自己乐意,您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

        所以甘天颜对于这次与云扬的谈话,报了很大的期望。

        哪里想到,云扬回来了,反而将那仅剩的一道口子也给堵死了……这到哪里说理去?

        难道自己的盘算就此落空,功亏一篑了?!

        一边的江落落始终低着头跟着,全程一言不发,这时候却是哈的一声,几乎笑了出来,急忙伸手捂住嘴,眼珠子一阵转动。

        甘天颜准备下的所有说词尽都被云扬这一番话给憋了回去。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吃吃道:“可是……可是……”

        …………

        <依然二合一。过几天春节事儿告一段落,我让大家好好爽一爽。今天情人节,某位缺德的盟主给快递来一束干玫瑰花,两盒巧克力。然后我被审问了一下午……

        兄弟们,送我东西……不用非挑着情人节啊。这也太敏感了吧!你这不是送我东西,你这比送我刀片更诛心啊兄弟!

        老婆非说我养了个小的……特么的!就算是真养了那也是我给人家送好的吧?我真是……我一头大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