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龙争虎斗

第二百三十六章 龙争虎斗

        云扬沉稳的站在原地,刀锋闪亮,天意之刃便如活了过来一般,从容的见招拆招,大白白暂时没有出手助战,仅止于站在云扬的身后。

        显然现在还不到大白白出手的时候,又或者说云扬没有让大白白入战的打算!。

        这会,云扬的打算很是直白,机会难得,难得碰到一位修为略在自己之上且斗志昂扬,不惜一死的对手,若是不能尽情一战,便是错过机缘了!

        云扬的天意刀法,在这一刻,可谓是尽情地挥洒开来!

        对于修者而言,最是难得遇到功力悉敌的对手,彼此全力以赴,舍死忘生,尤其此间连伤亡这一最大后患都不许担忧,岂能不利用殆尽;

        云扬这段时间以来的修为提升得太快,正好借这个机会,加以磨炼整合!

        此刻的曲啸风便如一柄开天巨锤,以雷霆万钧的力量不断地砸下来,不断地砸下来……

        云扬的天意刀法,全力爆发,积极应对!

        随着时间推移,云扬大部分的时间都被对方压在下风,但云扬却又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偶尔一刀反扑,曲啸风立即就要变招规避!

        毕竟他除了要顾及自己的剑,还要最大限度的回避自己身体受伤!

        想要发挥自曝的最大威力,首先就是要确保肉身的完整,之前某人的殷鉴不远,躯体不全,自曝威力势必锐减,正是此刻务须回避的事情!

        一时间,两人状况居然成胶着之态!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场决战,曲啸风的剑,如风卷残月,有如大山压顶,以狂风骤雨之势,极尽恢弘之能是的向着云扬泼洒而下,适时,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无处不是曲啸风的剑芒!

        眼睛所看到的,其实是三招之前的剑芒,而现在的剑芒,实际上早已形成,隐匿在随时可以出现的地方,一闪就是滔天巨浪蓦然而起!

        随着战斗持续,曲啸风所展现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见狂猛,宛如惊涛拍岸,连绵无尽!

        然而云扬却像是苍茫大海之上,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随风起,随浪落,起起伏伏,几不为人所见,即便偶尔冲上浪尖,随即便又跌落浪谷,似乎随时都可能倾覆于一瞬。

        只是这份岌岌可危却始终灭有进一步恶化,肃然飘摇不稳,却始终存在安然!

        战至分际,曲啸风一声长啸,长剑攻势又是一变,剑做风雷之响,轰轰隆隆的自九天而落。

        风雷之向,动静越来越剧烈,震耳欲聋,惊心动魄。

        随着曲啸风的攻势越见强猛,云扬所展现的刀法亦是愈发的精妙,愈发的无迹可寻。

        眼前局势明显于云扬不利,但不管形势如何危机,云扬仍旧只是尽力全副精气神尽都提升到自身极致,周旋于对方剑芒如瀑的猛攻之中,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施展过九尊诸相神通应对,就只是以天意刀法应对。

        曲啸风眼光可谓独到,交手不过极短时间便已判断出云扬所施展的神妙刀法非己可及,其超妙之处更是层出不穷,以自己眼界认知,难及其界限,更不足以穷极极限,心念电转之间,攻势再变,将自身攻势转为惊天巨锤一般,狠狠地从九霄落下,一锤又一锤的狠狠地砸在云扬所施展的招式上。

        人你有千条妙计,我自一定之规,你有超妙之招,我只以力克之,我的玄气修为在你之上,就是要一力降十会,你能奈何?!

        高台之上的各派修者言看着这一幕的龙争虎斗,无不变颜变色。

        这等级数的战斗,许多人还都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众人对曲啸风的实力虽然心服口服外加佩服,但更多的还是意料之中,毕竟金鼎门早已有宣言在前,意欲挑战中品天运旗派门,更进一步,若是派门第一高手没有这般实力反而不合情理,不过妄自尊大。

        然而那九尊府府尊云扬,面对金鼎门第一高手曲啸风,居然不借助玄兽助力坚持了这么久,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是有功有守,才是更加的难能可贵!

        霍云峰站在高台上,出神的看着这一战,淡淡道:“当年……我之修为臻至圣王二品的时候……若是遇到曲啸风这样的攻势,恐怕……现在早已经一败涂地,绝无幸理。而那云扬却还能坚守,甚至偶尔还有乘隙反扑之力……这位九尊府之主……只要不中道夭折,未来前途,将是不可限量。”

        丁不可一边心下盘算,一边注目场中,眼睛好半天一眨不眨,半晌才道:“曲啸风固然攻势如同雷霆震天,沛然莫御,持久不息;但那云扬……却给我一种类似浴火凤凰的微妙感觉……”

        尤不能一拍手,道:“不错,就是这种感觉!似乎……似乎……”

        说到这里,去势挖空心思也想不出更准确的形容词。

        霍云峰淡淡道:“此刻的云扬,大抵就像是一柄罕世神兵,正在接受淬炼!而曲啸风,就像一柄大锤,一锤一锤的下去,罕世神兵之中所余不多的少许杂质,一点点剔除尽净!一点点挤压出去,是么?”

        尤不能一拍大腿:“便是如此!”

        霍云峰叹了口气:“所以说,云扬此刻根本就是借助曲啸风的攻势,行磨刀淬锋之实,籍以突破自身极限。云扬此役当前最大的目的,在于学习的,在于淬炼自身的,自然以最大的极限予以周全,然而曲啸风的目的却是意在取胜,战而胜之……这两个对战之人的心境竟是迥然。心不同,路,更加不同!”

        “以云扬当前所展示出来的战力,当真想要终结此役,只需要让玄兽往上一冲,两面夹攻,曲啸风现在的上风优势立刻就要烟消云散,甚至还得当机立断,即时自爆一搏,才有平手的机会……但云扬却始终都没有那么做,显然是想将这场磨砺持续到最后。所以说,现在勉力支撑的反而是曲啸风。”

        “因为他现在爆,玄兽往上一冲,云扬往后一退,玄兽能死,云扬却最多重伤,还是输。”

        “所以曲啸风现在也无奈!”

        “他只能不断地催升力量,然后等待机会,等待云扬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玄兽必须上场那个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