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生机穷途

第二百八十章 生机穷途

        “云扬,人类与妖族早晚必有一场夺天之战。”

        霍云峰气喘吁吁:“无论自身修为去到什么层次,都不得掉以轻心。以后,一定要早点培养与妖族作战的经验阅历。那会是以后战争的主流,亦是保命全生的最大本钱。”

        云扬连连点头。

        “平心而论,你的修为以太平盛世的水准来说,已经算是很不算低了,足堪运用。”

        霍云峰道:“但此际乱世将临,却又大大不足,远远不够。至少要晋升至圣君层次,才算是有基本的安全保证。”

        “圣王、圣尊级别的修者基本无缘避过此役,而这两个阶位的实力,却又是于此役中是最容易陨落的层次,纵然说是炮灰,也不为甚。”

        霍云峰和煦的看着云扬:“你我此番际遇之后,再会无期,不知你在修炼上,可有任何不解之处么?”

        “我想知道,这阶位之间的差距到底是有多大?本来这个话题,早已存在于修途的每一个阶段,但我想对未达位阶实力,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知!”云扬问道。

        这是他一直不很清楚的一件事。

        “你此番于五重天地界又有机缘,修为再做突破,现在该当是刚刚突破圣王四品吧!”霍云峰仔细的看了云扬一眼:“你自己感觉圣王四品与圣王三品之间,差距多少?”

        “我现在虽然只得圣王四品初阶,甚至根基尚未全然稳固,但已经感觉比圣王三品的时候,强大了……至少四倍有余。”云扬沉思半晌,斟酌着说道。

        霍云峰哈哈一笑:“该然之意。圣王二品比一品,要强大两倍以上。而三品比二品,则是在三倍左右;四品比三品,差距就要拉大到四倍至十倍。你感觉四倍左右,大抵是因为你只是才至初阶。等你到了巅峰,实力层次将会更加明显。”

        “其实按道理来说,你刚刚突破的话,虽然会感到实力空前强横,但具体感觉却也不该强大到这个地步……该当是你自身禀赋问题,比别人更强许多吧。”

        “总体来说,四品圣王对三品圣王,如果不算独特功法招式的话,基本三招之内,就可以将之拿下。”

        “圣尊呢?”

        “你错了,在圣尊与圣王之间,还有一个阶位,叫做圣皇。”

        “圣王与圣皇差着巨大的差距。”

        “到了圣皇阶位,对付圣王,最少是数十倍的差距。”

        “但到了圣尊阶位,对付圣皇级数之人,差距几乎就是百倍差异……基本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之摁死。圣皇在圣尊眼中,真的就只是一只蝼蚁。”

        “而圣尊之上的阶位,每阶之间的差距,还要更大。而每一阶的提升突破,也只会更难。”

        “至于说去到圣君的层次,基本上……就已经是不死之身,只要是没有突破到半圣;哪怕是圣君四品对圣君一品出手,虽然是举手投足易如反掌的碾压,但因圣君修者神魂不灭的位阶特性,怎地也能逃出一份真灵,日后自有卷土重来东山再起之日。”

        霍云峰怆然笑道:“我目前是二品圣尊中阶,而那金雕王却是二品圣尊巅峰。我们之间看似位属同阶,然而当真交起手来,却直接就是天与地的差距。你明白么?”

        云扬沉沉道:“我明白了。”

        “所谓的超阶之战,只能发生在低品;或者因为修者所修功体殊异,或者因为招法超妙,平反乃至逆转一定程度的差距,然而真正到了高阶层次……超阶胜利不是几乎,而是绝对不可能的。无论什么样的天才,什么样特殊功体,绝妙之招,都难能逆转这个定则。因为……所有能够到达圣尊之上的修行中人,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独门绝招秘术,想要通过修为之外的方面弥补不足,就只是妄想!”

        “你的九尊府中,天才门人弟子众多,诚然令人欣羡。越一阶斩杀比自己更强敌手的事情,该当屡见不鲜,甚至习以为常。但这种自信却绝不适用于圣皇圣尊以上级数的修者,你一定要注意……在适当的时候,将这种自信给他们祛除。”

        霍云峰郑重说道:“往昔很多天才都在圣王左右的层次陨灭,其中九成因素,都是因为这一点!”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一点,我会更加认真地记住,不会有半点懈怠!”

        其实他听到这里,早已经是出了一身冷汗。

        不仅是弟子们,就连云扬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每一役都是在越阶战斗;这种“超一阶杀人不是事儿”的认知,在云扬自己心中,早已经是根深蒂固,当真就是习以为常,甚至是习惯成自然。

        但就如霍云峰所言,这种心理必须要正确认识。若是自己一味抱持着这种心态,早早晚晚有一天也会吃大亏的!

        而去到圣皇圣尊乃至更上一层修者之间的争斗,一瞬的大意就是陨灭无虞,吃大亏或者就意味着永别尘寰!

        霍云峰哆嗦着手,将自己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塞进云扬手中。一把紧紧地攥住云扬的手:“云扬,将这个……送归圣心殿,给我的家人。”

        “我会的。”

        “我家里……我妻子,在两千年前就死在妖族手里,五个妾室,两个老死,另两个死在江湖……我十三个儿子,十一个死在妖族手中……一个练功走火死于非命,就只有一个还活着,但看起来已经比我爹还老了……”

        “孙子孙女重孙子……都不少……也算是一大家族。我这一死,家里就此失去了顶梁柱,定海针……衰落乃属必然……让他们尽早搬出圣心殿,在圣心殿旁边找个地方住下来就好……这样还会有人经常记起往日情谊,自有一份人情;但若是还住在我身为供奉的房子里面,会让别人认为,根本不亏欠我们……那样反而对他们不好,更进一步加粗家族的衰颓……”

        “人死如人走,人走则茶凉,本就是亘古至理,千万不要心存侥幸。”

        霍云峰微微笑着,神态从容:“做人,永远不要怨恨人走茶凉,因为……是你先走,茶才会凉。还要看到有很多前辈比你牛得多……他们走了,那茶凉的,已经没法喝,甚至有毒了。还有一些位高权重的,人走之后,不仅茶凉了,还都给泼了……”

        “要想茶不凉,除非你没走。”

        霍云峰嘿嘿笑了笑:“我是注定不成的了,但趁着茶还温的时候,让他们尽速找到自己能够安身立命的退路,才是延续本家的关键!”

        云扬沉思着,凝重道:“你的一番苦心,我都会带到。”

        “嗯。”霍云峰此际的脸孔之上已然印象金光,显然金相之气的侵蚀越来越严重。

        “从现在开始……你随时都可以将我扔出去,或者将我放下来。圣心殿距离此地太远,你带着我,不可能跑得过金雕王的,而我也再无多少余力压制体内的金相之气了,我不确定我体内的金相之气会不会蔓延到你的身上。”

        “前辈放心,关于金相之气蔓延之事晚辈已有提防,就是不知那金雕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云扬问道。

        “很难说。”霍云峰脸色凝重:“他一定有目的!而且所谋必然巨大,一定要小心,这次前往圣心殿的路途,再如何的小心也不为过!”

        “这片区域,距离妖族的区域并不太远,不超过一万五千里的脚程。以金雕王的脚程,若是没有圣君出手阻拦……有一个时辰就能飞转回去。”

        “甚至就算是有高手阻拦,但以金雕王这般的行事态势,绝不可能全然没有接应。”

        “他嚣张至此,必然有强大后手,才能这般的有恃无恐。”

        “圣心殿每三年举行一次竞旗之征,条件苛刻至极,个中真意不外就是大浪淘沙,选出最精锐的战力,以备将来对抗妖族!”

        “目光要放长远,你们将是护卫玄黄界人族的最终防线!”

        ……

        云扬的神识空间里。

        云扬焦急的追问着绿绿:“绿绿,关于这种伤可有救治之法?”

        云扬素来看重重视兄弟义气之人,往昔天玄大陆之上对十殿阎君如是,来到玄黄界对待天残十秀等人也如是,现在眼见霍云峰亦是这般不惜为兄弟殒身之人,不禁对其观感大善,便动了相救之心

        绿绿:“……啊呀呀……”

        “不能?”

        “啊呀呀……”

        绿绿表现得很是为难,与往日里无事不可为,无事不能为,一切尽在掌握的状态大异。

        “有办法?但是有难度?”云扬眼睛登时一亮。

        不怕有难度,就怕没办法,人在人为,只要有办法就好!

        “啊呀呀……”绿绿糯糯的声音愈发为难起来,枝叶无力挥舞,藤蔓扭曲无状,很是颓废的款。

        “你是说……就算尽力相救,仍是不能根治?”

        “啊呀呀……”

        “你有办法可以让他活下来?但是不能保证到底能活多久?”

        “可以保持现状,维系生机?之后再不能动手,甚至是运转修为?只要一动玄气,就是金相之气反噬周身,崩毁碎身而亡!?”云扬目光陡然一寒。

        能有救治之法自然是好事,但作为一个高深修行者,时刻运转自身玄气,几乎已经形成本能,要入霍云峰一般的大修者摒弃自身修为,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要难过吧!

        “啊呀呀……”

        “当真是不能再动用丝毫玄气?一丝一毫都不能动用?!”云扬再三确定之余,却不禁迟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霍云峰!

        ……

        “这身子被金相之气侵蚀得越来越厉害了……金雕王的神功果然可怕……”霍云峰感受着身子越来越沉重,再看看自己的手掌金光灿烂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叹息一声:“没想到我霍云峰……死了死了尸体还能很值钱……特么的,这可是实打实金身一尊啊。从我身上砍下一条胳膊,只怕就足够世俗人家一生吃喝不愁了……”

        云扬心情愈发沉重,沉声道:“霍前辈,我有个办法,能够让你活下去,但是……”

        霍云峰眼睛猛然一亮,看着云扬:“什么办法?”

        云扬道:“我这里有一种来自于下界的奇门毒药,此毒属性特异,擅克金相之气。吃下之后,当可压制金雕王的恶毒攻劲不再持续恶化……但,此药非是化消那金相之气,而是与那金相之气形成一种制衡状态,性命得存的时候,霍前辈你终此一生,再也不能动用玄气了。”

        霍云峰闻言目光登时一亮:“性命得存就好,是否可以以散掉全身修为的方式,将那奇毒与金相之气一并祛除体外!”

        云扬摇了摇头道:“哎,那毒与金相之气制衡交缠,却非是与前辈修为玄气相连,而是与前辈肉身植根为一……也就是说,前辈修为还在,只是不能动用。哪怕是动用一丝一毫,也会即时引发反噬而即时死亡……”

        霍云峰的神情登时复杂起来。

        他不担心云扬骗自己,必然有奇药可以救下自己性命,但越是如此,心里反而越难受。

        一位圣尊强者,一身玄气浩如烟海,一时半刻还好,却哪里能时刻控制自己一点玄气都不动用?

        相比较起一点玄气不能动用,霍云峰反而无惧一时的散功,以他的修为境界身家,即便暂时散尽修为,只要有一段缓冲时间,自然可以重回巅峰!

        “全然的不能动用玄气,用之即死,岂不是比之废人还要不如……”

        霍云峰口中喃喃念叨:“但总归是能活下去,活下去就有希望,未必……”

        话是这么说,但他脸上神情纠结无比的,狰狞无限,难以下定决心。

        “暂且活下去再说吧。”

        再过半晌,霍云峰嘿嘿一笑,笑得很是渗人:“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啊,天大地大,神奇莫甚,我本已注定陨落,平白多了你之奇药相助,纵然是苟延残喘,仍旧是赚到了……呵呵呵呵……”

        “好。”

        计议既定,云扬即时沟通神识空间之中的绿绿,付诸行动。

        绿绿尽显纠结不舍之相,很是不情愿的挥舞藤蔓,扭来扭去。

        “绿绿。等以后我再给你找补回来就是了。”云扬沉声:“这样的一个人,我不想见死不救。让他就这么死了。”

        “啊……呀呀……”

        绿绿耷拉着叶片,将一条藤蔓伸到了云扬的手边,无精打采的在云扬手心挠了挠。

        “掐一块藤蔓就可以?”

        “……”

        绿绿赌气的扭动藤蔓。

        本绿绿是什么物事,是开天辟地的灵根好么,取得本绿绿的一部分,那是不世机缘知道么,什么异状应付不了?!

        云扬这会实在没心情再安抚绿绿,径自掐下绿绿藤蔓的一个尖端,却自清晰地感觉到绿绿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云扬不禁好一阵心疼加心慌,这……这貌似是绿绿自有生以来第一次出现肢体损失吧?!

        随即看到绿绿蜷缩了起来,突然间四周几株灵药噗的一声将根从土中拔出来,惊慌的拔腿而逃。

        绿绿啊呀呀一声嫩嫩的叫,顿时所有灵药都停住了脚步,簌簌发抖。

        随即腾的一声响动,无数的灵气,以呼啸方式向着绿绿这边涌了过来。

        云扬目瞪口呆的观视着突来的变故,只见绿绿那刚刚被掐掉的藤蔓尖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生长了出来,可是四周千株灵药,却是齐刷刷地萎靡了一圈……

        一个个活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委屈得可怜兮兮。

        “……”

        云扬目瞪口呆,原来绿绿的这一点蔓藤尖,竟需要耗损这么庞大的资源?!

        嗯,等等,那边还有一个小家伙在趁火打劫,顺手捞好处。

        久违的叽叽一直在绿绿的叶片之下,此际灵气狂灌而来,自然也有相当部分波及了它,叽叽光秃秃的翅膀乍然一张,脑袋一歪,biubiu的一声,屁股上突然冒出来一根五彩缤纷的羽毛!

        脑袋上也是biubiu的一声,冒出来一个肉芽儿,光秃秃的顶在了脑门上。与原本的肉芽儿相映成趣。

        原本屁股上一根毛,脑袋上一个肉芽儿。

        现在脑袋上两个肉芽儿,屁股上两根毛。一根灰不溜秋,一根五彩缤纷。

        这变化,算是大变样,还是变化甚微,貌似很微妙的说

        云扬的眼珠子却几乎掉下来。

        还有这等事?

        只见小家伙得意洋洋的仰起头,翘起屁股,两根毛一左一右,摇曳生姿的走来走去。居然很有几分……淑女的味道……

        简直不忍直视!

        ……

        应对手段到手,云扬更无犹疑,径自手起一掌,拍在霍云峰后脑勺上。

        这等特异东西,还是直接打晕了再给他服用最好。要不然,难免还要费一番口舌解释。

        “噗!”

        霍云峰茫然地抬起头,看着云扬,一脸的纳闷:“你打我干嘛?”

        看着自己的手,云扬一脸无语。

        我这一巴掌,虽然未尽全力吧,但就算是一头圣王级别的熊也打晕了,这家伙明明都受伤垂死奄奄一息了,怎地还能受了这一掌浑若无事!

        原来我的修为还是这么的浅薄,孱弱吗?!

        “咳,没啥。”

        云扬干笑一声,继续随波逐流。

        霍云峰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郁闷。

        圣尊的脑袋……是你随便打的么?

        老夫真是……无语至极。

        正在想着……

        噗!

        又是一下。

        这次云扬又加了几分力气,几乎就是全力以赴,所以效果远比之前大得多。

        霍云峰登时被他一巴掌将脑袋排进了水里,随即哗啦一声从水中抬起,狂怒道:“你……你干啥?!”

        云扬脸色扭曲变形,半晌才喃喃道:“你……你怎么不晕?”

        “我为何要晕?”

        “我都这么用力的打你了……你为何还不晕?”

        “你小子不过区区圣王级数修为,居然想要将我打晕?你傻了吧?”霍云峰反而惊诧了。

        “你不是身负重创……已经奄奄一息了么……”云扬无语。

        “我就算是垂死在即,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凭你也还是休想将我打晕!”霍云峰一脸郁闷:“就你这点修为……”

        “……”

        云扬叹口气:“现在的情况是,你不晕,就没法用药。”

        霍云峰;“???”

        “你不晕的话……”云扬搜肠刮肚:“这药在发生效能的同时,会冲击神识,我担心会将你冲成白痴还在其次,主要……”

        “你是将我当做了白痴吧,跟我整什么主要次要有意思么!”霍云峰郁闷得无以复加:“你不想让我看到,不想让我知道,我闭上眼睛便是……或者我自己主动晕过去就是……编这等蹩脚的理由……”

        “那你自己晕过去,痛快点……”云扬讪讪。

        “……”

        霍云峰一脸无语的看着云扬,然后叹口气,闭上眼睛,酝酿了一下,随即脑袋一歪……成功晕了过去。

        “……”

        云扬感觉自己肚子里亿万头神兽在来回践踏。

        么得么得……

        真特么假……

        地下河中。

        神智回复清明的霍云峰精神状态好了许多,毕竟致死桎梏已去,但脸色却仍是灰败,长吁短叹不已。

        “在没有吃下你那奇药,朝不保夕的时候,总感觉好死还不如赖活着……但是现在,吃了药,存了命,却尽感觉还不如直接死了好,人果然总是不知足的……”

        云扬安慰道:“您不是常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将来未必就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就如您之前提及圣君修者可以帮你祛除金相之气,现在的情况总不至于比那会更差。”

        霍云峰笑了笑,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铿锵的声音淡淡的说道:“这话原本是没错的,只可惜不再适用于你俩,霍执事,你这一生,已经走到尽头了,注定没有将来了!”

        两人吃了一惊,转头循声看去,只见地下河的彼端岸边,一道金光闪闪的人影负手而立,目光锁定己方两人。

        金雕王!

        金雕王居然找到了这里。

        …………

        <道歉!我这段时间一直瓶颈,感觉就是不得劲儿。但找不到哪里不对劲儿;前前后后不断的看自己写的东西,然后发现……我擦,圣王与圣尊之间,还差着一个阶位啊。圣皇哪里去了?

        怪不得总觉得衔接不上,差了一个大阶位,怎么可能和谐!气得我今晚上喝酒把我六个战友都骂了一顿,我说都怪你们这帮傻逼,一个劲儿捣乱让我写错了……

        六个家伙都一脸懵逼……其中一个,把自己的胸部都气的鼓起了c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