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九尊府,不止步!

第二百二十二章 九尊府,不止步!

        至此,白夜行全身上下基本无一不伤,双臂齐去,血流如注,光流血只怕就能流死人,可他自始至终一声不吭,沉默着,凶狠的继续向着玄兽紧逼;玄兽呜呜的叫唤着,躲避着,但它就只得一条前腿尚存,跳跃不灵,渐渐被白夜行必入死角,终于色厉内荏的反冲过来,白夜行两只手尽废,无能再动玄气攻击,却拼命地冲上去,将自己身体,再一次送进玄兽口中,自己一偏头,血淋淋的牙齿又再一次的动口咬住玄兽。

        你过来咬我?

        还是我咬你吧!

        然后继续用腿狂踢猛踹。

        这下子玄兽可是真的吓坏了!

        拼尽最后的力气,将白夜行甩到一边,然后退到另一边,委顿于地,瑟瑟发抖。

        眼中恐惧的意味更趋浓郁,难以掩饰,简直恨不得能够逃出这片战斗区域。

        白夜行又再度爬起来,向着玄兽这边冲过来。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白夜行现在早已经是强弩之末,大抵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强撑而已,甚至连当前这个冲锋,九成九就只是摆一个姿势而已,玄兽那边虽然也是重伤在身,实则犹有回击之力,刚才能够将白夜行甩飞早已佐证了这点,此际就只需要一个冲撞,就能将白夜行彻底击倒。

        但是那头素来以凶残暴戾著称的黑狮玄兽此际就剩下呜呜的嘶鸣,随着白夜行的再度逼近,它急疾转过身,夹着尾巴,用只剩的那一只腿连滚带爬的逃走了,直接逃出了战斗场地!

        所有人都是一声叹息,但是,这一声叹息却并不是可惜,而是从心中发出的赞赏。

        这一战,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九尊府必败,不存丝毫胜机。

        但就是这个根本没可能的取胜的战局,愣是让这个弟子改写了战果。

        生生地逆转了命运。

        一上来就拼命,看似是意欲搏个同归于尽,对方了然自己处于优势,自然不肯与他拼命?

        从这个最开始的举动开始,再下来就完全白夜行主导战事了,你躲?我更拼命!

        逼着你非拼不可!

        以最极端的方式拼命,当真是拿性命来拼,来搏,来试!

        白夜行于此役之间,可说实实在在的将“凶狠”两个字诠释到了骨子里!

        每一招每一式,每一个举动,都是在豁尽拼搏,光是那但求一死的先声,已经夺人心魄,无人能及了!。

        亦正是因为这份凶狠,在气势上,将对方彻底压倒。

        两人交战,个人修为固然重要,但斗志斗心气势同样不可或缺,一旦气势落到了下风,几乎就是必败无疑,而白夜行持之以恒的实施自己的凶狠;彻底压制敌人,直接将对手干死。

        还是那句话,若不能在玄兽回来之前将对手干死,必将两面受敌,再无转圜余地。

        然后他又转而迎战玄兽,以他当时的身体状况而言,可谓全无胜机,但他还是秉持同样的战术,将凶狠持续应用到了极致,直接展开与玄兽以伤换伤;仗着自己比玄兽高出两阶,用自己几近崩溃的身体,与玄兽展开了最极端最血腥的近身肉搏,再一次比凶,比狠,比恶!

        这种惨烈的气势,直接将玄兽吓得在重创之后不敢战斗,弃战逃逸!

        玄兽虽然以玄冠之,终究还是兽,难逃天性中对更强更恶存在的本能畏惧!

        而这场胜利的根本,早已不是一般的武者战斗;纯粹就是一场勇气的战斗,心态上的战斗!

        与人,是心理战。

        与玄兽,还是心理战!

        能够打死的要在第一时间打死,打不死的……就算打不死你,我也要吓死你!

        或者真的可以这么说:白夜行此役对手,还有对手的玄兽,完完全全就是被白夜行极端战术搞垮的。

        自始至终,从白夜行出战,一直到现在。

        白夜行始终没有说话,没有说一个字。

        没有任何一声惨叫,或者闷哼。

        连他的脸色,也是一直都没有变过!

        眼神一直都是那么冷静冷漠。

        似乎身上的伤,都是在别人身上一般,完全没有感觉。

        甚至一直到现在,已经确立了胜果,仍旧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边,等待着胜负的宣判。

        他一身的冷淡,却看得旁观所有人都是心中直冒寒气。

        不怕凶残的敌人,也不怕气势滔天;更不怕什么森罗鬼蜮;但是,这种无限平静之下蕴藏的凶残,却足以让任何人都心中发冷。

        “九尊府胜!”

        白夜行终于听到了这句话,终于松下了那一口气,然后他就不能动,连一根小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了。

        气空力尽再加上遍体鳞伤以及大量失血,多重负面状态齐齐加身,能够支持到现在,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契机!

        所有人都看到,他挺立如同旗枪的身子一动不动,唯有全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喃喃无声的说了一句话,就此凝固不动了。

        云扬心中陡然一震。

        白夜行最后一句无声之语说的是:九尊府,没有止步!

        这一战,包括秦若谷在内,尽皆输得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对方有这样的弟子,不胜才是怪事!

        人人都有一条命,人人都有同样的那些骨头,同样的那些血肉,同样的五脏六腑,同样的大脑,同样的思想。

        你不敢拼,对方敢拼,那你就输了!

        争天运,争得是什么?

        争的无非就是这一口气!

        哪里还有别的!

        人家敢死,敢玩命,那注定要比你更多一分机会。

        就只因为,你不敢!

        秦若谷长长地叹息一声,转头道:“云掌门,这一场弟子战,我们御兽宗输得心服口服!”

        云扬脸上少有的动容,轻声道:“本来想说一句承让的,但此时此刻,这句客套话竟是难以出口,这一战,我们委实是赢得光彩万分,就不再做作客套!”

        秦若谷不无羡慕的叹了口气:“云掌门理应光彩,理应自傲,有此佳徒,九尊府得拥天运旗,当之无愧!”

        此际,连高台上的霍云峰也是一脸唏嘘,心神被这一场战斗震撼得久久不能回神;连一直心悬的极品灵玉都忘了。

        “若是因为这样的骨头,这样的人输掉极品灵玉,那也是值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