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计议已定!

第二百一十六章 计议已定!

        所谓的生命之火,便是生命本源之力的最直观表现形式。

        以生命之火为契机提升的战斗力,只能维持片刻,且消耗就是消耗了,难得弥补修复,即便是五重天空间,也是无法补给回复的;尤其这种秘术还是需要战前催生起来的。

        御兽宗这位师叔祖的当前状况大抵比天下商盟张李二老要略好,虽然寿限已经差不多到了尽头,但还能有几十年的时光,本来还能稍有希望寻找一下机缘,籍机突破,又是或者寻觅天材地宝再延寿元。这都是有希望的。

        但若是这一次摧谷生命之火,便是进一步损耗寿元;只怕就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提前陨落更是肯定。

        但,这是唯一有把握取胜的一场,御兽宗必须一搏!

        因为若是不这样做,御兽宗将必败无疑。

        “师叔祖!”

        众人齐齐动容。

        “我的这一战,就这么决定了。”那老者脸上露出安详的笑容,微笑道:“列祖列宗数千年的基业与荣耀,若是老夫眼睁睁看着丢了……将来下去,哪有颜面去给列祖列宗请安。”

        秦若谷深吸一口气,咬牙道:“好,师叔祖的这一战,就这么定了。”

        所有人低头默然半晌。

        “接下来的第二战。”秦若谷咬着牙。

        “第二战,弟子战,此役该当能有七成把握。九尊府的后辈弟子,每一个都是天才少年;这点即便不用神识也能看出来,毋庸置疑……然而正因为他们全都是少年天才,年纪小,历练少的特性便无可避免。本门弟子带着灵兽上去……必然可以打一个措手不及,心慌意乱,只要瞄准时机痛下杀手,胜算还是极大的。”

        “好,第二战,就定为弟子单打独斗。那接下来的第三战,又该如何进行?”秦若谷问道。

        那老者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若谷:“若谷,第三战,掌门战。”

        “掌门战?”秦若谷楞了一下。

        “我是圣者二品巅峰……可那云扬已是四品巅峰了,师叔祖的意思是让我牺牲打一轮……”

        老者淡淡的笑了笑:“不,我是笃定你可以获胜的,难不成你尽忘记了,我们御兽宗的镇派神兽……”

        秦若谷闻言精神陡然一振,道:“不错,不错。”

        竟是一扫忧容,露出一个笑容,这还是秦若谷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

        秦若谷此刻的心中竟自一下子轻松了泰半。

        按照师叔祖的如是铺排战局,己方胜率竟当真攀升到八成以上,不得不说,姜,就是老的辣!

        “最后,老夫郑重说明一点,若是按照我方一厢情愿的算法,这三战的胜率该当在八成以上。”老者道:“但是,必须要预留出一战,以备发生万一,九尊府是否已经底蕴尽显仍旧是未定之天,就好像是他们与苍梧门一战之时,派出的史无尘,实力不过二流,却令所有人为之误判,以为他是九尊府的次强高手,端的大大失算,我们已经是倾其所有,绝不可在这细节处,出现失误。”

        “弟子有个主意。”一个年轻弟子突然插口道:“我们可以提出玄兽战啊。就是……人不出场,单纯以玄兽出战,一决胜负。”

        “胡闹!”秦若谷怫然不悦:“九尊府哪里来的玄兽……嗯?”

        话没说完,竟觉眼前一亮。

        “九尊府固然没有玄兽,只是以玄兽决胜负,绝不公平,更难服众。然而……之前千山门以自主战法为由,规避了掌门战,已经是前车之鉴,我们怎么不可以照搬一二,自主战就是由我们掌握规则,怎么打都行……若是如此进行的话,虽然丢了面皮,却是必胜的一战啊,师父。”

        听罢那弟子之言,御兽宗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亮起来了。

        不错。

        不错不错,当真不错!

        这个主意,委实是妙得很啊!

        我们御兽宗本来就是以御兽著称,用玄兽灵兽出战本来就是情理中事,甚至我们用妖兽出战都是无可厚非。说到底,我们就是这样的宗门啊!

        “妙计!”

        秦若谷哈哈大笑:“如此,当真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了。若是前面三战胜了,我们自然不会动用这个不光彩的手段。但若是真的发生万一……那么,说不得就用这个手段绝杀翻盘!”

        “掌门英明!”

        秦若谷看着那个弟子:“等这次凯旋,回去领赏。”

        “谢师尊。”

        御兽宗整个宗门都欢腾起来。

        但那老者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因为他只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意满盈心头。

        之前没有制胜手段,将自己牺牲寿元的打法列入先发阵容,无可厚非,然而现在有了这样的手段,乃是可以稳胜的一局;正可转而将老夫放在后面,作为不时之需,为何……

        整个门派,都没有想到,没有人提出呢!?

        就只是因为手段不光彩,不肯舍弃那点面皮云云吗?!

        看着门派上下一干人等尽都是欢欣雀跃的样子,似乎胜利已经在掌中,完全没有考虑到门派中的师叔祖将再这一战之后,生命将去到尽头。

        老者闭上眼睛,只感觉心头寒意,似是又更多了几分。

        自己一生守护御兽宗……为何到了最重要的一战的时候,自己犹愿舍己护派,心里却是如此难受?

        ……

        次日清晨。

        虽然仍旧是无边无际的浓雾笼罩着整个场地;然而清晨的气息,却比外界还要清新怡人。

        自霍云峰以下的所有人都陆续来到了看台上。

        众人齐齐注目于现在处在第七位,正在飘扬的天运旗,每个人都是眼神都显得格外复杂。

        天运旗竞旗之战,真的不知道多少年都没出现如眼前这等事情了!

        本来竞旗之战,每三年一轮,每三年都会诞生一位挑战者,挑战下品天运旗排名最末的派门,而苍梧门也是近年来常年被挑战,却从未被替换的坚挺派门!

        许多年以来,大抵也就曾经被另一个极有底蕴的派门狂刀门形成过威胁,其他的,还真没有更多蹦头!

        可是九尊府,不过一个刚刚草创不久的小小门派,横空出世不久,便即一路前行,获取直面老牌子天运旗派门的资格,而且在生生挑落坚挺派门苍梧门之余,续战千山派,在面对对手恶意修订对战规则的前提下,仍旧大获全胜,更在这之后,直接不战而胜更高排名的幻剑门,取得了现如今,挑战下品天运旗排名第七的御兽宗!

        这可是一鼓作气,连续挑翻了三个下品天运旗的门派啊!