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忒不是东西!

第二百六十章 忒不是东西!

        “落!”

        仍是孙明秀的声音,孙明秀虽然莫如云秀心等三人乃是此阵的攻击点,却是阵法心眼所在。

        洞悉对方漏洞破绽,确定攻击时机,非孙明秀这等沉稳大气,心性坚毅之人不为!

        云秀心等三人联袂一击甫出,处在上空的六人旋即便以一种直直的方式,向着七星聚战阵中那边落过去。

        嗯,这里并不是落下,而是倒下去!

        因为他们的脚,还在自己同门的肩膀上,三人宛如一体,直直倾倒,当然是倒落下去!

        而浩瀚剑芒却亦是在这一瞬间暴涨了十倍!

        这一次,是九尊府这土行大阵唯一的一种攻击方式!

        倾覆灭绝,尽沉人间,无边沉沦!

        三道空前强盛的剑芒,构成一种品字形自上而下,在七星聚之中极端引爆!

        七个七星门的弟子人人睚眦欲裂,同时暴吼一声:“万万不可乱了方位!”

        七个人同时举剑横空,意欲力挽狂澜,他们对己方七星聚战阵的防护性能还是有相当自信的!

        只可惜,已经晚了,他们的败因实在太多了,多到无可平反败局。

        三道剑芒在阵势之中猛然间炸开,无数道剑芒,向着四面轰的一声射了过去。

        嗖嗖嗖……

        一连串的惨叫。

        七个七星门弟子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许多血洞。

        至此,七星聚阵势已经全盘散乱,阵不成阵,七星难聚。

        “散!”

        孙明秀再一声喝令,九个人在空中一个疾旋,疾驰九处方位,轰然各自散开。

        而在这一瞬间,孙明秀一人,揉身疾进,抢入七星战阵核心位置,趁着对手骤受强袭,阵势不复的微妙当口,决绝一剑盘旋而起!

        此剑专门针对下三路施展,基本就是贴着脚踝横斩疾掠。

        这一下攻击亦是孙明秀对敌策略中的必须一招,刚才云秀心等三人集合全力,强攻七星聚,虽然斩获极丰,但自身耗力也自不菲,是故这个更进一步大乱对方阵脚的任务,就落到修为仅在云秀心等三人之下的心眼孙明秀的身上!

        七个七星门弟子面对这一下突袭之剑,虽惊不乱,齐齐跃起躲避,更七剑同出,意欲反杀孙明秀;可是在七个人跃起的一瞬间,身上的鲜血便如无数瀑布,从空中流落!

        显然孙明秀这一剑,主旨在于进一步搅乱他们七星聚阵法仅余不多的联系,七星聚阵法效力再减的同时,辅助压抑伤势方面的副作用也随之而来,伤势再重一分!

        “聚!”

        孙明秀一剑扰敌,将敌人齐刷刷地逼了起来,却并未乘胜追击,长剑绕身而转,专心守护依照,更再起一声呼喝,外面云秀心八个人陡然从八个方向,同时来到!

        速度端的快到了如同闪电一般,甚至比七星门的剑光还要快。

        他们不仅在冲,而且孙明秀所处的中心地带,还有一种超强的吸力,牵引着八个人几乎不用时间的赶到!

        七星门七名弟子反扑剑芒将至未至的一瞬,九尊府方面九个人竟然抢先一步再度聚在了一处,这次却是八剑拱卫核心的孙明秀,将孙明秀的护御之招,衍生之最大极限!

        然后,七星门弟子的反扑剑芒将这一护御之剑的内蕴威能,全面引发出来!

        与此同时,九尊府九个人,同时出剑!

        霎时间,一道沛然剑芒陡然而现,这一道剑芒的绚丽程度,甚至比天上的太阳突然爆炸还要明亮!

        轰!

        高台上。

        朴德双面如锅底,喃喃道:“七星门,败了!”

        是的,这一次,不用朴德双宣布,所有人都看了出来。

        因为,面对如此威力宏大的剑芒之下,七星门七个弟子,简直就如同是孱弱飞蛾,纷纷投身于烈火之中,尽皆在空中便消失,貌似最终连一点点骨肉碎屑都没有留下!

        看台上。

        段天冲闭上眼睛,长叹一声。

        这一战,输得不冤枉。

        对方九个弟子最后聚力那一下,护御之剑内蕴的威能已经达到了圣王级别强者身剑合一全力一击的水准,面对这样的一剑,最高修为不过圣者一品巅峰的七个弟子,何能抵挡!

        更别说那七名弟子本就已经身负重伤,七星聚阵势更已散去,勉力出剑无果,反而引爆了最强力的反扑,有此结果何足为怪?!

        “第三战,阵战,九尊府胜!”

        ……

        随着朴德双的宣布,七星门的那七个弟子在片刻之后全员复生了过来。

        但他们再看对面的九尊府九个弟子之时,每个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露出心悸的神色!

        最后那一剑的强横威能,分明就是地狱门开!

        太可怕了!

        太恐怖了!

        这会,朴德双的脸色已经黑得没法看了,几乎就没有人模样了!

        霍云峰在一边,看着朴德双的脸色,心中爽得要死。突然间想起来:咦,现在朴德双的心情,应该就是我在下面输了那几场的心情一样吧……

        而那俩混蛋,那一刻的心情肯定与我此刻一般,爽得不要不要的!

        擦!那两个混蛋,平时一口一个大哥叫着,居然敢在心里如此嘲笑于我!

        这笔账回去一定要算!

        虽然我现在的赌本是他俩借给的,但恩是恩,仇是仇,一码归一码……起码得再多拖个三五七年才把赌本还给他们!

        “朴兄,吾兄此刻心情如何啊!?”霍云峰笑吟吟的问道,表情那叫一个贱。

        他明知道此刻不该再刺激朴德双,但……却实在是忍不住自己心里那股犯贱的冲动,滋衅之语脱口而出。

        “我此刻的心情……”朴德双闭了闭眼睛,突然长叹一声:“如同吃了屎一般难受……尤其这坨屎……还是你拉的。”

        霍云峰哈哈大笑,笑声呈现猪叫一样的音律,好不刺耳。

        另外两个执事看着霍云峰的眼神,也好像是看到了杀父夺妻的仇人一般的凶狠!

        若是眼神能杀人,保守估计霍云峰现在已经死了十万多个轮回了!

        霍云峰这个老王八,当真忒不是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