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福利!

第二百六十七章 福利!

        齐烈粗重的喘息,两眼血红,死死的盯着洛大江,然后才将脸转过来看着云扬,看着看着,似乎云扬的脸又变成了洛大江的脸,正在对着自己冷笑,再度歇斯底里的爆发了:“落落是我的,不服就来跟我打,跟我抢啊!”

        一干凤鸣门弟子尽都是满眼惊骇的看着他,大师兄,您今天可是厉害了,接连违背了师父的命令好几次了,不止再一再二,这都再三了,您想干嘛?!

        真不想好了吗?!

        “落落是我的!”

        齐烈悲愤的怒吼:“洛大江算是什么东西?他不过就是九尊府的奴才,他当奴才当得兴高采烈,齐某不耻,落落绝不能因为这种人而耽误一世,我必杀之!”

        云扬淡淡的道:“洛大江是九尊府的奴才?呵呵呵……这说法,啧啧;真不知道您是怎么理解的,我只知道洛大江乃是九尊府的第三号人物,更是九尊府这个草创门派的三号元老,此番出战的十大弟子之中,有两人乃是出自他的门下,我们九尊府的万世祖师之一,必然有他……”

        云扬眼神如刀:“敢问你齐烈在凤鸣门是几号人物?现如今可有传承之人了么?你在凤鸣门说话算么?我可以在此之说,洛大江在九尊府说话很顶事!”

        齐烈大吼道:“我……”

        突然说不出话来,显然云扬每句话都直中要害,他所有诋毁洛大江的话,尽数被驳斥得体无发肤,更愈发反衬的他心思龌龊,少有建树!

        云扬脸色如冰。

        “洛大江乃是九尊府三号人物,更是众弟子之师长。”云扬淡淡道:“九尊府众弟子听令!”

        “弟子们在!”

        “此人当众辱及尔等长辈,乃是九尊府奇耻大辱,此段公案不可不了断。然今日乃是我九尊府大喜之日,见血不祥。而且在此地,杀之尤能复活,不愿多费手脚。我等不欲与其口舌争辩,其师有事弟子服其劳,但望尔等,日后学业有成,当为你们长辈,洗雪此辱!以为弟子之责。”

        “我等必牢记师尊教诲;今生今世,必雪此辱!”

        云秀心等人双目喷火,一双双眼神,刀芒一般刻在齐烈脸上,将这个人,牢牢记住!

        就是这个人,侮辱我们的长辈!

        就是这个人,选择在今天我们大喜的日子里触霉头,但今天乃是九尊府的大日子,我们不想因为你这个垃圾货色破坏所有人的心情,暂且放过你;但是,我们今生今世,绝不与你干休!

        就是他!

        云扬转头看了看萍踪月,笑容仍如之前一般的温和,恭声道:“今天乃是鄙府大喜的日子,不欲节外生枝;前辈您看,此事暂且就此揭过如何。”

        他笑了笑:“这件事情,就留给小辈们自行去解决。这也是一个相互促进的好办法,想必前辈,不会反对小可的这点提议。”

        小辈们?

        虽然就当前的身份而言,云扬乃是一府府尊,位置与萍踪月齐平,他的弟子当然与萍踪月的弟子齐烈齐平,从这一点来说,将齐烈视为小辈,也说得过去!

        可是齐烈的修为非但远在九尊府一干小辈等人之上,自云扬以下的九尊府高层,也罕有人是其敌手好么!

        至于说此事就此揭过?!

        若是此事当真就此揭过,萍踪月自然是乐见其成的,直到此刻她心底仍旧不愿意放弃齐烈,如果有选择,她宁可当着云扬的面重惩齐烈,消弭彼此心结!

        但所谓自行解决的个中真意,萍踪月岂会不知,云扬显然是打算借这件事,为门下弟子们树立了一个同仇敌忾的短期目标。

        更有甚者,意欲利用这件事,为众弟子在心下中深深埋下了一颗种子。

        单是从长远作用来说,其深远意义就已经超出无数预期了。

        但凡你的任何一个弟子修炼有成,都可以来找齐烈的麻烦!

        什么叫做相互促进的好办法?

        促进的分明只是你们九尊府,对我们凤鸣门,不存在任何促进意义好吧。

        她看了齐烈一眼,只见他仍旧是一脸愤慨的样子,丝毫不以云扬之言为然。

        多半还将自己也一并的恨上了。

        萍踪月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你招惹的,是什么吗?

        你还没有意识到,你现在已经注定步上往昔天残十秀的后尘,磨刀石!

        专属整个九尊府弟子的磨刀石,你今天辱骂九尊府的三号人物,此后就只剩下沦为磨刀石的价值,直到你这块磨刀石,被九尊府弟子彻底磨平,磨断,磨碎的那一日!

        想到这里,萍踪月甚至连责罚齐烈的心也都没有了。

        她能够想明白的事情,甘天颜当然也能想明白,包括现在正过来恭喜的任何一位门派的掌门高层,全部都能想明白,看清楚。

        云扬这句话,虽然是貌似开玩笑,更是将恩怨直接推给了小一辈去处理;看似宽宏大量只是激励弟子进步。

        实则每个人都明白,齐烈,活不了多久了!

        而且还要在死前承受自己往昔最看不起的那个人一般的命运!

        有云扬这道命令在,只要齐烈不死,只要九尊府还在,那九尊府修为有成的弟子就会前仆后继的来找齐烈的麻烦!

        齐烈将是九尊府弟子第一个强仇大敌,必除目标!

        试想一下,齐烈这个九尊府最荣耀时刻伴生的耻辱。

        这种时候的耻辱,敌人不死,绝对的不死不休,绝无转圜!

        甚至就算是齐烈彼时死了,这件事情,仍旧也会被九尊府弟子写入门派历史里面!

        千千万万年的用以教导弟子!

        所以现在就可以肯定地说:齐烈,从现在开始,可以宣布永垂不朽,表明史册了!

        至少,他会永远的活在九尊府历史之中。

        云扬这一手,不可谓不毒,无论当下还是未来,都是如此,毒辣至极!

        更有甚者,凤鸣门现在可是打定主意要与九尊府交好的;而云扬更是当着凤鸣门掌门等所有最高层的面,下达的这个命令。

        而事情的源头还是齐烈咎由自取,自寻死路

        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既然做错了事,那么受到相应的惩罚,也就合情合理。

        萍踪月今天断断不能有所异议,更加不能求情;偏偏今天乃是唯一还能够转圜的时机,一旦错过今天,一切都将无可挽回!

        若是云扬今天就将齐烈揍一顿,哪怕是将之打成残疾,这件事也就这么过了,可云扬直接将之斥为小辈胡闹,直接将这个话题钉死,至此,竟是再无任何转圜之余地!

        “云掌门端的深谋远虑。”

        萍踪月长长的叹息一声。

        一边的大罗派掌门何山松也是深深地看了云扬一眼。

        这位九尊府的掌门人,年纪虽轻,但是手段却是老辣的很啊,当机立断,一击即中。

        其他门派的高层也都纷纷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位九尊府的掌门的心思,还真是灵巧的很。

        齐烈刚才的一番挑衅,可谓是在九尊府最辉煌最荣耀的时候,添加上了浓墨重彩一笔,令这无限辉煌瑰丽的演出多出了几多瑕疵,这本是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哪怕九尊府上下现在群起攻之,将齐烈碎尸万段,也无济于事。

        更何况是在众人竞相恭贺的时候,一旦失态发怒,必然更加损了身价。

        然而云扬却在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之间,就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尽数泯于于无形,甚至不管在此之后今天齐烈如何发怒挑衅,都会有凤鸣门的人手第一时间予以制裁。

        更在长远方面,以这件事激励九尊府弟子不知道多少代人!

        一旦云扬的九尊府弟子对齐烈复仇成功,九尊府依然会将之记入史册的大事,永远激励后人!

        这样的手段,几乎就是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蔚为奇观,叹为观止……

        其他的各门派掌门扪心自问,若是自己是云扬,处在同样的情况下,未必能够做得如此完美。

        “天刀楼恭贺九尊府,恭贺云掌门。”

        “霜剑阁恭贺九尊府,恭贺云掌门。”

        “黑山盟恭贺……”

        云扬一一含笑施礼,答谢,与各门派掌门都是相谈甚欢,至少在场面上满眼尽是融洽。

        凤鸣门齐烈还想要说什么,却即时被甘天颜眼疾手快的直接封住穴道,扔到了后方。

        可别给我们得罪人了。

        一边,萍踪月心中嘀咕,看着齐烈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了。

        她已然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弟子,算是已经废了!

        看啦我需要重新考虑凤鸣门的核心弟子人选了?

        当然,若是他能够在九尊府的报复之中,一路压制,不曾中道夭折,最终冲破这个樊笼脱颖而出,反而是更加强力人选;但若是万一……

        还有就是……这情绪,也太极端化了;度量狭小,不堪大用……

        痴情是一件好事,但是,过分痴情,甚至因而冲动暴躁,却随时都可能将门派也带入深渊啊……

        八大天运旗掌门尽皆过来寒暄一番;云扬一一应对,笑容温煦,彬彬有礼,全程不卑不亢,气度雍容。

        端的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浊世公子,并世无双。

        如此超逸公子,看得那位大罗派于师妹眼睛发亮,越看越谁喜欢,忍不住夹住了腿。

        再过片刻,终于上前一步,柔声道:“云掌门可曾婚配?”

        云扬咳嗽一声,大罗派掌门一脸黑线,嘴唇动了动,却没说什么。

        大罗派掌门何山松之所以没有即时出面,一方面委实是他也奈何自己这个宝贝师妹,二来,若是被师妹得手,不但师妹终身有靠,大罗派也可籍此得到强助,不让凤鸣门专美于前,甚至更胜一筹!

        云扬微笑道:“敢问前辈是……”

        于师妹打断道:“哎呀,叫什么前辈?你叫我于姐姐就好。”

        云扬求救也似地看了大罗派何山松一眼,却见到这位何掌门嘴唇抽搐着转过了脸去。

        “小弟……已有婚配。”云扬干巴巴的回应道。

        “有了啊,没关系,你有几个了?”于师妹追问了一个出人意表的问题。

        “两个……”云扬咳嗽一声。

        “两个啊?”于师妹道:“既然可以娶两个,那再娶多一人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嗯……你看我怎么样?”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尽皆目瞪口呆,刹那间咳嗽声大起。

        这,这情形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也太奇葩了,太敢说了吧?!

        乍闻此言,云扬也不禁愣住了。

        天!我的天哪!

        “咳咳,这不大合适吧……”云扬叹了口气,道:“我的两个媳妇,都是我师父的……女儿,哎……我师父……要是我再找一个,恐怕,小弟今日找了,明日就要死于非命啦……”

        于师妹道:“你师父?就算是你师父又能怎地,你师父什么修为?竟然如此霸道!”

        云扬咳嗽一声,道:“我师父……咳咳,这个……”

        再闻于师妹的神来追问,众人齐齐眼前一亮。

        这位云掌门来历神秘,身份成谜,这个乍然听闻师父显然对间接了解他本人,大有裨益。

        就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存在,才能调教出这样出色的徒弟?

        到底是享誉玄黄的名宿,还是隐世不出的高人?

        所有人都对这个呼之欲出的名字很感兴趣。

        云扬轻声道:“我师父对我恩情,天高地厚;短短四年,让我有如今的成就,我如何能够辜负他两个女儿?”

        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毫无例外,尽皆猛然一震,面色骇然!

        短短四年!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四个字,这句话中最关键的字眼!

        仅仅四年时间,就能调教出来如云扬这样的妖孽?

        众人虽然限于五重山的影响下看不出云扬的真实修为层次,但从他能够战胜七星门吴豫,其真实修为怎么也得有圣王三品层次!

        再看九尊府这些弟子,一个个都是嫩得一掐一包水;估计最大的年龄都很有限;但那一身修为,起码也得有尊者级数?

        甚至这还不足为奇,要知道九尊府才草创不久,貌似还不到一年时光,岂非说这些弟子受到调教栽培的时间就只这不到一年的时间,这……这会不会太耸人听闻了呢?!

        单是看这些表面现象,由此及彼,不难想象出来云扬的这位师父,必然是一位拥有惊天动地能为的存在。

        “敢问九尊府,可是由尊师主持坐镇么?”何山松很是谨慎地问了一句。

        修者修途除了努力坚持之外,小心谨慎亦是至关紧要的组成部分,对于未知物事,做出再高的评估也不为过,是故何山松在这一刻,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身份压低了许多,刻意的放到了小字辈层次!

        “九尊府高层仅止于我等众人,师尊顶多就只是偶尔出来转转,他老人家生性懒散,不喜俗事,最尚自己一人独处山林,有时候,他能够从一株花发芽开始,一直看到开花的那一刻……”

        云扬笑了笑:“我师父,是一个脾气很古怪的人吧?!”

        随着云扬的描述,众人眼前似乎清晰的出现了一个不世出的隐士,对什么都不在乎,对什么都不在意,笑看花开花谢,静观云卷云舒……

        何山松慎重道:“云掌门,敢问令师的名号是?”

        云扬道:“我师父,姓纪;但是对于他的过往,他老人家却少有提及……说来惭愧,我这个亲传的弟子,也不知道太多。”

        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这样惊天动地的大能;岂会是没有名号之辈?

        越是不愿意说明,其本身恐怕就越是了得,越是超凡入圣的大能。

        “大家该当知道云某人乃是自另一位面飞升玄黄,却多半不知我入道时间其实甚暂,我于我出身之位面,就只修行了三年,也就是师父他老人家教导我的那三年,让我拥有登上玄黄界的资格……至于到了玄黄界之后,我成立了门派之后,师父又翩然驾至……”云扬继续迷惑,能吹多大就是多大:“其实……我对师傅知道的真不多……”

        说完,还叹息了一声。

        “这尽皆是云掌门的机缘,端的不世机缘。”何山松点点头,严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妹。

        你可别搞事儿了!

        万一云扬真被你勾引上了,咱们要面对的,可是一位超强大能的怒火,那可是一位可以随意跨越位面的巨能,你想死直说,但牵扯上本门,不行啊……

        于师妹兀自有些不甘心,喃喃道:“若是正室不行,当小妾也可以啊,我不介意的……”

        云扬斜眼看看这位于师妹的火爆身材,咳嗽一声,干笑一声,直接不敢接话了。

        这娘们儿……拿自己当开心果呢吧?

        你不介意,我可很介意,还有我家那两位,肯定也是很非常相当的在意,嗯,还有那位姓纪的大佬,我虽然已经尽力吹捧他老人家的,但我知道,限于我的眼界认知阅历见识,估计还是没有把他能为之万一描述出来,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不得不说,关于云扬这点认知,还是很非常相当正确,他的描述真的没有道出那纪姓大佬能为之万一,不知道这该算是歪打正着,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遥远的星河彼端,某人突兀的连打了一连串的喷嚏,莫名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被某些不良分子惦念上了,要命啊,不行,我得赶紧跑,要不又要被围殴啊!

        这番插科打诨告一段落之余,九尊府算是跟所有门派都混了个脸熟。

        “等九尊府中品天下,我等必去贺喜!”

        所有门派的掌门,也都给出了这样的一个承诺。

        这让云扬才知道……原来登临中品之后,居然还要搞仪式办宴席?

        凤鸣门掌门萍踪月适时说道:“云扬,这次……你们可能不会马上回去,我等下派甘师妹先过去你们九尊府那边照应一下吧。”

        云扬愣住:“嗯?前辈此举是何意思?请前辈明言!”

        萍踪月淡淡的笑了笑:“在这个时候,大抵是你们九尊府最危险的时刻……我想,你们为了应付这次的晋升之战,想必整个九尊府的主力人马都在此地,难得尽速归去,那你们的总部,山门所在之地,该当是最孱弱,是最容易被破坏的时候……”

        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你们击败了那么多的门派,树敌想必不少……有一些可是不得不防,山门之地,对于任何一个派门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

        云扬迟疑道:“那,多谢了。”

        云扬本来想说,门派里有充足的防卫力量,甚至仅止于董齐天一人,就足够完胜这边的主力部队,但转念一想……若是甘天颜帮忙应付了,董齐天这张牌就能得以隐藏,自家底牌永远是越多越隐秘越好,自己的真实实力如何,自己知道就好,何必嚷嚷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更添忌惮,此次九尊府已经出了太多太大的风头,过犹不及……

        几位掌门来的时候热热闹闹,走的时候却是无声无息。

        尤其是其中几个,居然还给了云扬两个很是暧昧的眼神,即便是以云扬头脑智慧,仍旧是感到摸不到头脑。

        “云掌门,把握好机会哦。”

        萍踪月临走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更让云扬感到懵逼了。

        把握住机会?

        把握住什么机会?

        不过萍踪月临走的时候,看向她自己弟子的眼神,却是让云扬也叹了口气。

        齐烈……这个洛大江的情敌,在凤鸣门的地位,从今天开始不会再很乐观了!

        但萍踪月口中所说的这个机会是什么机会?

        正在想着,听到高台上朴德双的声音传来。

        “云掌门,恭喜成功晋级。还请率领门人弟子到高台上这边来一下。”

        所有离开还在途中的各派掌门,都是露出一个羡慕外加嫉妒的眼神。

        有几个人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机会,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

        只是在传说中听说,没有想到,今天真的有人,达成了这样的成就……

        “奇迹,终于出现了。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福利……”

        “是啊……九尊府,看来是注定要一飞冲天了。”

        “现在若是去抄了……”

        “噤声!”

        “笨蛋,抄了九尊府的山门也不过一时泄愤;云扬等这群人还在,天运旗就不会消失!做事情,要动动脑子!”

        “就是,九尊府跟咱们无冤无仇,咱们招惹这个麻烦做什么?”

        “若是真不管不顾的抄了九尊府老家,等到云扬这群人因为眼前这个机缘修为突飞猛进……动手之人还有好么……此地该当是聚集了九尊府的所有菁英,光是覆灭九尊府老家那边又有什么用处?!”

        “说的也是,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不用你操心。这活儿,自有七星门去干,他们跟九尊府才是不共戴天之仇……”

        “哦哦哦……”

        ……

        云扬带着门人弟子来到高台。

        朴德双的眼神很复杂,那是一种复杂到了极点的那种复杂!

        单从态势而言,他很想与云扬交好。亲近之意,溢于言表;毕竟这种前途无量的发展中宗门,是值得任何人却交好的,尤其还是没有任何仇恨也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为前提。

        但是朴德双每次想要这么做的时候,总感觉心中如同在滴血。

        就是因为他们啊……我损失了……四千极品灵玉!

        整整四千块啊!

        我的天哪……

        心痛死我了。

        云扬对于眼前这位朴执事的态度感到奇怪。

        这位朴执事看着我的眼神,怎地一副心痛至极的感觉……

        嗯,不仅仅是朴执事,另外两位执事,看着自己也是同样的肝肠寸断,悲痛莫名……

        这是从那论的啊?!

        难不成那七星门竟然与这三个人有极深的渊源!?

        “云掌门。此次晋身中品,未来大有可期,老夫在这里衷心祝贺。”朴德双先是客套了一句。

        云扬连忙谦虚再三。

        他可是很知道,高层武者随便一人也得有几千年年岁,别看一个个外表都是二十八九岁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模样,但实际上,任何一人说出其真实年龄,都会被普通人惊呼一声:神仙?妖怪!?

        就如流传在天玄大陆的一句俗话:百年的王朝,千年的世家。

        而这些人的年龄,比之那千年世家还要更加恐怖!

        他们自称老夫,实在是太正常不过:几千岁几万岁还不能自称老夫?

        “自从有了天运旗,其实就一直有一项福利存在。”

        朴德双笑了笑,道:“只不过,这项福利在近三万年来都没有人达到这个标准,所以,也就没有人领到这个福利。”

        ………………

        <今天三合一了啊。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